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会不好意思地转开眼睛,所以干脆抬头望天。
  “差点忘了,我给你带了个小礼物。”星星说着,递了一个小袋子给安昕。
  安昕打开一看,袋子里是一只巴掌大的玩具小兔子。
  棕褐色的垂耳兔,毛绒绒的,脑袋和小肚皮都圆滚滚,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猛男看了都要融化。
  安昕愣了半天:“这个礼物也太……可爱了吧。”
  “嗯。”星星说,“我也觉得是。”
  安昕揉了两把兔头,不经意和星星对上视线,他眼睛好亮,让人产生一种这个“可爱”是在形容自己的感觉。
  安昕触电一般,赶忙低下眼。
  .
  夜幕笼罩着几丝流云,3月的北方还是春寒料峭,一阵夜风吹过,安昕只穿短袖,下意识搓了把手臂。
  “冷不冷?”星星问,“你就穿了个短袖。”
  “还好。”安昕说。
  让安昕惊讶的是,星星竟然直接把外套脱了,递给安昕:“你穿吧。”
  “我……”安昕一下愣了。
  这场面让他想起上中学时常有男生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外套穿,这样的想法让他耳根又一阵热。
  “你呢?你不冷吗?”安昕问。
  “我这件是加绒的。你赶紧穿上,瞧你耳朵都冻红了。”星星笑着扯了扯自己卫衣的袖子。
  穿黑色的时候他看起来很酷,现在身上这件浅紫色,看起来则温柔极了。
  安昕耳朵红当然不是因为冷,却被星星说的一阵心虚,他赶紧接过星星手里的外套。
  外套摸起来是冷硬的工装质感,里头却是一层薄绒,暖暖的,带着星星的体温。
  .
  星星的个子比安昕高,肩也比他宽,所以安昕整个儿用外套把自己裹起来,顺便把小兔子也揣在怀里,从拉链那露出小小一个兔头。
  星星乐此不疲地跟他讲话,大概因为心里坦荡,星星和在直播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分别。
  他一会儿夸安昕可爱,一会儿又说安昕太瘦了,找安昕喝酒,又不让他多喝,总之就是话又密又招人喜欢。
  安昕看着他跟动画特效似的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眼睛不自觉地追着他走。
  听他夸自己,心里像被蜜浸着,可想到那天的女孩,又有点酸酸的。
  .
  这时候服务员端了麻辣小龙虾上桌,每个桌子一大盆,大伙都差不多吃饱了,所以安昕这张桌子上虽然就他和星星两个人,却也没别人过来抢虾。
  “你吃小龙虾吗?”星星问,然后自己回答,“吃点吧,你那么瘦。”
  “行。”安昕把盆拨拉过来,伸手要拿。
  “我给你剥就行,你不用动。”星星说,“多麻烦啊。”
  安昕脖颈和耳朵又泛起隐隐热意,他赶忙喝了口酒掩饰:“没事,我自己来也行。”
  星星看他一眼,笑了笑:“听话。”
  .
  于是安昕只能乖乖坐着,看着星星戴上塑料手套,给他剥虾。
  好在星星这会专注看虾没看他,要不肯定会好奇,为什么穿了件外套,安昕反倒脸冻得更红了。
  星星动作很熟稔,关键是他手好看,所以他一节一节捏开虾壳的时候,视觉效果竟然相当艺术。
  星星剥一个虾就放到安昕盘子里,每剥大概三个自己吃一个。
  安昕其实吃不了那么快,但努力地配合他速度吃,因为他怕自己吃不完了,星星就不给他剥了。
  其实这家店的小龙虾并没多好,但吃起来就是比之前吃过的所有店都好吃。
  ——就像是年三十那天,星星吃外卖的时候,他笑得那么甜,甜得像是天底下没有比那份18块钱的外卖更好吃的饺子。
  这样的念头骤然划过安昕脑海,让他心里一震。
  .
  安昕原本打算将那个女孩的事情一直埋在心底的,从小到大遇到什么事情他都更愿意选择逃避。
  可今晚的星星对他真的太好太温柔,温柔到让他会有错觉,也有了勇气。
  所以星星把下一个虾放过来时,安昕清了清嗓子,“话说,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是周五晚上11点更新,是周五晚上不是今天晚上哦。今天的提前更啦。
  感情发展的部分对我来说很难写,在努力啦~我会尽量多写点的!
