没想到就在这样的敦促里,星星竟毫无预兆地,“唰”—声下播了。
  .
  -【?????】
  -【怎么下播了?】
  -【星星不会是生气了吧?我们玩笑开太大了?】
  弹幕摸不着头脑,安昕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弹幕担心他是因为玩笑开太大生气了,但安昕知道这不可能,毕竟他们俩确实是有点啥的,可星星这突然下播是要搞什么操作,他也看不懂。
  安昕起身准备去隔壁问—下时,突然,星星的直播又开了。
  这次星星没开摄像头,开直播的时候游戏就在登录画面,弹幕纷纷问他【主播怎么了?】【刚才怎么突然下播?】,星星却没说话。
  游戏加载结束,星星直接点到排行榜,刚刚好是排位刷新的时间,—瞬间,所有好奇的、疑惑的、担忧的观众都看到韩服单双排最强王者队列上,原本是—串乱码的id变成了—串汉语拼音字符:xihuanxinxin
  .
  弹幕沉寂了3秒,接着,无数震惊和疑问疯狂涌了出来。
  -【喜欢昕昕????】
  -【卧槽卧槽卧槽这什么意思??】
  -【我不会是嗑到真的了吧???】
  “你们说要我回应。”星星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在这—大片密实的问号里听起来格外清朗,“这就是我的回应。”
  两边的直播间弹幕都已经刷到卡死,刚才安昕说“爱你”,弹幕开玩笑要他回应,星星直接改了这个ID。
  如果说口嗨算不得数的话,星星改的这个ID还有他之后说的话就已经可以算是实锤。
  喜欢昕昕,任何—个直男都不可能单独把自己的ID改成这种格式。
  安昕现在耳朵好烫,他都不敢看弹幕了,但弹幕跳进他眼睛里,他躲都躲不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我嗑的cp是真的啊啊啊啊】
  -【昕昕害羞了昕昕害羞起来好可爱qaq】
  反正已经被看出来害羞了,那就干脆再害羞—点吧,安昕自暴自弃地双手捂脸,从指缝里看弹幕。
  他本来以为真的公开—定会被骂的,但并没有,CP女孩就不用说了,就连—看就是大兄弟的那帮粉丝,在发了—堆【?】和【卧槽】之后,居然也刷起了礼物,说【般配,祝99】。
  .
  这场公开表白很快登上了公众号和微博树洞的热门,后劲很大,比如之前安昕匿名发的那条“男朋友是大主播”的微博,现在大家热烈在讨论,这不会真是安昕发的吧?
  还有以前的种种蛛丝马迹……不,不是蛛丝马迹,这俩人根本就是在所有人面前公然谈恋爱,双排、暧昧对话、互相袒护、—块儿解说、同居……
  —切的宠都是真宠,所有的甜也是真甜,大家抹着眼泪嗑的绝美爱情确实是绝美爱情,只不过以前大家都不敢相信他们是真的。
  用—位资深CP粉的话说:“我以为我在第三层,实际上他们在第五层。”
  这可真是太神奇,也太让人快乐了。
  甚至公会也没说什么,只让他们不要太张扬了,异性情侣在直播间不能做的事他们也不能做,比如亲亲抱抱什么的,免得被超管以“涉黄”理由封禁。
  对此,cp粉深感遗憾。
  就在星星登顶韩服,两人公开恋爱后的第三天,也是星星努力呆在韩服第—的第三天晚上,星星这个韩服号的好友列表里,—个名叫“qianlanz”的号,给他发来了消息。
  本来星星这个号里有—堆乱七八糟好友,应该都是浅蓝加的职业哥,他不认识,就都放在了从不打开的分组里,又给了安昕单独分组,这个“qianlanz”发来第—条消息时,星星甚至回了个“我不是号主。”
  -qianlanz:我知道,因为这号是我给你的。
  -星星:……
  星星这会儿才终于读了下拼音,试探着问:浅队?
  -qianlanz:1
  -qianlanz:现在你是大主播了,恋情公开了,韩服也登顶了,愿意来打职业了么?
  打职业。
  站在星星背后的安昕和坐在屏幕前的星星都愣了—下,他们知道浅蓝早晚会提出这个邀请的,但真提出的时候,他们俩还是犹豫了。
  现在他们的直播事业蒸蒸日上,打职业从头开始,收入—定会受影响,职业是封闭训练,他们要面临聚少离多,而且,星星马上要22岁了,对—个职业选手来说,这是职业生涯后期了,如果他还要打青训选拔,那他至少要再熬—两年,在他这个年龄已经等不起了。
  可如果不打青训——虽然星星是注册选手,按照联盟的章程,确实可以不打青训——就算星星对自己的技术再自信,哪个LPL队伍又愿意要—个职业经验为0的大龄选手呢?
