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间,他看了下标题上的日期,发现这场录播是大年三十那天。
  安昕脑子一懵。
  他想起来,这天自己在家准备年夜饭,可星星没回家,那天他开了直播,自己点了外卖给他。
  虽然后面去看了一会儿,但那晚绝大部分时间里,安昕是没在的。
  本来因为笃信自己和星星一直在一块儿,对西南说的话,安昕是抱着“我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的想法在看,可现在……
  安昕咬了咬嘴唇,他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它嗵嗵地几乎要从胸腔蹦出来。
  .
  视频里的星星很好看,安昕也不知道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他第一反应竟然如此跑偏,但他确实是欣赏了星星漂亮的脸好一会儿,直到星星去拿外卖,又回来,他笑得好开心。
  然后,他就听到了那句话。
  “因为是我宝贝给我点的外卖哦。”星星笑盈盈地说。
  说这话时,他清澈的眼里像是盛满了细碎星辰。
  除非那天刚好也有人给星星点了外卖,而且还和安昕一样点的是玉米和韭菜肉馅的饺子——因为星星自己说了自己在吃什么。
  不然结论就很明显,这个“宝贝”就是在说安昕本人。
  .
  安昕整个人都懵了。
  要说抵触的话,其实他并没觉得,完全就是惊愕、茫然、不知所措,也可能是还没反应过来。
  但总而言之,现在的心情和听说西南可能对他有意思那会儿的感觉很不一样。
  西南给他发了一堆消息,都是什么“哎呀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我真没想到星星什么都没告诉你,对不起”“你们不要吵架啊对不起”之类的绿茶言论。
  安昕看消息提示看烦了,直接把他开了免打扰,又把他对话框删了,没拉黑已经是给陈露的最后温柔。
  他又看了三遍星星说的那句话。
  星星说“我宝贝”。
  这句话把安昕心里那团丝线搅得乱上加乱,理不出任何头绪。
  理智告诉他,如果星星真对他有意思,那首先要保持距离,表明自己的态度,以免伤害自己也避免伤害对方。
  可感性上,他却没法这么去做。有很多很多想法,搞得清的,搞不清的,挤在一起。
  微信叮咚一响,星星发了个“早安”,安昕这才如梦方醒地意识到,这个点星星要睡醒了。
  他没有多想就回复“早~”,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语气。
  虽然不知道究竟要怎么面对星星,可有一件事安昕很清楚,那就是他不想和星星闹僵。
  在想明白要怎么做以前,他决定装作没有看过这个视频。
  .
  这天下午,安昕还是和星星双排,基本上还是快乐的,但是星星笑盈盈地说“我宝贝”的画面,总是时不时就在安昕脑子里打转。
  一会儿让他觉得陌生,一会儿让他觉得慌乱,离谱的是某些刹那还会让他觉得,挺开心的。
  睡前照旧的连麦时间,星星说:“转眼都3月了,天气也暖和了。”
  “是啊。”安昕说,“春天来了。”
  “你也差不多要过来了。”星星的声音轻松慵懒,“我这几天在挑餐厅,你喜欢吃什么,到时候哥哥带你去吃。”
  这句话倏地像小电流一样,刺得安昕一激灵。
  再有一个星期不到,他就要和星星面基了。可现在这样子……要怎么面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星星。
  安昕尽量压着心底突然涌起的慌乱,说了句“我都行,不挑食”,然后假借困了,挂掉和星星的语音。
  接着第一时间,他拨了苏琪的电话。
  .
  电话接通的瞬间,苏琪问:“有情况?”
  安昕不知道要怎么说,直接把视频给苏琪发了过去:“你看看这个。”
  苏琪打开之后先“噢哟”了一声:“这不是你那个小搭档吗?”
  “是。”安昕说。
  苏琪边看视频边当人形弹幕,过了半分钟,她突然不说话了。
  又过了几秒,她才问:“这个外卖是你点的?”
  “是我。”安昕说,“你觉得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喜欢我?”
