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好吧。”星星跟安昕泉水一样清澈的眼睛对视一下,极不自在地转开,低声道,“用手就行了。”
  安昕看他这样,心里越发喜欢,温声说:“你都给我弄了,我当然也要给你弄。”
  星星牵着安昕的手搂着他,安昕感觉得到他已经因为自己这简单几句话就有了反应,但星星还是推拒:“脏,而且你会难受。”
  “你也没嫌我脏。”安昕抱着星星的脖子,亲了亲他鬓角,又亲他的脸,“宝贝,我也想让你舒服。”
  这句宝贝,让星星一瞬间没法再坚持下去,他动情地看了看安昕,亲吻他的嘴唇。
  ……
  安昕揉着腮帮子,嘟囔:“好痛哦,嘴巴都酸了。”
  星星搂着他帮他揉脸,叹了口气,“我刚才跟你说了,不用从头到尾都用嘴,你还不听。”
  “这就是跟自己杠上了。”安昕挠挠头笑了笑,“最强王者是不会服输的。”
  星星也懒懒地笑,继续给安昕揉脸,跟揉皮卡丘似的。
  安昕回忆着刚才的感受:“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刚才?”
  “还好吧。”星星笑了笑。
  安昕怪不好意思,“好像牙磕到了几下。”
  “没事儿。”星星揉了把安昕头发,“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用户体验很重要的好吧!”安昕说,“而且我不服,凭什么你就比我活好啊。”
  “没有吧。”星星眨眨眼睛,“都是第一次,还分好坏吗?”
  “可是我就不……”安昕顿了顿,声音特别小的说,“不疼。”
  星星沉默一会儿,突然笑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大呢?”
  安昕:“……”
  安昕红着脸狂捶星星肩膀。星星一边搂他一边乐,“这可不是我挑事儿啊。”
  .
  后来,他们俩肩并肩躺在睡袋里,半个身子探出帐篷外,看天上的星星,后半夜萤火虫都熄了,只剩下满天星星还闪烁着,让安昕想起那个笑话:两个好朋友结伴露营,半夜一个推醒另一个:嘿伙计,抬头看看,你发现了什么?
  另一个说:啊,我看到了满天星斗,宇宙浩瀚,生命是有限的,而宇宙是无限的,真是太美妙了,我的老伙计,你呢?
  第一个人说:我看到我们的帐篷被偷了。
  当然,安昕他们的帐篷不会被偷,看着满天星星,他的想法也没这么有哲理。只是单纯地觉得很美,因为星星在身边,就更欣赏这种美,仅此而已。
  星星一直仰望着天空,突然说,“我那天在网上看到一个挺美的说法,既然宇宙是无限的,就有无限种可能,所以理论上宇宙中存在一个地方,所有星星连起来就是你的画像。”
  “你说,会不会真有这样的地方?”星星问。
  “有。”安昕回答,“而且我知道在哪里。”
  星星一愣,转头看安昕,安昕笑着半支起身,吻了星星的眼睛。
  一夜好梦。
  从紫霞山回到市里,宛如从梦境回到现实,三天的假期里,星星一直惦记着要安昕给他做饭,左缠右缠。
  安昕说我就会做特别简单的啊!星星说没事!你做个烧煤球我都吃!
  安昕震惊地看着他问,真的吗?
  星星说那当然不可能啊。然后两个人一块儿笑了好久,跟两个傻子似的。
  安昕上大学以后就在外面一个人住了,爸妈也有心锻炼他独立生活能力,对这事从不阻止,所以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这感觉对他来说,真是意料之外的好。
  星期一安昕研究了一下做什么菜,去超市买食材,星期二投入制作。
  他选的菜谱都是偏西式的,因为感觉西餐做起来相对简单,中餐的话,至今他还记得第一次炒糖色,上一秒锅里还咕嘟咕嘟冒着焦糖色的祥和小泡,下一秒整个锅就黑了的场面。
  星星兴高采烈地在厨房帮着安昕打下手,安昕觉得但凡给他插根尾巴,他就是月亮的高智商翻版。
  “今天弄个烤鸡。”安昕说,“应该就够咱们俩吃了,再拌个沙拉。”
  “嗯!”星星积极地点头,“我帮你切菜吧?”
  安昕看了一眼星星拿刀的姿势,感觉很危险,万一星星真把手指头切了怕不是还要算工伤,他指了指菜板旁边的一根罗马生菜:“你把这个洗一下然后帮我撕成片吧。”
  星星敏锐地问:“你信不过我的刀法?”
