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星星说着,起身开门。
  门外,一个外卖袋子安安静静地立着,星星拎起来看打着收货人信息的小票,备注那里写了一行字:-北方要吃饺子的吧?春节快乐,新的一年也要一起上分哦。
  .
  安昕正帮着母上收拾面筋塞肉,突然手机又开始响,他满手的油不好去弄,他妈瞥了手机一眼:“一个叫星星的给你发了张图。”
  安昕猜星星应该是收到外卖了,“好嘞。”
  “你新朋友啊?”妈妈问。
  “嗯,直播认识的。”安昕应了声,他急急忙忙地把肉都塞到面筋球里,然后洗了手去看消息。
  星星发了一张他和月亮和饺子的合照,还配了个放烟花的表情。
  安昕回,新年快乐。
  一旁妈妈嗤地笑了声:“星星是小姑娘吗?瞧你乐的那样,眼睛都笑弯了。”
  安昕赶紧眨眨眼,把眼睛瞪得溜圆。


第30章 双人solo
  星星哼着小曲,抱着饺子盒回到电脑桌前,虽然直播很重要,但是吃安昕给点的饺子更重要。
  什么馅他都没吃出来,到嘴里全是甜味。
  弹幕纷纷调侃他。
  -【我走到吃播区了?】
  -【什么馅饺子啊,主播吃这么开心?】
  “我给你们看一眼。”星星现在的心情是这么久以来的最高点,对粉丝有求必应,他探手拿过一边的盒盖,“韭菜猪肉和玉米猪肉。”
  -【都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馅?】
  -【那还吃这么开心?】
  “嗯。”星星笑得阳光灿烂,他十分清楚自己接下来的话可能很危险,但此时此刻的心情就是想要全世界都知道。
  “因为是我宝贝给我点的外卖哦。”星星说。
  .
  这句话说出来,直播间顿时又炸了锅。
  有人打探八卦,有人心碎流泪,不过星星的语气半认真不认真,他们又觉得可能是玩笑。
  星星做了个“嘘”的手势:“给我保密。”
  自家主播这么要求了,大家自然乖乖遵守,星星这句“我宝贝”就变成了一个秘密,只存在于他的直播录像里。
  春节期间,平台每天都举办不同的趣味活动。安昕和星星报名的双人solo赛时间是大年初三。
  双人solo的规则是在嚎哭深渊地图,两人一边,搭档对战,先取得两个人头、或拔掉对方一塔、或补到一百刀的一边获胜。
  “拿下冠军的话可以奖励两个水果12。”安昕看着平台发下来的奖励表。
  “这个咱们倒是没必要强求。”星星说,“就是去玩玩。”
  “嗯。”安昕表示同意。有一些小主播就指望着参与这种曝光度高的活动,涨一点粉是一点,肯定会全力以赴,他们没必要去和别人争这个。
  “想要水果12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个。”星星又说,“喜欢什么颜色?”
  “别别别。”安昕忙摆手,怕自己态度太严肃,又玩了个小七的梗,“你这样我该以为你暗恋我了。”
  星星轻轻笑了笑。
  .
  陈露给安昕、星星还有刚子拉了个小四人群:“平台要求,每个参加的队伍都得起个队名,咱们队叫什么?”
  安昕习惯性地求助星星。
  星星温柔和蔼地表示:“安昕来起名吧。”
  “我不知道起什么啊!”安昕头好痛。
  陈露循循善诱:“要不你们试试谐音?一个‘星’,一个‘昕’能组出什么队名……星语昕愿?这好像太俗了。”
  “叫国服第一猛男组!”刚子举手发言。
  陈露:“……”你在跟老娘搞笑?
  “我觉得吧,并无不可。”安昕思忖道。
  “+1,这个队名虽然朴实,但是彰显了我们是国服第一的气势。”星星默默赞同。
  陈露满脸写着“我可没这么觉得”,但三位男士都表示同意,她只能吐槽着“这就是直男审美?”,然后把国服第一猛男组这个名字报了上去。
  “加油吧。”陈露说,“咱们公会有参与奖,零食大礼包。”
  “星星哥加油!昕哥加油!国服第一猛男干翻他们!”刚子中气十足地大吼。
  安昕和星星互相在私聊里打了个句号,为自己实际上只是准备去混一下感到汗颜。
  .