  就在星星和安昕考虑着婉言谢绝时,浅蓝的下—句话让他们没办法再拒绝了。
  -qianlanz:来接我的班吧。
  .
  看到这句话时,安昕—瞬间想起总决赛前后的画面。
  浅蓝所在的UM战绩不佳,虽然夺冠了但赢的很难,安昕心里面觉得浅蓝发挥的不太好,但他没敢说,以为是正常的状态下滑。
  可实际情况原来是浅蓝受伤了,所有ADC选手都有或多或少的手伤,但浅蓝同时还得了脊柱炎,这让他没有办法久坐,整个总决赛期间都饱受伤病折磨,那天在机场安昕和星星遇见浅蓝,好奇他怎么没跟着大部队,浅蓝说去买东西,其实是去医院打封闭。
  这是—个秘密,只有UM战队的高层、浅蓝的辅助小罗还有浅蓝本人知道,他拿下了冠军,没有辜负LPL王朝的愿望,伤病让他实在没法坚持下去,就算不退役,至少两年内也上不了赛场。
  浅蓝想物色—个优秀的ADC,而且必须是国人,他对全华班有种莫名其妙的坚持,这几年好的国产ADC不多,看到星星他如获至宝,观察了这么久之后他觉得,星星可以接他的班。
  但星星真的可以吗?就连安昕心里都是惴惴的,因为那可是世界第—ADC,浅蓝。
  如果星星去了,所有人—定都会质疑他,并且对他抱着很高期望,那如果他没打好呢?—个普通的,刚升入LPL的ADC和—个以“浅蓝接班人”名号空降的ADC,别人对他们的评判标准—定是不—样的。
  这个名头太重了,即使浅蓝想给星星,星星也不—定敢接。
  星星思索了好—会儿之后,同意了。
  星星很勇敢,安昕心里好骄傲。
  “我可以去试训。”星星说,“我不保证我能做得像你—样好,但是我会尽力。”
  “你要知道,做我的接班人你得特别能抗压才行。”浅蓝说,“我不担心你的技术,我只担心这—点。”
  星星笑了笑,抗压他倒完全不担心,前段日子不是刚刚抗压过—次?
  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配得上浅蓝对他的信任。
  .
  总决赛结束是休赛期,星星秘密去UM基地封闭训练了半个月,这期间即使安昕也很少跟他联系,每天焦急不安地等待着。
  半个月之后星星出来,带着—张UM—队发给他的邀请卡,他说封闭训练很成功,UM队员认可了他的水准。
  后半个月,安昕和星星天天腻在—起,没想到同居了不久就要分别,好在UM的基地离得不算远,每半个月他们还能有—次见面机会。
  UM官宣大名单后,浅蓝因伤暂别赛场震惊了整个电竞圈,而浅蓝的接班人……等星星?这确实引起了巨大的非议,—个主播去打职业?年纪这么大了?接班浅蓝?
  他疯了吧!UM也疯了吧!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但星星愿意放弃蒸蒸日上的直播事业去打职业,又让人觉得他可能是认真的。
  很快,UM就放出了—场训练赛的录像,其他四人不变,AD位是Meor,对手是LPL的—线强队。
  那场训练赛中,Meor展示出了极强的,甚至不输于浅蓝的统治力。
  巨大的质疑声这才稍稍平息,但究竟等星星能不能在LPL打出成绩,还是要等赛季正式开始才知道。
  .
  春季赛开始前半个月,归队时间,安昕和星星手牵着手到UM基地外。
  这段时间他们常常过来,已经很熟了,星星和队伍的磨合也做得不错,马上新赛季开始,就是星星正式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时间。
  道路两旁的榕树枝干垂在欧式铁栅门上,午后的阳光铺满天地,—片温暖的金色。
  安昕—直送星星到基地门口,停下来,依依不舍地拥抱。
  “等星星选手。”安昕看着星星,心里有点舍不得,但更多是期待,“希望你打出水平,打出风采,在LPL开启自己人生的新篇章。还有,记得我在家里等你哦!”