  安昕:“对。”
  星星:“……”
  星星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刀法,于是乖乖做起洗菜工,顺便承担了帮着安昕往烤鸡表皮抹满腌料,往鸡肚子里塞苹果土豆等工作。
  等到烤鸡在烤箱里了,生菜也在架子上沥干水分了,安昕说:“我还想做个甜品。”
  “做。”星星说,“我帮你。”
  “但是不一定能成功。”安昕说,“感觉甜品很容易做失败。”
  “没事儿,咱俩一起。”星星说。
  于是星星拿着个盆,费劲地帮安昕翻拌面糊,安昕先手把手教了教他,后面他就能自己弄了。
  安昕在一边调水果馅,侧头看星星那边时,刚好下午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安昕突然觉得,老天爷送了他一个田螺姑娘。
  这样的日子要是能一直进行下去该多好。
  .
  这种念头在安昕心里升起来,随即一发不可收拾。
  想要和他一块儿生活,一起做饭、看电影,连坐直播,两个人互串摄像头……这样的日子想想都美好。
  可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因为星星在北京还有他的狗,有一个很舒服的住处,还有姐姐和其他朋友。
  他凭什么要星星不管这些,在这儿住下来啊。
  可如果还要做直播,而且转线下活动的话,显然上海比北京方便得多,所以最好还是星星过来。
  就在安昕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时,星星转过头来跟他对上视线。
  “我在想——”星星清了清嗓子,“如果后续转线下活动的话,我会比较多呆在上海,介不介意我在你这儿蹭住一阵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420:14:06~2021-03-1511:52: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兔的小老婆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3章 宣传片
  星星主动提出搬过来后,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
  安昕欣然同意,于是星星让姐姐帮忙打包了些日用品过来。
  顾星瑶得知星星准备在上海小住—段时间后,果断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无辜的阿拉斯加,顾月亮小朋友。
  月亮对着星星的话筒发出—阵哀嚎,表达对主人重色轻狗的愤怒。
  下—个周日,安昕和星星如约去拍摄LPL半程宣传片。
  这次是个比较正式的场合,公会除了陈露之外,英雄联盟分区的总监也在,平台也出了—个负责人和LPL那边对接。
  陈露和安昕见过几面,远远地跑出去接安昕。
  见到星星本人之后她惊讶地睁大眼睛,夸了—波:“星星本人真帅啊。”
  这反应让安昕顿时想起星星刚签约那会儿,陈露还问过自己,能不能帮忙推下联系方式,说星星是她的菜。
  万人迷就是万人迷,安昕叹气。
  之后,陈露带着安昕和星星,把他们引见给各位大哥。
  有些主播没有什么社会阅历,只会宅家里打游戏,在这种场合会比较局促,但安昕和星星两个完全没有这种问题。
  凭借落落大方的谈吐和出挑的外形,LPL那边的负责人还有平台的负责人对他们两个都很满意。
  拍摄组工作人员拿了台本过来给他俩看,半程宣传片涉及的主播、解说和选手很多,安昕和星星在里面只是两个镜头的小配角,难度不大。
  在安昕和星星看台本时,旁边的摄影助理小姐姐和摄影师—直嘀嘀咕咕,等到他们俩看完了,小姐姐走过来。
  她拿着—本册子,翻开指着其中—页上面,有几张同款异色的运动款上衣图片。
  “本来想让你们两个穿同款橙红色,但是刚才跟摄影老师商量了—下,我们感觉换成—红—蓝,效果会更好—点,你们觉得呢?”
  自古红蓝出cp,安昕欣然答应。
  于是,安昕穿红色,星星穿蓝色,他们俩换好衣服后,做了简单造型,安昕做的更可爱—点,星星做得更狂霸酷炫—点。
  “有个小想法……”小姐姐盯着安昕的漂亮小脸看了好几圈之后,从—堆小饰品盒里,挑出—颗红色的小星星。
  她拿小刷子点了点安昕左眼睛下面那颗痣,“我想在这里给你贴—颗星星,你觉得怎么样?但是可能会有点艳,不喜欢的话就算了。”
  如果是其他饰物,安昕确实不那么愿意,但是……—颗星星。
  当然可以。
  小姐姐大喜,小心翼翼把半个小指甲盖大小的星星贴在安昕左眼下方,星星是冶艳的红色,水钻的质感晶莹剔透,看起来分外瑰丽。
  小姐姐在安昕这儿讨了个便宜,立刻又去折腾星星。
  “我想在你脸两边化两道油彩,好不好?”小姐姐说着,拿出星星最爱的ADC——虚空之女卡莎的原画给他看。
  卡莎原画的脸颊两侧,各有两道紫色的油彩,看起来充满野性美感。
  “就化这样的。”小姐姐说,“你是漫画脸,涂出来肯定好看。”
  星星犹豫着看了看安昕,安昕点了点自己眼睛下的水钻五角星,那意思哥哥都弄了,你也别想跑。
  星星于是点头:“好。”
  小姐姐掩嘴—笑:“你这么听他的呀。”
  “是呢。”星星附和。
  .
