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办法了,我只能求你,我不能被禁赛,我得去LPL。”
  简直是无稽之谈。
  星星一把甩开五月抓着他的手,冷冷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跟教练举报你?”
  “你听我说……”五月颤声道,“我爸去年摔伤了脚,整整一年没法干活,我妈常年身体不好,每个月医药费好几千,我哥考上大专,学费一年几万,我很需要钱,LDL的工资全部寄回去都不够。”
  星星的动作停住了。
  “我为钱做了错事,我承认,如果你要举报我,我不会拦着你,可如果你……如果你对我有一点心软,我求你,帮帮我。”
  五月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星星,泪光一点一点从他眼里泛起,毫无预兆的,他“噗通”一声,在星星面前跪了下来。
  .
  星星看着五月,有种窒息的感觉。
  如果五月早点告诉他,他会帮五月想办法众筹、打白条,甚至借五月钱都可以,但五月偏偏把路走成了死路。
  星星以前从没觉得贫穷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就如他以前也没觉得五月的脸这样陌生。
  更要命的是,他不能接受五月的提议,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拂袖而去,和五月一刀两断,可是看着五月泪流满面跪在地上的样子,他竟然无论如何也迈不动脚。
  .
  “你起来。”星星伸手拉五月。
  “我不。”五月说。
  “你这算什么?”星星咬牙,“道德绑架我么?”
  五月没有回答,却紧紧抓住星星的手,哀哀地看着他:“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贪那十万块钱,可我不能被禁赛,我必须去LPL,我不能再让我家人回到以前的生活里。”
  “你的新生活,代价是我的职业生涯吗?”星星问道。
  五月没有回答星星的问题,他避开星星的目光,说:“你的条件那么好,就算不打职业,你也有无数条路可以走,可我不一样,我没了这条路,就什么都没了。求求你,Meor,救救我。”
  星星无言以对。
  .
  坦白来说,星星对于打LPL确实没有那么强的决心,他只是有天赋,又在和父母赌气。
  如果不是五月在的话,他可能早就因为厌恶龙轩和这垃圾的比赛环境而退出了TUG.E。
  可他觉得不公平,他很喜欢英雄联盟,而且他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平白无故把这机会让给五月。
  就因为五月有苦衷,而他还有别的选择,他就不可以选择这个吗?
  明明犯错的那个人是五月啊。
  然而,即便心里这样想着,当五月流着泪跪在他面前时,星星的心还是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对五月的心情,有不解,有愤怒,也有怜悯,自己有受到背叛般的痛苦,却也有诸多不舍缠绕心头。
  星星看着现在的五月,脑海里全是这一年多来他们的相处,五月在龙轩阴阳怪气他时毫不犹豫地回怼,五月在他想溜出宿舍时帮他拖延教练还为此受罚,五月过年回家带了好多应季的新鲜草莓给他。
  可现在五月却跪在他面前,说着他无法接受的话,求他把位置让给他。
  这样巨大的变故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太复杂了,星星被困死在棋局里,失去了寻求第三种可能的能力。
  他相信曾经五月对他的友情是真的,可现在五月明知道这样他们的友情会破裂,却还在求他,也是真的。
  星星被五月架在悬崖边上,向前、向后,仿佛都没错,又仿佛都错了。
  .
  星星一直没有说话,心里面两个选择激烈地交战着,五月一直在他面前跪着,大有他不点头,自己就不起来的架势。
  五月的膝盖跪在冰冷的瓷砖地上,就像是跪在星星心上一样,几乎要把他的心给压碎了。
  他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五月会这样求他做一件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可偏偏又是这种方法,是这么让人没办法拒绝的事情。
  五月跪着,星星站着,背靠着窗台,冬末春初的江南,这样子其实很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身后的月光仿佛都泛起不知道该说是明亮还是昏昧的白,五月终于艰难地开口:“Meor,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早就已经不在青训了,不是吗?”
  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哑了,但还在说:“你说过……你要对我报恩,对吗?”
