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自己公会的女主播,既然要查房,干脆给她点热度,平台还能念自己点好。
  .
  这会儿直播刚刚开始,小桃的直播间人不多,只有2万出头的热度。安昕一点进去,先听到星星的声音。
  “今天双排的主播叫小桃,房间号是xxxx,在我直播间左上角。”星星说,“小桃是个特别可爱唱歌还好听的妹子,兄弟们可以去点个关注。”
  画面右下角,小桃的模样确实配得上星星的夸奖,她就像照片里一样,梳着二次元的齐耳短发,穿一件小熊印花的卡其色T恤上衣,戴着粉色猫耳耳机,整个人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女。
  安昕看着她,心里面一半是欣赏,一半却跟榨了个柠檬似的,泛着酸。
  -【妹子,安昕来查房啦】
  -【好可爱的妹妹】
  -【安昕哥哥来看你啦!】
  安昕是在直播时来的小桃房间,这样“查房”这个行为能让更多观众看到,才有意义,这就导致他的一票粉丝跟着也来了直播间。
  小桃看到弹幕之后,立刻特别乖地跟安昕问好,还说“安昕哥哥,我给你唱首歌吧。”
  安昕知道小桃是个会唱歌的主播,正想说“好”,语音里他听到星星附和了一句:“小桃唱歌很好听。”
  安昕心里那半个柠檬噗的一声,爆了满地的汁儿。
  哪怕安昕知道,星星这句话就是营业,运营会跟他说要他帮着推小桃那些特点,甚至还会有剧本。
  但是听到星星温柔地夸小桃时,那种“我才是个外人”的感觉,还有“说不定小桃已经背地里给他唱过歌”的脑补,都让安昕没办法再安然自得地呆在这儿。
  “不用啦。”安昕笑着说,“我这儿排队排进去了,估计听不完,直播加油哦!”
  说着他把同样的字打在小桃直播间的弹幕上,又刷了两个飞机,飞快地切回自己直播间。
  好在刚好游戏排进来了,给了自己一个撤退的理由。
  .
  但选英雄时,安昕的心情也没能平静,一直琢磨着星星和小桃的事情,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但就是非常在意,如果把星星换成小七他完全不会觉得有什么。
  也许是因为觉得星星比较单纯,也许是不想让自己的双排搭档被拐走,因为很多双排都是这样,本来排得好好的,突然其中一个网恋了,为了陪女朋友,两个人只能拆伙。
  安昕咬了咬嘴唇,他一般不想做一个茶里茶气的人,但为了不让自己的双排搭档被人拐跑,他终于还是打开手机,给星星发了一条微信。
  星星的心情同样也不是很好,当然,这种不好不会折射在对小桃的态度上,她完全是无辜的。
  只不过……
  安昕去小桃的房间查房,却不来他这里。
  安昕跟小桃互动,却不愿意隔空跟自己互动一下。
  星星跟小桃双排的是普通白金局,这种局就算要他让对面3级,他都有carry的把握,所以他放任自己心不在焉地郁闷了一会儿。
  反正小桃要和她的观众们互动,公会那边只要求他给小桃唱几首歌的机会,并没让他找话题。
  “星星哥。”小桃软绵绵叫了一声,“我选什么辅助?”
  “都行。”星星说,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他按开。
  -安昕:好好玩,但是带妹也别忘了我,记得回家qwq星星一怔,旋即低头咳嗽,掩饰自己此刻的表情,可眼底和唇角漾起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安昕还是在意的。
  他终于确认了这一点。
  小桃虽然用软软的声线和星星说话,其实内心深处,她并没有想和星星撒娇。
  只不过她是个主播,主播总要做一些迎合观众的事情,比如用可爱的声音讨他们喜欢。
  实际上,小桃只想唱歌,偶尔打打游戏,并不想靠卖笑发嗲获取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她也很感激自己的搭档是星星,虽然星星话不多,但他既没有仗着名气欺负自己,也没有私底下跟她说一些很油腻的话。
  而且星星的好朋友安昕也来给自己捧场,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安昕的粉丝还给她送了不少小礼物,真是太热情了。
  小桃暗自决定,自己以后要是发达了,一定要去星星和安昕的直播间,给他们刷火箭。
  他们打白金局,事先运营说过,这个局星星可以一拖五,小桃心态很放松。
  她问星星玩什么辅助,听到星星说随便后,她追问:“那你最喜欢什么辅助?”
