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才明白过来,这是因为自己的身上更热。
  皮肤与皮肤的接触带着电流,安昕一个激灵,不自禁地低/喘了一声。
  会这么干柴烈火地继续下去吗?他混沌地想着,这时星星用力吻了他一下,然后再次和他拉开了点距离。
  安昕第一反应是像离开了水的鱼,凑过去追着要亲他,但星星伸手拦了一下,安昕便亲在他手指上。
  “干嘛?”安昕声音带着点撒娇,像要求没得到满足的猫咪。
  他舌/尖短促地舔了一下星星手指,“再来。”
  星星吸了口凉气。
  手指原本就是人身上触觉最明显的部位之一,安昕轻佻地舔那一下,温软又湿润,还带着一点痒,一瞬间勾得他恨不得把安昕就地办了。
  但肯定不能这样,没措施,没准备,也不尊重安昕,显得自己像个骗炮的。
  他靠着老和尚一般的自制力,勉勉强强又把安昕推开了一点:“我去冲个澡。”
  .
  安昕本来头脑有些发昏,星星这句话总算把他震得清醒了点。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做多么糟糕的动作,整个人都不好了。
  抬眼看星星,星星眼里亮闪闪的,氲着一层水雾,嘴唇也显得分外红。
  星星的卫衣在一番纠缠中被揉搓得不那么整齐,领口拉下来了一点还有些褶皱,这让他现在看起来很……欲。
  根据你眼中的别人就是别人眼中的你原则,安昕估计,现在的自己看起来也差不离。
  好难为情啊。
  而且,刚才虽然两个人亲的天旋地转、神魂颠倒,但安昕也清楚记得,星星贴着他时,反应很明显。
  实际上自己的反应也……
  这部分实在是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安昕要原地爆炸了,星星像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笑了一声,用袖子抹了把嘴:“那我去了?”
  “嗯。”安昕细如蚊呐地应了声,顺便给星星指了下路,“浴室是左手那间,纸……纸在洗手台右边的小柜子里。”
  星星脚步顿了顿,“……好的。”
  .
  等到洗手间的灯亮起来,冲水声也响起,安昕还是一直靠在门上,浑身都是软的。他伸长了手臂开灯,明亮的灯光把小屋照亮。
  他知道自己的样子很糟糕,但直到看见门边穿衣镜里的自己,才终于直观地知道到底是有多么糟糕。那副神思不属的样子,尤其是微张着的、有点过分殷红的嘴唇,简直像在大喊着说“我刚刚经历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安昕想去洗把脸,但是浴室现在被星星占着,他只能找张湿纸巾,搓了好几把。
  只要自己告诉自己我脸不红,那么就真的是脸不红。
  .
  不得不说因为星星进浴室之前,关于纸的那番对话,星星在浴室的时候安昕满脑子都是不干不净的东西,星星好像挺大的……不过隔着裤子也感觉不出来,是不是会很痛啊……
  哦天哪,这他妈在想什么,安昕捂脸,整个人不太好。
  过了二十多分钟,星星发了条微信:我穿什么?
  安昕赶紧回:我给你找套睡衣。
  星星回了个:1。
  安昕刚好前段时间从家居店买了新睡衣,店家发错码了,颜色还发错了,款也叉劈了,总之就没一个对的,他当时愤怒地找客服,客服直接重新给他发了一套,让安昕非常满足。
  当时发错的睡衣没扔,安昕想着以后当抹布用,现在找出来,废物利用如获至宝。
  三叉L的衣服刚好适合185左右身高,深蓝色带小圆点的款式和自己这身浅灰色也神奇的成了情侣款。
  在得到男朋友的同一天收获了和男朋友的情侣款睡衣,这种快乐简直1+1200。
  他把睡衣丢进去,星星换好出来,他再进去洗澡,浴室因为星星刚刚用过而热气蒸腾,明黄色的墙壁在灯光照射下暖洋洋的。
  安昕洗澡的时候,一会儿恍惚地想,我这就谈恋爱了?还是个男朋友?
  一会儿又想,我有男朋友了!好幸福!
  洗完澡出来,星星坐在他床边上看书,一推门进去,安昕先再次感叹于自家男朋友的美貌,这张脸就算推到颜值区去唱歌跳舞应该也能爬个前三,拿来打撸啊撸真是屈才了。
  .
