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还是输了。
  再之后,过年的solo赛和联盟英雄汇上,本来他们都有机会和五月再碰面,但一次是抽签没抽到,一次是五月突发急性肠胃炎,没到现场,总是交臂失之。
  但再怎么说,五月还是LPL一线战队的首发AD,星星居然不加他好友,让安昕颇为意外。
  安昕把五月的好友申请叉了,问,“为什么不加?”
  星星笑了笑,“我跟他又不熟,这是我私人微信,总不能来个职业选手我就要加吧。”
  “但是浅蓝……”安昕说一半,也明白了,“浅蓝是神。”
  “对。”星星点头道,“神当然要加,凡人就算了。”
  “凡人加工作微信就好了。”安昕笑道。
  “没错。”星星点头。
  安昕原本还觉得拒绝了五月的好友申请怪不好意思的,但五月申请过一次之后,没再申请第二次,安昕很快就把这事淡忘了。
  .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晚上,公会英雄联盟分区的运营总监找过来,问星星有没有意愿把自己的运营换成陈露。
  原因很简单,相比新人刚子,陈露更有运作大主播的经验。
  “我不想,抱歉。”星星婉拒。
  “为什么?”总监很惊讶,星星一直以来都很配合工作,突然叛逆一回,在他意料之外。
  “我觉得刚子挺好的。”星星说,“我们俩配合得也很到位。”
  “刚子很尽心,这没错。”总监说,“但是他缺乏带大主播的经验。”
  “有经验的人不都是从没有经验历练过来的吗。”星星笑着说,“刚子和我很投缘,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他做我的运营。”
  星星笑容很和气,态度却很坚定,总监试探了下无果,只得放弃。
  安昕感觉得出,总监对于星星这么“不懂事”有些许不满,但现在星星俨然成了鼎竞的台柱子之一,总监即便对他这种态度不太满意,也会容许他这点任性。
  总监最后拿了两张个人资料表,给安昕和星星填,星星问这表是做什么用的,总监说所有参加娱乐赛的选手个人资料都要拿去LPL官方留作备案。
  星星半开玩笑地说,打个比赛还查户口,我能不去了吗。
  安昕说,别啊,不想跟我去更大的舞台上秀恩爱吗?
  星星看着安昕笑着说,我就开个玩笑,别紧张。然后填好表交了上去。
  周年盛典上,主播队要迎战的是退役选手队,名单他们事先已经得知。
  今年的退役选手“夕阳红”队实力很强,五位选手虽然都退役数年,年纪最大的甚至已经三十了,但平均水平还在峡谷大师以上。
  对面上单更是保持着很好的竞技状态,现在还有峡谷八百分。
  木偶作为主播队这边的老大哥,立刻紧急拉了个群,商讨应对事宜。
  按照木偶的意思,到了年终盛典上,输赢不论,关键是不能太丢人。
  但是木偶最近几年的重心都放在提升直播效果上,对技术的磨练疏忽已久,单排也就只有峡谷钻二的水平。
  队里另外两个主播都是音符平台的,也是大主播,纷纷表示,自己也是顶天峡谷钻一,再往上打不到了。
  三位大主播一合计,carry主播队的重任就完完全全落在了峡谷千分下路组合,安昕和等星星身上。
  “我们选三个坦克,围绕你打四保一。”木偶说。
  “给你出香炉,出流水,出骑士之誓。”中单说。
  “我2级抓下,3级抓下,4级抓下。”打野说。
  安昕&星星:“……”
  五排训练里,安昕和星星并没有辜负木偶的期望。
  木偶动用自己关系,找了两支LDL战队来和他们打训练赛。
  在上中野全面被压的情况下,星星依然顽强地打出了40%的胜率,每一盘都用命在C,游戏助手结算的所有小标签都在他一个人身上。
  “好厉害啊星星。”打了五盘之后木偶说,“我很早就听说过你大名,峡谷第一腿,真是名不虚传。”
  “过誉了。”星星谦虚地笑了笑,“安昕跟我配合得好,帮我带了不少节奏。”
  木偶听过这对下路组合关系巨铁的传闻,所以,他对星星这种无脑吹捧自己辅助的行为表示了最大限度的理解。
  不过,在木偶心里,星星还是比安昕要强一些,因为星星的操作能力明显更胜一筹,刚刚那盘很多极限操作换个人不可能做到。
  在安昕自己心里也是一样,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辅助已经很棒,但如果那个AD不是星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现在的成绩。
  “好秀!”说话间星星已经完成了一波1V3换掉两个的精彩操作,木偶高声赞叹。
  “谢谢。”星星矜持地笑。
  “你这么猛的手法,怎么没人喊你去打职业啊。”木偶叹道,“我觉得很多选手实力都没你强。”
  一说这个,安昕就又想起那天被星星拒加好友的五月,他也是“实力没星星强”的许多职业选手之一。
  “有的。”星星说,“但我不想去,因为我没什么梦想。”
  “可以理解。”木偶说,“电竞那条路走得好最光彩,但是也最累最难,有能力赚钱的话不是非要死磕这条路。”
  “不过你好像主播也是今年才开始做的吧?”木偶又说,“之前就一直做个小陪玩?”
