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昕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麦克风里对星星低声说了一句:“我没有。”
  没有对小七起过任何心思,也没有对星星抱着那种龌龊想法。
  他甚至不知道星星会不会相信,哪怕他们玩得再好,却没有多么交心。
  相识三年的故人找上门来,星星真的不会揣测么。
  “我知道。”星星说。
  星星的声线一如既往温柔,给安昕一种大地一样踏实安稳的感觉。
  六神无主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根可以依靠的主心骨。
  .
  这会儿也没有人打游戏了,星星站在对面泉水前面堵着小七,小七复活了走出来就被他两枪捅死,杀小七一次就骂他一次傻逼。
  但小七变成了一具尸体也还是滔滔不绝在说,差不多要给自己和安昕编出一段话本。
  他现在应该也意识到,星星并不信自己了,干脆鱼死网破,三个人一起下水。
  -小七:安昕,你知道我恶心你什么吗?敢暗恋不敢告白,搞什么柏拉图?茶里茶气的我看着就想吐。
  -星星:别狗叫了。
  -小七:你还护着他,你看不清形势?
  -小七:哦忘了,你俩有一腿,你肯定得帮着他。
  -小七:等星星,你真可怜。
  -小七:他自己什么都不敢说,你迫不及待跳出来给他洗白,舔狗舔成你这样,不觉得自己很卑微吗?
  -小七:是不是等下他给你打个电话说委屈,你直接打飞的去上海安抚他啊?嗯?
  围观群众又发了几个点点点,戏越来越好看了。
  语音里,星星低低骂了句脏字:“我就是你的舔狗又怎么着,我今天还就不惯着这个傻逼了。”
  “别。”安昕听出他这话里隐约有点要跟小七玉石俱焚的意思,赶紧劝阻,“你别打字了,后面我来说。”
  “我不想让他恶心你。”星星咬着牙,能听得出他极度的愤怒。
  “他恶心不到我。”安昕说。
  就在刚刚星星说“我知道”开始,他已经没所谓小七说什么了。
  他原本不是一个性格很刚的人,但小七刚刚有一句话说得对,他不能让对自己这么好的、无条件信任自己的星星,在小七面前这样卑微。
  “星星。”安昕说,“不要让他这么贬低你,你确实对我很好,但你不是舔狗,你是我的搭档,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人之一。”
  与此同时,一行字跳出在聊天公屏,进入所有人的眼睛。
  -安昕:大哥,你这也太缺爱了吧。
  .
  从同性恋风云开始就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当事人突然说话,全场立刻又肃静了。给安昕留出充分的空间。
  就连小七都愣住了。在他印象里安昕一直是个很温和脾气很好的老实人,这种人在凶猛的攻势面前,不是只会被打得话都说不出来,暗自抹泪吗?他以前打游戏被喷了,都只是屏蔽,不会骂回去的。
  但安昕的话一行行出现在屏幕上,每一句都在打小七的脸。
  -安昕:我不讲话,不是心虚,是我懒得和你这种人多话。
  -安昕:朋友之间的关心你觉得是暗恋,从没有人暗恋过你是吗。
  -安昕:星星是我的朋友,他信任我,所以会帮我说话,你管这叫舔狗,看来连帮你说话的朋友你都没有,真可悲。
  -安昕:我现在说这些,也不是为了和你吵架。我只是在保护星星,你没资格贬低他。
  -安昕:最后,我不是同性恋,就算是,我也看不上你这种普通又自信的傻逼。


第24章 爬
  小喇叭打了个“6”,队友在公屏发“哈哈哈哈哈”,对面的人回了一句“臆想症真可怕”。
  这就完全表明,他们是站在安昕这边。
  但游戏结束,安昕还是直接点了退出,同一时间,手机响起,星星的微信语音打了过来。
  .
  虽然骂回去了,但本质上这件事还是糟心,被诬陷的委屈与愤怒不会因为还击就减少,现在安昕的状态更像鸵鸟,想要脑袋往沙子里一埋,整个世界爱他妈谁谁。
  但犹豫一会儿,他还是按下了那个绿色的小电话。
  “还好吗?”星星的声音响起。
  因为公放的原因,他的声音显得比平时狭窄,因而带着穿越空间,被磨得细碎的温柔。
  “一般吧。”安昕低声说。
  刚刚还压抑着,现在星星问了,就像打开了一道闸门。委屈像黄昏时分的涨潮,大片大片漫上来,把心脏整个浸湿。
  “别难过。”星星说,声音也压低了,很温柔。
  安昕“嗯”了一声,有点艰难地开口,“小七都是瞎说的,我……我不是。”
  别人都没所谓,可他不想让星星误解他,一点都不想,所以哪怕解释这个本身很可笑,也还是要解释。
  “嗯?”星星一愣,“你不是什么?”
