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掌控全盘节奏,是一个很讲思路和策略的位置,前期是刷野还是抓人,刷哪组野、抓哪个人,全部都由打野一手把握。
  如果从来没打过野的人去打野,就是两眼一抹黑,可能自己刷着刷着野,三路全被对面抓烂了,也可能自己去蹲个人,回来发现自家野区都被偷光了。
  安昕就是那个从来没打过野的人。
  而且好巧不巧,几盘对面的打野水友都很强,安昕看得出来,水平在钻石二以上。
  如果是打辅助安昕不会怕,就算打其他线上路,也能稳得住,但安昕自己的打野水平……黄金铂金,封顶了。
  他就是标准的进了野区不知道干什么,懵懵懂懂对面就比自己高了3级的随缘型打野。
  虽然全部是水友,不会有人埋怨他,安昕整体状态也很轻松,但一直被压3级对面还老来抓他这事儿,还是挺头大的。
  他顶不住了,公屏打字:能不能不抓我了qwq
  水友可爱又无情地回答:不行哦昕宝。
  自己家的水友也很努力支援安昕,但是谁都没有星星支援得那么努力,他把所有的视野都做在自己家野区,一旦觉得安昕要被抓,不顾自己发育也要来帮忙。
  .
  “你吃点兵啊。”安昕小声说,“不用这么来帮我的,我打野又C不起来。”
  “那你也不能一点发育都没有。”星星说。
  安昕叹了口气:“对面那个打野很猛,你来帮了我也打不过他。”
  他按tab打开面板:“你看,又比我高3级了,我野区都被他抢光了。”
  “唔。”星星想了想,点点自己塔前,刚好有一大波兵线放进来,“你来吃兵。”
  “啊?”安昕吓了一跳,“我吃兵你吃什么啊?”
  “你补发育。”星星一本正经,“每波打架你都得在,发育不能太差的。”
  《英雄联盟》这游戏的规矩就是线上吃兵,打野吃野怪,打野去抢线上的兵是要引发骂战的,而线上主动把兵让给打野,原因只有两个:打野是爹,或者跟打野特别好。
  安昕比谁都清楚自己这盘不可能是爹,所以星星给他吃兵的理由就是……
  他跟自己特别好。最好。天下第一好。
  .
  其他水友目睹这一幕也惊呆了,纷纷在公屏交流。
  -橙橙子:明明昕哥吃了兵
  -单身20年:我却感觉我吃饱了
  -天生欧皇:……啊不好意思,我切屏看中路,没注意我开着自动攻击把你打死了。
  -零距离嗑西皮:QAQ没事,我也切屏呢。好香。
  -想和王者过招:把兵让给发育差的队友,这就是王者的奉献精神吗?我仿佛明白我为何不能上王者了!
  -其他水友:……
  .
  这时候弹幕也看到了这儿,一个个都疯了。
  -【你吃兵线他吃你啊昕崽!】
  -【太羡慕在场的宝了555555】
  -【可恶啊,我男朋友都不会给我兵吃】
  -【姐妹,我男朋友只会让我出香炉】
  -【附议!我男朋友只会让我玩猫挂他身上奶他!】-【@男朋友,能不能学学星宝!】
  在直播间粉丝越来越离谱的讨论中,安昕咬着嘴唇吃兵,没回一句话。
  回城买装备时他终于空出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好烫。
  .
  直到整个水友赛结束,安昕都处在一种略微神思恍惚的状态里。
  跟星星道过晚安之后,本来应该睡觉的他,竟然偷偷翻出直播回看。
  也不看别的,就看那一点,星星点自己面前的兵线,跟他说:“你过来吃。”
  那样子就像是之前打csgo,星星把“皇后”和大狙都递到自己面前;就像是和小七起摩擦时他不带一分犹豫的为自己出头。
  星星偏向得好明显。
  安昕好喜欢这种明显。
  .