  “之前不想抛头露面。”星星笑着答道,“认识了安昕以后被他劝说,才来当主播的。”
  木偶“哦”了一声,知趣地没有多问。
  安昕倒觉得自己很明白星星的想法,星星从来不缺钱,所以根本不考虑哪条路更赚钱,一直都是怎么开心怎么来,所以像热度、名声这些东西,他看得比其他人淡很多。
  .
  这个周末,安昕和星星依旧是去进行季后赛次轮的解说。
  这次八进四决赛两边的战队是死对头,就是两边的粉丝会互相辱骂对面,两边的队员如果互相转会能被骂到退役的那种。
  比赛还没开始,两队的粉丝就充满了火/药味,赛前的垃圾话环节,双方队员针锋相对。
  比赛过程中,两队同样打得难分难舍,硝烟弥漫,每场比赛都要打满35分钟。
  一场比赛结束,双方粉丝在弹幕上爆发激烈口水,其他路人快乐地吃瓜。
  结果摄像头一切到嘉宾室,分别穿着双方战队T恤的安昕和星星坐在一块儿,言笑晏晏,一片岁月静好。
  双方粉丝:“……”
  这看起来竟然不违和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战队人气应援挑战,又是安昕代表的队伍输了,按照规定他要跳学猫叫。
  “不会跳!”安昕委屈道。
  “要不星星跟着一起吧。”小瑾撺掇。
  “我不。”星星拒绝。
  “来嘛。”安昕眼睛闪闪地看着星星。
  星星沉默地看着安昕,内心很是挣扎,过了十几秒他终于叹口气,点了点头,“好吧。”
  于是,穿着死对头队服的安昕和星星在演播室里现学现卖了《学猫叫》,安昕因为抓到星星一起送死计谋得逞,笑得甜甜的,星星则满脸写着生无可恋。
  .
  调节气氛的《学猫叫》之后,还有一场生死局,因为生死局结束嘉宾解说还要进行总结复盘,所以现在不能走。
  照老样子,麦掐了,几个人在屋里聊天。
  “你们俩9月要去参加周年庆典?”小瑾问道。
  大名单虽然还未官宣,但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安昕点点头。
  “我觉得你俩上了比赛肯定能更火。”小瑾笑着说,“这两天应该就会官宣了,等他们做完身份核验。”
  安昕点头,身旁的星星忽然问,“做什么?”
  “身份核验。”小瑾说,“就是看你过往有没有犯罪记录,违反体育道德黑历史什么的,上周年庆典的不能有劣质选手,知道吧。”
  安昕理解地点了点头,可他一回头却发现,身边的星星脸色竟然不太好看。
  虽然星星掩饰得很好,但安昕能看出来,他的脸色分外苍白。
  “有什么事吗?”安昕小声问。
  星星勉强冲安昕笑了一下,“没……”
  当当当。
  演播室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
  “请进。”小瑾说。
  推门进来的,是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别着LPL赛事官方的工作牌,他们两个冲小瑾笑了下以示礼貌之后,目光就落在了星星身上,“顾星遥吗?”
