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昕一愣,从来只有他问别人自己玩什么,不会有人问他意见,“你玩什么都行。”
  “你最喜欢哪个adc?”星星问。
  “ez吧。”安昕说。
  EZ就是伊泽瑞尔,探险家,一个很潮的小黄毛。安昕喜欢这英雄完全是因为他帅,至于为什么他会喜欢一个在女孩子那边人气很高的小帅哥英雄,他完全没想过。
  对面锁了女枪。
  “女枪不太好打,正常肯定要被压,得拉扯。”安昕说。
  “嗯。”星星说,“你自己小心,我的英雄比较灵活。”
  “放心。”安昕说。
  小七以前最擅长女枪,安昕看他跟别人对线多了,自然而然也就知道这个英雄的强势期、弱势点,知道要怎么去跟他打。
  “很有经验是吧。”星星调侃。
  同在峡谷王者分段,他当然也知道小七擅长女枪。
  “是。”安昕知道星星什么意思,笑笑又补了一句,“专业女枪杀手。”
  .
  游戏很快开始,短暂加载画面之后,十个人的ID出现在屏幕上。
  安昕看到那个ID时,星星已经半开玩笑般说了句,“哎呀,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对面的adc,竟然真是小七。
  .
  安昕脑海中瞬间飘过一堆弹幕,类似狭路相逢冤家路窄什么的。
  他是真不想排到小七,因为他还挺喜欢《英雄联盟》这游戏的,但小七对他来说就像是好好一个游戏里的一颗老鼠屎,看到就膈应。
  把这个人从这游戏里删除不好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安昕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叹了口气。
  “你要是不忍心看他输,我可以让他一手。”星星突然说。
  .
  “嗯??”安昕满脸错愕,“我不忍心看他输?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没有吗?”星星说,“你刚才叹了口气。”
  “我叹气了?”安昕愣了一会儿,“没有吧。”
  “真的。”星星说。
  “那我应该是因为看到这个人内心产生了本能的厌恶情绪。”安昕说,“揍他,往死里揍他。”
  星星笑了笑:“好。”
  “你笑什么?”安昕一头雾水。
  “我心情好。”星星还是笑,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很恐怖的话,“来,这盘我们把他头打掉。”


第6章 小狼狗
  这盘,小七没有像上次见面那样,开启嘲讽模式。
  也许因为他还有一点廉耻心,也许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星星对手。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在开直播。
  安昕没有去求证,现在对小七的想法就是是死是活,不关我事。
  之前安昕在峡谷遇到过星星,不过是在对面,那时小七就被星星压得难受。
  现在,事实再次证明,哪怕带个水平属于当前分段的辅助,小七依然不是星星的对手。
  小七对线并不厉害,正因为此才会对安昕玩什么要求格外苛刻,因为安昕稍微玩个对线弱的,他可能就打不过。
  而星星刚好相反,他对线非常强势,而安昕满心愤怒,打得也比平时凶很多,把小七压得完全还不了手。
  .
  2级对拼,安昕跟星星疯了似的往小七脸上骑,完全不考虑伤害溢出的情况,小七挂得很快。
  小七死了,对面辅助也只剩半血,他玩的又是没什么伤害的布隆,还跑不掉,干脆站在原地等死。
  安昕正要接着揍,星星说了一句:“停手。”
  安昕一愣,跟着星星收手了。
  布隆本来已经在等死,过了三秒却突然发现,对面下路没打他。
  布隆以为对面在戏耍他,原地按回城,结果发现对面两个直接旁若无人的推线、回城。
  布隆成功地回了家,陷入迷茫,在所有人发了一个“?”,但没有人回他。
  第二波再打,布隆很快发现,对面双人路只揍小七,不揍他。
  他上去帮小七扛就挨打,他不扛,对面就跟看不到他一样。
  于是,在又连续两次没保住小七之后,布隆果断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游走去了。
  而天生的八卦精神让他忍不住点了下小七,问:“女枪,你得罪过对面?”
  没人管的小七已经0-4-0,他气得眼角狂跳。
  瞥了一眼弹幕,弹幕上也没什么为他说话的人。
  有些粉丝是把主播当朋友,还有一些粉丝是想看主播热闹,小七的直播间里很多粉丝都是后一种,一个个冷嘲热讽着主播操作好菜,女枪打不过风女ez。
  甚至还有人说,主播,对面不是你前搭档吗?你怎么被打这么惨啊。
  小七有好多话想骂,可众目睽睽之下他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忍气吞声muteall,一键屏蔽所有新消息。
  .