  “我不是同性恋。”安昕说,“我更没有像小七说的那样暗恋他,黏他。”
  “我知道。”星星笑了笑,“你看不上他,你说过的。”
  “你这么相信我吗?”安昕问。
  “我不该相信你吗?”星星反问。
  “可……小七说的那些,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安昕问。
  小七说安昕求着他见面、说安昕暗恋他、舔他,这些话不太可能是毫无凭据的编造。安昕也不相信星星听了那些会毫无动摇。
  “说没有想问的就太虚伪了。”星星说,“你愿意告诉我什么呢?”
  “我都可以告诉你。”安昕咬了咬嘴唇。
  虽然回忆已成狼藉的现实不是什么好感受,但他更不想让星星心里怀着猜疑。
  “那我洗耳恭听。”星星笑了笑。
  .
  “他说我求他见面,应该是前年,那次平台年度盛典刚好在上海举行。”安昕说,“我家是上海的,我就跟他说,盛典结束了可以请他吃饭,但他拒绝了,说已经约了妹子,我开玩笑跟他说‘来嘛来嘛来嘛’,可他最后也没来。”
  “在小七眼里,这就叫求他见面?”星星愣了,“这对话也太普通了吧。”
  “是啊。”安昕说,“他所说的‘舔他’,应该也是一样的情况。我们这边有时令小吃的季节,我都会寄一点给小七,另外他喜欢网恋,有时候遇到感兴趣的女生,会让我帮着要联系方式,但我真不知道这怎么就算是‘舔他’。”
  “这不就是很普通的,会为朋友做的事吗?”星星也匪夷所思。
  “是啊。”安昕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到底哪些言行给了他我暗恋他的信号,但是我真的对小七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
  他又补了一句:“你要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星星笑了笑。
  .
  “你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安昕问,“就因为觉得我暗恋他吗?他恐同?”
  “那应该只是他看你不顺眼,想方设法给你挑刺的理由。”星星说,“小七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想揣测,只能说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你趁早跟他掰了是好事。”
  “我明白。”安昕说,“可就是觉得有点……”
  “觉得三年的情分突然全没了,有点难过,是吗?”星星问。
  “嗯。”安昕低低应了声,怕星星误会他又赶紧补了句,“但这不是说我对他还有怀念什么的啊,就是,怎么说呢,怀念我的青春。”
  “虽然你跟你的青春掰了,但是现在你有我了啊。”星星说,“损失一个人渣,获得了我,你赚翻了。”
  安昕没忍住笑了:“我往河里掉了一个垃圾AD,河神老头儿给我捡上来一个AD之神,是吧。”
  “是呢。”星星附和,“这个AD之神人美声甜,手法犀利,脾气又好,你还不赶紧抱住大腿。”
  “抱着呢抱着呢。”安昕笑着说。
  第二天早起,安昕一眼看到陈露给他发了一堆消息,接着又看到讨论组里,刚子也发了一堆消息。
  他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先看陈露那边。
  果不其然是在问他,昨天晚上是不是跟小七对喷来着,到底什么情况。
  公会指着主播赚钱,发生这种新闻,当然要问情况,安昕如实跟陈露汇报。
  陈露很快回过来:ok,不用担心昕哥,那场比赛的录像公会拿到了已经,完全是小七先挑衅,不会有什么大事。
  接着安昕又点开讨论组,一打开,他吓了一跳。
  -鼎竞-刚子:星星哥你放心!天塌下来有刚子给你顶着!
  -鼎竞-刚子:这个小七太离谱了!我开我小号去骂他!
  -鼎竞-刚子:妈的!最烦这样的人!
  安昕:“……”
  你已经彻底变成星星的小弟了是吗?
  .
