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野安抚木偶。
  “不要帮我!”木偶吼道,“去帮下路!帮助下路就是帮助我!”
  打野:“……行。”
  于是打野勤勤恳恳地抓下路,星星本身对VN的熟练度又很高,换血打的特别优秀,很快就把对面压在了塔下,打野来帮着强杀。
  “现在两边的优势路都很明显,选手队这边上单有压制,但是主播队这边下路发育也很好。”比赛进行的同时,解说介绍道。
  “VN这个英雄后期太恐怖了,身上再挂一个猫咪,现在他发育顺风顺水的话,后期会成为选手队这边无法解决的麻烦!”另一个主播说道。
  事实也正像两位主播预测的一样,星星飞快地长成了波ss。
  小龙一波团、敌方红buff遭遇战一波团,峡谷先锋一波团,他充分地展现了一个优秀VN该有的样子,恰到好处的切入时机、利用大招的隐身效果完美躲避技能,该打的输出一下不少。
  -【我去,这个vn可以啊】
  -【竞技强度不够高吧,娱乐局所以看着秀】
  -【十个人都峡谷钻一,你上去秀一个?】
  -【找这个主播关注一下。】
  .
  安昕玩的小猫咪,挂在星星身上给他加血加盾加移速,亲手养崽,不亦乐乎。
  但他不能做一个纯粹的挂件,他要去做眼,结果就在做眼的路上,安昕被对面的人抓到了。
  小猫咪立刻开始跑,对手在后面追,但是猫咪一般不买鞋子,所以哪怕安昕有加速技能,还是很快要被追上。
  “救——我——!”安昕大喊。
  地上突然出现一个“正在路上”的标记,接着选手队的所有人眼看着对面VN闪现接治疗冲到小猫咪面前,猫咪biu地挂到VN身上,一个加速,两人扬长而去。
  “我保护你。”星星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闪现5分钟一个拿来救一只小猫咪简直亏得不能再亏这件事。
  小猫咪亮了个害羞表情。
  vn亮了个桃心眼表情。
  然后VN回城,做了一件骑士之誓——这是帮人分摊伤害的装备,一般是坦克出了挂给ADC,帮ADC分担伤害。
  VN把骑士之誓挂给了小猫咪,这样小猫咪短暂从他身上下来时,他也可以帮猫咪分担伤害。
  这件装备VN出的性价比为零,挂给小猫咪的性价比更是为零,但是VN有装备优势,有钱,乐意。
  木偶以及他的两位队友:“……”
  恩爱是别人的,挨揍才是我们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122:32:20~2021-03-2212:0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口合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3章 你怕鬼吗
  这盘游戏打得很纠结,因为星星他们这边阵容手短,只能强杀了对面人再推塔,退役选手队也明白这点,一直坚持分带清线,尽量不被抓。
  拖了30多分钟,主播队才抓住机会一波结束比赛。
  好在本来就是娱乐赛,真是碾压反倒不好看,两边打得你来我往,时而刺激时而下饭,观众看得更开心。
  最后那波在木偶一波完美开团之下,星星拿了个四杀,第五个在团战一开始就被小猫咪A掉了,因为当时战局很不明朗,安昕不敢让人头。
  对面团灭之后,星星在原地亮了个小青蛙歪头问号表情:“我五杀呢?”
  “怎么有人抢了我四个头啊。”安昕强词夺理。
  星星点了个问号,啪地开个金身,小猫咪从VN身上被踢下来,发了个委屈对手指的表情,挂到木偶身上去了。
  “下去下去!快回AD身上去!”木偶慌忙道。
  “不去。”安昕傲娇道,“他刚才把我踢下来了!”
  VN立马又折返回来,站在木偶边上,亮了个委屈对手指表情,小猫咪这才勉勉强强地又上了他的身。
  观众虽然听不到实时语音,但是能看到VN把猫咪甩下去,猫咪挂木偶,VN又跑回来求猫咪上身的一系列操作,包括那几个互动表情,他们也看得很清楚。
  -【哈哈哈哈好作的vn】
  -【虽然作但是宠啊qvq】
  -【冲那个骑士之誓我就爱了】
  娱乐赛结束后,照例有互动环节,两边队伍各选出一个MVP,还有一位观众投票选出的最具人气选手。
  退役队那边的SVP是对面上单,最具人气选手是打野,主播队这边的MVP毫无疑义地给到星星,最具人气选手则是木偶,四个人一块儿上台领取奖励。
  发表感言环节,木偶伸手搂过站在一旁星星的肩膀,热情道,“请大家多支持我们队的大腿,等星星,还有他对……队友安昕的直播,他们都非常厉害!”
