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态度。
  黑色闪光跟安昕双排了一晚上,期间跑去骂他的人很多,但黑色闪光不为所动。
  他用沉默双排的方式,表达对安昕和星星的支持。
  .
  第四天白天,安昕在思考怎么帮星星平反时,跑到了星星大学的论坛。
  星星就读于一所普通本科,论坛里面有点乱七八糟,他一眼就看到挂在第一的热帖,《咱们学校那位叱咤风云的神隐王者是不是就前几天上热搜的假赛狗啊?》这个帖子让安昕瞬间气血上涌,他光速注册了个小号打算进去对线。
  一进来看到冷嘲热讽的看热闹语气之后,一个叫小鱼的ID说,天哪,真没想到顾星遥是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安昕瞬间想起之前开黑那次茶里茶气最后被星星踢掉的小鱼,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爱是不是。
  他直接光速浏览整个帖子,打算帮星星回点什么骂架。
  结果发现,前两页整体还是在阴阳怪气星星,从第三页开始,突然变了阵势。
  一个叫秋叶的ID横空出世——安昕记得,星星帮着上分的那个朋友就叫这名字——挨着个儿把喷星星的评论全怼了一遍。
  -秋叶:我Q你M的,你认识遥哥么就说他这人不怎么样?
  -秋叶:绿茶姐姐,因为遥哥拒绝了你就反目成仇来黑遥哥?
  秋叶的语气不怎么客气,所以也被人怼得很惨.
  有人说怎么的,你遥哥都假赛了,你还在这装瞎当舔狗呢?
  -秋叶:官方公告还没出来你就知道他假赛了?还是看到个公众号就迫不及待出来跳巴不得想看他倒了?我跟遥哥玩了三年,我敢打包票他必不可能假赛。
  -秋叶:打个赌吧键盘侠们,遥哥要是真假赛了,老子把操场草皮拌酱油吃了,要是他没假赛,你们信誓旦旦说早知道他人品差的这些人,一个个带大名来跟遥哥道歉,敢不敢???


第60章 帮帮忙(一更)
  这些声援虽然无法对星星有实质性的帮助,但很明显,星星受到了鼓舞。
  他不再像五年前那样孤立无援,他有最可爱的男朋友,还有很多朋友愿意相信他。
  “我决定了。”星星说,“如果七天之内我们联系不到五月,我就自己发微博把整件事说出来。”
  安昕听到他没再逃避很欣慰,但还是问:“那如果大家都不相信你呢?”
  “那也要把事情摆到明面上来,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星星说。
  “不怕别人骂你吗?”安昕又问。
  不管怎么说星星也是做了错事,他没有打假赛,但是他包庇了打假赛的朋友,这件事情上他是可怜的,但也是可恨的,一定会有人不能接受他做了这种事。
  “确实做错了,骂就骂吧。”星星说,“我不能再缩在所有人身后了。”
  .
  第四天安昕约了小瑾,就是之前LPL做嘉宾解说时那个女主持人,他们相处得还算不错。
  和小瑾约在一家茶室,本来安昕想还是让星星呆在家里就好,但星星主动提出要来,于是两个人一起出现。
  小瑾在安昕约她的时候,就想到应该是和最近的风波有关,她也知道星星的立场,愿意赴约就是她的立场。
  所以看到星星,她不是很惊讶,反倒蛮同情地看着两人。
  安昕本来希望如果她在LPL有认识什么有话语权的角色,可以直接联系上或者通过对方去找五月,可惜的是小瑾并没有这样子的朋友,她只是一个小主持。而她的领导之类虽然有话语权,但如果把领导的联系方式推给现在明显是个“反派”的安昕,她自己要冒风险。
  安昕表示理解,他不可能让小瑾为这事丢了工作,他们说谢谢,小瑾摇摇头说不用,我都帮不上什么忙。
  .
  第五天,五月的消息依然如同石沉大海,随着时间的逐渐临近,安昕开始有些着急,他甚至认真地思考,要不要直接去TUG基地底下扯着标语找人,但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觉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这种方法。
  他们最好是能认识一个比较大佬的,而且不会把星星的话当笑话的人,但这其实有一定难度。
  因为现在愿意相信星星的人,都是和星星相处了几年,把他当朋友的人,可星星的朋友里,好像并没有这样特别显赫的存在。
  这时候安昕的游戏客户端亮了下,他没什么事的话,会一直挂在游戏上,这会儿消息来了,他就看一眼。
  结果出乎安昕意料,发消息的是西南。
  虽然安昕拉黑了西南的Q,但他忘记删西南的游戏好友,而且西南也没有从游戏里找过他,安昕就一直放着没管。
  西南的消息过来,安昕心里一热,心说这个人难道也有做人的时候?
