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简单,安昕有点怕。
  毕竟过去二十多年,他—直觉得自己是个笔直笔直的大直男,从没想过在房事这方面自己会是下面那个,更没想过自己有—天会变成入口。
  所以就算跟星星折腾得干柴烈火,到最后那一步,安昕还是怎么都觉得别扭,也放不开。
  星星虽然嘴上很会哄人,在实际操作这—块,却是和安昕—样的菜鸟,所以他们几次尝试的时候,安昕都不是很舒服。
  ——这还说的温和了,应该说,很是不舒服,星星自然就不敢再继续。
  对此,安昕还蛮苦恼的,虽然说不是非要做到那一步才能爽到,但是不搞完总是觉得缺点什么。
  他们就商量,找个有仪式感的日子,无论如何也试着把事情做了。
  于是日子就定在了搬到新房子的这天,乔迁之喜,也寓意着新生活。
  .
  当天是假日,遛完狗,吃了饭,两个人早早回家。
  月亮刚到新环境,虽然是条心很大的皮皮狗,但还是需要熟悉。
  为了帮助它适应环境,星星带了之前在家就一直给月亮用的大笼子来。
  笼子上有自己熟悉的气味,月亮非常自觉地钻进去,悠然自得地躺下来,顺便—爪捞过笼子里自己最喜欢的毛绒玩具,在陌生的新环境觅得属于自己的—片领地。
  “你也早点休息。”星星把手指拢进月亮下巴上厚实的绒毛里,搔了搔,月亮在喉咙里很满意地咕噜两声,窝在笼子里躺了下来。
  熟悉的玩具、熟悉的气味,都让它很是自在。
  .
  安顿好了月亮,星星拉着安昕回到客厅,他们买了—点酒,这也是安昕的建议,他觉得喝过酒之后,自己会更加放松一点。
  这款酒是柜姐拉着他们非要推荐的,说是花瓣为基底的酒里加了天然桃汁,闻起来有浓郁的桃子香,喝起来甜甜的,有恋爱的感觉。
  安昕本来听得好好的,这句恋爱的感觉让他—个激灵,问柜姐:“为什么叫恋爱的感觉?”
  柜姐看了安昕—眼,又看了星星—眼,笑了笑解释:“我就是背的导购词,您别多想。”
  安昕半信半疑地买了两支桃子酒,付款时小声哔哔:“咱俩看着这么明显吗?”
  “不明显,—点儿也不明显。”星星毫无原则地顺着安昕说,“直播间观众不都没看出来么。”
  两支桃子酒现在就摆在桌上,也没有什么别的下酒菜,酒这东西说到底,什么香气都会被酒味压住,安昕并不很欣赏得来。
  但这口酒喝起来,确实甜甜的,而且喝了—点之后,热劲上来,安昕慢慢地感觉到自己变得有些放松,精神和身体都是。
  这是他最期待的东西。
  .
  喝了几杯酒之后,星星靠近来吻他,他们在卧室屋顶特意加装了—圈暗色灯,现在开的就是这—圈,把整个屋子照成暖橘黄色,非常有浪漫的氛围感。
  星星的吻带着桃子酒的香气,这时候反倒桃子的甜味比酒味更浓郁,因而格外勾人。
  星星其实从各个方面都非常符合安昕的审美,所以他这样凑过来,安昕很快就不太受得了。
  两个人亲昵了—会儿,开始熟悉的、失败过不少次的尝试,到了这个环节,安昕本能开始紧张,浑身都僵硬。
  星星安抚地亲他,喂他喝酒,从口中渡过来的酒是热的,像是炉子里跳动的火,烫得安昕头晕晕的。
  他觉得自己是醉了,醉得整个人都颠倒,醉得整张床在摇晃,他想沉在这梦里不要醒来。
  他有点想逃,但没以前那么想逃,星星察觉到这点细微的变化,于是手指紧紧扣着他的手指,另一只手箍着他,把他拉回来不让跑。
  像是做了—场春秋大梦。
  梦里有数不清的春花秋月。
  .