  初三晚上七点多,比赛开始,参与比赛的一共有32组主播,在各自的直播间打,决出八强之后,开始在“欢享春节”活动总直播间转播。
  游戏第一轮,对上两个小主播,安昕和星星毫无压力赢了。
  国服第一的下路双人组,在乱斗模式同样极有压制力,他们顺风顺水,一路冲进四强。
  “看看进四强的都有谁啊……”安昕翻了一下Q群里实时更新的excel表,“国服AD之神等星星和他的小辅助安昕,可乐和阿毛,卧槽,可乐这个小菜鸡都能进四强了?还有一组是黑色闪光和冥月,这个黑色闪光我记得,是新人,但是冲分在国服前20了,那冥月应该也是新人。”
  “第四组是谁。”安昕又往下拉了下,“书河?不认识,好文艺啊这名字,看一下他搭档是……五月?”
  “五月?”星星也重复了一遍。
  “是我想的那个五月吗?”安昕说,“咱们之前排到过的那个?”
  “应该是。”星星说,“别人不会特意和职业选手撞ID。”
  五月是一个职业选手,adc。
  之前安昕宗师上王者的关键局他在对面,那盘安昕和星星线上打赢了,但最后游戏输了,他挺有印象。
  “职业选手也能来solo赛啊。”安昕咋舌,“也对,五月他们队年年咸鱼,发展点副业找乐子,可以理解。”
  “有道理。”星星说。
  他们没再纠结这个,后面的抽签中,星星和安昕抽到新人黑色闪光那一组。
  安昕去看了一眼,黑色闪光的直播间人气也就和小桃差不多,送礼物的人也很少,但他知道这个新人非常努力,手法也好。
  安昕和星星简单交流了一下,进入决赛有开屏推荐位,但是开屏对安昕、星星这种量级的主播帮助不大,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黑色闪光,卖个人情。
  安昕心里有点惋惜,要是能抽到五月就好了,上次输给了他,这次想打回来,给星星正名。
  不过再一想上次遇到打线也赢了,安昕就感觉没什么了。
  .
  四强赛很快开始,这是盲选模式,也就是游戏开始前,两边都看不到对面选了什么英雄。
  星星先预选了个霞,弹幕立刻热闹起来。
  -【昕昕选洛!】
  -【接受暗示!】
  霞和洛是英雄联盟里一对经典的官配,是一对兽人族情侣,都有漂亮的翅羽和尾羽,而且两个英雄一块儿登场的时候,会有甜腻腻的语音互动。
  安昕演了一下:“不能选洛啊,洛在这个地图太弱了。”
  然后在弹幕一片【洛洛洛洛洛】的起哄声中,顺理成章地把洛拿下。
  一边暗戳戳在观众面前秀一下国服第一好搭档,一边一会儿有个完美的借口——“英雄劣势”,输掉比赛,着实一举两得。
  黑色闪光和冥月选了在这张地图很强悍的韦鲁斯配泽拉斯,看得出他们很想赢。
  这两个英雄都是远距离炮台,一个物理攻击,一个魔法攻击,枪林弹雨打得星星和安昕抬不起头来。
  “快快快吃药!”眼看地图上刷出一个回复生命的绿色十字,安昕赶忙喊星星来吃,但两个人刚刚走到十字前,对面黑色闪光一个魔法炮轰了过来。
  安昕毫不犹豫,在星星前头一站,硬把黑色闪光的炮挡了下来,让星星毫发无伤回了口血。
  弹幕刷过一片【真爱】。
  因为这盘就没想赢,安昕和星星打得很放松。
  他本来就是打辅助的,习惯性保护星星,这盘玩的洛又比较灵活,一顿操作,各种刷盾回血,虽然打不出优势,但是强行保着星星血量就是掉不下去。
  -【这不是打solo是秀恩爱的吧】
  -【附议】
  -【游戏可以输,ad血不能掉?】
  安昕被说中了,但不承认。
  为了转移大伙注意力,安昕点了点屏幕角落,嚎哭深渊地图内的小彩蛋生物,魄罗。
  这是一种圆形的、像白色小羊一样的可爱小动物,会在地图里跑来跑去。
  进入地图时,原本的眼位栏会被一块饼干代替,这块饼干可以喂给魄罗,魄罗吃下后会长大一点。
  安昕在对方的枪林弹雨之中插空为了小魄罗一块饼干,魄罗头上冒出几个小桃心,原地打转以后变大了一圈。
  嚎哭深渊是娱乐地图,安昕平时很少打,平时打的召唤师峡谷地图里没有这种可以互动的小生物,他感慨了一句:“好可爱。”
  “你更可爱。”星星自然而然应道。
  安昕惊的瞬间睁大了眼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明就是普普通通的玩笑话,但星星说出来,就给他一点儿莫名牵动心跳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又喜欢又怕。
  星星点了一下安昕的英雄:“说他呢。”
  喔,原来是说自己的英雄,安昕松了口气,心跳缓和下来。
  不过说洛可爱,就等于说自己可爱,安昕暗戳戳按了下ctrl+4,屏幕里,洛骄傲地抖了抖华丽的尾羽。
  .
