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秋叶打野,大宝打中单。
  进入游戏时,安昕就发现,星星上的号还有他自己上的这个号,段位都是钻石一,并且有峡谷之巅的标志,看来是星星峡谷之巅的大小号。
  两个钻石一的号拉分,排到的人肯定都不弱,而自己家其他三个人看起来都玩得很普通,这么一想,就可以理解星星为什么说带不动了。
  对面的平均水平是钻二钻三,和安昕对位的上单是钻石三,这让他松了口气。
  安昕虽然在峡谷之巅只玩辅助,但其他位置他不是不会玩(除了打野),其他区钻三的话,以安昕的水平,混一混还是没问题的。
  他本来还想着需不需要时刻关注下路动向,必要时候传送过去帮星星建立优势,很快就发现不需要了。
  因为这个叫小鱼的女生,几乎全程播报着星星的动态。
  “啊!星遥这个e拉的好帅呀!”
  “星遥,来人了,你快走,我给你断后!”
  “哎,星遥加油!”
  星星确实也打得不错,虽然小鱼的水平不如对面辅助,但星星要她给自己套盾之后,上去一打二,算是打出了优势。
  .
  虽然小鱼对星星这么热情,让安昕心里有点吃味,但这个时候他感觉还好。
  毕竟星星是峡谷代中代,他都见过路人给星星让位置还啾咪了,一个朋友狂夸星星玩得好,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就让安昕感到匪夷所思。
  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实存在,秋叶和大宝的中野果不其然被打崩了,下路虽然星星5个人头,但小鱼也死了5次,安昕1-0小优,15分钟时,安昕这边总人头落后12个,是比较大的劣势。
  劣势的时候需要发育,现在他们想赢,基本上只能靠着安昕玩的石头人顶在前面,星星玩的霞在后面输出,再加上小鱼玩的璐璐保护星星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昕和星星的发育同样重要。
  因为星星要是发育不好,安昕挨揍时,就没人能打输出,而安昕要是发育不好,没有办法在前排顶住,星星就没输出空间。
  安昕看见上路有一波兵线,走过去吃。
  但是他刚走到一半,突然小鱼疯狂地点安昕,让他不要往前走了,然后在语音里说,“石头人,你把兵让给大宝,让他发育呀。”
  安昕一愣,大宝现在0-6,他2-0,轮即时战力,肯定是安昕的补强更有用。
  安昕想应该是小姑娘游戏理解不太好,他打字:我也得发育啊。
  星星也说:“让石头人发育,要不一会没人抗伤害。”
  为了让小姑娘对安昕有点信心,他特意又说:“安安玩得挺好的,给他点信心。”
  小鱼这才没再说什么,然后打团的时候,秋叶和大宝果然零作用就挂了,剩安昕、星星和小鱼三打五。
  安昕作为坦克顶在前头,虽然一身肉装但还是很快没血了,星星输出位置找的很好,基本还是满血。
  但安昕很快发现,虽然小鱼玩的璐璐有个技能是护盾,但她的盾从来只给在满血的星星身上,一个也没给自己。
  眼看团战到尾声,安昕空血,对面也空血,小鱼稍微保护一下安昕,他们就有3打5的可能。
  “小鱼,给石头人套盾!”秋叶焦急地喊。
  但小鱼就像听不见一样,盾和大招全都套在满血的星星身上。
  安昕只剩一个血皮,护甲魔抗再高也顶不住一顿乱棍,含恨阵亡。
  好在星星身上套满buff,把对面团灭了。
  “小鱼,你刚可以保一下石头人的。”星星说。
  “对不起,我玩的不好,我怕把盾给他,你被对面秒了。”小鱼说。
  安昕虽然被放生了有点不爽,但勉强能接受,因为璐璐就是一个保ADC的英雄。
  小鱼在自己玩得不太好而且知道星星是大腿的情况下,所有技能都给星星,不看自己一眼,是可以理解的选择。
  .
  结果第二盘,小鱼又选了璐璐,这时星星说:“我想玩盘上单。”
  “啊?”小鱼有点犹豫,“你玩上单,我们不好赢吧?”
