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的第一天。
  新赛季开始前夜,安昕拉着星星上号改ID,因为平台有要求,参加活动的ID必须前缀是平台名。
  商量一下之后,他俩决定改小号ID,新赛季拿小号冲分。
  一分钟后,鲸鱼tv丶安昕和鲸鱼tv丶等星星整整齐齐坐在排队房间里。
  “看着跟情侣id似的。”星星说。
  “这要是情侣ID,咱俩可太海王了。”安昕说,“全平台前缀是鲸鱼TV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吧。”
  “何止海王。”星星笑着说,“海底捞了都。”
  “明天加油。”安昕说,“国服第一在等着我们。”
  “冲!”星星说。
  .
  第二天,安昕竟然有种小时候春游的兴奋。
  他醒得格外早,下午一点半就起床了。
  起来之后他先按照昨天约好的,把直播间标题改了:-新赛季冲分!双排ad星星房间号xxxx。
  然后安昕又把自己直播画面里,正中最上方的公告栏改成了星星的房间号,以前在这个地方,他会放一下当前段位,还有目标段位、今日战绩什么的。
  四点钟直播开启,安昕有点小期待。
  因为昨天晚上他没跟粉丝说今天星星直播,打算今天给他们个惊喜。
  果不其然,直播一开,粉丝纷纷对这个标题啧啧称奇。
  -【星星开直播了?】
  -【去看了去看了。】
  安昕就跟卖瓜的王婆似的,一个劲把人往自己直播间外面赶:“快去看星星,快去。”
  -【去了就不回来了】
  -【主播886】
  安昕看着这些依旧是笑意盈盈,因为他知道这些粉丝也就是说着玩,还会回来自己直播间的。
  果不其然转眼间,第一批勇闯天涯的自己粉丝已经回来了。
  -【报告!给星星办卡了!】
  -【送飞机了!】
  “么么哒,谢谢你们哦。”安昕说,“等下我也去给他送礼物。”
  话音刚落,突如其来一条弹幕闯进安昕眼睛。
  -【星星直播间名字太宠了】
  安昕一愣。
  让他意外的是,竟然立刻有许多弹幕附和这一条。
  -【没错】
  -【正主发糖最为致命】
  -【看到昕昕有好人家我就放心了】
  星星的直播间名字?
  安昕看着这些弹幕,头上缓缓飘出一个问号。


第11章 老公
  本来安昕也准备去星星直播间送点礼物,弹幕这么一刷,他可彻底坐不住了。
  他直接照着自己房间标题上的号码,输进浏览器地址栏,回车。
  左上角的标签页转了个小圈圈,网页画面还没有完全刷出来时,浏览器标题栏的名字已经变了。
  安昕看到标题页那行字时,脱口而出:“卧槽。”
  星星的直播间标题叫:【安昕的工具人】。
  .
  这句卧槽加上安昕瞬间的错愕表情,让直播间里爆发了一阵哈哈哈哈,但这些弹幕带来的感觉,远远不及同一时间,语音里,星星在安昕耳边的问话来得明显。
  “怎么样?”星星问。
  “挺好。”安昕整理了一下表情,“这显得我很有牌面啊。”
  最初的错愕过去之后,他就觉得,这个直播间名也不是那么令人惊讶。
  毕竟安昕的粉丝里面,有不少ID是“安昕的老婆粉”“安昕的女友”“昕昕的老公”之类的粉丝,他们送礼物的时候,就巴不得安昕念他们的ID。
  虽然安昕已经学会了面无表情地念或者只念ID后半段,以规避那种令人感到尴尬的场面,不过这么多年下来,面对这样的标题,他早已处变不惊。
  只是因为弄这么一个标题的人是星星,才让他比较惊讶——甚至还有点不好意思,而已。
  “那就行。”星星笑了笑,“开始排队了?”
  “好。”安昕说。
  .
  安昕对星星的直播间标题见惯不怪,粉丝就不一样了。
  安昕看到标题前,她们兴奋地搓手手,想看安昕的态度。
  真看到安昕的态度之后,她们更激动了。
  反正,安昕要是没什么反应,她们会觉得安昕是默认。
  安昕要是反应很大,她们会觉得安昕不好意思,两头儿都能嗑。
  安昕给星星刷了五个超火,不多不少,心意到了又不会太隆重。
  就是星星没跟他们公会签约,这五个超火的钱安昕没法用内部折扣,有点儿肉疼。
  “谢谢安昕的五个超火。”星星读了礼物,然后笑了下,“这是给我的陪玩费?”