  安昕不敢深想自己这种想法的缘由,却像是上了瘾似的,一遍遍看这段录像,看他们以前的更多录像。
  夜色寂静,大年初三,连月亮都是小小的一弯,冬夜宁谧而安和。
  安昕的心却像是掠过夜色的晚风,又是沉沦,又是慌乱。


第31章 新主播(一更)
  直播圈无大事,水友赛当天发生的事情转到第二天,就不再是谈资。
  安昕也没深想那个晚上让他一遍遍回看录像的动力是什么,毕竟他被游戏里的星星帅到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不过后劲大了点,和星星还是跟以前一样相处。
  春节假期刚过,陈露就来消息说,平台打算在三月做一个春游线下活动专场,邀请安昕,问他去不去。
  “请星星了吗?”安昕问。
  “没有。”陈露说,“做线下的话需要死忠粉多,星星还是新主播,粉丝粘性没那么强。”
  “嗯。”安昕表示理解,就是没法跟星星一起去,有点儿遗憾。
  “不过这次线下活动在北京。”陈露又说,“星星平时不就在北京么,你要想跟他面基,还是很有机会的。”
  安昕心里飘过一个惊喜的小叹号,不愧是他的运营,深得他的心思。
  .
  但安昕没敢直接去问星星要不要面基,因为他还记得之前小七来上海,他约小七吃饭,小七不来,这事儿后来还被曲解成他“死皮赖脸求见面”。
  虽然星星肯定不会像小七想法那么下作,但就因为星星特别好,比小七好一万倍,所以安昕对星星也就比对小七谨慎一万倍。
  也就是说,一点都不愿意让他误会。
  晚上双排之前,安昕状似无意地提起:“今天露露跟我说,三月下旬我有个线下活动,要去趟北京。”
  “北京我主场啊。”星星立刻接话,“你要愿意赏光的话,我请你吃个饭?”
  安昕暗示成功,心情大好,开开心心地说:“好呀。”
  天气逐渐转暖,窗外柳树冒出绿芽。
  春天到了,安昕最近的心情每一天都像春光似的明媚。
  想到要和星星见面,安昕就很开心,很期待,另外还有点儿来路不明的紧张,这很奇怪。
  因为不管是之前见可乐,还是设想着要见小七,安昕都没有紧张过。
  但反正还有一个来月时间做心理建设,安昕并不着急。
  这天一睁眼,安昕发现,QQ多了一个好友申请。
  每天私聊安昕的人很多,但能加他好友的比较少,因为他设置了挺复杂的验证问题,这样可以避免Q被加爆。
  所以能成功发过来的好友请求,安昕都会留意一下。
  发消息的人Q昵称叫“小南”,附言是“昕哥好,我是陈露签下的新主播,可以认识一下吗?”
  .
  鼎竞公会的运营分几种,一种小运营,每个手底下几十上百个没人看的小主播,都是开水军小号,群发广告签回来充人数的。
  这种小运营手下能起一两个不错的主播就不容易,运营手段基本是自生自灭。
  另外一种大运营,手底下就是有头有脸的主播,比如安昕的运营陈露就是一例。
  陈露签的新人哪怕之前名不见经传,也一定有过人之处,并且可以得到公会的资源倾斜。
  所以小南如果是陈露签的新人,那应该是公会重点扶持的对象之一。
  安昕去陈露自己的小群里看了眼,确定有小南这么一号人之后,通过了好友申请。
  -安昕:你是?
  小南秒回:昕哥,我是个ad主播,一直很喜欢你。
  .
  安昕虽然不是主播里面最火的,但他播了五年,也是平台排得上号的大主播,每天闲的给他发消息的人很多。
  看在陈露面子上,安昕和小南寒暄了几句。
  这么一聊才发现,小南的来头着实不一般,他以前在隔壁平台做过主播,那时候ID叫“西南第一”,名声还挺响,水友都叫他西南哥。
  这名字安昕都听过,以前也常排到。
  但是西南哥已经停播两年多了,安昕没想到,会在鼎竞看见他。
  安昕很惊讶:西南,我还以为你转行了,没想到是来鲸鱼了。
  西南说:是,我和前平台闹纠纷,那个名字送给他们了,换地方从头开始。
  怪不得“小南”这么个新人,能签在陈露手下,以他的粉丝基础,很容易就会东山再起。
  西南问:双排吗?
  安昕看了看表,这个点星星还没起,他说:现在要打的话可以,晚点我双排来了,我就跟他玩去了。
  西南说:好,你双排是那个等星星对吧。
  安昕说,是。
  西南说,他很厉害。
  安昕很高兴:谢谢。
  .
  上号之后互加好友,然后西南拉安昕。
  一进语音,安昕吃了一惊,因为在他印象中西南是那种人狠话不多的大猛男,但实际上,西南声音很温柔也很软。
  “看你直播好久了,昕哥。”西南说,“第一次跟你排,好紧张啊。”
  安昕笑道,“我们差不多同一批开始直播的,你就别叫我哥了。”
  “也是。”西南笑了笑问,“我玩什么ad?”