  “没事,我上单一样能C。”星星说,“你问安安,他知道。”
  安昕当然知道,他排到星星的第一盘,星星就玩的上单,在峡谷钻一局超神了。
  很遗憾,小鱼并没有问他,小鱼说:“你能C就好呀,加油。”
  这盘安昕选英雄之前,星星私聊问他想玩哪路,安昕看秋叶和大宝又预选了中野,就说,我玩下路呗。
  星星说,你确定要跟小鱼一路吗?可以让秋叶去的。
  安昕还没当回事,说,没关系,我又不记恨她,刚那盘不给石头人盾很正常,石头人不配有辅助qwq星星发了个省略号,然后说,你真是迟钝的可爱。
  安昕发了一堆问号,试图让星星解释这话什么意思,星星开始装死。
  安昕苦于自己现在不开麦,偷偷把这笔账记下了,一会儿打完跟星星一起算。
  .
  结果游戏打起来,安昕才知道星星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
  明明星星已经说过两次安安玩的不错,对线期小鱼的技能还是都套给了她自己,打团更是全给玩上单的星星,偶尔给秋叶和大宝,20分钟安昕还没感受过有璐璐大招的感觉。
  在某一波自己被对面劫秒了,而小鱼的大招给在星星身上之后,安昕实在受不了了。
  他点了两下小鱼:给我个盾啊。
  “安安,不是我不想给你盾。”小鱼说,“但是你现在的装备不好,没输出,我把盾给星遥打保护,他能五杀。”
  安昕鼻子差点气歪了。
  他为什么装备不好?因为线上没打过啊!为什么线上没打过?因为他上去打人的时候小鱼不给他盾,他白白挨揍啊!
  安昕虽然主辅助,但偶尔补位到adc也能打,也就是在峡谷王者局是能混的。
  结果现在在钻石局被打成负战绩,还被辅助阴阳说菜,他简直气完了。
  好在虽然他不能开麦,星星的神之庇护依然在。
  “你对线期给他盾的话,他不会是这个装备。”星星说,“我刚才说了好多次,他是王者,对线对成这样子你想想是谁的问题。”
  “对不起。”小鱼语气一下委屈起来,“我不是故意不给他盾的,但是我跟不上他的节奏,我想给他盾的时候,他血都已经换完了,对不起安安小姐姐,是我菜了。”
  如果说刚才安昕还没查觉的话,现在小鱼的茶味已经溢出屏幕。
  而且,她管自己叫“小姐姐”?
  安昕好像终于知道了她找自己茬的原因,并且他震惊了。
  安昕确实听说过有的女孩子不能跟其他女孩玩游戏,但他一直以为这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真有这样的,把他当做女孩就一直内涵他菜,宁可让0-6的男生吃兵都不让2-0的女生吃兵。
  但安昕不得不叹服,小鱼这茶的有一手,她一边偷偷恶心你,一边被说出来就承认是自己菜。
  一个笨笨的、可是愿意承认自己操作不好的女孩子能有什么错呢?尤其他们又是朋友,肯定不能撕破脸。
  如果这帮开黑队友糊涂一点,那个被她阴阳的女生生气了,还会被当成是不大度。
  好在星星不是个糊涂人。
  “你既然这么菜,跟不上我们节奏,那就别一块玩了。”星星说。
  安昕震惊的嘴巴都张成“O”型,小鱼明显吓着了,赶忙说:“星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我了。”
  接着她又跟安昕说:“小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给你盾,真的是太笨了跟不上你。而且你可以跟我讲讲想要我干什么的,咱们都是女孩子,你不要因为我菜就嫌弃我,帮帮我我就跟得上你了嘛。”
  茶香缭绕,安昕为之叹服。
  小鱼表面上意思是女孩子要互相友爱,其实是暗示“安安”嫌弃她菜,不好好和她搭档下路,要是安安真是一个女孩子的话,肯定就会开始跟她争自己到底有没有嫌弃她啊什么的,最后绕个两败俱伤。
  安昕叹了口气,开麦:“我是男的。”
  小鱼:“……”
  .
  气氛一下就变得非常之尴尬,小鱼这一手茶艺算是泼了自己一身。
  一直沉默寡言的大宝叹了口气:“小鱼,以前跟你玩的时候你说怕两个妹妹连跪,从来不让我们叫第二个女孩子,所以我们一直不知道,你跟女孩玩的时候是这样的。”
  秋叶说:“这把打完你自己退吧。”
  游戏结束,星星把小鱼踢出房间,秋叶跟安昕说了声“抱歉”,安昕回复没事,秋叶一会儿又叫了个人来,这次还是个女生,叫花花。
  花花比小鱼正常很多,玩上单,白金水平,比大宝和秋叶还强点,后面就安昕和星星一直包下,花花给他俩加油助威。
  他们一直玩到凌晨才下机,下机之后星星的语音就打了过来。
  .