  问完这个问题,安昕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因为他感觉得到答案的一瞬间,自己和星星可能就回不去了。
  但他不能不问,因为不问的话,他就会继续像现在一样,为这个答案纠结到要死。
  他甚至不知道“纠结”的原因是什么。
  令安昕意外的是,苏琪没有立刻回答,她反问安昕:“为什么会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搭档。”安昕说,“我不想和他闹僵。”
  苏琪沉吟片刻,“如果你想要跟他保持搭档关系,那么其实不追问是更好的选择。”
  她补充道:“他不知道你看到这段视频吧?那就说明不管喜不喜欢你,他并没打算让你知道,那么你追问他,如果他真喜欢你,说开了,会很尴尬,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在自作多情,他被误会了,可能你俩也没办法继续像现在这样。”
  安昕纠结一会儿,叹了口气:“你说的很对,但我还是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苏琪问,“你不想和他发展搭档之外关系的话,装作一无所知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可我……”安昕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知道该说什么”和“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杂糅在一起的烦躁,他叹了口气,“我过几天就要和他面基了,我必须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要不我没办法面对他。”
  苏琪沉默了一会儿,在这短暂的沉默中安昕感觉到她的很多欲言又止。
  最后,苏琪说:“单凭一个视频,没办法判断,因为不知道这个语境他是在开玩笑还是怎样。如果你不想破坏你俩关系,又一定要知道答案的话,其实也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安昕问。
  “我和你一起去见他。”苏琪说。
  时间仿佛眨眼而过,转瞬间,安昕和苏琪已经坐在去北京的高铁上。
  最后安昕认同了苏琪的说法,要是想毫无伤害地得到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试一试星星,他和苏琪一起出现,如果星星表现出吃醋,那答案就很明显。
  苏琪从小是班花,追求者众,自己也谈过很多恋爱,就算星星掩饰,她也自信能够看出星星的真实反应。
  这几天安昕和星星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处,安昕绝口不提自己看到了视频,星星也没有任何出格举动,以至于安昕常常觉得,星星那句话可能真是开玩笑的。
  按理说当个玩笑也没问题,可这人是星星,安昕就非想要弄清真相,也不知道为什么。
  .
  高铁到站后,星星之前说在星巴克门牌下面等他,离谱的是安昕一出站就看到地下广场里至少有四个星巴克。
  “打电话给他,问问具体在哪吧。”苏琪小声说。
  “不。”安昕低声说,“我们先走走,让我缓缓。”
  站在火车站地面上的瞬间,安昕突然就毫无缘由的紧张起来,他赶紧深呼吸,让自己至少能把气喘匀。
  苏琪轻轻笑了声,却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安昕慢慢地往地下广场里走,又想看每个星巴克门牌下面,又不敢看。
  他希望自己先看到星星,免得毫无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想到要看到星星了,那颗心扑通扑通地几乎要跳出了胸腔。
  如果真见到了星星要怎么办?会不会连话都说不出来?他真人也那么好看吗?会不会对自己印象一般?
  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像紧张的原因已经根本不是最初那个问题。
  溜达了大半圈还没见到人,安昕的紧张情绪终于稍微放松,就在这时候转过一个拐角,他们看到斜对面是个星巴克。
  苏琪突然拍了一下安昕肩膀:“是不是那个?”
  安昕猛地抬头,一眼看到星巴克牌子下面站着个男生,站姿随意潇洒,在人群中气质很抢眼。
  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张和摄像头里一模一样的,清隽漂亮的侧脸。
  .
  一瞬间,安昕的心跳几乎飙到180。
  可下一秒,心跳又仿佛停止了。
  因为他看到,星星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子。
  .
  女孩子身高大概165,到星星肩膀那么高,瀑布般的长发,风衣长靴的打扮很时尚。
  虽然只有一个侧影,但精巧的下颌线和高而精致的小翘鼻无不说明她是个和星星同样出挑的美人。
  星星跟她说话,女孩看着他语笑嫣然,然后她把手伸进星星的外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星星全程在看着她笑,那笑容如同安昕在视频里看到的一样灿烂。
  他们是那样亲昵,亲昵到星星目光一直锁在她脸上,根本没有看到角落里的安昕。
  .
  安昕在看清这两人的一瞬间,就拉着苏琪缩回了拐角里。
  一切的不正常仿佛在一瞬间回归正轨,刚才满腔涌动着的热血啊、好奇心啊,顷刻偃旗息鼓。
  星星带着一个女孩子来见他,他还在想什么星星会不会喜欢自己?