  安昕和星星对着线,很快到了6级。
  因为对面手长,嚎哭深渊地图又不能回家补给,安昕和星星为了保持血量已经被压了不少刀。
  光补刀不打架,观众看着也没意思,所以到6学了大招的瞬间,星星点了一下黑色闪光,安昕会意闪现冲了上去。
  安昕来势非常凶猛,但黑色闪光和冥月的组合反打能力很强。
  所以在一波猛扑之后,安昕和星星被对面双杀。
  双人solo的规则是先拿下两个人头判胜,因此击杀之后,游戏就宣告结束。
  黑色闪光发了个“GG”,意思是goodgame,安昕回了个“猛”,冥月说“英雄优势”。
  围观群众看不出来,但安昕和星星放了点水,冥月和黑色闪光都心知肚明,黑色闪光私信跟安昕说“谢谢昕哥”。
  .
  Solo赛结束之后,他们没继续双排,而是开了水友赛,就是自定义和粉丝打5v5。
  安昕开了自定义房间,然后拉星星进来,接着两个人一块儿报房间密码,手快的进。
  延迟的30秒过后,房间一瞬间被挤满,幸运冲进房间的8个粉丝立刻开始嘚瑟地和没能挤进来的粉丝打招呼,并且跟两个主播表白。
  一下子多了八个人,聊天框瞬间变得非常拥挤。
  -橙橙子:昕昕啊啊啊啊我好幸运我在做梦吧!
  -单身20年:呵,我就知道我的手速不会输给任何人。
  -天生欧皇:嗯?不是随便看到个房间随便猜了下密码就进来了?
  -想和王者过招:开不开?开不开?开不开?
  -安昕:都准备好了就开。
  -零距离嗑西皮:等下,昕昕不和星星在同一边吗?
  安昕一愣:我们要在同一边吗?
  一般有两个主播的话,都是一人一边,这样所有粉丝都能有和主播同队的快乐,而且实力会比较均衡。
  -零距离嗑西皮:你们在一边吧
  -橙橙子:你们在一边吧
  -单身20年:你们在一边吧,别包下就行
  安昕:“……”
  安昕于是跳到和星星一边,游戏开始。
  为了避免实力差距太大,安昕和星星都选了自己最不擅长的位置,星星玩中,安昕打野。
  因为是水友局,安昕和星星被针对得很惨,第一盘开始了3分钟,水友就上中野一块进野区去搞安昕,之后又中野和下路双人组都来抓星星。
  虽然安昕一直努力跟星星在一块儿,但是其他路的水友还得发育,支援总是稍微慢一点,他们总是两个人打好多人,对面的人就把安昕和星星打残血,然后围起来在他们旁边跳舞。
  反正是自定义,安昕的心态也很轻松,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有一波对面从阴影里开星星,他刚好在附近,直接闪现给星星挡了控制,然后他脆弱的小身板几乎是瞬间被秒。
  对面手起刀落砍了安昕之后,发了个“…”,然后又发了一句“真爱。”
  安昕回复“确实。”
  结果这时候,本来已经跑掉的星星突然一个回头,撞到对面伤害技能上。
  有人头没人会不捡,水友干净利落地把星星也宰了,然后亮了个小青蛙歪头问号的表情。
  因为星星这突如其来的送人头举动,实在是令人不懂。
  -星星:殉情。
  -水友:懂了!
  -单身20年:牛。
  安昕:“……”
  安昕吐槽:“殉情这词能这么用的么!”
  “不能吗?”星星无辜地反问,“咱俩这英雄本来就是官配。”
  安昕玩的英雄是寡妇,星星紧随其后拿了个卡牌,这两个英雄在背景故事里,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还有一套名为“探戈灵魂”的情侣皮肤。
  安昕一想:“也是哦。”
  .
  星星中单玩得确实不怎么样,也就是钻石水平,但安昕的打野更逊好几筹。
  因为其他位置,不管上路、中路还是下路,前期的关键就是补兵、换血、防止被抓,强弱差别只在英雄熟练度上。
  基本功到了,再弱也不会弱到哪去。
  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