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扬起嘴角…
  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夜色里“噗通”、“噗通”的,好明显。
  .
  从这次见面的误会开始,他们又往前聊,两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对对方的每一点都好奇。
  “知道你有大学同学我还挺惊讶的。”安昕说,“我以为你是失学儿童呢。”
  “扯。”星星说,“我货真价实大学生好么,还是电竞社社长呢。”
  “真的?”安昕惊讶。
  “假的。”星星乐了,“哪有空当社长啊,一天到晚只想跟你一块玩。”
  安昕小脸一红。
  接着又说和好那天晚上。
  “那天你上线来陪我双排,真是因为月亮闹腾没睡觉吗?”安昕问。
  “怎么可能。”星星笑,“每天我都狂翻你战绩,想着要是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好了,但是又不敢问,怕你烦我,也怕我更……放不下你。”
  继续倒叙,果然星星那句宝贝说的是安昕自己,这个答案又让安昕捧着脸捂着耳朵冷静了好半天。
  还有星星对西南的敏感、之前那条微博树洞、很多次若有若无的暧昧……
  不过星星说,虽然一直对安昕很有好感,但第一次双排不是处心积虑。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大众性向,贸然追求只会给对方带来困扰,所以一向随缘。
  乱七八糟地聊着天,说什么都开心,他们早就从游戏语音转战微信,安昕躺在床上,缩在被子里听着星星的声音,星星声音沾着点儿倦意,看来情况也和自己差不离。
  .
  “好想跟你见面啊。”星星嘟囔了一句,“上次连话都没好好说几句,净别扭了。”
  上一次的见面虎头蛇尾,现在就是感觉好遗憾,虽然也不一定要做什么,因为严格来说两个人只是互通了心意,都还没在一起,但想到能呆在一块,就挺开心。
  安昕说:“那下周我过去找你吧。”
  “好。”星星说。顿了顿他叹了口气,“下周太慢了啊。”
  “下周还慢吗?”安昕失笑,“但我每天都要直播,这周确实没有别的时间了。”
  “好叭。”星星说。
  于是见面定在六天后,两个人还困得半死不活地畅想见面后要做什么,不过毕竟是两个纯情仔,完全没有少儿不宜的内容,无非是脑补着一块吃饭、连坐开黑、遛狗什么的而已。
  另外安昕心里脑补了一点比较有仪式感的,“告白”之类的内容,但没好意思跟星星说。
  .
  拖这场夜话的福安昕做了个巨美好的梦,醒过来之后梦境现实有点傻傻分不清楚,还让他半天不敢睁开眼睛。
  最后安昕鼓起勇气,打开日历看了一眼,六天后的下周末被特意设置了铃声,写着“和星星见面”,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不是在做梦。
  接着昨晚聊天的细节也都冲入脑海,安昕于是裹着被子滚来滚去,又高兴又害羞。
  等到这股劲儿差不多过去了,他才想起联系星星本人,遗憾的是早安发过去,不出意外的石沉大海,看来星星同学还保持着和之前一样昼夜颠倒的作息。
  安昕上号调试,不管心情有多飘,直播大业不能鸽,到三点多快四点星星还是没有消息,一想也太能睡了。
  安昕无语地继续玩客户端,想给星星送个皮肤,结果一点开好友列表,他整个人一愣。
  原本的“等星星”这个号不见了。
  呆在原本单独分组的,是一个陌生的id。
  这个id叫:日落时你见我。
  星星偷偷改情侣名了?安昕想到这儿就有点想笑,在这方面星星总是有很多暗戳戳的,可爱的小心思,直播间观众看到肯定得炸锅。
  这时候,一觉睡过头的星星同志总算发来了消息。
  -星星:早安。
  -安昕:……下午好少年。
  -星星:[讨厌.jpg]
  -安昕:快点起床直播。
  -星星:不急,你看见我新改的id了没?
  安昕看那个ID的时候还好,星星一说他心跳就快了快。
  -安昕:看见了。
  -星星:喜欢吗,这id。
  -安昕:喜欢,挺文艺的。
  -星星:日落时你见我,多好。日落的时候见面肯定很浪漫。
  -星星:还跟你是一对。
  安昕咬着嘴唇,回了星星一个[嗯.jpg]的表情包。
  -星星:我好想见你啊,上次根本没看够。
  星星今天说话接着昨天晚上,胆子格外大,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脑子不清醒。
  他这种气质感染了安昕,安昕干脆也就跟着他说。
  -安昕:我也想见你。
  -星星:真的?
