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认真看着游戏画面,“名字叫《寻梦》,这是一个梦境吗?”
  画面慢慢拉近,深深浅浅的蓝色河面上,有一道白色小桥,接着一个黑衣尖帽,戴着白色面具的侧影出现在小桥上。
  “不过总感觉透着点儿诡异,是色调和画风的关系吗?”星星说,“剪纸风游戏好像一直都有点吓人。”
  安昕觉得还是给星星一点心理准备比较好,他说,“这其实是个恐怖游……”
  话音未落,镜头突然再次拉近,黑衣尖帽的纸人突然转头正对屏幕,他苍白的脸上居然只有两条细缝一样的弯眼睛和一张笑得异常夸张的嘴巴。
  “我曹。”星星脱口而出,一激灵站了起来。
  下一秒,白色面具从正中裂开,暗红的血从面具的裂隙中疯狂涌出,染红了小桥、草地和河流。裂开的白色面具每一个都在旋转着,带着扭曲狰狞的笑脸。镜头时而突然被笑脸填满,时而又转向满地鲜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
  安昕和星星同时惨叫出声,安昕一把把鼠标扔了,噌地转身扑进星星怀里。
  星星搂住安昕的同时,已经拽着他直接退到了墙角。
  相隔数米远的屏幕上,白色笑脸的疯狂旋转总算慢慢平静下来,但画面也逐渐暗下去,暗红色的血液从屏幕上方渗下来,逐渐爬满整个屏幕。
  最后,屏幕中心缓缓浮出旧剪纸般的惨白字样:
  寻梦。
  下面一行小字分别是“开始游戏”、“读取游戏”、“设置”、“档案馆”以及“退出”。
  .
  “这是恐怖游戏?”星星惊魂未定地看着安昕,“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话还没说完那脸就裂了!”安昕都快哭了,“谁能想到开屏就这么刺激啊!”
  安昕看着星星,星星看着安昕,发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愣,裂脸大哥带来的那股劲终于过去了。
  “好傻啊我们。”安昕说。
  “是啊。”星星说,“俩大老爷们儿被一游戏开屏吓得跟孙子似的。”
  “是裂脸大哥,不是游戏开屏。”安昕纠正。
  两个人乐了半天,这才回到电脑屏幕前,发现弹幕笑得比他们俩还夸张。
  -【哈哈哈哈哈哈裂脸大哥杀疯了】
  -【看着挺沉稳的人,为什么会被鬼吓成这个样子的】-【那个……可以再表演一下刚刚的相拥而泣吗】
  .
  在被裂脸大哥当头一棒之后,后面的游戏反倒没有那么难捱了,《寻梦》游戏流程很简单:操控主角在梦境中探险,遇到弱鬼就打鬼,遇到强鬼就跑路。
  只不过画面实在很惊悚,独特的剪纸风格又赋予它一种很猎奇的恐怖。
  战斗本身可以削减人的恐惧感,而且安昕还和星星一块儿玩,就比一个人玩要好受得多。
  他和星星一个操控鼠标,一个操控键盘,紧紧挨坐在一起,星星的右手攥着安昕的左手,这么一来,可以专注操作,完全不慌张了呢。
  当然,可能只是他俩自己这么觉得。
  -【啊哈哈哈你们在四手联弹么】
  -【吓得牵手手可太6了】
  -【哈哈哈摄像头能离手再近一点么?】
  不管怎么说,他们至少没有再发出惨叫。
  虽然高清摄像头下,每次有新鬼出现时安昕的瞳孔地震都非常明显,星星也会下意识地往后缩,但总体来说,范儿还是拿住了。
  .
  就在第一个世界“古村幽梦”即将结束时,安昕和星星来到一座古朴的庙宇前。
  庙宇在村子角落幽深的丛林里,整个天空和树林的色调都比村子其他地方要暗上几个度,庙宇看上去非常旧了,木制楼体色泽斑驳,庙门之上还泼洒着一些非常不祥的暗红色痕迹。
  “我感觉不太对劲。”安昕深吸一口气。
  “应该是波ss点。”星星说,“小心。”
  安昕应了一声,把弹幕助手调到最大,透明度调到最低。
  这样,弹幕更加显眼,多少可以遮下屏幕,稳定心情。
  唯一的不好就是,弹幕上的“哈”字太多,吵到眼睛了,至于那些刷【前方高能】的,确实一眼就能看出来前方高能呢,不过还是谢谢提醒。
  安昕鼠标操控小人来到庙门前,右上角出现一个倒计时圈。
  进门需要按热键操作,星星说:“我进了?”