  “不叫陪玩费。”安昕说,“这个叫开门红,给你讨个好彩头。”
  星星顿了顿,带着笑说了句,“行。”
  .
  五个超火出去,星星直播间热度上来了,粉丝也沸腾了,安昕直播间的弹幕里面,一片虎狼之词。
  -【你男人开播了】
  -【星宝好甜】
  -【新老公就是不一样】
  安昕自己虽然不在意弹幕,但他知道星星会看自己直播,那估计也能看见这些。
  他觉得星星可能顶不住这个阵仗,于是出于照顾星星的考虑,他决定劝一劝自己粉丝,稳定一下局势。
  “你们别闹了。”安昕说,“我和星星就是好朋友,没有你们说那么夸张的……我看看你们都在说啥。”
  安昕锁了屏,一眼看到最上面那条弹幕:
  -【为老公一掷千金】
  “一掷千金可太离谱了啊。”安昕选择性略过“老公”这个词,“这不是星星第一天开播,得给他点牌面么,别人有点名气的选手开播,大家都怎么送礼物,你们也看见了。”
  就在安昕说话的功夫,其他主播也跑来星星直播间送礼物。
  虽然星星没签公会,只是玩票性质的个人直播,但他还是联系了几个以前一块玩的大主播,人家纷纷跑来捧场。
  一时间,星星的短期热度甚至超过了安昕的直播间。
  “你们看,别人也对他一掷千金。”安昕说,“可乐给星星刷了十个超火呢,比我刷得都多。”
  -【别人送老公的礼物更贵诶】
  -【老公要被抢走了】
  安昕:“……”
  “说认真的,别天天老公老公的了啊。”安昕无奈地笑了笑,“人家星星也直播呢,对人家影响不好。”
  主播严肃地说了,粉丝就没有再开玩笑,直播间节奏平息下去,安昕非常满意。
  星星前几盘打的时候,不怎么说话,安昕估计他是紧张,打了几盘之后,他终于才开始讲话。
  跟粉丝讲话时,星星完全不避着安昕,但总体来说,还是跟安昕说话更多。
  粉丝调戏的弹幕他基本不理会,但高冷技术性的玩家很多都这样,粉丝见惯不怪。
  只有当问些技术问题的时候,星星才会回答。
  比如粉丝问:星神,玩adc怎么打机器人啊?
  机器人有一个技能是速度很快的钩子,可以把对手拉到自己面前,被拉到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
  星星说:“走位把钩子躲掉就好了。”
  安昕:“……”
  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是走位机器么!
  再比如粉丝问:星神,vn怎么打寒冰?
  VN手很短且没有群体伤害,寒冰是个手长群攻很足的线霸,单说对线,VN前期会被寒冰暴揍。
  星星说:“别被他a,找机会秒他就好了。”
  安昕:“……”
  别被他a,您倒是说下怎么别被他a啊!
  .
  为了避免星星被认为是在装杯,安昕只得自作主张,在星星回答完之后殷勤地说:“跟你们详细讲一下啊,星星的意思是打机器人站在小兵后面,小心他斩杀小兵出钩,走位的话可以左右不规则晃动。”
  “再给你们详细讲一下啊,星星的意思是前期别跟寒冰对拼,多兰盾出门,尽量让他推线自己补塔刀,在辅助有硬控的情况下VN可以考虑杀寒冰,到6之后VN就翻身了,只要躲掉寒冰大招就可以比较轻松地杀他。”
  ……
  像这么样一晚上播下来,安昕操作量不大,话说的是真多,口干舌燥喝了三瓶水。
  .
  下播时,安昕上分顺利,嗓子冒烟。
  “还打吗?”星星问,“你是不是有点累了?”
  “打游戏不累,嗓子挺累的。”安昕说,“净跟在后面给你填补话语漏洞了。”
  星星听了笑得很开心:“我下次改。”
  “不改也行。”安昕叹气,“毕竟你带我上分呢,我替你回答一下粉丝问题也挺顺理成章的。”
  “也是。”星星说,“那你多喝点水。”
  安昕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这话好tm直男。然后说:“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直播间节奏有点儿大,希望别影响到你那边。我粉丝小姑娘多,想象力比较丰富,有时候就……比较离谱。你别见怪。”
  他这说的是自己刚送礼物时,直播间那乌泱泱一片的【老公】言论。
  星星轻轻笑了笑:“是挺离谱的。”
  安昕叹了口气,“我直播这几年让她们说的,老公老婆都排到帝都了,实际现实里连女生手都没拉过呢。”
  .
