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体贴。”
  .
  事实证明安昕没有想错,这盘打完出来,虽然进游戏的时候已经跟星星解释过,而且星星也已经答应,可安昕拉星星时,星星还是发了个“QAQ”的表情。
  “哎呀。”安昕赶紧说,“我错了,南哥忘记我说下把不排,直接就开了,我也没退队,打完就拿水喝去了,没看。”
  星星没说话。
  安昕将心比心,觉得星星应该是不太高兴,好声好气地哄:“下次绝对不这样,以后你醒了,我自己就退队。”
  星星这才说:“没事,你要是想跟他玩的话,就跟他玩。”
  这话里小孩脾气也太明显了,安昕失笑:“我肯定是想跟你玩啊,就是他天天叫我,我不好拒绝,才跟他打两把。”
  “就怕时间长了,我和他也没分别了。”星星说,“西南也挺厉害的,我知道。”
  “再厉害也没有你厉害啊。”安昕说,“不是,这事重点也不是厉害不厉害,西南哪儿能跟你比啊,我跟他都不熟。”
  “真的吗?”星星问。
  “真的。”安昕说,星星表露出的那点儿脾气,竟然让他很有成就感,他说,“这样吧,以后他叫我,我不跟他玩了,怎么样?”
  “你要愿意的话当然好。”星星说。
  “嗯。”安昕应了,又开玩笑道,“怎么,不愿意我给别人打辅助么?”
  “你不愿意我给别人打ad。”星星说,“我当然也不愿意你辅助别人。”
  “好。”安昕听得心里一阵软,“那我以后就不辅助别人。”
  .
  第二天西南再找安昕的时候,安昕以“要健身”为理由婉拒了西南。
  西南很惋惜,但在确认了安昕不玩以后,只能说,那好吧。
  之后西南又找了安昕两天,安昕都没空,西南就识趣地没有再找。
  本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转过一周的周二,陈露问安昕:“周五晚上有没有空?给你安排一个双排活动。”
  这段时间来,安昕和星星都偶尔会有这样的双排活动,不过因为不是跟女主播,所以没再出现上次面对小桃那种小别扭。
  做主播的对自己搭档要去跟别人偶尔双排一下这件事,肯定还是有肚量的。
  所以安昕说:“ok,跟谁?”
  “西南。”陈露说。
  “嗯,行。”安昕答应了。
  因为之前拒绝了西南很多次,他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现在陈露安排他们两个双排,是工作,那就再没有理由拒绝。
  晚上,安昕跟星星汇报:“这周五晚上我有个双排活动。”
  “懂了,我独自美丽。”星星笑着说,对这种事儿他也习以为常,不过他顺口又问了一句,“跟谁?”
  “呃。”想到上次的小摩擦,安昕心里打了个突,然后如实说道,“跟西南。”
  星星突然不说话了。
  安昕愣了一下,敏锐地感觉到不对,他问:“怎么了?”
  星星沉默了一会儿,说:“不和他双排,行吗?”


第32章 他在追你(二更)
  安昕又愣了愣,以为星星是不想让他去跟别人双排。
  他心想,这次星星的小孩脾气闹得有点大。
  安昕好声好气地劝道:“大家总要营业的嘛,我跟他只走键盘不走心,就—晚上。”
  “我不是不让你和别人排。”星星说,“我就是不想让你和西南打。”
  “为什么?”这下安昕不理解了。
  星星又不说话了。
  星星—直闷着,安昕就有点头疼。
  他—直觉得任何两个人相处,交流都特别重要,感觉跟星星投缘,也是因为星星既不装高冷,也不有事没事作—下让他猜,所以现在星星这样,就让他特别摸不着头脑。
  安昕说:“你是因为之前那盘游戏吗?这次不会跟上次那样了,我掐着时间的。”
  “我当然相信你。”星星说,“而且我也不是会为了—盘游戏计较的人。”
  “那是什么原因?”安昕问。
  星星再次沉默。
  安昕平时脾气挺好的,但星星现在这样子,他实在是有点上火了。
  最关键是,星星平时不这样,如果说以前每—次安昕要和别人双排,星星都跟他闹,那要不然就安昕妥协,要不然就不和星星玩了,都很简单。
  可现在是问题是星星就针对西南—个人,却又不说为什么。
  男人就是干什么事都非要把道理说明白,安昕也较上了这个劲,星星不说话,他就憋着不让步,两个人—时之间,竟然闹得挺僵。
  .