  安昕现在就是觉得自己,非同一般的傻。
  “哎,不去见他吗?”苏琪惊讶地低声问。
  “不见了。”安昕说,“突然不想见了。”
  “你……”苏琪想说点什么,却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安昕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多么离谱,他匆匆往出租车站走。
  苏琪不明就里,但只能跟在后面,路上安昕给星星发消息说,不好意思,突然临时有活动,得赶紧去集合,等活动完有空再约吧。
  星星很惊讶地回,这样吗?那你现在在哪?我开了车,送你过去吧?
  安昕回,不用了,平台派车来接我啦。今天让你白跑一趟,不好意思。
  星星说,没事~就是没见到你好遗憾。
  安昕看到这句话苦笑了下,却回了个可爱的表情,说,下次约~
  等到他发完这一堆话,发现自己已经和苏琪一块儿坐在出租车里,苏琪已经报过地址放好了行李,而他连自己怎么上的车都不知道。
  .
  安昕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太尴尬了。
  他看了苏琪一眼,清清嗓子:“我……”
  “你现在见到星星了。”苏琪看着他。
  “嗯。”安昕强行洒脱地笑了笑,“好像是我想太多了,人家带着个妹子,我还担心他要对我有想法我该怎么面对他,好蠢啊。”
  “你这不是蠢。”苏琪还是看着他,神情有一点古怪。
  “那是什么?”安昕又笑了笑,“自作多情?庸人自扰?还是……戏精?”
  苏琪叹了口气。
  “是吃醋。”苏琪说。


第34章 户外直播
  “真的吗?”安昕茫然地问,“我真的是吃醋?”
  苏琪犹豫片刻:“是占有欲没错,但……吃醋也不一定说明你对他就有超出朋友的感情,朋友之间也是会吃醋的。”
  她在安慰自己,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难看。
  安昕明白。
  安昕不愿意去想现在的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只要不深究他就是麻木的,就像受伤的时候用冰袋镇痛。
  也许之后会更难受,但至少现在不那么疼。
  “你说,那个女孩子是他女朋友吗?”安昕问。
  “不一定。”苏琪说,“可能他们俩只是好朋友,就像咱俩似的。”
  “我们会像他俩那样互动吗?”安昕问。
  苏琪不说话了。
  刚刚的景象,两个人都清楚看在眼里。
  女孩从星星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不管那是他们俩谁的手机,这个小动作足以说明他们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沉默了一会儿,苏琪说:“我觉得,要不然你问问他,那个女孩子是谁?”
  “算了。”安昕笑笑,“问他的话还要解释为什么知道他身边有个女孩子,解释为什么看到他要跑路,好尴尬。”
  一直以来,安昕都是惯于逃避的人。
  “可你很在意。”苏琪说。
  “也没有特别在意。”安昕说,“我主要应该是惊讶,缓一缓就好了。”
  .
  苏琪没有说话,安昕在努力表现出洒脱,这让她很难受。
  本来怂恿安昕来见星星,是因为她觉得安昕和星星互相喜欢,可她又感觉到安昕心里有点抗拒,她觉得也许见了面以后,安昕会坦然接受自己的感情。
  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星星本人和安昕说的并不一样。
  就算这个女孩子不是星星的女友,安昕描述的那个男生也不会有一个可以这样举止亲昵的异性密友。
  “对不起,我……”苏琪小声说。
  “你说什么对不起啊。”安昕笑了,“咱们不就是想多了点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他努力把事情的关键从“自己吃醋”模糊成“会错星星的意好尴尬”,像是只要这么说了就能让自己不去在意。
  窗外,北京的夜空是澄净一片的藏蓝,让人好想钻进去,藏起来。
  .
  同一时间,火车站里。
  “你那个可爱弟弟呢?”顾星瑶问。
  “来不了了。”顾星遥叹了口气,“他被平台半路接走了。”
  “啊,好遗憾。”顾星瑶说,“还想看看我弟喜欢的漂亮孩子长什么样呢。”
  “以后有机会的。”星星说,“就是买的礼物没送给他,好可惜。”
  星星手机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