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坦。
  就这么着,安昕和星星互相猜测着对方到底会拿什么英雄。
  神奇的是他们两个几乎同步,就在安昕说星星可能会拿什么的时候,星星那边刚好预选到这个,而就在星星说安昕会拿什么的时候,安昕那边的头像也刚刚变化。
  同时看两边直播间的观众们:“……”
  -【这是在套娃吗?】
  -【这两个人是在互相找对方在第几层?】
  -【这也太同步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好萌。】
  “昕哥,没时间了啊。”安昕的ADC催促道,“你快定一个组合吧。”
  “啊……”安昕苦恼地扶额,“这几个英雄克制都太明显了,要不你就玩百搭的卡莎……不,你玩赛娜!我们玩赛娜加女坦,以不变应万变!”
  咔嚓一声,安昕这边下路锁定赛娜加女坦。
  “星哥,赶紧确定一个吧,实在不行你就拿卡莎,卡莎全能。”星星的辅助生无可恋地劝说道。
  星星满脸深沉,“不行,万一打厄斐琉斯,卡莎很麻烦,要不这样吧,咱们打赛娜和女坦,以不变应万变。”
  咔嚓一声,星星这边下路也锁定赛娜和女坦。
  .
  弹幕的一片666和哈哈哈让安昕有些许费解,但一进入游戏,他就明白了。
  两边都是同样的赛娜加女坦,甚至同样的皮肤、同样的炫彩颜色。
  就跟事先商量好了一样。
  安昕其实只是想了下跟星星开黑的时候星星喜欢用哪个皮肤,就推荐自己AD选了。
  星星刚好也是想起和安昕开黑时安昕最常用的皮肤——当然跟他最常用的是同色调,也推荐自己辅助选了。
  “这……”安昕目瞪口呆地看了屏幕很久,对弹幕解释,“这只能说是巧合了。”
  手机震了震,星星发来消息,安昕低头看了眼。
  -等星星:是心有灵犀^
  .
  心有灵犀的安昕和心有灵犀的等星星在这一盘遭遇了史无前例的下路5V5大乱斗,反正巅峰赛结果已定,大家都打得很high。
  和星星对线的感觉比想象中好点,这也让安昕意识到,和星星双排这大半年,他确实得到了细节上的提升,要知道到了王者这个分段,再想稍微变强一点都好难。
  这盘打完之后,开开心心下播,公会主播群里,安昕看到刚刚在自己对面的上单浩浩圈了一下星星和安昕,发起商业互吹。
  -浩浩:打得好啊,不愧是我们公会的王牌下路。
  -安昕:没有没有,组合克制而已。
  安昕就是客气一下,毕竟不能真说对面主播玩得不好。
  没想到,他话音刚落,群里又跳出一句话。
  -秋童:你阴阳谁呢?@安昕
  .
  ?安昕一愣。
  -安昕:你有病?
  -秋童:敢阴阳就承认好么,怎么?看南哥人气起得快,你心里不平衡了?
  安昕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这么个好法,他言简意赅回复:sb也许是安昕很少怼人,也许是群里虽然常有阴阳怪气,但几乎不会刚上正面,总之他们刚这么交锋了两句,陈露立刻在群里发了一句:都好好说话!
  然后开了全群禁言。
  接着,陈露直接把安昕、星星、西南和秋童拉到一个群,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昕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也搞不懂秋童是抽了哪门子疯,秋童又不说人话,折腾了十几分钟,总算问明白。
  是前几天西南和秋童有一次双排,下路被压爆了,西南他们家中单脾气不好,就开始互动,然后西南解释说,是组合克制,他们下路不好打。
  但这句话引发了中单的愤怒,中单直接说克制nm呢,然后来了套素质三连,接下来挂机喷西南,先喷他当年从音符平台跳到鲸鱼背了千万违约金,又喷他参加联盟英雄汇人气倒数第一,当时气得秋童和这个人疯狂对骂。
  所以这次安昕说组合克制,秋童就觉得,这不是个常用词,刚好四个字都撞上了,安昕一定是在故意阴阳西南。
  最近西南被针对太多了,他也出击太多次了,过于敏感,所以直接就跳起脚来。
  .