  结果一看消息,西南说:虽然你不搭理我,但我心里面最喜欢的还是你。
  西南又说,现在星星已经凉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给我个机会?
  安昕:“……”
  果然对有些人来说,期待他转性是不可能的。
  安昕直接截图了这个聊天框,发给秋童,然后删西南好友,行云流水。
  他正要关掉游戏客户端,忽然心里灵光一现:
  ——实际上在游戏里他也有很多朋友,没加过微信QQ,但关系也很好的。
  ——他好像一直把目光放在了LPL的管理层,以他的年龄和圈子,这个领域确实是很难接触到,但难道除此之外,就没有“有话语权”的大佬了吗?
  至少现在,安昕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
  之所以一直忽略掉,是因为他们和那个人几乎没有联系,也从不敢妄想那人会把他们当朋友。
  但现在,既然走投无路,不妨一试。
  安昕没有这个人的好友,所以他得现加。
  这样也挺好,对方出了名的高冷,如果不同意是正常,如果同意了,就说明这件事自己有希望……
  安昕把那个ID输进去,点击“添加好友”,整个人陷入忐忑不安的等待。
  对话框一闪,弹出新消息。
  -浅蓝z:什么事?
  .
  看到浅蓝的消息安昕差点儿感动哭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浅蓝一定听说了星星最近的事,因为风波实在是闹得太大,不可能还有人不知道。
  而且……考虑到之前浅蓝把自己当星星家属,他一定也知道,自己加他的原因。
  所以如果浅蓝还愿意通过安昕的好友申请,甚至主动询问“发生什么事”,说明他至少是同意给星星一个解释的机会。
  虽然浅蓝不是管理层的大佬,但他是LPL第一人。
  在电竞这个凭实力说话的圈子,第一就是一切,浅蓝拥有绝大部分职业选手都没有的话语权和威信,只不过因为浅蓝一向给人高岭之花般的距离感,安昕也并不觉得他们熟悉,才使得浅蓝这个名字一直被他们排除在求助名单之外。
  .
  安昕激动地喊星星过来,两个人在一张电竞椅上挤挤挨挨,探讨着要怎样跟浅蓝对话。
  毕竟跟神说话,每一个字都要精挑细选。
  安昕试探着问浅蓝,相不相信其实星星没有假赛。浅蓝说,既然你敢来找我,那么我可以相信。
  接着安昕才知道,原来浅蓝早在问星星要不要打职业以后,就查到了星星曾经打过LDL的往事,当发现他的职业生涯是用“假赛”这么荒诞的理由终结后,浅蓝半信半疑。
  因为根据他查到的星星的信息,他觉得这个人不会假赛,但白纸黑字写在这里的,确实是“Meor参与假赛”这么一个判决。
  星星很震惊地问为什么你会去查我,你对我这么有兴趣吗?
  浅蓝说,因为我确实想叫你来打职业。
  安昕&星星:“……”
  其实星星之前一直拒绝浅蓝、拒绝所有试训邀请,最主要就是因为他身上背着终身禁赛,如果终身禁赛解除了,打职业并不是一个绝不可能的选项,只不过,现在不是探讨这件事的时候。
  .
  安昕给浅蓝讲了之前发生的事,浅蓝听完后评价道:“很傻。”
  安昕:。
  星星点头表示同意。
  浅蓝又说,“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事。”
  语气就像个严厉的老父亲,安昕立马化身严厉的二伯帮腔:“以后再怎么着也不可以去搞这种自我牺牲式的活动,懂不懂!”
  “知道了知道了。”星星立刻变成乖宝宝,连连认错。
  .
  浅蓝听过之后表示,可以帮他们约五月出来吃饭,就今天晚上。
  安昕感动之余问:“浅队,你就这么相信我们吗?”