  “好……”
  安昕话还没说完,“咔嗒”一声,庙门自己打开了。
  脸裂成八瓣,每一瓣都在诡异微笑的大哥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屏幕正中,猛地朝屏幕外逼近过来。
  .
  安昕嗷一嗓子,直接连鼠标带键盘扔了出去,星星一把搂住他的肩,脸色铁青,感觉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再一次惨叫起来。
  游戏画面直接进入CG,裂脸大哥开始自己的表演,安昕颤抖着手捂住显示屏,但不能完全挡得住,星星面无表情地拿出手机,开始用最大音量播放《最炫民族风》。
  在动人的音乐声中,两人合力战胜了裂脸大哥,结束了《寻梦》第一世界的征程。
  公会之前的要求就是打完第一阶段即可,游戏再次进入黑暗时,安昕毫不犹豫地强退客户端。
  “还好啦,兄弟们,不是很恐怖。”安昕微笑道。
  -【那建议主播冲第二世界呢】
  “不冲。”安昕继续微笑,语气极其坚定,“来,抽个水友打号。”
  .
  裂脸大哥这事儿过去之后一个周末,安昕一开播,就发现今天的弹幕不太对劲。
  -【哈哈哈哈呐喊主播打卡】
  -【啊啊这主播好可爱啊】
  -【求播寻梦求播寻梦求播寻梦】
  安昕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在直播间观众的热情指引下,他很快找到了弹幕的源头。
  网上有一些专门剪辑主播视频的up主,其中有一个名气最大的,今天中午发布了一个视频,叫做《吓成双人呐喊?大主播玩‘寻梦’快乐合集》视频的封面……
  是安昕和星星两个人挤在一张电竞椅上,瑟瑟发抖地互相抱着肩膀惨叫的场景。
  旁边还剪切了两个并排站在一起的,名画《呐喊》中抱头小人的形象。
  安昕:“……”
  我们是这样子的吗?
  我们态度不是很沉稳吗?
  点开视频前,安昕想了想叫来了星星,星星看到这封面就惊了:“我们是这个样子的?”
  -【哈哈哈哈哈是的哦】
  -【主播现场回看自己玩恐怖游戏反应2333】
  .
  为了避免视频看着太吓人,恐怖画面只放在右下角,像直播的小摄像头那样显示,还打了厚马赛克,主播的反应则占据主要的画面。
  最先出现在画面里的是木偶,木偶单手托腮,一副“让老子看看这是什么玩意”的表情看着屏幕,直到裂脸大哥出现的瞬间,木偶发出一声与他体型极不相符的尖叫,直接把椅子干翻了。
  -【开屏暴击啊哈哈哈哈哈】
  -【裂脸大哥拿下一血】
  安昕努力地绷着嘴角,木偶现在是星星老板,他不能笑。
  后面又是两个大主播,其中一个被吓得边往后退边狂喊妈妈,他女朋友以为他遭遇了什么不测抄着拖把撞开门则成为了画面的又一个亮点。
  第四个出场的居然是浅蓝,浅蓝一出来,弹幕就是一片【哈哈哈】还有【在现场】。
  画面中浅蓝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整个战斗过程中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辅助小罗很好奇地凑过来,然后在第一波恐怖场面之后就捂着眼睛哭着跑了,但浅蓝完全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一直到浅蓝来到寺庙前,他站在庙门口,看着倒计时栏,等了几秒。
  刚要操作,裂脸大哥再次瞬间出现在屏幕里。
  视频里,浅蓝的表情一瞬间僵住了,当然,他本来也没什么表情。
  但还是能够看出,他嘴角一下绷紧,瞳孔也微微收缩。不过,在面对裂脸大哥的诸多主播里,浅蓝这个反应还是很平静了。
  -【不愧是浅队,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
  -【浅队大心脏】
  安昕和星星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心想这可能就是世界冠军和普通人的区别。
  这时,一条彩色弹幕划过。
  -【前面的太天真了】
  下一秒,面无表情的浅队面无表情地伸出手,下一秒,摄像头黑屏。
  再下一秒,您观看的主播正在赶来的路上。
  .