  陈露拉群的时候,安昕和星星连着麦,安昕一直在语音里拉着星星,星星才忍着没有在小群里开喷。
  但是秋童这样解释的时候,星星还是冷笑了声,“妄想症。”
  “确实有毛病。”安昕叹了口气,“但总觉得,还是……”
  “还是西南的问题大些。”星星说。
  “嗯。”安昕道,“其他的我不评价,至少西南应该拦一拦秋童的,现在这样子秋童在其他人眼里和疯狗有什么区别。”
  最后事情在剑拔弩张的氛围里澄清了,秋童一开始死死咬着安昕不放,被安昕和星星怼了好几句之后,突然态度转变,@安昕说,对不起,是我的问题。
  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什么突然想通了,但陈露要的就是这么个态度,安昕和星星也并不想真的和西南秋童建立什么友谊,秋童说完之后,大家就纷纷退群。
  .
  “真是走在路上都能踩……那啥。”安昕伸了个懒腰,吐槽道。
  “别搭理他们了。”星星安抚道,“咱们也骂回去了,秋童也道歉了,想想过两天咱们又能见面了,到时候咱们看电影去。”
  “好。”安昕本来有点糟心的情绪瞬间被转移,“咱们看什么?”
  星星去翻电影表,安昕本来也想翻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的私聊界面,闪烁着一条消息。
  安昕打开。
  -西南:对不起,我没想到秋童会这样说你,我真的很意外他是这样的人。希望你别生气,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想让你被人说的,都是我的错。
  安昕:“……”
  安昕面无表情地把这句话读了三遍,越看越上火。
  秋童为了西南才来挑衅,可西南言语里都是对秋童的指责和贬低,这使得他后半句对安昕的示好看起来格外恶心。
  而且,陈露在群里说秋童的时候,西南没有讲一句话。
  西南看他不回,又说了好多次对不起,没料到秋童会这样啊,他不想看安昕被欺负啊之类的。
  安昕实在是不想看到他继续在这里白莲,回复道:有这跟我道歉的时间,你不如对秋童好一点吧。
  他这么说已经给西南留最后的余地了,但凡西南哄劝一下秋童,秋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很明显西南就是放任秋童出去帮自己骂人,自己手上却不想沾半点腥。
  -西南:啊?什么意思?
  -西南:是秋童跟你说了什么吗?我和他就是普通的搭档关系。
  安昕气乐了,他回:普通搭档的意思,是把对方当枪使吗?
  -安昕:以后别私聊我,看你说话我恶心。
  -安昕:我跟星星玩去了,白~
  拉黑,移除好友。
  世界清静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221:28:21~2021-03-1311:0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来回左岸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9章 乖(三更)
  陈露解除了全员禁言后,在群里声色俱厉地警告所有主播:鼎竞公会最近在参评鲸鱼平台“正能量公会”,虽然平台没有在评选活动条款上明说,但私下里跟所有公会明确讲过,能够评上正能量公会的公会,会得到平台后续的扶持。
  因为平台正在努力向着主流方向进发,需要有这样积极向上的代表公会。
  “公会非常看重这次评选活动,所以这段时间,所有人不要在游戏里喷人,不要挂机,不要做任何道德素质低下的行为,像这样子在群里公开对喷的行为更不要有,明白?”
  陈露说,“如果因为某个主播的行为影响了公会的评选,我们轻则罚款,重则解约!”
  所有主播噤若寒蝉,忙不迭地表示,好的露姐,没问题露姐。
  删了西南以后,西南没有再找过安昕,秋童也没有。
  但可乐说,秋童在吵架当天晚上发了条阴阳怪气的朋友圈说“好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莲花”,两分钟就删了。
  安昕懒得管。
  .
  之前和星星说好了,这周末见面要看电影,安昕超级期待。
  虽然说一般小情侣看电影,要看爱情片或者恐怖片,但他们还是选定了最近上映的一部大制作的,有点剧情的爆米花电影。
  安昕坚决相信,自己不会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星星身上,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朋友了,该学会牵着男朋友的手看电影了。
  周五晚上,两个人互道晚安,这周轮到星星过来,订了非常早的高铁。
  安昕跟他说,早点睡,星星说,好。
  结果这个晚上,安昕做了一圈光怪陆离的梦,醒过来是凌晨两点半。
  那梦有点惊悚,让他心脏砰砰跳着睡不着觉,于是他抓过手机给星星发了一条[做噩梦了qwq]
  本来安昕发完就准备睡觉的,没想到手机屏幕一亮,星星回复:抱抱,没事安昕一愣,忙问:我把你吵醒了是吗qwq
  星星那边停顿了半分钟,回:没,我还没睡。
  安昕疑惑道:为什么还没睡?在看剧吗?