  木偶这种领奖不忘发广告的敬业精神令在座诸位肃然起敬,险些说漏嘴的“对象”两字则让安昕剧烈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旁边不明真相的退役选手队成员关切地问,“要不要给你拿杯热水?”
  “他等一下就好了。”知道真相的主播队成员一本正经解释道。
  这次周年盛典结束之后,星星的热度又涨了一波,安昕事后回看录像发现,星星在当天的直播里看起来真的是太帅。
  虽然安昕自己同样是颜值选手,但星星用现在的流行词说是骨相好,所以在镜头里看着格外出挑。
  周年盛典后半个月,从热度和礼物流水来看,星星已经完全抵消了之前负面事件的影响,甚至事业又攀上新高。
  鼎竞公会后悔不已,据说英雄联盟分区那个总监这几天已经因为下手太快眼还瞎被上面的大老板骂了好多遍,但他们再给星星发邀请,星星死活不肯同意了。
  虽然陈露有让安昕帮着去劝劝星星,但她心里知道安昕不想劝,她也不想强逼着安昕劝,所以象征性地尝试一下就收手。
  本来星星想着要不然就单干算了,但这样子也有棘手之处。
  因为随着之前事件的影响过去,他的活动资源很快恢复如初,可没有了鼎竞公会经验丰富的商务对接,任务都压在刚子身上,一下刚子就很难受。
  “星哥,要不咱还是找个公会吧,或者你再招个商务。”刚子主动找星星说,“我怕这样我耽误你工作。”
  “要不去木偶公会看看?”安昕建议,“木偶的公会好像他自己是老板,你去找他应该挺开心的。”
  .
  星星找木偶表达了去他公会的意向之后,木偶非常高兴,就差打个出租车到楼下拉着他们跳舞。
  但是木偶还有顾虑,他跟安昕说:“我们公会可不是什么大公会,来了你就是二把手,但是拿得出手的主播就咱们俩人,资源肯定比不上鼎竞。”
  这倒不是星星担忧想问题,因为之前在嘉宾解说席他已经刷了一波知名度,再加上在周年盛典大放异彩之后,他已经不太需要公会给的资源,是资源主动找上他来。
  但星星也提出,他不能和木偶的公会签长约,为此他可以把木偶拿的分成调高一点。
  这样做是因为浅蓝给的那个王者号,那个王者号怎么看都是“希望你有一天可以来打职业”的意思。
  现在星星的终身禁赛已经取消,他又成为了曾在LDL注册的选手,如果浅蓝再次伸来橄榄枝而他又能接住的话,打职业不是一个不可以尝试的选项。
  “没问题!”木偶说,“咱们三个月一签,好吧!”
  三个月一签,木偶拿到的分成要比星星直接签几年高10%左右,他当然乐意。
  .
  星星和安昕的直播依然是以韩服冲分为主,但是随着他们打到韩服大师,遇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安昕的手法有点跟不上了。
  韩服的竞技强度比国服更大,这一点安昕一直知道,但是他没想到夸张到这种程度。
  安昕在国服能上高分,最主要是因为他有很好的节奏意识。
  国服相对来说侧重发育,前期三线都以补兵发育、换血为主,打野到哪路小规模战斗就在哪路爆发。
  安昕的游走能力比较强,能够抓住机会跟着打野双游,这样比如说他们去中路,原本是中野2v2,就变成了安昕这边3v2,自然而然就能拿到优势。
  可是到了韩服他发现,韩服的对抗性比国服强太多。
  3级开始,基本上所有人都不在自己这一路了,随时随地准备着在野区爆发3v3,4v4,甚至离谱一点的,3分多钟双方上单传送下路打5v5。
  在这样的快节奏下,安昕最擅长的打人数差完全无法发挥,因为所有人都在游走,不太可能构造多打少的状况。
  而安昕操作不够顶级的劣势,则在无限爆发的团战中暴露得很明显。
  韩服宗师以上基本全部都是职业选手和顶级路人,安昕在青训时就知道自己操作没有那么强。
  在这个分段,有时候团战他会比别人辅助少1到2个平A,或者某一个技能放得不够好。
  这不是大失误,但足够葬送团战。
  他和星星在大师到宗师这个分段卡了一个星期,打上去又掉下来,打上去又掉下来。
  有些局,安昕看自己的数据,都觉得无法直视。
  人呢,贵在有自知之明。
  安昕就很清楚地知道,以他的水平想要上韩服王者甚至再往上冲,恐怕有一定困难。
  所以跟星星商量之后,他们决定,直播内容改成一天分别单排,一天双排发糖。
  单排那天,星星在韩服冲分,安昕就打打国服,或者打再低一点的分段做教学局,整活儿。
  双排就是娱乐双排——当然,也是在峡谷之巅王者分段。
  但是在韩服被疯狂折磨以后,再回国服,安昕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安逸。
  .