  小七爱憋屈不憋屈,安昕要爽飞了。
  这次星星很有风度地没嘲讽,但只杀小七不杀辅助的区别对待行为,已经明显表达了他的立场。
  游戏结束时,沉默满场的小七公屏发了一句“新大腿真不错”。
  他在嘲讽安昕抱大腿,但安昕并无所谓。
  安昕回:确实不错。
  星星回:(*^▽^*)
  .
  这盘游戏结束之后,星星没立刻排队。
  他跟安昕说:“没想到,小七还查你战绩呢。”
  安昕疑惑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星星这拐弯抹角在说什么:小七能说星星是他新大腿,肯定是查了安昕战绩,才看到星星和他排了一晚上。
  小七现在还查自己战绩,挺离谱的。
  但是小七以前也会查各种AD主播的战绩,然后嗤笑对方这把是躺赢昨天红了一页等等乱七八糟的,他查自己,巴不得自己掉分,倒也合理。
  “爱查查吧,气死他。”安昕说。
  星星若有所思:“咱们双排会气到他?为什么?”
  “肯定啊。”安昕说,“我跟他排50多胜率,跟你排70胜率,这不是指着他鼻子说他废物吗。这人以前还总觉得是我问题,希望这次他能明白,自己菜怪不得别人。”
  星星一下笑了:“你说的是这种气死?”
  “那还能有那种气死啊?”安昕没明白。
  “没事儿,我想多了。”星星的语气显得很轻松,轻松得让安昕都有点莫名其妙,“我可能是有点困了,脑子不太清楚。”
  “理解。”安昕说,“我脑子现在也挺木的其实,要不咱们休息吧?”
  “行。”星星说,“状态不好打了也白打,休息一下。”
  两人一拍即合,今天的奋战到此结束,上了快200分,愉悦收工。
  关机前,安昕试探着问:“明天还打吗?”
  “老时间。”星星说,“这次必不可能迟到。”
  安昕轻松跟大腿绑定第二天,心情极好,暗戳戳比了个耶。
  一觉醒来,又是两点,生物钟精准地跟上了发条似的。
  睡醒之后,总有那么一会儿是想要瘫在床上装尸体。
  安昕艰难地伸长胳膊,把手机抓过来,QQ都是工作,没急事找他,他就先看微信。
  安昕微信里基本是一些主播还有职业选手,这个圈子的普遍特点是成名之后赚钱快,而且多数都是年轻人,大手大脚没什么储蓄意识。
  所以,朋友圈众生百态有时看起来相当纸醉金迷。
  不过这次一打开,在两条凡尔赛内容之后,安昕看到早上6点半,星星发了一条朋友圈。
  文字是简单的雪花表情,配上一张照片,画面主角是条大狗。
  黑白相间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毛绒绒的很强壮,像只大熊。
  这条阿拉斯加品相很好,两簇白色眉毛显得格外帅气,大狗在镜头前咧着嘴,像是在笑,不会很凶,反而有点可爱。
  大狗的主人蹲在它身后,跟它一块儿拍摄。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色,领口有几道明快黄边的羽绒服。
  即便裹得这样厚,再加上蹲姿,还是能看出来,狗主人身材应该是高高瘦瘦的那一款。
  自拍的手机挡住了狗主人半张脸,但他露出来的那一点五官看着还是很标致。
  他眉形是锐利纤细的剑眉,气质像山溪般清冷凛冽,眼眸漆黑,鼻梁很高。
  看起来就是会养一只很帅的大狗那种气质。
  这是星星本人?
  如果是的话,那真挺帅的。
  安昕想了想,给星星发微信:
  -这么早起来遛狗,够有精神的啊。
  星星没有回。
  安昕估计星星应该是又睡了,自己收拾起床,烤个面包。
  其实特别想吃早点的包子和粥,但是他睡醒的时间点,早点摊全都关了,只好每次都各种烤面包凑合。
  接着安昕上号,大乱斗找手感,三点半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安昕以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敏捷速度解锁屏幕。
  -等星星:我困死。
  -等星星:早啊。
  -安昕:现在不早了
  -等星星:五十步笑百步并不可取。
  -等星星:而且我要遛狗
  -等星星:阿拉斯加
  -等星星:那么老大
  -等星星:都不知道他遛我还是我遛他
  安昕在他这超密的一串话中,总算插进来一句试探的话。
  -安昕:朋友圈发的狗就是你的狗吗?
