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最好啦!
  -安昕:重新开始又什么鬼啊!你们怎么说得跟我悲痛欲绝似的!
  -橙橙子:还不够悲痛欲绝吗?你都三天没直播了,你可是地球不爆炸主播不休假的昕昕啊!
  -安昕:。
  -安昕:放心啦,我今天就播。
  群里一片欢呼,几个土豪老观众扬言只要安昕敢开播,他们就敢送火箭。
  .
  安昕吃过饭,刷过碗,看了一集电视剧。
  然后上游戏,打了把大乱斗找手感。
  这时候三点半。
  安昕上自己峡谷之巅的账号,上线就发现,等星星在线,不过是“离开”状态。
  安昕犹豫了一会儿,他们约的是四点,如果提前半个小时找星星,他觉得会有点打扰对方。
  不过昨天和星星相处挺愉快的,纠结再三,安昕还是给星星发了条“下午好”。
  星星没有回。
  在安昕意料之中,他估计星星是在做别的事情,他也不着急,继续看剧。
  一晃三点五十,就在安昕内心冒出自己是不是被鸽了的怀疑——这怀疑完全合理,因为这个圈子很多人年纪太小,没什么时间观念也没有契约精神——时,好友列表里突然弹出新消息。
  -等星星:啊!我刚睡醒!
  -等星星:还好没迟到!等我!
  安昕:“……”
  .
  4分钟后,星星拉安昕进队。
  “不好意思啊,我睡太久了。没耽误你时间吧?”星星问。
  “没有。”安昕心情很好地说,“一觉能睡到这个点,你也挺厉害的。”
  “因为咱俩打完之后,我去遛狗来着。”星星说,“今天没那么冷,狗拼命撒欢,跑得我有点疲惫。”
  “什么?”安昕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遛狗?”
  “嗯。”星星说,“我养了条阿拉斯加,早上不带他出去溜达的话,他会撕家。”
  “……”安昕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整个被打了马赛克的小人儿牵着一条阿拉斯加,在寒风中被拽得狂奔不止的场面。
  遛狗,这听起来和一个重度网瘾宅不是很搭。
  但和星星又莫名地很搭。
  “那下次不排那么晚了。”安昕说,“遛一条阿拉斯加应该挺费体力的,得让你休息好。”
  “太体贴了。”星星说。
  安昕在双排房间里选好辅助位:“我开直播了?”
  “嗯。”星星答应了一声。
  可能是刚睡醒,他声音听起来懒懒的。
  像一条卧在暖炉边的大狗,给人莫名安心的感觉。
  .
  安昕打开直播助手,设置了直播标题、边框文字,随后点击“开始直播”,并发送开播提醒。
  屏幕短暂地卡顿,随后弹幕助手上刷出一大堆访问信息,房间贵宾数瞬间攀升到三位数。
  虽然几天没播,平台送的常驻热度掉了点,但安昕的底子在,一开播,初始热度就有30来万。
  -最帅的橙橙子进入了直播间
  -five进入了直播间
  -阿兔兔qaq进入了直播间
  这些都是安昕的老粉丝,今天他预告了要开播,他们就准点等在这儿。
  直播画面一刷出来,他们就开始送礼物。
  几天不见,粉丝们送礼热情高涨。
  平时送价值一百块钱飞机的,今天都给刷价值五百的火箭,平时不送礼物的,这会儿也送了几个一毛钱的赞,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
  刷礼物的同时,弹幕也飞快滚过。
  -【昕昕我们想死你了qaq】
  -【迟到了三分钟!】
  “耽误了点时间。”安昕笑着解释,“今天晚下播十分钟好吧。”
  -【果然今天是和大腿哥双排】
  -【新的男人,新的开始】
  安昕:“对,今天和星神双排,我……”
  安昕视线定在最后那条弹幕上,嘴里说着的话也卡住了。
  新的男人?
  离谱吧。


第5章 双排
  安昕直播间有不少女粉丝,因为安昕长得乖,她们特别爱逗他。
  再加上电竞圈本来就是骚话聚集地,以前他和小七双排时,就总听到一些诸如“恩爱双排”之类的调侃。
  安昕反正心里没鬼,她们说得开心就随她们去说。
  但他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同性CP,所以会要求自己的粉丝不要在直播间外面说这些事。
  “我跟新搭档第一天,你们收敛点。”安昕叹了口气对粉丝说,“别到时候把星神吓跑,不带我了。”
  “嗯?”星星笑了笑,“不会的啊。”
  .