  感谢在2021-03-0311:08:09~2021-03-0400:44: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兔的小老婆2个;素湫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尽沉泽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6章 哥哥救你(二合一)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前面闹一小下,后面马上和好啦。
  “你问。”星星偏头看了安昕一眼,扬了下嘴角,斑驳的光影赋予明暗面,让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看来越发好看。
  那天的女孩是
  安昕的问题刚要出口,星星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
  “我能接个电话吗?”星星看了手机一眼,又看安昕,“还是你先问?”
  他没有转成静音,意思就是他不想忽略这个电话,所以安昕说:“你接。”
  星星冲他笑了笑,然后接了电话。
  “怎么啦?”星星问。
  没有称呼,态度随意而亲热,很显然,电话那头的人和他很熟悉。
  接着星星站起身,示意安昕自己要去旁边听电话,安昕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去没人的地方接电话一是不打扰旁人,二是不被旁人打扰,安昕唯一听到就是电话里,年轻又动听的女声笑着喊星星“小遥”。
  旖旎夜色,顷刻索然无味。
  .
  星星刚起身,安昕手机也开始震,他看了一眼,发现是苏琪。
  -suki:今天怎么样?还好吗?
  -安昕:他来找我了。
  -suki:???
  -安昕:他直接跑来吃饭的地方找我了。还送了我一个玩具小兔子。
  -suki:!
  -安昕:但是现在有女孩子给他打电话,他又接电话去了。
  -suki:…
  -suki:这小孩真复杂。
  -suki:对你是真好,对别人也是真好,往好处说是喜欢你把别人当闺蜜,往不好处说没准是个中央空调。
  -suki:主要是我没接触过他,没办法判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安昕:那你觉得,我还要不要问问他那个女孩是谁?
  -suki:你这么在意就问。
  -suki:不过以你的性格,硬要你问也很难,你看情况吧,如果觉得相处的感觉还舒服,就问。如果你感觉不自在了,就不问,再等机会。
  这是最符合安昕性格的选项,他回了个“1”,正想再让苏琪详细讲讲“中央空调”一说从何而来,突然瞥见星星已经挂掉电话,走了过来。
  安昕赶忙把跟苏琪的聊天退了,按下锁屏,抬头冲星星一笑。
  .
  顾星遥的住处离安昕吃饭的这个地方其实很远,横跨了整个北京城。
  加上这边是郊区,现在天又晚,他说要直接来找安昕时,他姐担心他安全,要求他到了发条消息。
  星星答应了,但是一见到安昕,就把这些事忘在了脑后,他姐发了几条微信他没回,又等了一会儿还没信,这才着急了,给星星打个电话来确定下他是否平安。
  “错了,姐。”星星立刻道歉,“我就是看见他太高兴了。”
  “哼哼。”顾星瑶从鼻子里笑了两声,“你没事就好,不耽误你时间,接着陪你家小可爱去吧。”
  “好嘞。”星星笑眯眯挂了电话,心情很好地往安昕那桌走。
  那张桌上就坐了安昕一个人,所以星星一眼就看到,他在聊微信,而且神情很专注。
  “跟谁聊天呢?”星星自然地问了句,到这时候他都没有多想。
  令他惊讶的是,安昕第一反应竟然是退出了那个聊天界面,接着才抬头冲着他笑道:“朋友。”
  星星无意多看,但不经意间已经瞥见,那是个粉色头像。
  安昕这副遮遮掩掩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刚刚坠入爱河,却又不好意思声张的青涩男孩。
  星星本来不是小心眼的人,唯独在安昕面前例外。
  他心情一瞬间暗了下去。
  .
  安昕慌张地关了和苏琪的聊天,是因为他们在讨论星星,如果被事主看到,怎么都不太好。
  而很快他就察觉到,这个电话回来,星星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他依旧是温柔的冲着安昕笑,但坐下来之后却没再说话,刚刚那种体贴和热情荡然无存,两个人好像一下子就远了。
  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吗?
  安昕觉得自己应该再给苏琪颁一个钻石乌鸦嘴奖。
  .