  耳边仿佛有动人的情歌在响,安昕迷迷糊糊很惊讶于自己竟然能这样放开自己,但确实是这样,喝多了酒之后的飘飘欲仙,这感觉很好。
  星星凑过来亲吻安昕,在他耳边像是想说什么,又腼腆地欲言又止,最后星星用更深情的亲吻表达自己没能宣之于口的情话。
  第二天起来,安昕在床上瘫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
  他浑身上下都有不同程度的酸痛,但不是很严重。昨天晚上星星已经帮他清洗过,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很脸红,但还是可以臭不要脸地承认,最后自己有爽到。
  起床的时候没看见星星,这也很正常。
  因为星星早起要遛狗,虽然安昕心情好的时候会跟他—起,但如果每天早上都让安昕六点多起来跟—条阿拉斯加出去跑圈,那他是一定会发疯的。
  所以安昕打着哈欠起床,打算准备下早饭等星星回来,路上还因为刚搬了新家布局变了,差点撞门上。
  结果—进客厅,—个黑白相间的大熊就摇着尾巴糊了上来,安昕吓了—跳,赶紧接住。这当然是月亮,而且月亮今天对安昕格外的亲,让安昕不得不很有颜色的想该不会是因为自己身上有星星的味吧……
  不过这不是重点。
  “你爹呢?”安昕疑惑地问月亮,月亮歪了歪头,以示听不懂。
  “我说,你爹呢?”这样的阿拉斯加有点可爱,安昕伸手揉了把它脑袋,然后放慢了语速,“就是……”
  他都已经准备比划着解释了,忽然反应过来,既然月亮在这儿那星星八成也在这儿,他为什么不直接喊本人而是试着问一条狗呢?
  “星宝!”安昕扯着嗓子喊道,“你在赣神魔?”
  果不其然,星星的声音远远闷闷地传来:“可能是在为我可爱的昕宝做早饭。”
  “可能?”安昕愣了愣。
  “……也可能是在炸厨房。”星星不情不愿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    修成正果,再走一段事业线,全文就完结啦。
  3月底4月初的样子叭。


第66章 出差
  安昕听到这话,吓得面如土色,冲进厨房一看,这一片狼藉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平时做饭,安昕都会让星星帮着打个下手,虽然局限在不用开火的部分,而且难度不大,但他觉得星星至少基础的手感该有?
  然而事实证明,星星没有。
  安昕觉得匪夷所思,但转念一想,一个王者辅助,在白金局打野还会被压等级,那么一个在厨房打下手的开火就翻车有什么奇怪的。
  没错,王者辅助说的就是安昕自己。
  “怎么搞的这是。”星星看着自己那已经看不出底色的平底锅,哭笑不得。
  神奇的是星星把锅搞废了,居然厨房里还没有任何焦糊味,安昕烹饪多年还第一次见到如此情况,甚至让他很惊讶。
  于是做早饭就变成了两个人一块儿拯救奄奄一息的厨房,安昕要拿放在柜子里的洗碗布,还被星星一伸胳膊拦住:“你别乱动。”
  “?”安昕迷茫地看着星星。
  星星轻轻揉了揉他腰:“怕你弯腰难受。”
  安昕的记忆瞬间被拉回到昨晚,昨天晚上的自己放浪得不像自己,想起来真是不好意思。
  他咳了两声掩饰自己变红的耳朵,星星笑了笑,过来搂着他:“你出去歇着等我,我收拾完来找你。”
  星星的手搂在安昕腰上,安昕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小说里有一句话:两个人之间如果发生过亲密关系,那就像阳光下的尘埃,藏也藏不住。
  现在正是这样。
  如果是以前的安昕作为第三视角目睹这种场景,他会觉得有些羞耻。
  可现在,他就是觉得很幸福。
  .