  弹幕就像平静的湖面被扔了一个深水炸弹一样,瞬间沸腾。
  -【星星说不会】
  -【呜呜呜好甜】
  -【原地,现在,请。】
  星星声线很特别,整体是清澈好听的,又略微有一点点沙。
  这点沙像是平静湖面上的阵阵涟漪,给人格外慵懒温柔的感觉。
  星星笑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明显,总让人觉得带着一点点……宠溺?
  哪怕他其实是在说等下要去拿个外卖,都会让人觉得他是在体贴关怀自己。
  而当他说的是“不会的啊”时,这种宠溺感觉就更明显了。
  不要说弹幕嗑学家们,就连安昕自己都觉得,脸颊正一下一下地发烫。
  他语无伦次地说:“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你就不会。”
  “不知道。”星星说,“不过不管说什么也不至于吓跑吧,我可通关过全系列《寂静岭》。”
  安昕:“……”
  就知道这个人根本在状况外。
  安昕关了跟星星那边的语音,免得自己跟粉丝瞎聊的话干扰到星星。
  接着他无可奈何地对开始哈哈哈的弹幕说,“看到没,这才是男人的脑回路。我好不容易有个新双排,你们正常一点。”
  -【好的】
  -【没问题】
  -【昕昕加油,抓住星神的心!】
  “ok,我加油。”安昕附和着弹幕,“……不是,怎么抓住星神的心都出来了!离谱了啊你们!”
  这时候星星问:“可以开始排队了吗?”
  安昕赶紧打开跟星星那边的语音:“可以了,不好意思,刚跟弹幕互动了一下。”
  “理解。”星星说,“主播嘛,肯定要多跟粉丝互动。打游戏的时候专心听我就行了。”
  “打游戏的时候肯定听你啊。”安昕说。
  弹幕于是又飘过一些虎狼之词,安昕差不多适应了,开始当看不见。
  .
  今天双排之路顺利的一如昨日。
  安昕状态很好,星星一贯很强,两个人保持着70%左右的胜率。
  在高手云集的峡谷最强王者局,70%的胜率已经堪称离谱。
  安昕以前和小七排,胜率也就是52%左右,在王者五百分这里,不上不下的。
  弹幕像过年一样,夸完星星夸星星,偶尔夸安昕,就是夸他运气好。
  对他们这种行为,安昕表示,星神真香.jpg
  说话时刚好星星脚本级走位,躲过对面三个夹击而来的直线技能,顺便反杀了残血中单。
  安昕立刻带头冲锋,大喊“星神牛x!”
  “没那么夸张啊。”星星没忍住笑了,“我就是运气好,预判了他们的预判。”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安昕说,“要是换个菜的来,机器人出钩的一瞬间就闪现了,哪儿还想着反杀呢。”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哦。”星星说。
  “不用好像,本来就是。”安昕说。
  星星就笑。
  弹幕飘过一片【主播好舔】,安昕装看不见。
  大腿就是要夸的嘛。
  人家辛辛苦苦变得那么厉害,carry全场,还不能夸了?
  .
  对面3抓1杀星星失败还被反杀之后丢了节奏,安昕这边其他路也趁势发育起来,很快推上高地。
  “对面的号分都很高,这把拿下应该加的多。”安昕跟粉丝说,“吃了把大分,不错哦。”
  -【跟着星星吃了一把分,不错哦】
  -【跟着腿子吃了一把分,不错哦】
  -【跟着老公吃了一把分,不错哦】
  安昕:“……”
  安昕:“你们有毒吧!”
  星星问:“什么有毒?”
  安昕手忙脚乱地答:“没事儿!粉丝又说胡话,我得摆正一下我严肃的形象。”
  星星笑了笑:“好。”
  安昕心里明白,星星这反应是因为他压根没开着自己直播,也不知道粉丝说了什么,所以就敷衍地“嗯”“好”“没事”。
  但是同样的话听在他粉丝耳朵里,那粉红泡泡简直要冒上天了。
  -【昕昕耳朵都红了】
  -【有没有姐妹恰一下星星好友,叫他来看直播】
  -【有没有姐妹知道星星微博,我们直接把截屏发给他】安昕:“……”
  安昕被弹幕第一句话搞的瞄了眼摄像头。
  摄像画面里的男生看起来二十出头,皮肤很白,短发染成今年流行的奶茶棕色,偏深一点点,显气质。
  安昕五官很标致,脸又小,在摄像头自带的美颜效果下,看起来乖得不行。
  虽然他确实因为皮肤白,泛个红就很明显吧,不过……
  “我耳朵哪红了?”安昕气愤地问粉丝,“这磨皮磨得都看不见我耳朵好吗?”