  -安昕:真的。
  过了半分钟,星星的新消息才弹出来。看见消息的一瞬间,安昕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心跳都不匀了。
  -星星:下楼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更很短小!但是今天已经更一万字了,所以请多包涵!
  感谢在2021-03-0510:25:33~2021-03-0611:51: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来回左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炽82瓶;酒尾妖精14瓶;来回左岸10瓶;。9瓶;soft他爹7瓶;kokolollipop3瓶;海珊2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9章 双人直播(一更)
  安昕被星星这条消息惊得脑子整个乱了。
  星星的意思很明显,但他不敢相信。
  北京到上海,再怎么也是三个小时的路程,就这么……说来就来了?
  安昕心里又是雀跃又是忐忑,想到星星在楼下他欢喜又紧张,又怕星星其实没在楼下,他是会错了意。
  他一个箭步滑到窗边,屏住了呼吸往外看。
  一眼瞧见道边的榕树下,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安昕腿差点软了,又惊又喜,飞快缩回窗里,深呼吸了好几轮。
  他匆匆对着镜子梳了下头发,从衣架上胡乱抓了件自己觉得比较好看的衬衫,边穿边冲下楼。
  坐电梯的时间仿佛无比漫长,但电梯门开的时候又仿佛只是一瞬之间。
  安昕走到楼门口时,紧张情绪一下冲到了顶峰,心都快要跳出来,但这一次的紧张里,带着迫切和期待。
  他走出楼门,星星像是听到他动静,转头看过来。
  .
  榕树下星星的身形清瘦挺拔,穿着件米白色的卫衣,有种高中生般朝气蓬勃的干净。
  日光透过树影,斜打在他身上,像童话般梦幻。
  安昕走出去那几步,都像是在云上,目光被钉在星星身上没法挪开,星星冲安昕笑了笑然后走过来,下午四点的阳光将他影子拉得很长。
  两个人在路边的小拐弯处停下,这里有一排扶手栏杆,小区的居民很多在这儿停脚聊天。
  星星比安昕高一些,安昕身高差不多刚好到他眉毛,所以他看安昕时,角度是略微俯视。
  春风拨动星星的头发,也送来花圃里玫瑰醉人的暗香,星星的人在阳光下被镀了一层浅金色的边,就像此刻他眼里的笑意一样温柔动人。
  怪不得说春天是恋爱的季节,坠入爱河的心情莫过于此。
  .
  安昕在走向星星的那几步路上非常努力地筹划了下自己的台词,实际上昨天晚上他抱着被子也激动地想了一堆要和星星说的话。
  但是当在星星面前站定,星星冲着他笑时,安昕就瞬间变成了个害羞的小哑巴。
  直到星星伸手在他眼睛前面晃了一晃,安昕才磕磕巴巴说出一句“你怎么来了?”
  “闲的没事。”星星说,“想……找你玩。”
  这句磕磕绊绊的“想找你玩”,让安昕心里跟被羽毛拂过似的一轻。
  原来星星也有在害羞,他并不是像一直表现出来的那样老成持重。
  他也是个……菜鸟。
  .
  两个新手的第一次约会外加第二次见面,双方都害羞而且不知所措,商量去哪里都不知道商量多久。
  最后还是安昕灵光一现,想出了拯救社恐现场的办法。
  “我们开直播吧。”安昕说。
  星星先是露出“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但思索了一下之后他说:“行。”
  开户外直播,就有观众一起互动,熟悉的场景和氛围会让他们两个都更自在一点。
  而且在观众面前,他们不需要公开关系的变化,却可以暗戳戳做一些暧昧的小互动,因为他的粉丝本来就爱看这些。
  于是安昕上楼去拿了个领夹麦,把直播间调到户外频道,标题改成“今天和星星面基”,然后开了直播。
  这时候距离安昕固定的开播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老粉丝都等急了,一开直播,他们就冲进来。
  -【可算来了等死妈妈了呜呜呜】
  -【嗯?怎么是户外直播?】
  -【和星星面基???】
  “嗯。”安昕笑了笑,“上次参加活动的时候,星星请我吃饭了,所以这次他过来,我回请他。”
  -【呜呜呜呜礼尚往来都这么甜】
  -【快让星星出镜!】
  -【那主播今天还打游戏吗?】
  安昕跟星星眼神交流了一下,回答:“打,等一下我们去网吧连坐。现在先找个地方带他吃饭。”
  安昕搜了一个附近的无烟网咖,刚好那个网咖离安昕家要穿过一条网红街,是挺合适的直播路线,两个人一路沿着走过去。
  .
