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平应该算是相仿,一起玩时,是一种团结协作的感觉。
  可是打csgo时,就像是王者带黄金,星星在这个世界无所不能,并且为安昕打点好一切。
  这竟然让他有了一种神奇的……被宠溺的感觉。
  以至于当玩了三局,星星说“太晚了,今天就玩到这,早点休息,晚安”时,平时都会反驳说再玩一盘的安昕,居然跟个小媳妇似的,乖乖点了头。
  有大腿是这样的感觉吗。
  睡觉前,安昕抱着手机,在灰蓝色床单上翻来翻去地想。
  这感觉可真是……太好了。
  再一天起床,安昕又看到熟悉的消息。
  -suki:最近怎样?
  -suki:我有情况哦
  这消息就跟日历一样。一看见安昕就知道,又是周日了。
  苏琪,也就是他的发小,每周日会找他聊天。
  安昕立刻一个语音电话拨过去,让苏琪汇报情况。
  “我上个礼拜弄新项目,认识了一个博士。”苏琪语气充满少女的甜甜蜜蜜,“隔壁科大的,一会儿我们俩一起出去喝咖啡,讨论下项目问题。”
  “嗯?”安昕敏感地从中嗅到八卦气息:“讨论项目问题需要在休息日单独出去喝咖啡吗?”
  “嘘。”苏琪银铃般的一阵笑。
  他们俩聊了半天苏琪新认识的博士,两个都是研究昆虫的,但是苏琪研究的大虫子打不过博士研究的大虫子。
  这次他们做的新项目,差不多就是两种大虫子之间的捕食关系。
  结果项目刚开个头,硕士和博士先看对了眼。
  “开春我们要一块去广西山里找虫子。”苏琪说,语气很快乐,“祝我好运吧。”
  “那肯定好运。”安昕说,“学业爱情双丰收。”
  安昕嘴甜,哄得苏琪很高兴,她又少女心了一会儿,然后问安昕:“你最近呢?新搭档怎么样?”
  “特别好。”安昕提起星星就来劲,“我们打撸啊撸的时候就天作之合,巨有默契你知道吧,走位都往一边走,然后还打csgo,就……”
  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虽然苏琪可能听不懂其中一些内容,但也无所谓,因为安昕也听不太懂苏琪说的大虫子blabla。
  好闺蜜的聊天,最主要是g到对方最想表达的点。
  “这个新搭档人可以的啊,好宠,有点霸总那感觉。”听完之后苏琪评价,“真有你说的那么帅么,照片给我看看?”
  安昕就等她这句话,迫不及待把星星朋友圈照片发了过去,苏琪一看就“啧”了一声:“这小脸,可以的。”
  安昕很骄傲。
  “那你之前那位呢?”苏琪问,“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吗?”
  “你说小七啊。”苏琪这个说法还让安昕反应了下。
  小七的近况,可乐前几天跟安昕说过,“他好像最近不怎么顺,分和热度一直在掉。”
  “活该。”苏琪顿了顿,“不过安昕,那你可得小心点他报复你。”
  安昕笑了笑:“他能报复我什么,他又凭什么报复我?”
  苏琪沉默了一会儿说:“落差感,嫉妒心,还有最重要的……这么说吧,你知道蚊子,就是咬人一身包那种虫子,在什么季节最活跃吗?”
  安昕:“……”
  安昕叹了口气:“你们学昆虫的一定要问这么让人浑身发痒的问题吗。”
  苏琪失笑,自己回答:“很多人以为是夏天,但其实是秋天。”
  “因为秋天蚊子的一生即将结束,它们必须尽快繁衍,所以会比其他季节更疯狂地捕食,吸血。”苏琪说。
  “同理可得,我们知道你的前搭档是个烂人,那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多长时间可以蹦跶了,恐怕也会蹦跶得更疯狂一些,换言之,就是更不择手段的攻击你。”苏琪说。
  安昕沉默一会儿,淡淡笑了笑:“让他来。”


第22章 又见小七
  原本对小七这个人,安昕没有半点忌惮,因为和小七认识这三年,安昕真的很够朋友,就算真要心虚,也该是小七对他心虚。
  但苏琪说得也有道理,小七这人擅长说人坏话,当年他不是还编过自己“高P”、“撩妹”、“代打”的一系列谎言吗?估计他编得自己都信了。
  不过再一想,现在,小七说自己坏话安昕也没所谓,因为自从和小七决裂以后,大部分人虽然没明着问,私底下还都八卦过到底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过节。
  安昕为人光明磊落,谣言不攻自破的同时,大家自然也就想明白小七是个什么成分。
  .