  他有时候看剧看番什么的,一投入也会看个半夜,可以理解。
  只不过星星睡这么少的话,第二天一定会困,他心疼星星身体。
  星星那边又停顿了会儿,回:在打游戏。
  安昕一下就精神了,坐起来问:什么意思?
  打字的时候手指有点发凉,脑海里一下出现了很多“男朋友趁我睡觉偷偷带妹我是不是绿了”这样的剧情。
  虽然安昕觉得星星不会做这种事,但头脑克制不住地往那个方向胡思乱想。
  星星说,在帮朋友打号,过五分钟找你。
  这句话让安昕稍微放下了心,等了五分钟后,星星发来消息说他好了,安昕直接把语音打过去。
  “帮朋友打号,是什么意思?”安昕问,“你又接了陪玩单吗?”
  “没有。”星星说,“是秋叶,就是那天咱们一块儿玩过的那个大学同学,他说想上个大师,我就帮他打一下。”
  ……
  “凌晨两点给朋友打号?”安昕问。
  “嗯。”星星说。
  他那个语气,竟然还觉得这是件很正常的事。
  “id发我。”安昕说,他现在有点不高兴。
  星星虽然有些躲闪,但还是把秋叶的ID发了过去。
  安昕打开掌上英雄联盟一查战绩,一股火噌地窜了上来。
  今天互道晚安之后打到现在,昨天互道晚安之后打到凌晨四点,前天互道晚安之后打到凌晨四点……
  “你每天,下播之后偷偷给他打号到四点?”安昕难以置信,甚至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
  “因为白天陪你,没有时间。”星星说,“我又不想浪费你时间让你陪我打鱼塘局,就……”
  安昕叹了口气。
  “因为秋叶让你帮他打号,而我不喜欢打低分段,所以你就每天下播以后给他打到凌晨四点?”安昕问。
  “嗯。”星星说,“你别生气,我以后不给他打了,但是我只是因为和秋叶是朋友才帮他,对他没有想法,你相信我。”
  ……
  这人是笨蛋吗?关键是帮别人打号吗?
  “你给谁打号我都无所谓,但是你凌晨四点打号?”安昕咬着牙。
  “我平时没有时间啊。”星星说。
  “你自己不要休息的吗?”安昕说。
  “我……”星星迟疑了一会儿,说,“也还好,白天补觉就行了。”
  .
  安昕抓狂:“大哥!这是白天补觉的事吗?就一个超凡大师的破号值得你天天熬着夜打?”
  “是秋叶的,秋叶是我朋友。”星星辩解。
  安昕暴怒:“那秋叶知道你天天凌晨四点打吗?他不觉得对不起你吗?就算他不觉得,你他妈不觉得我会心疼么?”
  星星显然从没想过这一层,也从没见过安昕气成这样子,一下懵住了。
  .
  安昕气得胡言乱语了一大堆之后,终于叹了口气:“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样子,你能接受得了吗?”
  “……”星星这次沉默得格外久,然后终于说,“我明白了。”
  “真明白了吗。”安昕疲惫地按了按自己太阳穴。
  “真明白了。”星星急切地说,“你说换位思考,我就懂了,要是你天天把自己折腾到这么晚,不管是做什么我都一定会跟你急的。”
  星星又说,“我知道错了,昕昕,别生气,我改。”
  星星很少露出这种犯错误小狗一般的神态,包括语气也是。
  他一这样,安昕的火气全消了,就剩下心疼,他叹了口气:“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跟个傻子似的。对朋友好可以,但是你这对朋友是不是好的有点过分了啊。”
  星星轻轻叹了口气。
  .
  他们又聊了很久,安昕才知道,星星家里很有钱不假,但是他五六岁开始,爸妈就常年在海外忙工作。
  哥哥在国外读高中,姐姐在封闭的私立学校读书,小星星有钱有玩具,但是没有人和他玩儿。
  因为他家也没有有钱到一个大宅子数不清的仆人哄着那个地步,那时候管他的阿姨又不是个温柔的性格,管他吃饱穿暖,其他不管。
  所以,当星星发现朋友会陪他说话,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