  浅蓝说:“我只是帮你们凑个局,又不是给他定罪,谈不上相信,也谈不上不相信。”
  这样已经很好,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可能要求浅蓝站队。
  浅蓝去约五月,当然很轻松就约上,时间就是当天晚上八点,附近一家餐馆的雅间。
  最近的风波闹得五月坐立难安,虽然没有任何矛头指向他,可是看到“等星星”、“Meor”这些名字,那感觉就像在指着鼻子骂他一样。
  当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同时发出揭发假赛的文章时,五月做了一整夜的噩梦,他不知道是谁干出这种事儿,太缺德了,而且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
  安昕发来的好友申请更是一次次让他心惊肉跳,他知道安昕是谁,第一次在安昕那里听到那个熟悉的,让他又恐惧又愧疚的声音时,他就连着关注取关了安昕十几个回合,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
  他心里面期待着这件事赶紧过去,官方赶紧发公告,这样五年前的这一篇才算是彻底翻过去,他可以安然无恙地再赚几年钱,可与此同时每当他想到Meor要因为这件事受多少苦,他又有些过意不去。
  可是……过意不去又能怎样呢,事情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
  五月只能狠着心让自己不去想,不去看,逃避一切,逃开这个漩涡。
  他忍不住在心里埋怨星星,你为什么那天不通过我的好友申请,不让我劝劝你,不离LPL远一点呢?你看,现在倒霉了吧。
  五月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每次教练、领队一找他说话,他就疑心是自己做的事情被发觉了,甚至已经想好了五种坚决否定的方法。他觉得这样子真是不太对,他需要散散心。
  所以,当浅蓝给他发来消息,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时,他毫不犹豫答应了。
  晚上五月还精心打扮了一番,他得用这种方法提醒自己,你才是那个LPL职业选手,是爸妈的骄傲,不要慌,以前的事情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五月来到约好的餐厅,报了浅蓝预留的名字和手机尾号,上楼,漂亮的礼仪小姐引着他穿过寂静的走道,推开雅间的门:“请进。”
  五月推开门,看到有人坐在那,他立刻走上去,笑容满面地说,“浅队,晚……”
  问候在喉咙戛然而止,对面的人抬起眼,清冷俊秀的轮廓,漆黑的眼睛,平静到让人觉得冷漠的视线,那是一张五月此生都没办法忘记也没办法面对的脸。
  .
  五月脑子轰的一声,为什么Meor会在这里?不是浅蓝约的他吗?这是什么情况?
  他连话都不想说,慌乱地转身要走,星星没阻拦他,然而五月刚走到到门边,房门突然再一次打开。
  浅蓝站在门外,恰好挡住了他的去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023:07:02~2021-03-2111:5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素湫、阿兔的小老婆1个;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1章 复播(二合一)
  五月整个人乱了,冲上去想要推开浅蓝,可浅蓝一伸胳膊就拦住了他。
  浅蓝穿了一身白,那白色映在五月眼里,就像冰山上的积雪一样,晃得他不敢直视。
  “浅队,你这是什么意思?”五月慌乱地问。
  “来都来了,坐下聊聊吧。”浅蓝说。
  五月没动,他胡乱猜测着到底为什么浅蓝会和Meor一起出现。他们不该认识,可他们又这样相似,如果当时那件事没有发生也许现在Meor就是……
  不,这样的想法太自乱阵脚,五月定了定神,告诉自己要冷静。
  “我不是很想聊。”五月说,“浅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拦我,但是你得明白,死活拦着别人不让走,这叫非法拘禁。”
  浅蓝没说话,身后却响起让五月无比熟悉的声音:“那你可以报警,我们不会拦着。”
  五月一个激灵回过头去,不知什么时候星星已经站了起来,隔着一张桌子,远远看着他。
  星星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甚至客观地说他的神情很宁静,但五月却莫名地从五脏六腑开始发冷,他不敢去看星星的眼睛。
  “报警会发生什么你应该想得到。”一旁的安昕慢条斯理补充,“我会把事情的全部经过放在网上,五年前的事情彻查起来可能很困难,但我不认为这真是无从查证的过往,你说呢。”
  五月一震,绝望抬眼:“你们想怎么样?”
  安昕没有说话,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
  其实如果非要走的话,五月也不是不能走。
  但他最后没有走,沉默地站在那儿很久之后,转回身坐了下来。
  五月坐下来的同时浅蓝转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