  “以前她们也这么说吗?”星星问。
  “嗯?”这问题没头没尾的,安昕没太懂。
  “我说,你跟小七排的时候,你粉丝也一直说他是你老公吗?”星星问。


第12章 冲王者
  安昕思索了下:“没有诶,其实她们很少这么说。”
  “嗯?”星星示意他说下去。
  “以前当然也会说,但就是非常偶尔的,下路杀穿的时候,或者聊天气氛特别好的时候她们才说。”安昕回忆了下,“三五天也不见得有一次。”
  “那跟我说的好多啊。”星星若有所思地说。
  “是啊,我靠,这么一想好奇怪啊。”安昕一拍大腿,“以前她们也不这样,怎么遇见你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我这一眼看过去,弹幕除了老公俩字儿都剩不下别的了。”
  那边星星又不回答,只轻轻地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安昕不解。
  “没什么。”星星笑着说,“就是觉得你粉丝挺可爱。”
  “那确实。”安昕说,“可爱的人都拥有可爱的粉丝。”
  星星“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
  星星的直播之路继续,安昕的上分之路也继续。
  到新赛季第一周结束,两个人已经都在国服前20。
  周日晚上最后一盘,这盘如果赢了,就能到宗师500分。
  宗师500分,在第二天0点,会自动晋级为最强王者。
  “这盘很关键啊。”安昕说着,点了确定,“希望别出幺蛾子。”
  “我感觉你键盘在冒毒奶。”星星说。
  “能不能说点吉利话!”安昕怒道。
  话音刚落,弹幕已经肉眼可见地密起来。
  很显然,应该是又排到了职业选手。
  “完,你看你这开光嘴。”安昕一拍脑门,满脸郁闷地看弹幕,“我瞧瞧是谁啊……诶,是五月。”
  .
  五月也是LPL的一位顶尖AD,但没有上次排到的浅蓝那么厉害,只能说是LPL一线首发水准,距离世界级AD,还有不小差距。
  “嗯。”星星答应着。
  “好高冷喔。”安昕啧了一声,“不是浅蓝那种级别的对手,没办法激起我们星星的胜负欲是吗?”
  “没有。”星星笑了,“我在想怎么打呢。”
  .
  五月是单排的,他的辅助没有特别强,而且单论对线,五月也没有很优秀。
  所以这盘,安昕和星星对线把五月打崩了。
  遗憾的是,这盘对面上中野很给力,先在自己线上打出优势,又上演神奇的四包二,五包二,胜利的天平很快往五月那边倾斜。
  “这盘应该是打不了了。”13分半时,安昕看看比分板叹了口气。
  他跟观众,也是跟星星说,“我们控不到龙,野区被对面反烂了,没法发育,高地也守不住。感觉没戏了。”
  -【对面上野太猛】
  -【这盘运气不好】
  -【他们有人帮忙】
  “是啊。”安昕赞同弹幕,“他们有人帮忙,我们没有,所以这盘没办法。不过没事,下盘继续加油。”
  说话间,队友已经全票通过投降,游戏结束。
  .
  “好了,今天就播到这儿。”游戏一关,安昕毫不留情,准时下播。
  虽然弹幕一片哀嚎,但安昕不为所动,“明天起来你们看见我就是王者了,多惊喜。”
  星星一直没说话,直到安昕关直播,说了句:“我开始排队了?”他才有了回应。
  “稍等一下。”星星说,“我去晾个衣服。”
  “嗯?”安昕下意识应了声,但星星没回话。
  看得出来,星星说完就直接起身了。
  安昕能感觉得出,星星有一点不高兴。
  .
  星星不高兴的原因,安昕大概能想到,在上王者的关键时刻输了、明明下路碾压但队友带不动……种种情况都很让人窝火,之前他和小七也是这么闹掰。
  输了游戏不高兴很正常,只要他不把这种脾气发泄到安昕身上就无所谓。
  星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他问:“继续吗?”
  声音里已经听不出任何不高兴的意思。
  “好。”安昕说着,点了排队按钮。
  “刚那盘蛮可惜的。”星星主动复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