  他们先聊了会今天打游戏的经历,星星说“我跟小鱼也不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以后肯定不跟她一块玩了。”
  然后他又说:“你ad玩的真不错。”
  安昕笑着说,“耳濡目染的,自然就进步了。”
  “可以。”星星说着,非常自然地换了话题:“对了,游戏开始之前,你是不是问我那天在火车站的女生是不是我姐?”
  “嗯,对。”安昕也自然而然地接话,“我……”
  说了一个字,他啪地住了口。
  .
  卧槽!
  安昕终于反应过来,那天在火车站他说自己直接被平台的车接走了,也就是说,他那天应该是“没见到星星”的。
  他把这茬忘了!
  安昕一把捂住嘴,这就等于暴露了他其实偷偷见过星星还不承认的事情,而且星星显然是发现了才会这样问他,星星在诈他!
  这不就等于是他说谎了,不知道星星会怎样想他……
  就在安昕心慌意乱时,星星的声音又响起来、
  这次他语速变慢了点,带着点笑,听起来竟格外温柔:“所以说,你在火车站看到我,但是不来见我,而且这么多天来,你都在好奇那个和我站一起的女孩子是谁,却不敢问我。”
  安昕没敢说话。
  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你这是,在吃醋吗?”星星轻声问。
  .
  安昕舌头瞬间打结,耳朵跟脸红成一片,心跳急得像春夜的鼓点。
  他没胆量承认,可是也无法否认。
  半天没等到答案,星星没有着急,反而低低笑起来。
  他的声音笃定而缱绻,穿越夜色,温柔拂过安昕的耳廓。
  “你在为我吃醋。”星星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400:44:41~2021-03-0510:2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忆灬青竹、素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司缓缓50瓶;来回左岸10瓶;阿兔的小老婆、辽言5瓶;千江雪2瓶;嗨呀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8章 夜话(四更)
  安昕的脸现在烧得就像一团火,哪怕明知道没有第二个人会看见,他还是不得不低下头去捂着脸。
  “嗯。”他声音很小地应着,甚至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发出声音。
  但星星竟然听到了,他也同样“嗯”了一声。
  安昕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被心动的感觉装满了。
  但如果不说点什么的话,他觉得自己甚至可能紧张地昏过去。
  所以他小声地问:“你在‘嗯’什么?”
  “我嗯的意思是,我也在吃醋。”星星说。
  .
  安昕干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脸贴着桌面,这样冰凉凉的才能让自己心跳稍微不要那么快。
  现在听到的感觉已经不是自己该听到的东西了,反倒是这样,安昕干脆放开了不少,尽可能地跟星星聊。
  “你……也在吃醋?”安昕问。
  “嗯。”星星第二次说的时候语气自然了很多,“你可以吃醋,我不能吃醋吗?”
  话题就这么磕磕绊绊,却又甜甜蜜蜜地进行了下去。
  安昕才知道,原来那天星星是怕自己见到了安昕没话说,才让他姐跟着一起,想着万一自己说不出话了,他姐能活跃一下气氛。
  “本来见了面我就会把我姐介绍给你的。”星星说,“谁想到你直接跑了。”
  “换你你不跑吗?”安昕气鼓鼓道。
  “……”星星沉默了一会儿,“确实,我好像个傻叉。”
  又说到星星那天晚上态度突然变化,原来是因为看到他在和苏琪发消息。
  安昕说苏琪是自己的发小,因为当时在和她聊跟星星有关的话题,感觉心虚,这才避开了星星。
  “你居然把她当成我的……女朋友?”安昕难以置信,“我就发了个微信而已。”
  “但是你都不敢让我看。”星星委屈,“而且你都把我姐当成我女朋友了,我怎么不能把你朋友当成女朋友?”
  .
  总结陈词环节,星星表示:“你但凡问我一句那是谁,我都告诉你了。但你就是不问。”
  安昕小声嘟囔:“那但凡你多问几句,你也知道了。你不也一样没问吗。”
  “是啊。”星星笑着,声音放轻了,“好在现在问了,现在还来得及。”
  安昕闭了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