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起玩之后,他就觉得,朋友真是太好了。
  于是,小学最好朋友的生日,星星拿自己所有的零花钱加上早饭钱,给对方送了一台最新款的游戏机。
  说他是在讨好也可以,说他是在过度报答也可以。
  对当时那个小孩来说,唯一想的就是不要再回到孤独的时光里去。
  再后来,少年期的叛逆让星星和家里关系更差,朋友和姐姐成了仅有的依赖,近乎没底线的付出也在经年累月的实践里,不小心就成了习惯。
  .
  安昕听得又气又心疼,他长长叹口气:“得亏你那时候没遇到变态大叔什么的,要不……唉,这都什么事啊,家长再有钱也不能不管自己小孩啊。”
  “我后来知道我不正常,但就是……已经习惯了。”星星说,“我总觉得朋友为我做了很多,就想报答他们。”
  现在安昕已经彻底觉得星星和他那只阿拉斯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看起来好看又聪明,但是里面包着个傻乎乎的壳。
  也是这时候他才清楚的意识到,星星其实比自己小两岁,是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孩。
  他真想就地把星星抓过来,在他头上rua一顿,然后再用力的抱抱他。
  “以后别这样了好吗?不要捡个阿猫阿狗,就对他掏心掏肺的。”安昕说。
  没想到有一天是自己教育别人这件事,而不是别人教育自己。
  “我尽量。”星星说。
  安昕叹了口气,小七的事情让他明白了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如果朋友能从你那儿得到太多利益的话,也许他反倒不会把你当朋友了,你明白吗?”
  星星没说话。
  安昕又说:“你想想小七,我对他仁至义尽,换来他狼心狗肺,你现在还没有被朋友坑过,可是等到真的有那么一个朋友,利用你对他的好去做有利于他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很伤心的。”
  星星笑了笑:“嗯,我明白,我会改。”
  “好。”安昕这才松了口气,又补充道,“还有就是,你不用担心万一真的朋友不高兴了,会不和你说话什么的,因为就算朋友不管你,反正……”
  他清了清嗓子,耳朵又有点发烫,“反正你还有男朋友呢,对吧。”
  星星安静一会儿,又笑了。这一次的笑比刚才听起来温柔很多。
  “嗯。”星星说,“我以后不会这样了,相信我。”
  “乖。”安昕说,“男朋友疼你。”
  “好。”星星说。现在他的语气很顺从,那顺从听上去分外惹人疼。
  .
  在这样的语气下,安昕心里所有怨气,现在都化作了水一样的温柔,何况那本来也不是怨气,是心疼自己的宝贝去为别人傻乎乎付出,却不一定得到别人的珍视,他为自己的宝贝不值。
  他从没哪一刻比现在更希望自己能在星星身边,可惜他们两个之间隔了一千多公里。
  安昕听着麦克风那边星星的呼吸,给了麦克风一个浅浅的,温软的吻:“现在关电脑,睡觉去好吗?明天早起咱们就见面了。”
  “到时候咱俩双排,直播打,乖。”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小甜昕。
  感谢在2021-03-1311:00:16~2021-03-1320:1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来回左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兔的小老婆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0章 演员(一更)
  第二天一早,星星跑到安昕楼下找他,一见面星星就给了安昕一个大大的拥抱。
  下午,他们去安昕家附近的影院看电影。
  他们选的是一部大片,结构老套,制作精彩。
  男主的身份是卧底的卧底,在他的身份反转又反转时,几乎失去了身边所有亲友,唯独一个女孩对他不离不弃,两人终成眷属。
  在星星看到男主摘下面具,与女主相见的时候,回过头问安昕:“假如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怎么办?”
  安昕知道,他还在为昨晚的争执担忧,因为昨天晚上那个星星确实不像是平常的星星。
  安昕说:“你在我这里从没有什么想象中的样子,我看到你是什么样子,就喜欢什么样子。”
  星星显然很喜欢这个答案,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凑过来亲了亲安昕的脸,两个人就像所有情侣一样,借着电影院的黑暗光线,悄悄地接吻。
  一直到电影结束,星星都一直牵着安昕的手,十指相扣,不肯松开。
  当然,奶狗小星的状态也就持续到电影结束,下午他们双排时,星星就恢复了平时那种无所不能的大腿形态。
  .