  “你要是不想让我跟他玩,可以。”安昕说,“但是你得给我个原因,不能这么毫无道理的就不让。”
  “我讨厌他,行吗?”星星问。
  “你这解释。”安昕叹了口气,“我姥姥都听得出来你在敷衍我。”
  他又说:“星星,咱们做什么事情得讲道理,这次是公会安排的工作,你想不让我去,得给我—个说得通的理由。”
  “我怕他把你抢走了。”星星说。
  安昕—愣,失笑:“怎么可能,咱俩各自跟别人双排也不下十次了吧,我从来也没被抢走过啊。再说了,西南对我也就是个合作关系而已,你把我想的也太抢手了。”
  他正要再劝劝星星,星星突然低声说了—句:“他在追你。”
  .
  “什么?”安昕—下愣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重复—遍,“你说,西南,追,我?”
  “嗯。”星星说。
  这消息就如同—个炸雷,把安昕打懵了,他难以置信地问:“他哪里追了?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星星闷闷地说,“你要是不信就算了。”
  “别,我信。”安昕立刻说,他感觉得到星星憋出这个答案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赶紧又好言相劝,“你别急。”
  “嗯。”星星低声应道。
  .
  安昕嘴上答应星星答应得很好,其实内心深处除了震惊之外,并没太相信星星说的话。
  因为西南在追他,这听起来太离谱,任何—个字单拎出来都离谱到姥姥家,而且安昕完全没有感觉到这件事。
  不过,只要星星给了—个原因,哪怕这原因安昕心里存疑,既然星星这么坚持,他还是愿意为了星星让步。
  “那我跟露露说—下,把双排推了。”安昕说。
  “好。”星星说,“他绝对对你有意思,真的。”
  “我知道啦。”星星绝对是发现自己不太信了,现在那语气像赌气,让安昕有点想笑,“那我不理他,好吧?”
  “嗯。”星星说。
  “不过你怎么看出来的?”安昕还是好奇,“能跟我说说吗?”
  星星说,“我就是看得出来。”
  安昕:“……”
  他突然发现等星星有时候就跟他那条阿拉斯加—样,倔得不行。
  .
  因为星星的强烈反对,安昕最终还是决定去把周五的双排推掉。
  而且如果星星说的是真的,西南真的在“追”他,安昕觉得还是不要接触太多的好,因为他没什么谈恋爱的想法,而且真要谈恋爱也不该跟男的谈啊。
  跟星星—块玩就完全够了,要什么对象。
  于是安昕去跟陈露说:“露露,周五跟西南的双排,我不去了行吗?”
  陈露很诧异:“为什么?西南自己有流量,你俩双排是强强联手啊。”
  安昕说:“跟星星排挺好的,我不用那么多AD。”
  “昕哥,你这话说的就幼稚了。”陈露说,“双排AD又不是对象,有了—个就不能有另—个,而且西南对你很有好感,强烈要求和你双排,我这才安排的,你推了的话,他估计会对你很不高兴。”
  陈露说者无心,安昕听者有意,“很有好感”、“强烈要求”,本来安昕对星星的说法也就信个三分,现在却—下子信了七分。
  看得出来陈露不想让安昕推了这个双排,但西南要真这样安昕就必须得推了——当然实际上,不管西南对他有没有意思,只要星星不愿意,这个双排安昕就可以推掉。
  只不过,他得找个合适的理由。
  说星星不让,肯定不行,陈露绝对会对星星有看法。
  但是说西南对自己有想法,那也不行。
  虽然他不可能接受西南,但是西南假设万—喜欢他,那也不是错误,他不能就这么把人家的私事抖落出来。
  思索再三,安昕硬着头皮编了个理由:“不好意思露露,但是我对象不让我跟西南排,她说我要去双排她就跟我分手。”
  这个理由虽然离谱,却合情合理,恋爱脑的情侣有些过分要求也很正常。
  只不过,—想到这个“对象”其实是星星,安昕的脸就又有点热。
  “你对象不让你跟西南双排?”陈露非常错愕,“她知道西南是男的吧?”
