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只毛绒小兔子的商品图,棕褐色的兔兔,个头不大,头和肚子都圆圆的,看起来很好rua。
  “明天再约他一次啊!”顾星瑶推了星星肩膀一下,“你是不是傻!”
  “哦,对。”星星眼睛亮起来,“我问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
  “追人都不会追。”顾星瑶啧了一阵,“出去别说你是我弟弟。”
  星星傻笑:“姐,你有空多教我几招。”
  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安昕和苏琪下车,他只背了个包,顺手帮苏琪拖着行李箱。
  两个人订了同个酒店,在隔壁的房间。
  “明天需要我陪你去活动吗?”苏琪一直看着安昕的表情,不无担心地问道。
  “你把我想得也太脆弱了。”安昕笑着摆了摆手,“放心,我睡一觉就好了,你找你家博士去就行。”
  博士就是和苏琪同个项目,擦出火花的男人,他的学校在北京。
  苏琪这次热心过来,也是顺道想去看博士。
  “真的吗?”苏琪问。
  “真的。”安昕说。
  有时候朋友不开心了,会更想自己呆着,因为即便最好的朋友,也有不想让对方看到的失态,尤其是感情。
  苏琪很明白这一点,于是她点头答应,还跟安昕说,有什么事情汇报。
  “能有什么事儿啊。”安昕笑着说,“星星又不去。再说,就算他去了,我们也是好兄弟啊。”
  .
  半小时后。
  安昕仰着头靠在浴缸的按摩枕上,除了头以外,全身都泡在覆盖着绵密白色泡沫的热水里。
  热水的温度略高,会把人烫得皮肤发红。
  但这种程度刚好可以洗去疲惫,甚至连消极的思绪都抹掉。
  他只想放松一点,现在的自己不大对劲,对星星的态度不对劲,吃醋什么的也许只是对朋友的占有欲,或者有一点不是,摇摆不定,他得尽快把自己的思绪收回来。
  手机突然响起悦耳的铃声,铃音和其他人不一样,是安昕唯一的特别关注,星星。
  安昕条件反射地起身,探手,把腰伸长了够到放在远处置物架上的手机,这个动作还抻了他一下。
  星星说“好不容易来一趟,见不到太遗憾了,要不明天晚上你做完活动,咱们一起吃个饭?”
  安昕站在浴缸里愣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看情况吧,我时间安排真挺紧的,估计机会不大”。
  以后可以见星星,但不是现在,现在,他还没有收拾好面对这个有亲密女伴的星星的心情。
  屏幕泛着微微带蓝的荧光,隐约反射出头顶暖灯的形状。
  安昕刚刚拿手机时只来得及把满手泡沫简单在浴缸边上揩了揩,现在手机屏幕上还沾着水渍和细碎的泡泡,身上的水珠被空气带走,整个人现在冷飕飕的。
  和刚才轻松惬意的泡泡浴相比,气氛完全不同。
  意识到这些,安昕突然有些想笑。
  什么“思绪还收的回来”,什么“摇摆不定”,都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要真还收得回来,他又怎么会因为星星一条消息,就弄得这样狼狈。
  不过说到底星星也没干什么,一觉睡起来,安昕心里虽然怅然,但无大碍。
  他今天要参加活动,这是一场春游主题的室外直播,三月天气转暖,他就大着胆子穿了短袖T恤,牛仔裤。
  开窗试了下不冷,就愉快地背包出门。
  到了地方,看到好些主播,包括专门做户外的、和安昕一样在游戏区的、音乐舞蹈区的,还有其他一些各显神通的分区。
  安昕既然是公会推荐来的,当然尽到交流小使者的任务,到处寒暄。
  比如他看到有一个人带着空竹来的,说是民俗区主播,然后那人操纵空竹在天上抖了一个“S”。
  这让安昕看得心驰神往,觉得自己也该学学,这样以后有人招他了,就抖空竹给他看,左手S,右手B。
  .