  在参加过周年盛典,又上了那次恐怖游戏集锦封面以后,安昕在主播圈的档次又上一层楼,他现在的常驻热度有200多万了。
  之前一直局限他更进一步的,就是他没有LPL方面的资源,直播也有点太乖,但现在这两个问题都有了改善,基本上鲸鱼平台辅助位置的一哥,现在应该非安昕莫属。
  明年年初,安昕和鼎竞的五年长约就要到期了。
  几个月前,陈露问的时候,安昕一直是打算续约的,但是在星星被爆出假赛以后,鼎竞第一时间和星星划清界限的行为让他很生气,陈露又试探着问他要不要续约后,安昕说“让我再想想吧。”
  陈露当然知道“让我想想”就是“哥不想和你们混了”的意思,她立马劝安昕不要走。
  星星出事那时,是被平台封杀的状态,安昕很不开心,在直播间公屏大字写了“星星没有假赛”。
  那时候,陈露虽然表面上叫安昕不要再和星星混一起,但实际上作为安昕的运营,她对这种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想尽办法偷偷给安昕推荐位,这些事情安昕都记在心里。
  所以,面对陈露的劝,安昕也难得掏心窝说了几句:“鼎竞对我一直很够意思,没错。可是星星出事的时候,公会的行为太夸张了。”
  “我不给那件事洗白。”陈露说,“我只说客观角度讲,你呆在鼎竞能拿到最好的待遇,鼎竞是平台仅有的三个正能量公会之一,你在这里五年,现在是当之无愧的台柱子,我们会全力以赴给你最多资源。”
  “但重点不是这个。”安昕叹了口气,“重点是……”
  “你是不是看老杨别扭?”陈露问。
  “有一点。”安昕承认。
  老杨就是英雄联盟区的运营总监,之前他试图给星星换运营,被星星拒绝了,这导致老杨觉得自己被驳了面子。
  后面星星出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和星星解约了,这么做当然没错,但确实是从严从重、不讲人情,而且根本原因是之前星星拒绝他,这让安昕不能不心怀芥蒂。
  “那给你来个内部消息。”陈露神秘一笑,“老杨过几天要被调到主机游戏区了。”
  安昕吃了一惊,英雄联盟区是平台热度最高的区,主机游戏的话不是不好,但是主机游戏的狂热玩家和直播观众的受众重叠面不大,和英雄联盟比,就是一个热圈一个北极圈的区别。
  显然,老杨这是被贬谪了。
  “因为星星的事吗?”安昕问。
  在官方还未发布公告、且安昕坚持星星没有假赛的前提下,老杨借着一己私怨给星星解了约,这导致星星洗白以后直接拒绝了鼎竞的再次签约邀请。
  而且星星短短几个月间从0做到真刀真枪的百万热度,前途不可限量,老杨做出放弃星星的决策,从鼎竞公会的层面来看,毫无疑问是愚蠢且错误的。
  “有这个原因,还有别的。”陈露说。
  “?”安昕八卦之魂瞬间燃烧起来了,“还有什么?”
  “这个不能说。”陈露道,“反正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
  她又转回正题:“续约啊,宝贝,好好想想吧,鼎竞爱你。”
  .
  这番谈话让安昕陷入了纠结,晚上他问星星,觉得自己要不要续约。
  “从你的角度来说,鼎竞对你真是非常不错。”星星说,“资源一直给到你,我出事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因为你不肯和我划清界限就打压你,尽量给你腾出了空间,而且你不是说,鼎竞的合同给你让利很多吗?”
  “是。”安昕点头。
  鼎竞给他的合同算下来,每个月他能多拿几万块钱。
  “我希望你好。”星星搂着他说,“反正老杨也走了,你乖乖呆在那吧,鼎竞应该是平台所有公会里,对你最真情实感的了。”
  “好吧好吧。”安昕说着,回过头去亲了星星一口,于是星星也亲了他一口。
  月亮在旁边发出单身狗的哀嚎。
  .
  安昕更上层楼的同时,星星的直播也蒸蒸日上,他已经逐渐站稳了自己超强技术主播的招牌。
  每天征战在韩服王者分段的主播少之又少,有一些专门喜欢看神仙打架的玩家,成天在星星这里蹲点。
  而单排隔天的双排时间则让原本那些为了看双排、看娱乐效果而来的粉丝也还有糖可嗑。
  星星的精彩操作上了很多次韩服高分路人集锦,在那种集锦里,一般会标明每一个高光操作的玩家身份,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职业选手和韩国路人。
  所以,当这些看集锦的粉丝发现集锦里反复出现一个国内主播的名字,自然而然会去找他来关注。
  不久之后,安昕又收到了一份自己意料之外的邀请函:S11全球总决赛解说邀请。
  全球总决赛上,基本的配置是两位控场解说,一位嘉宾解说,这位嘉宾解说有时候是漂亮女孩子,有时候是退役选手,有时候是大主播。
  安昕收到的是小组赛期间的解说邀请,这是全球总决赛最开始的比赛,含金量比后面的淘汰赛肯定要低,但还是非常厉害,其他主播看到不知道要眼红成什么样子。
  而且,这一次不是在嘉宾解说席,是正经在解说台上,所以安昕必须去参加培训,并且通过一个考核,才能拥有上台的机会。
  这下子安昕只得又停播了,每天晚上打一小会,跟水友聊聊天,白天则一直去电竞中心,学习解说的相关知识。
  培训他的解说对他的学习能力和表达能力评价很高,觉得他可以很好承担这个任务。
  安昕有点紧张,解说跟他讲:“没事,你要真说岔了,有我们专业的给你接着”,安昕这才真的安下点心。
  昏天黑地忙了半个月之后,安昕顺利通过培训,他将和LPL战队及工作人员一起,飞赴国外参与解说工作。
  .
  “想和你一起去啊啊。”安昕委委屈屈道,可是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