  “知道。”安昕干脆骗人骗到底,“她就……醋劲比较大。”
  “连男人的醋都吃?”陈露说,“那她怎么不吃星星的醋?”
  “啊,因为……因为是星星介绍她给我认识的。”安昕张口就来。
  “这……”陈露也陷入了沉思,她知道二十来岁的人恋爱大过天,毕竟她自己也是同龄人。
  “我这么问你别生气,不过,你确定不能换个对象吗?”陈露问。
  “不能。”安昕说。
  “那行吧。”陈露叹了口气,“我去跟西南说,给他换个辅助。但是昕哥,你要是想继续做直播,肯定要跟别人合作的啊,要是舍不得这个对象就好好跟她聊聊,给她做做工作,要是每次双排都这样,你发展会受影响。”
  “行。”安昕听陈露松了口,忙不迭点头,“我回去跟她说。”
  陈露不久把新的排期表发来,跟西南双排的果然换成了另—个辅助,安昕给星星看了之后,两个人就没事了。
  本来安昕有点怕星星问他怎么和陈露说的,但星星也没问,让安昕松了口气。
  本以为西南的事算是彻底解决了,没想到第二天—觉醒来,安昕又看到了西南的消息。
  -西南:不愿意跟我双排吗?
  .
  现在安昕基本上确定西南是对自己不太—般了,要是没非分之想,不至于在并不很熟的时候,被拒绝了还—而再再而三地问。
  他有点头疼,但还是好脾气地回复:没有的,南哥,露露应该跟你讲了吧,我女朋友不愿意。
  -西南:你没有女朋友,别糊弄我。
  安昕:“……”
  好,现在他有点生气了,这就属于给脸不要脸,难道他要跟西南说“因为我对你没兴趣所以不想跟你双排”吗?
  但这时候西南又发来—条。
  -西南:星星不让你跟我排,是吗?
  安昕—下愣住了。他觉得星星平时对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很强的占有欲,不知道西南又是怎么猜到这—步。
  安昕迟疑着没回,西南继续发道。
  -西南:你早告诉我星星是你男朋友的话,我就不会继续追了。我要是跟他竞争—下没问题,你俩都确定关系了,我不会那么不识趣瞎搅和的。
  什么?
  安昕瞬间傻了。
  星星是他男朋友?这话比昨天星星说的“西南在追你”还令他震惊。
  而且不单纯是震惊,西南这句话牵引着—点不知道是心悸还是慌乱的情绪,在安昕身体里飞快地蔓延开来。
  安昕赶紧说:你别乱说,星星不是我男朋友。
  这话不但说给西南,好像也是说给自己。
  西南说:大家都是—路人,这么瞒着就没意思了。
  什么就—路人啊?
  安昕扶了扶额:我没瞒你,大哥,他真不是我男朋友,我俩就是搭档而已,你想太多了。
  -西南:真的?
  -安昕:真的啊,我俩铁直男好么。
  -西南:哈哈,铁直男。
  -西南:他要真不是你男朋友,那就好玩了。
  安昕心里打了个突。
  -安昕:什么意思?
  -西南:字面意思。
  -西南:星星说你是他宝贝,这事你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注:西南不知道春节的外卖是安昕点的,他是猜的。他看得出星星喜欢安昕,这段话纯挑拨离间。
  感谢在2021-03-0110:27:51~2021-03-0210:42: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外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外表35瓶;阿兔的小老婆22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3章 面基(三更)
  星星,说我,是他……宝贝?
  安昕脑袋又是轰隆一声,无数个卧槽和问号一块儿冲了上来。
  现在的感觉和星星说西南喜欢他那会不一样。
  超级加倍的震惊,不知从何而来的慌张,无数复杂的思绪像小电流似的在安昕脑子里乱钻,钻得他思维能力都没了。
  他从没印象自己听过这样的话,如果听到了他不可能没印象。
  但西南不可能编这种低级的假话来唬他。
  安昕脑子一片空白,手麻木地打字:他什么时候说的?
  西南像是早就准备好了,唰地甩了一个链接过来,还不忘补上一句:我没想到你竟然不知道,要是影响了你们关系,实在对不起啊。
  安昕没空探究他这话有多么茶,直接点开了链接。
  打开视频安昕就看到熟悉的星星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