  今天的活动分三项,上午爬山,到了之后,在山顶的度假山庄稍事休息,下午是才艺展示,晚上晚饭,整个过程平台全程直播,各个主播也可以自己播自己的。
  户外直播这部分,安昕不是很擅长,拿了个类似自拍杆的东西,镜头对着自己播。
  他看到那几个常播户外的主播,器材高端很多,都是弄一个挂在腰上的延伸支架一样的东西,手机镜头很稳又不妨碍手上动作,很是羡慕。
  爬山是竞速赛,活动开始前,几十个人在山脚下,每人端着一个手机,还有个摄像小哥在边上踩着滑板车,视觉效果就很炫。
  路人纷纷侧目,把他们当成了新一代杀马特。
  工作人员一声令下,做户外的主播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安昕他们几个搞游戏的都是病弱系,慢悠悠在后面溜达,跟弹幕聊聊天。
  打游戏的主播播户外没什么优势,因为当别人螺旋爬山甚至边爬边抖空竹的时候,安昕根本没有任何才艺可以在户外展示,他又不能扛着电脑上山。
  不是死忠粉的话,谁爱看一个人吭哧吭哧爬山啊。
  所以,现在直播间人气虽然虚高,但是弹幕比以前少,基本都是几个熟脸,有人问他今天在哪,一会安排是什么,安昕就都回答。
  等到安昕跟身边做炉石的主播好容易磨蹭到山顶,又坐着小车去山顶的度假山庄时,远远已经看到大广场上有空竹在飞了,安昕过去先瘫了一会儿,然后去主办方开的供主播休息的套房洗了个澡。
  出来陈露建议他找空竹哥还有他旁边的毛笔字哥和飞盘哥学手艺,又叫蹭热度,安昕就去了,他长得讨喜说话又乖,还是大主播,谁都愿意教他。
  一天下来,工作内容意外的养生,还带着点儿莫名的祥和气息。
  .
  黄昏时分,游览车来接主播们下山,晚上他们吃饭定在五环一家很有名的烧烤店。
  现在城里市容管理,露天烧烤只能在五环外,不过刚好离机场不远,安昕完事可以直接回上海。
  吃晚饭这家店占地面积挺大,主要营业是在户外,类似音乐酒吧的感觉,院子里插着一排小彩灯和小彩旗,驻场歌手在上面唱歌,后来就变成音乐区的主播在上头唱。
  他们点了各种烧烤,但平台不让直播喝酒,所以点了果汁和酒,摄像机来就喝果汁,摄像机外面在喝酒。
  夜风很清凉,歌声在其中格外动人,安昕喝了点酒,脑子里泛着微微的热意。
  抬头看,郊外的夜空有繁星闪烁,细碎的星辰明亮动人,像心上人的眼睛。
  身边很热闹,可一个熟人都没有,安昕惊讶地发现,英雄联盟区过来的主播居然只有自己一个。
  虽然有人很热络地拉他,但看他没有谈兴,很快就和自己分区的人聊天去了。
  酒过三巡大家更是端着杯子各自聚堆,安昕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桌子,直播约定时长已经到了,他就关掉,专心吃东西。
  看着形单影只的,不过也还好。
  “我能坐这儿吗?”有人问。
  “嗯,行……”安昕应了一半,话声戛然而止。
  他猛地转头向声音来的方向,手一抖,杯中酒洒了一身。
  .
  夜色寂静,光影斑斓,这场景如同梦幻,以至于安昕怀疑此刻身边站着的人,也是自己酒醉以后产生的错觉。
  星星一手搭在他椅背上,一手插兜,随意地站在这儿。
  他垂眸看着安昕,眼里闪烁着星光般温柔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要上夹子,所以周四会提前更新,周六更新时间恢复正常~前几天的订阅很重要,恳请小天使们不要养肥~谢谢~
  感谢在2021-03-0211:09:00~2021-03-0311:08: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4305179、小萌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蝦筽50瓶;玛朵、忆灬青竹10瓶;嗨呀4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5章 你穿吧
  安昕呆呆看着星星,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停了。
  星星穿着件黑色的工装外套,敞着怀,露出里面浅紫色带大logo的圆领卫衣,衬得锁骨很白。
  往下是黑色休闲裤,还有黑白双色的aj。
  他站在缀满星光的夜幕之下,被歌声与晚风环绕。
  灯光在他眼里碎成美酒,仿佛整个夜晚都为之失色。
  .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对视状态过了一会儿,星星看安昕没反应,眨了眨眼,笑道:“你这反应……应该认出我是谁了,对吧?”
  “嗯,对,对。”安昕答应着,魂魄总算有了点归位的感觉。
  这才想起,在星星的认知里,他们两个还没有见过。
  星星把安昕边上的椅子拖近了一点,在他边上坐下,笑着道:“你什么情况,我不知道我有美杜莎血统啊。”
  美杜莎凝视着人可以把人石化,安昕反应了下才明白星星在玩这个梗。
  星星的态度很放松,安昕总算也没那么僵硬,但在这儿看到星星,他又是欣喜,又是震惊。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安昕问。
  “来找你啊。”星星笑得很自然,“你好不容易来北京一趟,我不得来见见你吗?”