  她已经决定,星星喜欢什么,她就玩什么。
  但星星的回答令她意想不到。
  “我啊。”星星声音带着点点笑意,“我最喜欢安昕辅助。”
  小桃:?


第29章 别生气
  星星和小桃甜蜜双排的同时,安昕也有一搭没一搭地直播着。
  以前不是没单排过,但想到星星在和甜妹双排,自己的单排之路就格外索然无味。
  难道我也想要甜妹了?
  安昕琢磨着,要不要自己也去找个女主播双排一下,可转而先是觉得,女主播都和自己撞了位置,随即又觉得这个想象本身也并没让他有多兴奋。
  看来不是这个原因。
  也搞不清楚,到底自己是怎么回事。
  刚好这一把打完,安昕瞥见弹幕在刷:
  -【有姐妹刚从星星那边回来吗?只能说,我服了。】立刻有人附和这条弹幕。
  -【确实,星星老忠贞了】
  忠贞?
  这个并不常见的用词让安昕愣了下,他问:“你们在说什么?”
  弹幕没直接告诉他,而是跟他说【去星星直播间看就知道了。】.
  本来安昕是不想去的,因为看星星跟别人双排,他不开心。
  但弹幕的话有点吊胃口,还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振奋感觉,所以,安昕还是点开了直播间,不过,他还是去的小桃那边。
  没想到一进去,就听到小桃问:“星星哥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居然!在!聊闲天!
  安昕瞬间炸毛,感觉自己受到了弹幕欺骗,他也没多想自己为什么听见星星跟小姐姐聊天就不爽,总之立马就要点叉走人。
  没想到紧接着,他听见星星回答:“没什么其他爱好,就喜欢跟我搭档双排吧。”
  安昕一愣。
  突然cue我?
  是因为看见我进房间了?
  不对啊,我进的小桃直播间?
  小桃嘴角一个上扬,随即又非常快地收敛住,表情很诚恳地说:“确实,这个答案我想象得到。”
  “嗯?”星星饶有兴致地问,“这怎么想象到的?”
  “女人的直觉。”小桃一脸乖巧。
  -【哈哈哈哈神tm女人的直觉】
  -【一晚上提那么多次想象不到就怪了】
  -【妹妹心说,如果我有错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给我喂狗粮噎死我】弹幕让安昕想捂脸,他简直能感觉到自己两个耳朵眼在往外冒蒸汽。
  星星咳了两声,跑去给小桃送飞机。
  三小时后。
  安昕回看着星星的直播录像。
  虽然开了二倍速,但还是能听得很清楚。
  “安昕辅助……安昕……安昕……搭档……”
  他的名字一次次地在录像里面出现,星星明明在和小桃双排,那感觉却像是和自己在打。
  以至于最后下播时星星让她给自己送句祝福的时候,小桃说的都是“祝你和安昕哥百……战百胜。”
  正常送祝福哪有把自己搭档也搭进去的啊!小桃妹子这是已经被星星毒得神志不清了吧!
  而且,为什么小桃妹子还主动问星星和自己双排的细节啊!是还嫌他说得不够多么!
  怎么他一边说你还一边笑啊!没发现自己被抢戏了么!
  .
  安昕内心正吐槽着,语音那边,星星突然说:“我知道错了。”
  “嗯?”安昕一愣,“你错什么了?”
  “我不应该直播的时候一直cue你,让你觉得尴尬了,对不起。”星星说。
  “没,我倒是不尴尬。”安昕赶紧说,“但这是你跟小桃的直播场,一直提我,是不是对人家不太好。”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安昕脑海中出现的是小桃听得津津有味的表情……但人家没准就是客气一下呢。
  “嗯,我跟她道歉了。”星星说。
  “她怎么说?”安昕问。
  星星把聊天记录发了过来。
  .
  聊天记录上,星星说:今天不好意思,我提安昕太多次了,对不起。
  小桃:没有没有,多提几次,非常好,我嗑得很开心。
  还发了个大拇指的表情。
  安昕:“……”现在女孩子是这样的吗?
  星星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小桃说:加油!