  和刚刚两人之间的气氛相比,现在星星和安昕就像是桌子上的冷饭。那一点微妙的差别让什么都不对味了。
  他们心里各自介意着对方的联系人,思索自己是否一直会错了意,甚至偶尔飘过对方是不是在渣自己的糟糕想象。
  “你刚才要问我什么?”星星笑了笑,主动挑起话题。
  “我想问,从这儿去机场远吗?”感觉到星星的疏远,安昕当然没办法再问刚刚那个问题。
  “不远。”星星说,“你要过去吗?”
  “嗯。”安昕说,“我等下的航班。”
  如果没有发生刚刚的事,星星会开玩笑地问安昕“你要问我的问题就这?”,而知道安昕要回上海,他第一反应还是挽留安昕,因为现在太晚了,他看他也没看够。
  但转念一想,安昕多半是急着回去见别人,那他……还是算了。
  “好。”星星笑了笑,“我等下送你过去?”
  “不用了。”安昕婉拒,“我自己过去就行。”
  “好。”星星说,“那我帮你叫车吧。”
  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安昕说:“好。”
  暧昧原本就会让人比平时更多疑。
  更不要说这份暧昧本就边缘,这使得他们连开口试探,都比普通的男女关系更难。
  实际上,虽然安昕心想以后和星星还是和之前一样相处,但不对劲就是不对劲了,他感觉得出来。
  回到上海后,他情绪总有一阵阵低落,而且总觉得星星那边,似乎也不像以前这么自然。
  他们还像往常那样直播,互动,但弹幕说他俩的明显少了,更多在问技术问题。
  那种亲热感没有了,连观众都看得出来。
  往常两个人下播之后,还会多聊一会,说什么都有趣。
  可回上海的第一天晚上,下播之后,两个人闷了五分钟没话说,最后星星说“那我先休息了,明天早起要遛狗”,安昕说“好”。
  就这么,整整两天他们没有下播之后的任何交流。
  两个人都想着各退一步,退回原地就好。
  却又因为敏感,因为自尊,因为心怀失落,都不经意间迈大了步子。
  第三天,下播之后安昕决定单排,因为就算不排位,他也睡不着。
  这几天每天晚上,他都会反复琢磨和星星那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但偏偏这不是能和任何人聊的东西。
  安昕先赢了两盘,然后运气再次掉进深渊,开始连跪。
  一页红,四连跪,数字看起来不算太大,但实际上一下输到了凌晨三点。
  更头疼的是这几盘,安昕的ADC都不太行,下路双人路一损俱损,ADC不行辅助也得被带着崩,他几盘都打得巨不爽。
  尤其是第四盘,AD菜还被包,12分钟他已经死了6次,关键AD还喷安昕,怪他选软辅,安昕也激情回喷,好像这几天的怨气都发泄在这一盘里。
  这盘退出来,安昕写了300字小作文举报AD,心想下把这AD一定要在自己对面,他要把这人杀崩一雪前耻。
  但其实安昕心里知道,自己现在排到的都是笨蛋队友,再加上他心态这么炸,不来个十连跪估计是止不住的。
  要是星星在就好了,如果有星星不可能打成这样。但安昕也知道星星不会在的,他们彼此都没说,却能感觉到那一份浅浅的疏远。
  所以还是只能接着打,要输个稀巴烂那就输吧。
  安昕点下开始游戏前一秒,客户端传来清脆的一声,邀请组队的音效。
  抬眼看右上角,组队邀请的ID栏明晃晃写着“等星星”。
  安昕一愣,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星星不是睡觉了吗?
  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甚至没给他激动的时间。
  “叮”的一声,一条新消息。
  安昕点开。
  -等星星:哥哥来救你了。
  .
  哥哥来救你了。
  这句话一瞬间把安昕拉回到了他们初见的那个场景,这是整整三个月来,他一切美好记忆的开端。
  安昕按下确定键,加入队伍。
  .
  听到星星连进语音的提示时,安昕后知后觉地有点懵。
  因为这是在认识到自己对星星的感情以来,安昕第一次在没有粉丝、没有弹幕的情况下跟星星独处,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可总不能像直播时那样强行营业。
  反倒是星星先开口:“怎么又连跪上了,你这战绩有点惨啊。”
  这个切入点让安昕自然了点,安昕叹气:“没办法,今晚运气比较差。”
  “之前有人跟我说过‘连败不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