  -等星星:没错。
  -等星星:朋友圈发的人也是我本人
  安昕还以为自己的试探了无痕迹,没想到星星一下戳破了,他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等星星仍然保持着刚睡醒的话密状态。
  -等星星:帅吗?
  -等星星:还可以吧应该。
  -等星星:夸我帅的人很多。
  一般要是有人这么讲话,安昕会震惊于他为什么能这么自信。
  可是朋友圈里,星星那张照片还挂着。
  他确实很帅,给人一种学弟的感觉,但长相又是高冷帅那一挂,酷到没边。
  小狼狗。
  甚至于说自己“还可以”都是谦虚了。
  如果安昕自己路过遇见这么一个牵着条阿拉斯加的帅哥,一定也会多看几眼。
  最后安昕坦白从宽:确实很帅。
  星星发了个笑脸。
  扯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又到四点了。
  安昕登号时,星星已经在线,安昕拉他进组,连语音然后开直播。
  .
  现在是新赛季开始前夕,高分段玩家很多都不打大号了。
  因为如果输了会掉分,一直趴窝不打的话分数不动,能够确保自己结算的时候成绩比较好看。
  这么一来,玩大号的话,排队就得排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输了因为排到的人普遍分低,自己掉的分还多,安昕跟星星就改打小号。
  他们两个在峡谷大几百分的王者局都横行无忌,那不要说钻一大师局了,上分速度像坐了火箭一样。
  三天时间,安昕小号也王者600多分了。
  “争取把这个号打到666分。”新的一局游戏排进去时,安昕说。
  “打个666好过年,没毛病。”星星接茬。
  -【夫唱妇随】
  -【妇唱夫随】
  -【一唱一和】
  -【比翼双飞】
  弹幕嗑学家又开始,这三天来弹幕比之前和小七排的那会儿粉红了很多,安昕瞥了一眼没回应。
  这种弹幕,他如果回应的话显得小题大做,还会给星星带来困扰。
  装不知道,让粉丝们自己嗨去就好。
  这时候,BAN选英雄的过程完成,一看BAN位,安昕就发现不对了。
  自己家队友ban了三个ADC英雄,这是很少见的事情,ADC不太常出现在BAN位,尤其这个版本,下路并不强势。
  “这怎么回事……”安昕念叨了句,突然发现弹幕一瞬间多了很多。
  他读了几页弹幕之后,终于搞清楚状况。
  “我们排到厉害的人了。”安昕说。
  “谁?”星星问。
  “浅蓝。”安昕说。
  .
  星星在那边吹了个短促的口哨。
  安昕也很意外,他没想过居然能在国服碰到浅蓝。
  出道即被称为天才的两届全球总决赛冠军,有“世界第一ADC”之称的顶级AD,浅蓝。


第7章 vs冠军下路
  一般来说职业选手都在韩服打训练赛,像浅蓝这种级别的选手,更是应该扎根在韩服。
  排到浅蓝,没有人会不激动,自家队友已经在聊天框里兴高采烈说了起来。
  -对面真是浅蓝
  -好在我ban了ad
  -下路稳住,我们一会去四包二。
  “我们稳点打吗?”安昕跃跃欲试地问星星。
  “不。”果不其然,星星的回答没让安昕失望,“你选个打架厉害的辅助。”
  所有人都知道,浅蓝打线特别凶,恨不得见面就提刀上来砍你那种。
  关键他凶的还很有细节,不漏刀,不会被蹭血,还能把你A的生活不能自理,让你怀疑他是不是天生比别人攻速快一倍。
  之前安昕和小七打浅蓝,小七都是让他选坦克,在防御塔下怂着。
  浅蓝再狠也不可能三四级就越塔杀带满坦克天赋的保护型辅助和他的ADC,所以他们打浅蓝,战绩都还行。
  但如果看ADC位置的经济和输出,就会发现小七前期被压得非常惨,刀基本补不了,挨打也是捂着屁股只跑不还手。
  所以当星星说“选个打架辅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