  刚才虽然有过很亲密的互动了,但两个人总体来说,没有见几面,都还有点拘束,所以想再进入亲密互动的状态,还需要点过渡。
  “快一点了。”安昕看了下表,跟星星说,“准备睡觉吧。”
  “嗯,好。”星星揉了揉眼睛,“我以为你不困呢,我强撑着在这刷微博。”
  安昕失笑,“怎么不困啊,快困得昏过去了。”
  本来可能星星还要做个样子说晚上睡外面的沙发,但是亲都亲过了,也就没必要再搞那些虚晃一枪的操作,安昕关了灯,留下一盏橘色的小夜灯,上床休息。
  安昕躺下之后,正纠结要跟星星聊点什么——毕竟恋人之间总是要有些甜蜜夜谈的,星星已经从背后抱过来,搂住了他的腰。
  .
  安昕整个人都软了,被人从后背抱着,那种感觉是最安全也最危险的。
  危险在于这个动作相当于把自己的弱点全部暴露给了对方,可是当那个人把你拥在怀中时就意味着无条件的保护和宠溺,所以又最安全。
  这样的动作给人很强的依赖感,就像星星一直给安昕的那样,他往星星的怀里缩了缩。
  背后,星星抱他的手紧了紧,然后他在安昕耳朵上亲了两下。
  星星呼吸的热气拂过耳廓,安昕一下麻了,他颤着声音说了句:“别……别闹。”
  “嗯。”星星低低应了声,真没再闹安昕,因为今晚再怎么他们也是不可能做的,什么准备都没有,也太快了。
  他把脸埋在安昕柔软的头发里,亲着他:“你头发好香。”
  “是洗发水香。”安昕很诚实。
  “……”星星捏了他小肚子一把,“你好煞风景。”
  说个实话就说我煞风景!
  安昕好委屈。
  .
  星星一直搂着他,跟个小狗似的在他头发到后脖子这一块地方拱来拱去,安昕一开始觉得痒痒的,不许他闹,后来习惯了,觉得这样暖烘烘的,也挺好玩。
  “你这是不是跟月亮学的?”安昕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知道。”星星笑道,“它就喜欢这么蹭人手。”
  然后星星又补了一句:“蹭喜欢的人。”
  本来想再打趣一句的安昕,被这突如其来的小告白说得气短,直接把话咽了回去。
  “你真好。”星星说,“我现在的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从来没想过能跟你这么好的人在一起。”
  安昕被这句话说得有点发懵,他抓着星星的手说,“要说是做梦一样,也该是我像做梦一样,你比我好多了。”
  .
  他是发自内心这么觉得,包括刚才洗澡的时候,现在被星星抱着的时候,都在这么想。
  从认识以来星星就在保护他,在对局里、打cs的时候、面对小七……星星一直都站在前头。
  虽然现在安昕知道,是因为星星对他图谋不轨,但就算是图谋不轨,星星也做到了图谋不轨网友里能给到的最贴心的宠爱。
  反观安昕自己,除了拉着星星做个主播之外,他真觉得自己什么都没给过星星,当然他很喜欢星星,可他甚至想不出自己能给星星什么。他是打心眼里觉得,星星比他更好。
  所以当星星这样表白的时候,安昕不敢苟同,他甚至小小和星星争论了一番谁比谁更好的问题,最后被星星一个长吻亲闭了嘴。
  星星亲完之后,温温柔柔在安昕耳边说,“你不明白,你对我来说,就像是光一样。”
  安昕已经红成了熟透的虾子,踹了星星一脚,不讲话。
  .