  一开始分成单双排时,有一部分粉丝非常哀怨,觉得自己的嗑糖量要减半,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不但并非如此,反而还更香了。
  因为即便在单排的时候,星星的身影还是常常从安昕的摄像头后面晃过,而星星跟对手激战正酣时,安昕也会突然凑过来在他边上放盘水果。
  本来两个主播都有一部分粉丝是纯粹来看他们技术,对CP这一块毫无兴趣,现在正好,想看技术的看技术,想嗑CP的嗑CP。
  有好事者问,这俩人已经不是同公会的了,怎么还天天混一起,甚至住一块儿,不太正常吧。
  但很快被两人的粉丝怼回去,混一起吃你家大米了?管那么多闲事。
  最近有一个恐怖游戏非常火,叫《寻梦》,清新的游戏名字下面藏着极毁三观的恐怖画风及裂开剧情。
  直播圈就是这一点很逗,一旦某一个大主播或者知名选手带头玩了一个游戏,就会有一帮人跟着玩,蛇蛇大作战也是,植物大战僵尸也是,快乐麻将也是。
  公会那边希望安昕也玩一下,于是安昕在单排日看了两眼《寻梦》的PV。
  看到画面里一个白脸男的从鼻子那裂开时,安昕很坚定地按了右上角的叉:“不行,我不能玩。”
  弹幕的【玩嘛】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还有人说【不恐怖,真的不恐怖,我噩梦难度都通关了。】“真的吗?”安昕狐疑地指屏幕,“你们管这叫不恐怖?”
  -【这个是全游戏最恐怖的部分】
  -【有星星在呢,没事。】
  -【就是就是,星星肯定胆大。】
  安昕想了想,也有几分道理,于是扯着嗓子问后面星星:“他们让我打《寻梦》,你来看着我打行不行!”
  “可以!”星星说,“等我打完这盘!”
  星星最近打韩服打的废寝忘食,已经快八百分了,这盘打完他神清气爽地过来,坐在安昕边上。
  在弹幕一片【我嗑到了】的声音中,安昕勇敢地点开了《寻梦》的“开始游戏”图标。
  “哎,这游戏名字挺清新的,怎么进来感觉不大对劲啊?”屏幕黑下去时,星星疑惑地问。
  .
  安昕:“……”
  安昕感觉不对,问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游戏?最近这游戏可火了。”
  “不知道啊,我最近又没看直播。”星星看着在黑暗里出现的操作介绍,“是动作RPG?”
  安昕扶了扶额,在越来越诡异的BGM声中,他反问星星,“你怕鬼么?”
  “怕得很。”星星说,“怎么可能有人不怕鬼啊。”
  安昕:“……”
  现在alt+f4还来得及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212:02:42~2021-03-2312:15: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栩y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4章 恐怖游戏
  安昕紧张地盯着面前一片漆黑的屏幕,自我保护的本能让他把椅子往后蹬了蹬。
  和诡异的BGM不同的是,屏幕上的画面很明朗。
  第一个场景是蓝天、草地和小河,看起来像一个小村庄。
  游戏是剪纸画风,全部场景都由大色块拼成,上色特意突出了纸张的纹理感,整体色调偏黄偏暗,每一个色块边缘都有金色的勾边,像是为了表示时间的推移,各个色块都像齿轮一样缓缓旋转着。
  “画风挺不错的,做旧的感觉很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