  他这么大方地承认了,安昕一下耳朵热起来,咳了一声掩饰尴尬:“过来很远吧?”
  “不远,我开车的。”星星说,“见到我惊喜不惊喜?”
  安昕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倒不用问星星为什么知道自己位置,他跟同行打听一下,或者到直播间来问,都很容易能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但他亲自找过来,还说着这样的话,这何止惊喜。
  简直是给人错觉。
  .
  这个距离下,星星比那天在火车站的惊鸿一瞥还要好看。
  安昕不好意思多看他的脸,视线不太自在地落在别处,却发现星星不管是哪个部位都好看,腿长、腰细、气质很好,就连他坐的那张椅子,仿佛都比别的椅子来得眉清目秀。
  星星递过来一张纸巾,“擦一下你衣服,这么湿等下风一吹会着凉。”
  安昕刚刚太震惊,把酒洒了些在裤子上,接过这张纸胡乱擦了擦,整个人从头到脚,写着魂不守舍。
  桌上有很多一次性纸杯,星星拿了两个,自己倒了杯酒,又给安昕倒了一杯。
  然后他主动跟安昕碰了碰杯子,“咱俩没有见光死吧?”
  安昕立刻摇头,见光死一般是形容网恋见面翻车,但现在用途宽泛了很多,网友见面处得不和谐,一样可以称作见光死。
  “可你话这么少,搞得我很担心。”星星笑了笑,“多跟我说说话啊。”
  “嗯。”安昕答应着,仰头喝了一杯,如果是平时的他确实不会这么寡言,可现在……
  身边的星星比语音里的更真实,他的呼吸,他的动作,他衣服上细微的褶皱,笑时微微弯起的眼睛,都让他从一个美好的幻影中走出来,一下有了质感。
  这些质感对安昕来说,是近乎致命的。
  原本被虚幻感束缚着的情绪在星星冲他微笑的瞬间已彻底失控,轰鸣般拉着他沦陷。
  安昕现在满脑子就只有“星星可真好啊”,还有“我完蛋了”这两个想法。
  所以现在,他不敢和星星说太多话。
  他脸好烫,不敢看星星的眼睛,更怕若是失言,会让星星看穿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
  .
  这时候摄影师兼主持人一路吆喝着过来:“安老板!给个眼神!”
  安昕瞬间被拉回到直播的状态里,冲着远处飘过来的主持一笑:“Hello,我一直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吃东西呢。”
  “真羡慕,你是不是怎么吃都不胖。”主持说着,发现了坐在安昕旁边的星星,一愣,“这位是……?”
  直播的话安昕就没什么顾忌,这大约就是敬业,他抬手搭着星星肩膀,冲摄像头举了举手里的羊肉串:“这个是我双排搭档,等星星,房间号是xxxx,颜值手法双天花板主播,喜欢的可以加下关注哦。”
  星星立刻配合地冲着摄像头一笑:“大家好,我是等星星,搂着我的这个是我双排搭档安昕,房间号是xxxx,全英雄联盟最可爱的辅助没有之一,我们直播满地发糖,欢迎关注谢谢。”
  本来半死不活的弹幕腾地一下支棱起来。
  -【哇靠好可爱的两个小哥哥】
  -【安昕之前见过,新来的这个哥哥谁】
  -【英雄联盟区现在颜值是这样的吗?我去下游戏】-【他俩在一块好甜我粉了】
  虽然星星不在今天参加的主播大名单里,但弹幕数量的骤然增加可以说明他们直播效果很好,主持人很聪明,立刻又拉着这两个寒暄半天。
  之后主持人说:“那边在做游戏,你们两个要一起吗?”
  “不去了。”安昕笑着答,“我是游戏黑洞,而且我还没吃饱呢。”
  “我陪着他吃。”星星说。
  主持人会意的“哟”了一声,转到其他人那去了,弹幕上刷过一片表达基情的文字,还有英雄联盟分区的观众说,这是我们平台特别出名的下路CP组合,不打游戏也嗑得到,有兴趣的欢迎入坑。
  .
  离开了直播边框和弹幕,夜色也从喧嚣重归寂静。星星还是坐在安昕边上,目光闪闪地看着他。
  星星看着他,安昕就不敢看星星,因为目光接触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