  星星确实这样说过。
  他和龙轩有过非常激烈的摩擦,TUG.E看起来也和LPL的那支TUG一点关系都没有,星星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和一群**混在一起,他想走。
  是五月拼了命地拦住他说,别,只有呆在这儿才能进LPL。
  后来他想明白了,对五月说,月月你就是我的大恩人,我会报答你的。
  是这样,没错。
  可是五月在这时候说出这句话……那就说明,为了达成目的,他已经放弃两个人继续做朋友的最后一点可能了。
  星星笑了起来。
  .
  星星知道五月不是那种毫无底线的人,他知道五月说出这些死皮赖脸的话时,心里有多纠结、多痛苦、多丢人。
  可即使这样,五月还是说了。
  这就说明他真的很想要这个留在LPL的机会,他需要用这份高薪的工作给自己家人更好的生活。
  为此,他愿意放弃掉自己的尊严、自己的底线,自己的好朋友。
  纠缠了一整晚,星星已经很疲倦,疲倦的感觉在这个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放弃的瞬间达到了顶峰。
  脑海里那根弦,嘣地一声断了。
  既然五月这么想要,无论如何都想要,既然五月愿意用他们这一年来亲密无间的友情换取这个,既然五月要一直把他逼到绝路,既然五月有那么多苦衷,而他自己也并没有真的非要呆在LPL,那么……索性不要再挣扎了。
  就当是积分商城里五月一次性花光所有友情获得的奖励,成全他吧。
  五月被星星突然的笑吓了一跳,他望向星星,那样子既狼狈、又可怜,还满怀希冀。
  星星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勾了下嘴角,“好,我答应你。”
  .
  星星真的答应了,也真的这样做了,转天他向教练组“投案自首”,也就像五月说的一样,教练组早就没了名册,星星愿意跳出来,他们立刻把所有错误都安在星星身上。
  判决下得很快,终身禁赛、注销资格,公示发在了LDL的官博,但关注实在太少,根本没几个人看到。
  星星收拾东西离开基地时,龙轩他们在后面嘲笑,五月好像扑上去和他们打了一架,星星不在意了。
  对于星星来说,同意五月这个请求,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再是朋友。
  五月自己也知道。
  星星走后第二天,五月通过微信陆陆续续给他转了八万块,应该是那十万的剩余,星星收了,五月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又过了半年,五月被选进LPL,他从支付宝又给星星转了两万。
  这意味着他已经没有星星微信好友了。
  星星知道五月为什么会删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五月不可能再有脸面对他,他自己也不想面对五月。
  后来这些年,星星慢慢觉得后悔,觉得当时好蠢,事情当时未必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可十六岁那个愣头青的自己眼前,只有“答应”或“拒绝”两条路。
  后面他一直做陪玩,因为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五月的消息,他不想放弃英雄联盟,可他想远离那个世界。
  这样他才能忘了自己曾经离那个世界那么近,他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去揭穿五月。
  “滴”的一声,门锁响了。
  这声音将星星从梦魇般的回忆中强行抽离,他恍若隔世地抬起眼,便看到安昕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他。
  看到安昕,五感才逐渐复归真实,已经不是五年前了,是现在。
  安昕的眼里是疑问和茫然,星星现在整个人沉在最消极的情绪里,他想那应该是“你怎么还在这”的意思。
  “我马上就走。”星星苦笑了一下,“我收拾一下……”
  话音未落,安昕已经冲过来,扑到他面前,单膝跪下与他视线平齐,抓着他肩膀一阵摇晃:“走什么走,赶紧把真相告诉我。”
  星星愣住了,他错愕地睁大眼睛,像个傻瓜似的呆呆看着安昕。
  安昕的话听在他耳朵里,就像这个世界最动听的仙音,他惊讶地问:“你就一点都不怀疑我,一点都不怪我吗?”