  之前星星的异样表现加上现在男人的突然出现,安昕不知怎么心一下揪了起来。
  他有种直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是我。”星星说。
  “方便出来一下么。”男人说,“有些事情需要跟你确认。”
  星星沉吟几秒,站起身,“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710:40:27~2021-03-1811:0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素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狐柒小姐待机中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6章 meteor
  星星站起来时,看到旁边的安昕也跟着站了起来。
  安昕看着自己,神情很茫然,还有些担忧。
  西装男对安昕说,“抱歉,谈话内容不许旁听。”
  “我是他的……”安昕犹豫了一下,“好朋友,让我跟着去吧。”
  西装男看了安昕一眼,笑了下,又看星星。
  星星知道他那眼神的意思,是在说“可能这个下午过后,他就不再和你是好朋友了。”,他在可怜自己。
  也或者是,鄙夷自己,可怜安昕。
  “我自己去就好。”星星笑着跟安昕说,“估计要等上一会儿,你先把比赛解说完。”
  “嗯。”安昕看到星星笑,表情也放松了一点,“那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星星说。
  .
  星星跟着西装男走出房间,关上门时,回头看安昕,刚好安昕也转过头来,担忧地看着他,星星又笑了下,然后关上门。
  星星跟着西装男走过楼道,因为是周末所以绝大部分的办公室都关着门,也没有开灯,有种穿行在末日的虚幻感。
  西装男一直带着星星到了楼道尽头的会议室,打开门,这才问道,“知道这次找你要说什么吗?”
  “应该知道。”星星回答。
  西装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星星知道他大概在想,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跑过来参加周年庆典,怎么会有人这么傻。
  现在星星也觉得自己傻,明明在看到那张个人信息表时,他就起了退赛的心思,甚至半开玩笑地表达了这个想法。
  可安昕说,“想跟你在那里秀恩爱”。
  这句话对星星而言就像个蛊,让他明知道这个决定可能很危险,还是选择了点头同意。
  西装男拿出一支录音笔,递给星星一张A4纸,“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我都会录音,确定没有问题的话,咱们就开始了?”
  星星扫了一眼A4纸,上面内容很熟悉,他点了点头。
  “因为我们在录音,请你尽量说话而不要用肢体语言。”西装男说。
  “好的。”星星说。
  “顾星遥,年龄21,身份证号xxxx,这些是你的个人信息,对吧?”西装男问。
  “对。”星星说。
  “你是前LDL次级职业联赛注册选手,注册ID为Meor,对吗?”西装男问。
  “对。”星星说。
  如果安昕听到这个一定很惊讶,因为他们聊起过这个ID叫Meor的青训选手,那时候星星完全一副“不知道他是谁”的样子,不管谁都不会想到,Meor就是他本人。
  但如果安昕听到后面的东西,他一定会更惊讶,更……失望的。
  “Meor于2017年3月3日,因打假赛被LDL处以终身禁赛惩罚,并注销选手资格。根据LPL职业联赛管理规定第五章第八条第六款,‘一切处于禁赛状态之个人或团体原则上不得参加由英雄联盟官方举办的任何活动’,故取消你参加周年庆典资格、嘉宾解说资格,你是否有异议?”西装男问。
  星星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没有异议。”
  .
  西装男点了点头:“跟你确认过后,我们会将这封告知函发送给你所属平台,如你对告知函内容有任何异议,可于七日内提起申诉。”
  “好。”星星说,他艰难地问道,“那我还需要回去解说后半场吗?”
  “告知函上内容即日起生效。”西装男回答道,“你可以回去了。”
  相比刚才那一大堆话,这句话才真的是像重锤一样砸在星星心上。
  刚才那些话只不过是对过往的重演,而这句“你可以回去了”,才是岁月给他的最终审判。
  星星勉强自己笑了笑,“好的。”
  这时,西装男那面具一样平静的表情下才终于露出一点惋惜,他看着星星,像是想问,你既然已改过自新,如果乖乖不碰LPL这个摊子的话,也能做个名利双收的主播,为什么非要这么贪心呢?
  星星垂下眼,避开西装男的眼神。
  .
  星星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他直接下了楼,没有回去。
  路上他的手机已经在震,是陌生的号码,星星接起来,听出是公会总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