  -【芜湖裂脸大哥四杀】
  -【击破次元斩,直接给浅队干到下播】
  -【浅队:只要我不开摄像头就没人知道我害怕】
  安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312:15:01~2021-03-2411:32: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胡离不是狐狸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5章 搬新家
  第五组登场的主播就是安昕和星星,视频画面还停留在浅蓝下播之后的黑屏里时,背景音已经响起了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的惨叫声。
  接着重放,慢放,鬼畜二倍速放,啊嗷哦呜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在弹幕超厚实的—片“哈哈哈哈”声中,安昕推推星星的胳膊:“你吵到我了。”
  “我的问题。”星星主动接锅,完全忽略安昕自己也吼得很响亮。
  弹幕刷过—大片【妻管严】,安昕装作看不见,星星也看不见。
  两个人默默地看完自己这段视频,视频里面对裂脸大哥时他们俩的表现让安昕整个看的难以置信。
  他是这样子的?
  那个屏幕上有点风吹草动直接吓得跳到凳子上的人是他?
  没有吧!他那个时候明明努力保持了自己的表情!
  尖叫的时候嘴张的有那么大吗?
  别说,他跟星星吓得抱一块失声尖叫那个造型真的挺像两个呐喊小人……
  好不容易把这段看完,安昕立刻按了暂停。
  看到弹幕助手上显示出的【哈哈哈哈哈】和【妻管严啊哈哈哈】,他才想起自己还在直播,赶紧严肃地咳了两声:“不许笑!第一次玩恐怖游戏激动一点不是很正常的么!”
  弹幕当然乐得更开心了。
  安昕毕竟是播了五年的老主播,被弹幕调戏之余,也清楚怎么把这些看热闹来的观众尽可能多的转化,他跟弹幕说了几句俏皮话,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娱乐主播,我是技术主播。”
  安昕上了自己分高的号给观众看。
  这个号赛季初冲上国服第一是1700多分,后来没有那么拼老命打了,王者高分局又是赢—把加几分,输—把扣三十多,现在分数是1200。
  1200也是峡谷很高的分了,大家看到都相当惊讶,安昕又打了两盘,他打游戏的时候蛮会聊天,这两盘发挥又不错,都赢了,立刻有不少新粉丝送礼物办了他的粉丝勋章,老粉丝也纷纷送起礼物,表达对自家主播的支持。
  那天星星玩恐怖游戏是在安昕直播间,所以星星的粉丝后知后觉了解到,自家主播居然在恐怖游戏方面有这么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
  当天晚上,就有土豪把ID改成“最炫的民族风”,给星星刷了十连超级火箭。
  这个搞笑视频居然还小小出了圈,虽然出圈的主要原因是浅蓝的反差萌,但是被做在视频封面上的安昕和星星也跟着火了—把。
  星星说浅蓝真是他们俩的贵人,以后要是有机会修座庙都得把浅蓝的塑像供上去。
  随着星星定居上海,两个人决定换租—套大一点的房子。
  星星那条阿拉斯加犬,月亮,—直寄养在他姐那里也不是办法,所以找了个假期,星星回北京去把月亮接过来。
  理论上狗狗可以飞机空运,但问过有经验的人后,听说这么—来它可能情绪会非常紧张,所以他们决定用老办法,—路开车把月亮从北京送过来。
  这个法子对狗狗来说舒适很多,就是人会比较累,安昕又没什么开车经验,就一路都是星星开。
  安昕则坐在后座,安抚月亮,确保月亮的情绪和健康状况。
  因为每到一个服务站都要让月亮下来放放风,再加上安昕执意要星星休息一会儿,他们开了整整一天才终于到了上海。
  安昕和星星跑了好多处房源,才找到了合心意的房子,100平米的房间,隔音做得很好可以直播,有足够的空间给月亮撕家,楼下有大花园可以遛狗,房东不介意养狗……
  星星揉着月亮脑袋说:“你看看你多麻烦,就为了你,我们找了个贵好多的房子。”
  月亮听不懂星星在说什么,哼唧哼唧地表示好的朕知道了。
  星星又揉月亮的耳朵,把它脑袋掰到安昕那边:“跟你爸爸说谢谢。”
  月亮舔了舔安昕的手。
  “我是爸爸你是什么啊?”安昕饶有兴趣地问,“不会有人自愿当妈吧?”
  “我是爹。”星星看了安昕—眼,扬了扬嘴角,“不会有人忘了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吧?”
  安昕:……嘤。
  .
  说到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就要从一个难以启齿的细节说起。
  在亲密关系这方面,安昕和星星现在是处于除了最后一步之外,能做的都做过了这么—个阶段。
  之所以最后一步没有做,原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