  “当然怪,但我是怪你一点没跟我提过你是Meor的事,搞得我好蠢。”安昕说,“怀疑是不可能的,我的星星是连演员都那么痛恨的人,怎么可能打假赛。”
  星星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动。
  五年前有一个人这样在他面前跪下,求他为自己顶罪。
  五年之后安昕也跪在这儿,却是一脸认真地说我相信你,不需要任何证据。
  “好。”星星说,“我告诉你。”
  安昕在听着星星回忆过往时,内心只有震惊两字可以形容。
  等到星星把整个故事讲完,他完全是心态爆炸地摇晃着星星,“你是傻子吗?你为什么会去替别人顶包?”
  星星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安昕叹了口气,其实也不能说星星傻,如果换做是自己,在那个情景下,好朋友流着泪跪下来求他,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只不过从认识以来一向给人感觉很高冷的星星,竟然也会为别人做到那个地步,安昕有点震惊,还很心疼。
  尤其是他想起那次,他跟星星说“等到真的有那么一个朋友,利用你对他的好去做有利于他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很伤心的”,其实星星早就已经伤心过。
  想到这儿他就更心疼。
  再怎么说,为别人背锅,整整五年的时间,也已经足够了。
  “我们去找五月。”安昕说,“你已经为他失去很多了,现在你第二次凭自己的努力走到这儿,如果再因为过去的决定而失去,那我觉得实在是太不值了。”
  “可是我没有任何证据。”星星说,“如果五月死活不肯承认的话,谁也没有办法。”
  “怎么让他承认是后面要考虑的问题。”安昕说,“现在你要做的是站出来,找到他。”
  星星沉默了一会儿,问:“真的可以吗?”
  安昕猜到星星心里的挣扎,他拍了拍星星的脸,“你答应过他,为他保守了五年的秘密,现在他钱已经赚到,但凡稍微有点头脑,再怎么也不会掉回原来那种生活。该是他偿还你的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909:29:11~2021-03-2011:3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外表2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8章 申诉(二更)
  第一时间,安昕从各种渠道试图加五月的好友。
  但是如他所料,五月没有通过,看来五月是知道他和星星的关系很好,而五月这个行为也间接再一次证实了星星说的话的真实性。
  这让安昕稍微冷静下来,思考到底要怎么做。
  目前的情况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五月和星星之间发生过冒名顶替的往事,所以直接去找五月对质不现实。
  就算能见到他本人,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说不定安昕还会被对方的朋友当做疯子打出来。
  星星对这件事的态度非常消极,在安昕的好友申请被拒绝以后,他的消极更甚。
  安昕大概可以明白,整件事从头到尾对星星都是一种伤害,整整五年的时间他都在努力让自己遗忘,短时间内想要转变成一个积极的态度,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安昕觉得,事情也没有星星想得那样悲观,他会这样认为最有力的论据就是,那天五月加了星星好友。
  “可能他只是想警告我别碍他的事。”星星说。
  “就算这样也是好事。”安昕说,“这说明他心里这件事还没有过去,只要这件事还没过去,就还有转机。”
  .
  在安昕的打算中,LPL那个人跟星星说的是,“七天之内申诉”,他不光要给星星洗白,还要让星星参加这次周年庆典,所以直接举报了把调查交给官方也是不现实的,因为七天的时间官方不可能给出一个答案。
  但安昕还是先通过可乐,让他帮忙传递一个消息给官方:星星一定会申诉,请官方先不要急着找候选人。
  虽然官方联系星星不是大张旗鼓,但也没有特意为了他保密,所以像可乐这样子消息灵通的,当然知道了星星被禁赛的消息。
  听说安昕要申诉,可乐很惊讶,因为通常来讲LPL的“申诉”只是说说而已,极少有误判的先例。
  安昕知道如果把星星的事告诉可乐,首先可乐不一定相信,其次如果可乐相信了,那么对可乐来说,保守秘密太痛苦了。
  所以他就跟可乐说,你帮我把话给官方递到就好,细节等我全部查好再联系你。
  可乐说,好吧。
  末了他又发了一句,哥们,你可别被美色所惑啊。
  安昕说,哈哈,不会。
  .
  官方没有发布关于星星假赛的公告,平台和公会也不会先一步发布。
  陈露私下里联系安昕说,先不要说星星的真实情况,就说他请假了。
  安昕明白陈露的意思,星星在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