  “玩你想玩的就行。”安昕说,“我都可以。”
  西南啧了一声:“不愧是国服第一,就是不一样。”
  “没有。”安昕解释,“是星星带我上的,我自己单排到不了国服第一。”
  西南笑道:“没有那个金刚钻,就是浅蓝带你也到不了国服第一啊。”
  安昕想,西南是说自己好话,没必要跟他硬争论这个国服第一星星功劳占几分,那样实在是傻,于是笑笑任由他说。
  他们打了两盘之后星星来了,安昕跟西南说,打完这盘他就撤。
  “别走啊。”西南说,“咱俩不也连胜呢吗?”
  安昕一愣:“但是我跟星星约好了,不好意思。”
  “好吧。”西南遗憾地说,“那我改天再约你。”
  “行。”安昕说。
  .
  等到星星来了,安昕就跟他排,也跟他说自己刚和西南打了两把。
  星星听到西南这名字,“嚯”了一声,“是隔壁台那个西南哥?”
  “对,他来鲸鱼了,神奇吧。”安昕说。
  “真没想到。”星星说,“你觉得他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然是你厉害啊。”安昕毫不犹豫。
  “可是你们俩排也是连胜。”星星翻着安昕的战绩。
  “那是因为我也厉害。”安昕道,“天下AD手法共十斗,你和浅蓝平分八斗,好吧。”
  星星这才笑了笑,表示满意。
  晚上双排结束后,公会大群里,陈露发了一段欢迎西南的话,算是把西南正式介绍给公会的大家。
  西南在两三年前挺有名的,虽然现在不比当年,知道他的人还是很多,大小主播都冒泡表示欢迎。
  西南除了感谢大家之外,还特地@安昕说,谢谢昕昕今天带我双排。
  安昕看到之后,出于礼貌回复了句:客气,南哥厉害。
  西南回复:哈哈,可惜今天就排了两盘,有机会咱们打它个三天三夜啊。
  安昕正为难不知道怎么回,星星已经在大群里回复道:那可不行,昕昕是我的宝藏辅助,不能让给南哥。
  一来一往,全是玩笑,没人觉出西南和星星话里的针锋相对。
  两个人打着哈哈,这番对话就过去了。
  .
  打那之后,每天中午西南就给安昕发消息,问他打不打游戏,安昕醒了以后便回他,然后西南就拉着安昕打两盘,等到星星来,西南再走。
  安昕问过星星会不会有意见,不过星星从来也没说什么。
  直到大概一个星期后,有天,一盘快结束的时候星星发消息说早安,安昕便跟西南说:“星星来了,这盘结束我溜了。”
  西南回了个“1”。
  之前每次这么说后,西南打完就自己退队,所以游戏结束以后,安昕就去倒水了。
  结果拿着水杯一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又停在了英雄选择界面。
  英雄联盟高分段有演员,他们在游戏里会故意送人头,给对面的导演送分。
  为了确定能和导演排在同一局,演员都是很多人一起排,如果同时弹出“确认进入游戏”的提示,大概率就是在同一盘,他们会点确认,如果没同时弹出提示,说明不在一盘,那么就拒绝,几个人继续一块儿排,直到排在一起,再进游戏。
  峡谷之巅为了减弱演员风气,所有人的“进入游戏”提示是自动接受的,也就是从开始排队到选英雄开始前,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安昕愣了一下,弯下腰戴上耳机问西南:“南哥,我刚不是说先不打了吗?”
  “哎哟,对不起,我忘了。”西南说,“顺手就开了,实在是对不起。”
  “那这……”安昕有些犹豫,因为星星再有几分钟应该就要上线了,“我秒了?”
  “别秒,这盘我生死局,昕昕。”西南说,“进都进了,带我一盘吧,我信不过其他辅助。”
  “行吧。”安昕叹了口气,“南哥你这让我很难做啊。”
  “等下我帮你跟星星道歉。”西南说,“星星大人有大量,会理解的。”
  “你帮我道歉倒是完全没必要。”安昕说,“我跟星星说一下就行了,晚上陪他多打两盘。”
  西南笑了笑:“辛苦你了,为我做这么多。”
  “啊?”安昕一愣,“倒也没有你说得这么惨,我跟星星玩很开心的,就是星星肯定有点委屈,我得哄一哄。”
  西南又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