  -【哦嚯,昕昕认真了】
  -【哦嚯,昕昕在意了】
  -【哦嚯,昕昕动心了】
  安昕:“……你们搞咩啊!”
  .
  吵吵闹闹中,不知不觉时间过了十二点,安昕一般直播就到十二点半。
  虽然他知道再播久一点儿人气会更高,但自己不想工作到那么晚。
  下播之后,安昕一般还会打几盘,不用兼顾弹幕,打起游戏会省心许多。
  “这盘打完下播了。”安昕说,“你们也准备睡觉吧。”
  弹幕顿时一片鬼哭狼嚎之声,表达对安昕的不舍,安昕笑着安抚他们,但还是无情地停止排队,打开音乐软件。
  “唱首歌给你们听?”安昕问。
  -【快快快快快!】
  -【楼上是新粉吧……】
  -【快个锤子!快跑!】
  安昕乐不可支。
  他觉得自己唱歌也不是特别差劲,毕竟说话的时候,他音色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但他也承认,自己确实是缺了那么一点节奏,或许对旋律的把握也稍微有一丢丢的不准。
  其他人对安昕就不会那么宽容了,他们通常用一个简单朴素的词语形容安昕的歌声:难听。
  .
  之前,安昕唱歌的视频被水友录屏发到b站,无剪辑的原视频居然有十几万播放量。
  被赞到最高的评论充分展示了所有观众的心情:
  -这个人看起来挺可爱,怎么张嘴是这个样子的???
  最终,安昕决定不折磨自己的粉丝,他先关了星星那边的麦,然后跟弹幕说:“今天星神在,为了不吓到他,就不让你们欣赏我的歌喉了,不用谢。”
  弹幕一片惋惜之声,令安昕不由怀疑他们是不是抖M,他跟粉丝们道过晚安之后关了直播,这才又把星星的麦打开。
  .
  “怎么没唱歌,好遗憾。”星星主动说道。
  看来他刚才是来安昕直播间了,这也很正常,不打游戏的时候就到双排队友直播间逛一圈,人之常情。
  安昕正色道:“你这不是遗憾,是幸运。”
  “嗯?”星星笑了,“你这样说的话我就更想听了。”
  安昕:。
  理性告诉他,没有必要用这种方法降低自己在星星那的好感度,但他唱歌的视频网上都有,也没什么好瞒的。
  “B站一搜就有,不过我劝你谨慎。”安昕说,“要是实在想听的话,我发个链接给你也行。”
  “你发我吧。”星星说,“我比较懒。”
  “哦好,我……”安昕在APP里找到原视频,按下分享键,然后发现漏了个工序,“你得给我个联系方式,要不我没法分享给你。”
  星星biu的发了一个微信码过来:“扫吧。”
  安昕:“……”
  “你这样特别像拐弯抹角想加我微信的搭讪怪人你知道吗。”安昕叹了口气。
  “没准我就是呢。”星星笑了笑。
  “那我太荣幸了。”安昕说。
  .
  星星的微信头像是一条很帅的阿拉斯加,名字和游戏ID一样,等星星。
  微信签名是狂拽酷炫吊的三个大字:不闲聊。
  “头像就是你的狗?”安昕问。
  “是。”星星说,“它叫月亮。”
  “挺帅的。”安昕点评,“没白遛。”
  星星在语音那边乐。
  .
  “咱们再打一会儿吧?”星星说,“今晚状态挺好的,可以上一上分。”
  “行。”安昕说,“你不看我唱歌了?”
  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还提醒星星这事干嘛啊!
  却听到星星带着丝丝笑意说:“我刚点了下开头,发现这视频我看过。”
  “……好的。”安昕满脸无语,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问星星自己唱得怎么样这种事的。
  但星星已经评价道:“挺可爱的,令人印象深刻。”
  “赶紧打游戏吧啊!”安昕捂着脸喊了一嗓子。
  星星一边笑一边点了开始游戏。
  .
  新一盘的ban选阶段,安昕拿了最喜欢的风女,星星问:“我玩什么?”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