  英雄联盟主播圈的主要战场是在贴吧、微博树洞和公众号,昨天那盘比赛虽然十个人里有七个主播,但事发时没有一个在直播,所以并没有立刻引起讨论。
  不过,从小七开始骂人的第一时间,就有好事者录像并且投稿,所以当天晚上,一个名为“联盟新鲜事”的公众号里,一篇【鲸鱼tv三大主播深夜撕逼,男同竟在我身边?】的头条文章就推送到了所有人面前。
  这篇推送记录了昨晚那场嘴仗的前因后果,基本上只有截图,客观陈述事实,没带任何倾向,不过在下方评论区里,围观群众的倾向倒是很明显。
  -【看安昕直播好几年了,那会儿他跟小七确实关系很好,但是说gay就离谱了。】-【我跟我兄弟也这样啊,小七疯了吧】
  -【格局决定高度,怪不得小七这么多年也没什么水花】-【星星真挺圈粉的,手法好,人还仗义】
  接着贴吧上,微博上,都有人投稿展开了关于此事的讨论,虽然也有阴阳怪气说安昕长得就像受、玩辅助的都娘炮之类话的人,但多数脑子正常的人还是觉得小七问题比较大。
  更何况事情的重点根本不是安昕的性向,而是小七捏造事实的行为。
  安昕因祸得福,又涨了一波粉,星星就更不用说了,数据飙升,转眼间已经把小七甩在身后。
  当然,官方从不倡导在游戏内使用攻击性语言,再加上这件事影响比较大情节恶劣,对喷比较严重的小七和星星都被封号处理。
  原定的处罚是封号一周,但小七因为之前多次喷人,账号被禁言甚至封号三天过多次,且这件事情是小七挑起,所以这次加重处罚,直接把他封了一年。
  这是游戏官方的处罚,平台当然还有处罚加码,小七和星星都被罚款两万,小七被停播三个星期。
  更离谱的是,因为鼎竞公会最近在竞选平台“五好公会”,对负/面消/息零容忍,于是给小七的惩罚来了个超级加倍:小七被迫停播三个月,并且公开发文道歉。
  .
  小七的道歉文高挂在他平台的个人主页上,直播间是封禁状态,热度是他平时动态的几十倍,全都是来打卡的。
  安昕则坚持帮星星交了罚款,甚至还想赔星星一个号,但星星说就一周,没所谓,于是安昕给月亮买了一堆狗罐头。
  这样的结果完全在安昕意料之中,星星酷酷的没什么表情,刚子竟然成了全场最高兴的人,在三人讨论组里发布了大量庆祝胜利的言论,同时还发了好几个8.88的小红包讨彩头。
  .
  “整件事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你号封了。”安昕说,“虽然就封一周,但是正好把冲分活动最后一周耗过去了,这一周人人都在上分,你那号能保住王者段位就不错。”
  “没事,我的号无所谓。”星星说,“咱们加把劲,还得给你冲国服第一呢。”
  .
  “啊。”安昕愣了愣,“还冲国服第一吗?”
  英雄联盟最强王者分段的号只能和超凡大师以上的号双排,现在星星的王者号封了,他们就剩一个号。
  虽然说星星想借个大师号很简单,但安昕觉得如果不是星星的号跟他一块儿,那上国服第一也没什么成就感了。
  “咱俩大号这赛季都没打呢,你先跟我双排到大师,然后我就可以跟你大号排了。”星星说,“咱们不都说好了吗,我们上国服第一,给你装个逼,顺便狠狠打小七的脸。”
  “嗯?”安昕不禁扬起嘴角,“星神这么喜欢我吗,一定要送我上国服第一。”
  他本来就是开个玩笑,所以他也没想到,星星居然会接话。
  “是啊。”星星笑了笑,“星神就是这么喜欢你。”


第25章 国服第一
  明明星星只是接个梗,安昕很清楚这点。
  可不知为什么星星说这话的时候,他心跳倏地漏了半拍。
  但心跳快半拍这件事并没耽误安昕的嘴皮子,他立刻接住星星的话:“那真好,我也可喜欢星神了。”
  “乖。”星星说,“带你上国服第一。”
  国服第一这件事星星提了很多次,到最高处去看风景确实没什么不好,安昕正好心里有点儿莫名的害羞,立刻顺着星星的话换上大号排位。
  .
  新赛季他们冲分拿的是小号,所以小号都改成了带平台名的ID,但大号就没变,安昕依然叫“我见你时日落”,星星则依然叫“等星星”。
  他们同时上大号,目标是把星星这个号抬上大师,然后跟安昕继续双排。
  安昕拉星星进组,排队时闲聊。
  “其实我之前一直以为,你这个ID和小七有关系。”星星说,“但是我没敢问。”
  “我靠。”安昕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