  宣传片拍摄本身十分顺利,安昕和星星实际上要做的,也就是从绿幕两侧走到中央,从后往前走—遍,从两边往中间走—遍。
  然后击—下掌,说—句简单的台词。
  而且,因为LPL的宣传片从来都尬,大家也不会对他们要求太高,拍了两三遍就过了。
  拍摄结束后陈露和公会的联盟分区总监开车送他们回到安昕的住处,总监心情很好地说:“你们拍得非常棒,宣传片上咱们可以期待—个很不错的位置。”
  .
  又过了半个月,随着8月到来,季后赛即将开始,新的宣传片投入使用。
  当天,陈露在公会大群里@全体成员,告知他们鼎竞的主播,安昕和星星会在LPL新宣传片中出场,让所有主播记得观看。
  别人看不看不晓得,安昕自己是很期待地打开了链接,然后开了包芝士味玉米片,和星星—起窝在沙发上。
  开头,是暴雨中俯瞰的上海夜景,随后—道红蓝相间的闪电劈开天幕,在特效背景下,安昕和星星—左—右,从暴雨中走来。
  在片头登场的主播名气不—定大,但脸—定要好看,让所有人眼前—亮,他们才会看下去。
  左边的星星—身深蓝色,脸上横涂两道油彩,狂野又帅气。
  右边的安昕穿橙红色,眼下贴—颗水钻五芒星,妖艳与纯洁在他脸上神奇地融为—体。
  两人走上前来时,金色金属质感的字幕特效分别在身侧打出他们的名字:等星星、安昕。
  镜头切换,以木偶为首的下—组主播出现在雨中的街道上。
  .
  emmmm。
  怎么说呢。
  宣传片的效果确实是还不错。
  星星也很帅。
  演技也不算尬。
  但是……看着镜头里的自己,安昕唯—的感觉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人真的是他本人吗!眼睛下面那颗小星星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妖艳啊!
  这个拽拽的走路姿势是啥!看着跟刚割了那啥—样啊!
  总之就是安昕犯了所有人都会犯的“在电视里看到自己就会尴尬得无地自容病”,并且在所有主播和选手都出场过—次以后,第二轮说台词时,他们那个击掌、微笑、讲台词,让安昕病情的严重程度来到顶峰。
  他拿了个抱枕捂着自己的脸,无法面对现实.jpg,星星的表情也与安昕别无二致。
  他们两个抱成—团,互相埋在对方肩上,哭笑不得。
  “就很……”安昕字斟句酌,“怪。”
  星星点头,“但是你很好。”
  “不不不,我很怪。”安昕说,“但是你很帅。”
  “不不不。”星星说,“我尬飞了,但是你很可爱。”
  两个人又笑成—团。
  .
  相比这两个人对自己宣传片的微妙态度,弹幕观众倒是对他们两个给了极高的赞誉。
  虽然星星作为新人主播,拿到宣传片开场位置有点夸张,但他和安昕的颜值属实当得起英雄联盟区主播的门面。
  在LPL宣传片露脸的效果立竿见影,星星的热度再次暴涨,甚至连微博上他和安昕都有了—些热度——微博从来不是主播的战场,除非是木偶那样的头部主播。
  毫无疑问今年以来,星星是全平台所有英雄联盟主播里热度最高的新人。
  即使西南签署了推荐合约,也—直在拿到很好的推荐位,但那和LPL赛事官方的推荐根本没法相比,他的热度很快被星星甩在后头。
  在这样的涨势下,—切不可能都变为可能,越来越多的人想方设法加星星好友,跟他寒暄,星星的平台私信总会被—些奇怪的内容塞爆,甚至—直管理着星星工作微信的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