  这次他们打的是电一号,就是秋叶那个,要从黄金到大师,现在已经在钻石。
  钻石局星星单排的胜率是80多,考虑到ADC单排会遇到各种奇形怪状的辅助,这个战绩已经很离谱了。
  安昕从自己的粉丝群里借了一个电信一的钻石号,和星星双排。
  能在赛季初冲到国服第一的手法,到了钻石四分段的局,就是乱杀。
  换血、拉扯,星星都几乎完美,他打对面就像武林高手看初出茅庐的学徒,举手投足,哪里都是破绽。
  最后安昕干脆选了猫咪,挂在星星身上吃着薯片,刷微博,时不时给星星加一口血就算完事。
  几乎每盘打到后面,都是自家队友对星星的狂吹局,而且每一局星星都会多两三个好友申请。
  每当队友夸奖星星时,星星就点一点安昕的小猫咪,说:是我宝宝厉害。
  这时候队友就会发“…”,因为谁都看得出来下路是AD在C,这小猫咪在划水。
  但一般不愿意被当做挂件的安昕,挂在星星身上现在骄傲得很,只要有星星在,他被别人当成个小废物也没关系。
  以前安昕看到那些小学生手段秀恩爱的网恋情侣都嗤之以鼻,现在他只想说,真香,我就是小学生.jpg周末安昕还接到了苏琪的邀约,下个周末一起去市郊公园露营,外加观察在接近城市环境影响下的昆虫行为——当然,外加的部分只有苏琪和她的博士做。
  安昕不知道星星会不会愿意出门,星星说,没问题,只要跟着你我去哪儿都行。
  行程就这么定下来。
  新的一周,新的双排,恋爱中的人心情总是轻快,安昕感觉做什么都开心。
  这次平台让他们直播时顺便帮忙打一组刚上大师的新号到王者,没想到双排的第一盘,他们就遇到了状况:对面的下路组合,好像特别的菜。
  具体菜到什么程度,一级上线,他们就被双杀了,二级回来又被杀,明明他们的有些操作看起来是这个分段的,但失误又特别巨大特别明显。
  就在星星第三次即将拿到双杀时,面对只有血皮的对面下路,他突然按S停住了手。
  “怎么回事?”安昕一愣,“你掉线了么?”
  “对面是演员。”星星说,“这把游戏没必要继续了。”
  这时候对面中单也在公屏上打了一句:【你们谁是导演?真恶心。】.
  所谓演员,就要想尽办法让对面的导演赢比赛,为此他们送人头、装失误甚至干脆挂机,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现在对面这下路这降智的表现,如果理解为故意的,一下子就非常明显。
  安昕听说是演员,也不想打了,切出去查战绩助手。
  果然,对面的下路组合最近一直在输,而且每一盘输,对面都有自己家中单的ID。
  也就是说,自己家中单是导演,吃对面下路两个演员的分。
  任何一个凭实力打上来的高分玩家,一定都对演员深恶痛绝。
  因为在多年前,《英雄联盟》远古时代,各个大区的高分段几乎都被剧组统治,高分玩家手法不一定好,但跟剧组的关系一定好。
  而不愿意加入剧组的玩家不管手法多好,只要得罪剧组,到了高分段一定会被演员演下来,能上个王者几百分就算不错,因为他们会被剧组针对着演,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1v9。
  现在,安昕直播间的弹幕已经一边倒变成了辱骂演员,但是这些辱骂对演员来说不痛不痒。
  他们要做的只是输掉这把比赛,然后拿钱,良心早就不要了。
  “这把打完,举报这三个人。”安昕说。
  峡谷之巅对演员的封号力度非常大,只是要可惜了这一盘游戏里无辜的路人,因为就算演员封号了,他们掉的分也不会回来。
  这时候星星说:“我想反演,你愿意吗?”
  “反演?”安昕愣了一下,“你是说,你要跟对面对着演?”
  “嗯。”星星说,“我一盘也不想让这个导演吃到分。”
  安昕犹豫了,但他的犹豫不是为了这一把分。
  他想起陈露之前说的:平台在竞选正能量公会,不要挂机、不要骂人、不要消极游戏……否则罚款,甚至解约。
  虽然现在是特殊情况,但星星如果要反演,那一定会触及消极游戏这个条款,公会说了,从重处罚。
  .