  下午四点,星星准时出现,今天的双排直播一如既往地顺风(en)顺水(ai),直到十二点半,两个人一块下播,继续冲分之旅。
  “我们基本上可以很稳的拿到国服前10了。”排队时星星说,“但是想要国服第一,还得再加把劲。”
  “嗯。”安昕的鼠标正悬停在游戏内的国服排名页面。
  现在他是第9,星星是第10,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
  安昕本人对上国服第一没有特别大的执念,因为他并没觉得自己水平是那种可以睥睨国服的人,但星星说了要带他上国服第一,这就视为一种约定。
  约定是一定要努力去实现的,尤其是和星星的约定。
  .
  深夜场的游戏最大特点就是很多ID都脸熟,这盘一排进去,安昕就发现五个人自己都认识。
  尤其是其中有个叫小喇叭的,话很多,交游广阔,被称作峡谷教练。
  一千个高分玩家,九百九十个在他好友列表里,一进去他就知道这边有谁对面有谁,绝活是什么,然后针对着禁选英雄。
  其他四个人一看到小喇叭这个ID,都极有默契地不讲话,等着喇叭教练指点江山。
  小喇叭不负众望,沉默了20秒之后,打出第一条消息。
  -小喇叭:这盘有意思了。
  第二条。
  -小喇叭:小七在对面
  安昕:“……”
  他好想一个电话叫醒苏琪,给她颁一个年度金乌鸦奖。
  .
  很显然小喇叭这话就是说给安昕听的,之后他又问,要不要ban女枪,因为女枪是小七最擅长的英雄。
  星星打字说,不用。
  小喇叭也并不觉得小七多强,回了个1,表示同意。
  安昕一直没说话,心里就是卧了个槽,他完全不想碰到小七,而在刚跟苏琪聊过小七之后再碰到,那种感觉格外闹心。
  但其实,碰到小七也在意料之中,高分段总共就那么几千个账号、几百号人,一场游戏十个人一晚上十几场游戏,从概率来说,现在才遇见小七,已经挺晚了。
  “没事吧?”星星问,“不想打的话我可以退。”
  “不用。”安昕说,“要躲也该是他躲着我。”
  “嗯。”星星说,“我也觉得是。”
  他又问:“这把我玩什么?”
  “都行,看你。”安昕说。
  他很快就把心态稳住了,区区小七,无所畏惧。
  .
  之前两次对战小七,安昕和星星都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实际上在加载期间,看游戏对战助手就知道,小七现在的段位还停留在超凡大师,但安昕和星星都在国服前10,这中间差了好几百分。
  进去之后队友说:这盘我们整体胜点比对面高,这把必须得赢,要不输了会扣很多分。
  小喇叭说:放心吧,下路必然杀穿。
  “队友好相信我们啊。”安昕说。
  “我也很相信你。”星星说。
  有了这句话做鼓舞,安昕打小七打得格外带劲。
  星星选了复仇之矛,这个英雄有句台词叫“所有背叛者都得死”,安昕估计星星选它就是为了这个。
  实际上,复仇之矛也是个一级特别强的英雄,所以1级时,他们就线杀了小七。
  3级时,小七又死了一次,然后他上线时,安昕这边的打野来帮,他刚刚走到塔下,直接又死。
  这时候,安昕和星星5级,小七3级。
  很明显,这局游戏小七已经不用玩了,上中野只要别崩太惨,这盘胜利就在囊中。
  星星亮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这是嘲讽动作,但已经是英雄联盟八百万种嘲讽动作里,最轻微的那一种。
  然而星星的表情刚结束,所有人频道弹出一句聊天。
  -小七:s
  -小七:b
  .
