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眼睛都睁大了,“你不会以前真觉得我和他有一腿吧。”
  “一开始确实这么想过,毕竟这个ID看着就很网恋,描述浪漫的面基场面,你俩崩的又特别……爱恨情仇,是吧。”星星说。
  他敏锐地察觉到安昕的不爽,立刻又补充:“但是我知道小七是什么样人以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想法了。你不可能看得上他,我了解的。”
  安昕收起自己的四十米大刀:“你这个是纯属想多,我这ID就是看到这个短句觉得挺美,拿过来用而已。”
  “所以说,如果我找你面基的时候找个日落的时间,你这ID就等于是为我改的了,对吧。”星星说。
  “确实。”安昕笑起来,“我也可以真的为你改,改成我见星星时日落什么的。”
  “那倒不用。”星星也乐了,“这个名字也太不浪漫了。”
  两人一边闲聊天,一边上分。
  新赛季开了三个星期,水平过硬的早就已经冲到王者前列,现在还停留在大师以下分段的,不能说不厉害,至少没到超级猛男那个级别,安昕和星星打起来游刃有余。
  再加上星星大号上个赛季分很高,隐藏分高的爆炸,赢一把加30多,输一把扣6分,两天功夫,星星就成功冲到超凡大师,继续和安昕大号双排。
  .
  第四周是冲分活动的最后一周,为了国服第一的宝座,高分段的兄弟都快疯了。
  毕竟国服第一代表的是推荐热度,是奖金,还有每一个高分玩家都追逐着的,“国服最强”的荣耀。
  安昕和星星每天打十小时,甚至更多,但他们还不是最刻苦那一档的。
  跟他们差不多的有一个国服排名在八到二十位浮动的中单,有一天打着打着,人不见了五分钟。
  在队友疯狂的问号中,大哥突然发了一句“不好意思,刚太困,睡着了。”
  出去之后安昕一查战绩,这个中单平均每天打18个小时,称得上不眠不休。
  分段高了他们也遇上各种怪人,比如故意拦他们分的,给他们送分的……当然,这些也都不太多。
  刚开始过王者1000分时,安昕还因为自己创造生涯新高而激动了一会,但随着分数越来越高,因为分而带来的兴奋就逐渐麻木了,剩下的就是对排名的追求。
  直到第四周的星期日,晚上23点22分,安昕终于勉强爬到了国服第一。
  分数是最强王者1755分,领先第二名3分,领先第三名11分。
  但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分数,因为这个时间点,距离0点结算还有38分钟,可以打1盘游戏。
  所以安昕不能现在停下,如果他不打,一旦第二名赢了分数一定会反超他,甚至如果第三名赢了,他会直接掉到国服第三。
  虽然打也有可能会输,但不打就是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安昕没的选择。
  .
  直播间观众空前的多,有看热闹的,更多是给安昕加油打气。
  这盘游戏一进去,又看到小喇叭,小喇叭直接告诉安昕一个劲爆消息:国服第二在对面。
  -上单:我靠,那这把是决定国服第一归属的焦点战了。
  -打野:兄弟们给点力啊。安昕加油!星神加油!
  -星星:加油!冲!
  这盘游戏,两边都知道是焦点之战,打得格外谨慎。
  战局极度焦灼,国服第二是打野位,擅长带动节奏。
  星星和安昕的下路更偏向后期接管比赛,所以国服第二一直抓下,不想让他们发育,星星和安昕则夹缝里求生存,艰难地苟到团战期。
  最后,还是安昕找到机会,开到对面最肥的C位直接秒掉,安昕这边才一波推上高地,结束比赛。
  .
  跟着兵线推进时,弹幕上全是“666”,队友纷纷发“恭喜”,身边的小兵好像都成了夹道欢迎的仪仗队。
  但安昕感觉有点儿恍惚,也许是因为过度紧张,也许是因为成果太大,总之真到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忐忑有之、激动有之、喜悦有之,但现在的一切情绪都显得有些浮夸,高高飘着不踏实。
  就这么国服第一了?
  两个月前,安昕绝对不敢想这个。
  直到游戏切出来,23:57,这点时间已经不太够改变什么了,但是在0点结算结果刷新前,一切都还不能定论。
  即使已经反复看过自己、国服第二还有国服第三的胜点,最后这3分钟,安昕还是突然紧张起来。
  180秒的倒数,心跳得像战鼓。耳边星星也没有说话,和他一起等待着结果宣布的刹那。
  晚上12点,安昕小心翼翼地点开排位生涯界面。
  排行榜上,“鲸鱼tv丶安昕”明晃晃挂在榜首。
  .