  “她加油?她加什么油啊?”安昕错愕地问。
  “我也不知道。”星星的声音里带着点儿笑意,“加油直播吧。”
  星星的解释倒没什么,可语气里那点淡淡笑意却让安昕耳朵一下子红了:“现在这小姑娘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嗑的很开心都出来了,啊啊啊啊真是的。”
  “小姑娘性格比较活泼,别在意。”星星笑着换了个话题:“刚才刚子跟我说,咱俩双人solo赛的报名通过了。你有这个胡思乱想的功夫,不如想想怎么打得好一点吧。”
  双人solo赛是平台举办的经典春节活动之一,大主播两两一组,进行二血一塔一百刀模式的solo,是平台人气最高的趣味赛事。
  安昕自觉不是操作流的主播,所以对solo赛他也没有什么特别高的预期,只是想和星星一起玩下,顺便让粉丝高兴高兴。
  不过,练还是要练的,安昕和星星挑了几组英雄,每天晚上拉着可乐还有他朋友,下播之后在嚎哭深渊练上几轮。
  .
  很快就要过年了,年三十那天,安昕在直播间请了假,回家陪父母。
  他和父母都在上海,但不住在一块儿,因为在城市的两头,平时也不常见,在家里安昕就装个乖乖仔,帮父母准备年夜饭。
  下午六点多,安昕正忙着切菜,突然听到自己手机一直响,他草草在围裙上擦了把手,冲出来一看,是星星给他打了个微信电话。
  安昕赶紧接了:“hello,什么事?”
  “春节快乐。”星星笑着说,“我闲着没事做,要来练一下solo的组合吗?”
  “哎呀,我现在忙不开。”安昕说,“我准备年夜饭呢,晚些吧。”
  星星愣了愣,“哦,对,年夜饭。那你忙,不打扰你了。”
  “等会儿。”安昕敏锐地从星星的反应里察觉到什么,他试探着问,“怎么,你今天不回家吃年夜饭吗?”
  .
  电话那边短暂地沉默了下,安昕立刻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但这时候,星星已经笑了笑说:“嗯,不回。”
  “……”安昕小心翼翼斟酌着,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双排搭档,是不是问得太多了。
  “我和家里没什么矛盾。”星星主动说,“就是今年没买到票,懒得回去而已。”
  “嗯,我知道了。”安昕说,“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肯定的。”星星笑了笑,“一会儿我开直播,你先忙你的去吧。”
  “好,我晚点去看你。”安昕说。
  星星那边轻轻道了个别,随后挂了电话。
  .
  安昕发了会儿愣,再一次拿起手机。
  和家里没什么矛盾,这话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只是和家里闹矛盾还好,二十来岁的男孩子,谁还没有个叛逆期了。
  就是让人挺心疼的,所有人都团圆的日子,他一个人住在那儿,虽然说有月亮陪着,应该也有点孤单。
  可能星星会觉得他多管闲事,但他还是想为星星做点什么。
  顾星遥给月亮倒腾了晚饭之后,打开直播。
  一进直播平台,先是一段新春限定的,锣鼓喧天的乐声。
  今天看直播的观众不多,应该是都和安昕一样,忙着在过除夕。
  不过人数还是有平时的一半左右,弹幕热热闹闹的,让他不至于无聊。
  -【主播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星星笑着应道。
  春节虽然看直播的人不多,但大家为了讨个好彩头,来了基本就会送点礼物,他谢礼物谢到喉咙发干。
  高分段的人本来就不是太多,除夕晚上都回家了,星星排了15分钟没排到人。
  这样子直播效果不是很好,他干脆在直播间抽了个粉丝号帮忙打,顺便开抽奖。
  换号的间隙,手机上突然来了个电话。
  “你好?”熟悉的陌生号码,顾星遥心里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人。
  “是星星吗?”对方说,“你的外卖到了。”
  “嗯,好。”顾星遥说,“放门外吧。”
  他并不着急去取,因为他姐动不动就给他点外卖,大过年的他不肯回家,虽然和爸妈吵架了,但是和姐姐并没有,姐姐肯定会点吃的给他。
  ……等下,那个外卖员叫他“星星”。
  姐姐点的外卖,留的称呼从来都是“小遥”。
  .
  星星突然就坐直了,这会是谁点给他的外卖?
  管他叫星星,还知道他的住址,星星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而美妙的猜测,但他又不敢确信,因为这对他来说,太惊喜了。
  “大家稍等,我去拿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