  “为一把游戏冒这么大风险值得吗?”安昕关掉了直播间语音输出的麦,跟星星私聊,“露露前几天才说过,不要做这些出格行为。”
  “我研究过那个细则。”星星说,“其实评选这个正能量公会是积分制,消极游戏一盘只扣1分,我们正常直播一天,热度足够就能加10分,真正影响大的是比如在微博骂人、打游戏抽烟这样的行为。这盘就算我消极游戏加上挂机全部判了,也就扣我5分,周六我不请假了,加班打一天,公会的分就回来了。”
  “就算公会不受到影响,那你自己呢?”安昕问,“露露说了,有扣分行为从重处罚。”
  “爱罚就罚吧。”星星说,“如果所有人都一边举报着演员,一边排到导演在自己这边时安逸吃烂分的话,演员是根本不可能消灭的。”
  安昕沉默的时候,心里面挣扎得很厉害。
  星星说得对,他心里都明白,总要有人站出来,在每一场演员局里破坏演员的目的,让演员明白他们没办法成功喂分,时间久了,游戏环境才有可能真正被净化。
  可私心里他不想让星星做那个站出来的人,因为会被罚,会被理中客骂“多事”,肯定还会有人说“那你这样子不就是在演其他的队友?”
  安昕连熬夜都舍不得让星星熬,怎么可能舍得让星星做这种有争议的事。
  “你正常打就好。”星星又说,“我一个人去送,这个导演很菜,我不好好打,对面应该就能打过我们。”
  星星不舍得让安昕跟着自己一起受罚,但反而是这句话给了安昕最后的决心。
  “我当然是跟你一起。”安昕说。
  .
  等到两个人再次打开直播间语音时,弹幕已经乱成一锅粥,因为星星是说完那句“想反演”才闭麦的,现在大家都在问“真的要反演吗?”
  “嗯。”安昕回答弹幕,“净化游戏环境,从我做起。”
  安昕的承认,立刻在弹幕上带起了一大波节奏。
  -【惩奸除恶,干得漂亮】
  -【少戴高帽子了,反演不也一样是演?】
  -【楼上别偷换概念,别人打你你还手和你主动出去打别人能一样?】-【好心疼路人队友】
  -【路人队友要是三观正不会在意这一把分】
  弹幕的乌烟瘴气在安昕意料之中,但他比较熟悉的几个ID还都是支持他的做法,甚至给他刷起了礼物。
  .
  游戏里,星星点了下上单和打野,打字:对不住了兄弟,生气的话可以举报我。但是有我在,必不可能让这狗导演吃到分。
  中单立刻感觉不对,他问:你说谁是狗导演?
  他们之前查过战绩,这个中单就是导演,星星回:谁是狗谁自己心里清楚。
  说着他和安昕已经走到中路,给对面正常玩的中单送了两个头。
  导演一下破防,他对着星星一顿狂骂,还公屏打字,颠倒黑白说:我们家下路是演员,出去举报一下。
  战绩都能查到,对面立刻回怼:谁家下路是演员,大导演你自己知道吧?
  导演脸皮很厚,回骂道,我家这下路都明演了,你看不出来?
  .
  安昕在决定和星星一块儿反演的时候,就知道这盘游戏注定要沦为无尽的口水,游戏内、游戏外都是。
  所以导演狗血喷人也好,弹幕被带节奏也好,他心情还挺平静的,至少他们家上野虽然一直没说话,也没跳出来反对他们反演的行为。
  第二次等复活时,安昕突然发现,自己直播间弹幕多了好多。
  而且仔细一看,这些竟然全部都是支持他的弹幕。
  -【恶必斩,干得漂亮】
  -【年轻人就是要有血性】
  -【这下路组合可以,粉了】
  安昕又惊又喜,还很茫然,刚刚那些喷子弹幕一下就被冲散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刚刚一直沉默着的上单点了星星,又点了点安昕,然后说:好样的。
  接着他和打野一起,走到对面塔底下,也送了个头。
  星星回了个大拇指表情。
  导演气急败坏地又点上单:我们家有四个演员,对面导演出来,C你M的!
  对面的人还没骂他,这个上单已经又打字:
  -上单:说的没错,兄弟是演员,兄弟的双排打野是演员,我们家下路也是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