  “我国服第一了啊?”安昕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我国服第一?”
  “是呢。”星星笑着说,“恭喜你,国服第一。”
  弹幕又开始新一轮的祝贺。
  -【恭喜恭喜恭喜】
  -【撒花撒花】
  -【好有成就感呜呜呜我崽出息了】
  “谢谢大家,谢谢。”到了这会儿,兴奋啊、激动啊这些情绪,才后知后觉地涌上来,安昕笑得合不拢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还要谢谢我星神,星神天下第一。”
  -【主播不感谢下星神吗?】
  “确实应该感谢,不,感谢都不够。”安昕说到这里,心念一动,“这样吧星神,为了表达对你滔滔江水般的敬仰之情,我答应你一个要求吧。”
  .
  星星怔了怔:“这么阿拉丁神灯的感谢方式吗?”
  “确实。”安昕笑着说,“因为想送个礼物,但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干脆你自己点好了。”
  “什么要求都行吗?”星星问。
  “嗯,什么要求都行。”安昕一口答应,“现在不好说的话,下来私聊也行。”
  短暂沉默后,星星笑了笑:“私聊就不用了,这样,我占你个便宜,你叫我一声‘哥哥’吧。”


第26章 树洞
  安昕的直播有30秒的延迟,也就是说星星说的话,观众要30秒后才能看到。
  所以第一时间,能对这个要求做出反应的,只有安昕那因为刚上了国服第一而有点儿飘飘然,而且以前在这方面也不怎么机灵的大脑。
  “叫哥哥太简单了,我甚至可以给你免费升个级。”安昕非常豪爽,“多谢星星爸爸带我上国服第一,星爸爸牛逼啊!”
  星星沉默了。
  几秒之后,他拍了拍手,简短地吐出一个字:“强。”
  “那当然强。”安昕还很骄傲,“也不看看我是谁的搭档。”
  .
  这时候弹幕终于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观众还没来得及因为这个“叫哥哥”的要求发出虎狼之词,就已经被安昕这一句“爸爸”全堵了回去。
  -【我是星星我要吐血了。】
  -【人家要你叫好哥哥,你管人家叫爸爸?】
  暴雨一般的【哈哈哈哈】刷在屏幕上,安昕总算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没有接住星星的营业请求。
  这在五好主播安昕身上是从没发生过的事,他耳朵唰地红了一片,到底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什么不清楚,总之是满脸写着“我要裂开了”。
  星星叹口气:“我就想占个便宜,你硬给我升了个辈可还行。”
  这算是给了个台阶下,安昕立刻嘴甜甜地改口:“星星哥天下第一!”
  于是弹幕刷出一片【99】和【嗑到了】,一堆礼物淹没直播间。
  观众很高兴,安昕也很高兴,开了一波抽/奖,跟观众说晚安。
  至于星星……
  帅气的阿拉斯加在电竞椅边上转悠,毛烘烘的大尾巴一晃一晃,时不时扫过年轻人修长的小腿。
  顾星遥探手,揉了揉月亮的脑袋。
  大型长毛狗的毛摸起来有点糙,但很软,热乎乎的,手指摁进去极度解压。
  月亮配合地把脑袋往上抬了抬,蹭蹭他的手,像是感觉到主人现在不是那么好的心情。
  硬要说星星现在心情多么不好,其实也不是。
  不够想象中甜甜的一句“哥哥”变成了“爸爸”,确实比较出乎他的意料。
  但再想回来,星星又觉得,凭安昕的反射弧,差不多也就这样了。
  星星以前给大主播陪玩的时候见过那种特别“懂事”的主播,男的女的都有,是公会介绍来让大主播带的新人。
  一进yy,根本不管星星的马甲还挂在那儿,语气一下软了,用那种一听就经过练习的悦耳嗓音喊大主播“哥哥”。
  安昕要真的这么懂事这么会,事情可就大了。
  这会儿已经关了直播,语音却没断。
  安昕忍着笑意的声音从哪边传过来,“没事吧爸爸?”
  “你还叫上瘾了。”星星叹口气,“没事,就是老来得子,有点激动。”
  “好不容易让你占下便宜,不得给你占到爽么。”安昕笑着说。
  “确实。”星星应和着,手指上一不小心劲儿用得有点大,月亮极度怨念地嗷了一嗓子。
  .