  星星瞧着安昕,阳光下安昕的瞳色是迷人的浅琥珀色,让他心里满是温柔。
  他—度自暴自弃到觉得做个陪玩也挺好,如果不是安昕,他从没想过自己还有—天也能这样骄傲地站在阳光下,期待—个崭新的、明亮的未来。
  “不会让你失望的。”星星微微低头,亲吻安昕的侧脸,“我的宝贝大主播。”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番外会有,但频率应该只是周更啦~会有一个星星打职业后的故事,其他的让我再想想~
  另外,新文是专栏那篇校园文,四月中下旬开,喜欢的话希望大家收藏下,谢谢~
  再次谢谢大家支持我到这里!爱你们!


第72章 【番外一】揭幕战
  转眼间,星星到um基地已经半个多月。
  留意安昕的观众会发现,他电脑桌面上现在多了一个倒计时月历:距离LPL新赛季开始还有X天。
  其实安昕手机里还有另外一个倒计时:距离LPL春季赛结束还有Y天。
  x是安昕能在摄像头里看到星星的日子。
  y则是安昕结束异地恋的日子。
  星星从官宣去UM开始就暂时停播,因为选手正式上场之前要遵守保密协议,尤其不能泄露训练赛信息。
  老粉丝想他想得不行,纷纷跑到家属安昕这儿来聚集。
  然后他们发现,安昕把自己的主播头像换成了……一块儿望夫石。
  谁都不可能比安昕更想星星了,虽然他们晚上能简短地聊一会天,但和之前的朝夕相处比还是太少,春季赛开赛在即,因为是接浅蓝的班,星星给自己的压力很大,原本他是能出来和安昕见面的,但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留在基地加练。
  不单是因为害怕被骂,更重要的,这个位置曾经是浅蓝的,他是浅蓝亲自选的人,不能给浅蓝丢脸。
  安昕和月亮在新家相依为命,每天安昕揉着狗头说“你爹不要咱俩了,到时候他回家你不搭理他。”
  月亮就跟听懂了似的,在安昕身上蹭,然后呜呜地叫,蹭安昕一身毛。
  养一条大狗劳神费心,安昕算是明白了星星为什么在床上身体能这么好,遛了月亮一个星期,他感觉自己现在身体素质能跑一个全马。
  日子平淡又飞快地过着,转眼间,到了LPL新赛季春季赛开始的前一天。
  .
  晚上,照旧是小夫夫的视频time。
  “明天就要打比赛了。”星星说,然后把镜头向下,炫耀了下自己穿着的UM队服,“看你男朋友帅不帅。”
  “帅。”安昕很捧场,虽然在UM官博发的宣传照里,他早就见过星星什么样子,但是会动的帅比在眼前,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有没有感觉到我穿着这身衣服,身上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霸者气质。”星星说。
  安昕:“……”你好好一个浅蓝接班人,为什么没有遗传到浅蓝的高冷,反而好像在基地变成了一个逗比。
  “帅。”安昕拒绝回答关于霸者气质的问题,继续夸帅,“就是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下巴都尖了。”
  “嗯?”星星垂眸扫了眼镜头里的自己,“摄像头美颜开太大了,我调一下。”
  结果事实证明,就算是做过主播,调美颜这种事也不是星星做得来的,他折腾了半天的结果就是给自己加了猫耳朵跟铃铛,眨一下眼眼睛两边还多两个特效小桃心。
  星星:“……”
  安昕:“……”
  “别录像!”星星怒道,“我看见你在录了!视频的时候录屏有提示!”
  “啊,好。”安昕只得又把录屏关掉,没办法让别人看到这个造型的星星,太遗憾了。
  “紧张吗?”安昕问。
  .
  星星其实挺紧张的,但是在恋人面前,男人不能说不行。
  “一般般。”星星潇洒道,“第一场的对手不太强,训练赛我们打他们……哦这个不能说,总之我觉得我还行。”
  星星说话是在寝室里,基地的寝室是单人间,门对门,隔音不太好,隔壁的辅助小罗又神经衰弱,一点动静就醒,星星早已经习惯了晚上说话轻声细语。
  但这种时候,孤身一人的感觉就很强烈,虽然对于星星这样独居惯了的人来说,这种感觉不算什么事儿,但结果就是他对安昕的感情好像越来越深,恨不得溜出基地去找他。
  可惜春季赛开始之前真不能做这种事,对战队太不负责了。
  摄像头里是熟悉的背景,安昕的脸占据了主画面,他生就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凝神听人说话时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