  亮表情归亮表情,一旦打字就意味着互动升级。
  但新仇旧恨叠加,互动升级也在所有人意料之中,星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星星回他:好气哦。
  这句嘲讽就像是打开了小七的脏话阀门,他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喷壶。
  在安昕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短暂20秒里,一连串的脏字劈头盖脸砸在屏幕上,全部都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恶毒骂人话。
  -垃圾
  -恶心
  -
  -贱/人
  对于这些话安昕并无所谓,他干脆利落地点开聊天界面打算屏蔽小七。
  然而就在这时,聊天框里,小七又刷出一排消息。
  -小七:好不容易找到个这么护着你的舔狗,高兴吧?
  -小七:星星,你看着挺清高的,原来喜欢这种货色。
  -小七:你知道他当时是怎么追我的吗?死皮赖脸追一个直男,真的让人恶心。
  .
  安昕猝不及防看到这三排字,一行行读下来之后,整个人呆住了,一半是懵圈,一半是难以置信。
  他第一反应是,小七已经疯到连这种事情都瞎编了吗?
  但几乎同一时间,安昕就明白了小七的真实意思。
  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凉了。
  .
  如果安昕和星星真的有不清不楚,那小七这只是一番无关痛痒的辱骂。
  可如果他和星星没有什么的话,小七这番话就是在跟星星说,你的新搭档对你其实抱着图谋不轨的心思——而且还不是只对你,他可能对每个男人都这样,他在利用你。
  小七心机的地方就在于,他编造安昕和星星是同性恋,可他心里清楚,安昕和星星之间根本没有什么。
  他要的就是后面这种结果。
  他要让猜忌的种子在星星心里扎根。
  任何一个直男如果突然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其实对自己抱有不纯洁的念头,几乎都一定会疏远对方,更何况他们并没有认识多久,就算星星不信小七,也很难再完全相信安昕。
  那么像现在这样,每天开开心心地双排,也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就像苏琪说的一样。
  名声、钱、朋友,现在小七都快要没有了。
  那么,他绝不能看着安昕好,他要把安昕的也夺走。


第23章 不喷人
  实际上,明眼人都清楚,小七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他自作自受。
  但小七不会这样觉得,他只会把友情的破裂归罪于安昕刨根问底,至于热度和分一路滑坡,他也完全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
  在小七的叙述里,事情很快变成了安昕以前暗恋他,还被他拒绝。
  当看到小七说“听说你长得不错,怕不怕他对着你照片来一发”的时候,安昕的手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抖。
  震惊、愤怒、荒唐……还有最重要的,他不知道要怎样解释。
  完全没发生过的事,完全没有过的想法,根本没办法解释。
  安昕难以理解,小七为什么能够编排出这么多东西。
  而可笑的是,星星有可能会相信。如果星星真的信,他不知道要怎样自证。
  太荒唐了。
  安昕眼看着屏幕里,星星闪现治疗全交,冲过去把刚复活的小七杀了。
  但小七对于自己被杀这事,完全无所谓了,他这把游戏就没想要赢,反倒是死了躺在地上,他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输出。
  -小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七:怎么?心虚了?恶心了?还是吃醋了?
  -小七:安昕求着我见面你知道么?要看记录么?
  -小七:要不你问问他啊?他是怎么求我的?怎么舔我的?
  除了小七之外,聊天框里没有任何人说话,类似“母0”这样不堪入目的词汇明晃晃摆在聊天框,刺得安昕眼睛疼。
  很明显,所有人都在看小七的话,带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知道下路这三个人之间是否真有他说的那种风月故事。
  .
  安昕感觉太阳穴那里有根筋一突一突地跳,整个人像是在火上被烘烤着,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眼前召唤师峡谷的场景很熟悉,可左下角冒出来的聊天内容,让他仿佛置身一场以莫须有罪名发起的审判。
  在这样鸡零狗碎的争执里,人们总是会偏向先控诉的那一方,故事更离奇的那一方。
  安昕觉得自己应该辩白,但解释一句,可能会面对更多匪夷所思的问题,比如“那他为什么说你舔他”,“你求他什么了”。
  想到这些,安昕就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这样他又要怎么办呢,把自己和小七的聊天记录掰开揉碎了大白于天下么?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隐私展露给旁人,只为了证明自己没做错什么?
  而且,就算真的说了,其他人会信吗?他和小七一起双排了三年,几千局游戏,转眼分崩离析。
  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相比单纯是小七下作,旁观者不会愿意相信更戏剧化的版本,也就是三个主播间的爱恨情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