  月亮拿脸拱顾星遥的手,大狗做这种动作时有点儿分外勾人的铁汉柔情的味道,何况阿拉斯加也不是毛脸雷公嘴那种凶神恶煞,它英气里面还透着点清秀。
  一般人被这么蹭,再加上被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十分定力先得去了八分。
  但星星可不是一般人,他已经被月亮这么凝视五年了。
  “不能吃。”星星拍拍月亮的鼻子,指指电脑上的时间:“十二点半了,再吃你要变胖狗了,睡觉去。”
  月亮听不懂星星在说什么,但主人的语气让它感觉到现在是没得吃了。
  大狗怨念满满地哼唧两声,回到自己窝里,趴成一个腰果形。
  把自家狗子赶去睡觉之后,星星也洗漱准备休息。
  躺回床上,他拿起手机刷视频,视线在锁屏上停了一会儿。
  星星的锁屏是两年前鲸鱼平台年度盛典上的一张照片,从像素来看应该是某人亲手拍的。
  照片的主角是安昕,他穿件透着点浅黄色的白衬衣,一只手端着酒杯,臂弯里搭着一件咖色西装上衣,戴着副浅框圆眼镜,满满学生气。
  安昕笑盈盈的,像在听人说话,模样看起来又乖又挺拔,讨人喜欢极了。
  不过那时候,星星对安昕还没有那么多非分之想,只是单纯舔颜。
  彻底沦陷还是双排以来的事,谁知道安昕能这么可爱啊。
  可爱到让本来只是想接触安昕看看的他,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着无法自拔就去了。
  虽然嘴上占便宜无数,安昕的某些反应也让星星觉得自己确实不是没有机会,但就从今天这声“爸爸”,星星就知道自己离成功至少还隔着好几层可悲的厚障壁。
  没法确定安昕对自己到底什么态度,也想不通如果真有希望自己该怎么追,星星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外援。
  比如,微博树洞。
  微博树洞集吃瓜撕逼情感咨询于一体,星星相信这里的姐妹们会给他期待的答案。
  安昕睡醒之后没什么事干,习惯性地先开朋友圈。
  出乎意料的是,没看到星星的新动态。
  安昕蠢蠢欲动的小手一下无处安放,他不死心地点进星星朋友圈看了一眼之后,只得承认这个事实:星星今天早上没发朋友圈。
  问题是,没发朋友圈就没得点赞了。
  没得点赞就……没法和星星发起互动了。
  不知道从哪天起,安昕习惯了点赞星星之后,评论他一句,然后星星睡醒了会回复,安昕就私聊回去。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能一直聊到开播前。
  但是今天,星星没发动态。
  没发动态,安昕就找不到理由跟星星说第一句话。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是起床、洗漱、吃饭过后,安昕发现一个事实:他居然抓心挠肝地想跟星星说话。
  .
  想跟星星说话就得找个话题,要不平白无故地凑上去,安昕想一想都觉得自己烦人,想来想去他打开了微博。
  从粉丝那里安昕听说过,微博上有个英雄联盟的树洞,上面有各种八卦,有时候他会看见自己粉丝在直播间聊这些。
  可以想见,树洞上的东西应该都挺有趣,如果挺有趣的话,那么星星或许也会感兴趣。
  ——也就是说,有了发起互动的契机。
  .
  安昕去粉丝群里问了下那个树洞在哪,粉丝热情地给他指路。
  安昕满怀期待地打开树洞:
  -【挂个电十九刷胜率还打断的】
  -【挂网二网恋绿人名媛】
  -【挂个炸单还骂老板的陪玩】
  一眼望去,触目可及的地方全是“挂”字,安昕点开一看,基本都是双方当事人对喷,气氛非常之不和谐。
  安昕擦了把汗。
  这种帖子怎么能发给星星呢,会破坏他一向岁月静好的造型。
  好在就在这时,安昕翻到一条新发出来的投稿。
  跟前面互扯头发的吵架相比,这条投稿看起来可以说是相当小清新。
  《跟暗恋对象双排了很久,想表白,求姐妹们支个招》.
  安昕立马打开通读了一遍:
  “我是个玩AD的,玩得一般,王者几百分吧。
  我有个喜欢的人,她玩辅助。
  我之前就挺喜欢她,但是她不认识我,前段日子,我总算找到机会接近她,成了她的双排队友。
  我俩双了两个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