  弄堂里春意盎然,窄窄的小道两边,老房子的砖墙很有历史感,走在其中就有一种烟雨蒙蒙的气息。
  这条弄堂改造成了满是商铺的网红街,但因为宣传力度不够,客流量并不大,道路两旁是各色商铺,还时不时有一些街拍的小网红。
  “我是第一次来这边。”安昕跟星星说,也是跟粉丝说,“咱们就到处逛逛吧。”
  “嗯。”星星说,“有什么想吃的,我买给你们吃。”
  弹幕于是一片嗷嗷嗷,安昕不由得为星星的营业意识竖起拇指。
  他们先去一家卖冰棍的店买了冰棍,口味是直播间粉丝定的,芝士草莓味。
  小猫爪图案的冰棍拿在手里很可爱,安昕接过来,星星说:“我给你拍张照吧。”
  “啊?”安昕下意识要拒绝,“拍照就不用了吧,就一根冰棍。”
  “到时候发社区里给他们看。”星星说。
  社区是每个主播个人主页下面的讨论区,是主播真爱粉聚集地。
  星星这么说,安昕瞬间没得反驳了,乖乖凑到镜头前面。
  安昕手机在直播,所以星星拿出自己手机来拍照。
  他避开了安昕的摄像头划开锁屏,这个动作让安昕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他,一眼就瞧见,星星的手机锁屏是自己以前参加平台年终庆典的照片。
  !
  安昕脸一下子烧起来,他赶紧状似无意地搓了自己脸颊一把:“好热啊。”
  以防万一有人看到他脸色不对,这样就可以完美地解释。
  “嗯?热吗?”星星愣了一下,“今天不是才8度?”
  安昕:“……”
  两个人凑到手机面前,开着自拍模式拍了张合照,星星说:“我先发到我社区去,到时候下播了,让昕昕传到他那。”
  之后他们又在一路看见的店里如法炮制买了吃的,最后安昕看到一家卖糖果的店,里面卖各种水果味的、造型很可爱的装在玻璃瓶里的硬糖,他去买了一百瓶,跟商家约定好发闪送到他家,在直播间搞了一个抽奖送糖活动。
  .
  一路走下来半个多小时,直播间观众纷纷表示吃饱了,安昕本来还挺惊讶,现在的干饭人都喜欢云吃饭吗?
  直到星星给他做了个“狗粮”的口型,安昕才恍然大悟,耳朵一下红了,赶紧借口要去洗手间,躲出镜头两分钟。
  星星端着镜头照着头顶丝丝白云的天,一直看着旁边满脸通红的安昕笑。
  走出弄堂,就看到了那家网咖,现在无烟网咖的价格普遍比普通网吧贵一些,不办会员的话,十几块钱一个小时是起步价,安昕如果要直播,肯定得跟星星去黑房,也就是包间,这样环境安静一些。
  “好贵。”安昕小声跟弹幕倾诉,“肉痛诶。”
  -【十几一个小时,主播不如去电竞酒店吧,三百块一个晚上两台机子还有床。】-【电竞酒店+1】
  -【去开房+1】
  -【资磁资磁】
  安昕:“……”
  安昕气鼓鼓地把这些表面给主播省钱,其实想卖了主播的粉丝一人禁言5分钟。
  .
  开好卡之后去黑房,因为进了店之后,安昕一直都声音很小,所以四面八方忙碌上网的顾客们并没注意到他们,最多就是有人瞥见刚进门这两个男生都长得很好看,多看了几眼。
  安昕关了直播,这样一会儿直接在电脑上重开,然后开机,上号。
  等待登号的时候他真的内急,跟星星说,“我去个厕所。”
  安昕和星星都几乎不去网吧,所以他们俩都没有意识到,那条响彻网吧的“欢迎66号机的顾客,是来自峡谷之巅大区,最强王者分段的大神”段位播报意味着什么。
  .
  安昕洗完手回来,走到自己的黑房门口,吓了一跳,门外乌泱泱站着十几号人,让他以为自己走错了。
  但是退后看了眼,就是这间没错,那这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