  星星又把话题转开,跟安昕聊直播。
  说这个安昕可就有得聊了,在直播圈子混了五年,他几乎什么都知道,他们扯各种人的八卦。
  安昕说,西南好像没什么契约精神,当时鲸鱼和音符两家平台竞争,西南是音符打开游戏区市场的头部主播之一。
  音符平台给了他很多资源,结果鲸鱼一撬墙角,西南丢下音符就跑,音符气不过告了他,西南被禁播了两年,还赔了好多钱,现在在鲸鱼基本上是卖/身还债。
  “没契约精神真是不太好。”星星说。
  “嗯。”安昕说,“但很多主播没受过什么法律意识,就这幅德性,其实平台也都知道,但是还惯着他们,等想教训了再一股脑全告了,也挺不是人的。”
  然后又说到可乐,安昕的好哥们,八十八面玲珑的交际花,安昕跟星星说:“可乐对你评价很高,而且他说过,完全想不到你会成为我搭档。”
  星星亲了口安昕耳垂,“你可以告诉他,因为你以色侍我。”
  安昕踹了他一脚,“爬。”
  星星立刻改口:“我也以色侍你。”
  安昕这才点了点头。
  再来说到五月,职业哥这块,安昕不是很熟,但五月在职业哥里挺另类的。
  “他就给人一种特别缺钱的感觉。”安昕说,“我听说只要不是俱乐部明令禁止的商业活动他都接,就是满脸写着‘我是来赚钱’那种感觉的选手,随时随地都让人觉得会就地退役然后来直播赚钱。”
  “嗯。”星星说,“可能是家境一般,需要赚钱补贴家用。”
  “我估计也是。”安昕说,“也挺辛苦的。”
  “是啊。”星星附和。
  最后他们又聊到浅蓝,其实浅蓝就真没什么好聊的,完美ADC,人帅、脾气好、手法无敌,在英雄联盟这一块儿,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
  “如果有机会,谁会不想成为浅蓝呢。”星星感慨。
  安昕觉得自己现在一定非常恋爱脑,但他确实是这么觉得,于是他转过脸去跟星星说:“浅蓝是很好,但是我觉得你更好。”
  星星怔了怔,眼睛微微睁大了。
  “真的。”安昕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感觉这句话对星星好像效果拔群,所以他又补了一句,“又不是非要职业哥才算牛逼,我们星宝最牛了。”
  星星对这句话没评论,笑笑凑过来吻安昕。
  .
  刚坠入爱河的人每次亲吻都是如胶似漆,用通俗点的说法就是亲到拉丝,亲了一会儿之后星星又从背后搂着安昕,顺了顺他的头发,“不闹了,休息吧。”
  “嗯。”安昕小声应着,往星星怀里缩了缩,感觉腰那有个什么东西顶着,“哎,你腰带硌着我了。”
  星星没回话,安昕有点茫然地转头去看,却发现星星瞧着他,表情很古怪。
  “你,好像有点不懂男性生理构造?”星星压低了嗓音问他。
  安昕:“……”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浪完了,明天恢复日三休养一下生息…周末再日万。求不养肥qwq感谢在2021-03-0716:53:22~2021-03-0721:3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摘星辰做你向标、白舘、腊月的秋10瓶;薄荷8瓶;酒尾妖精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2章 新星计划
  安昕把头埋在被子里,整个缩成一个球,缓了差不多半分钟,前所未有的浑身羞到发热的感觉才退散下去。
  这过程中星星没有闹他,反倒一直在边上狂笑不止,笑到浑身发抖。
  安昕抓狂,他怎么可能不懂男性生理构造,还不是刚才整个人神思恍惚,这才闹了这么大个乌龙。
  这阵劲头缓过去以后,星星才又来搂安昕,“这次不闹了,睡觉,乖。”
  “嗯。”安昕应着声,“晚安。”
  星星回了个句晚安,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到床头柜去够手机,对上安昕探询的眼神他解释:“我得把遛狗铃关上,要不早上吵你。”
  安昕迷迷瞪瞪应了声,“好……那明天谁替你遛狗?”
  “现在关心这个好像来不及了吧。”星星笑着说,“我姐去帮我遛。”
  安昕含糊地嗯了一声:“有空我也去帮你遛狗。”
  安昕迷迷糊糊讲话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星星凑过去亲了他脸一口,说,“你跟得上月亮就行。”
  安昕没回应,呼吸很均匀,居然是秒睡了。
  .
  实际上,虽然没有遛狗铃,但第二天两个人都醒得很早。
  因为这次相遇是临时起意,也没有做好长呆的准备,所以今天上午星星就要回京。
  安昕帮着他订了高铁票,心里恹恹地有点离愁别绪飘着,星星过来逗他:“没事儿,下个礼拜我再过来。”
  安昕这才好受了点:“要不我过去吧,还没看见你们家月亮呢。”
  “也行。”星星笑了,“带你去吃烧烤。”
  两个人正说着这些情侣间的小对话,星星的Q突然叮叮叮地响起来。
  .
  第一条Q消息响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搭理,但是它接二连三地响,就不能不管了。
  安昕瞥了星星手机一眼,啧了声:“这就是万人迷的QQ吗?”
  “不能够啊。”星星自己也觉得很离谱,“我都跟老板说过不接陪玩单子了。”
  结果一看,发消息来的居然是星星的运营,刚子。
  刚子说,鲸鱼平台最近在做一个名为“新星proj”的推星计划,鼎竞作为平台排名前三的大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