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软辅。
  -[所有人]小甜嘤:只会跟着ad混,
  -[所有人]小甜嘤:真恶心。
  既然又互动自己,安昕可就去他喵的了。
  一般他不会互动别人,但小甜嘤这种并不属于这个分段还狗仗人势的选手不在“一般”范围内。
  安昕准备还击,然而他脑海里的句子还没构筑完毕,最亮的星已经先他一步回了过去。
  -[所有人]峡谷最亮的星:你玩软辅是混子,不代表所有软辅都是混子。
  -[所有人]峡谷最亮的星:玩个我奶奶拿扫帚把玩都能混到助攻的英雄,一场下来0-2-0,自己什么成分不用我多说了吧。
  自己家上单上一盘游戏也在,清楚对面这个女枪猫咪是什么水平。
  他发了一句:骂得好。
  -峡谷最亮的星:我可没骂她,我只是如实阐述她的表现而已。
  .
  这时候,大概是不忍心自己的妹子挨骂,或者是被妹子闹烦了,小七终于男人了一点,挺身而出接过互动大旗。
  他的对喷方式非常简单粗暴,敏锐地抓住问题的根本矛盾,完全无视最亮的星,直接对安昕人身攻击。
  -[所有人]宠着嘤嘤:fw
  -[所有人]宠着嘤嘤:菜狗
  -[所有人]宠着嘤嘤:混子
  -[所有人]宠着嘤嘤:人妖
  一排污言秽语刷屏时,安昕完全没有在意。
  小甜嘤说的话他还看一看,小七,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家中单和打野居然说话了。
  -中单:辅助,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波团打赢,我们帮你骂回去。
  -打野:打团我们都保护下路,你们稳住。
  安昕亮了个表情,表示“收到”,注意力专注在战场。
  就在小七疯狂互动的同时,双方在中路抱团。
  .
  对面下路崩,自己家中路崩,两边是五五开的局势。
  这波团的胜负,基本可以决定比赛的走向。
  小七的互动可以扰乱所有人的视听,嘈杂的脏字海中,最亮的星组队频道打了一句“我开团”。
  在所有人都疑惑一个ADC怎么开团时,他标记对面中单,然后往前走了小半步,按了一下s。
  屏幕上,卡莎停止动作,原地愣怔0.1秒。
  在对面看起来,这样子像是卡莎为了对喷走神了。
  对面中单冰女毫不犹豫,立刻闪现开大。
  冰女大招是个长达1.5秒的眩晕,这么长时间足够队友秒掉卡莎三次。
  对面只有卡莎发育好,秒了他,就能顺势一波。
  然而,就在冰女定到卡莎的瞬间,卡莎身上泛起一圈闪亮的银白色光晕。
  .
  熟悉的装备特效让冰女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卡莎秒解控制反手输出冰女,冰女想要跑路,可他的闪现已经交来进场,现在想跑,也跑不掉了。
  冰女只得开金身保命,与此同时气急败坏地狂点卡莎装备栏:-虚空之女-水银饰带
  -虚空之女-水银饰带
  -虚空之女-水银饰带
  .
  水银饰带是件可以解除一切控制效果的防御装备,没有攻击属性。
  一般来说现在这个时间点,ADC需要补足输出,没有多余经济出这种保命装备,所以冰女没有太留意。
  他忘记了卡莎人头特别多,经济巨好无比。
  而且,卡莎水银是这次回家出来新买的,冰女百密一疏,没看他装备面板。
  小甜嘤作为辅助,也没有时刻关注所有角色关键装备的意识,没有提醒队友。
  .
  团战开得突然,小七赶紧停止打字,在队伍后方开大。
  女枪大招是个需要持续施法的伤害技能,自家上单闪现过去打断。
  按理说,安昕这边的上中野应该要切小七,但这盘小七发育极差已经废了,大招被打断之后就是个超级兵。
  所以他们选择留在卡莎身边保护,全力输出对面的上中野。
  实际上,在卡莎水银饰带骗掉对面冰女大招和金身两个关键技能时,团战的天平就已经偏向了安昕这边。
  冰女是对面最肥的点,失去这两个技能,他的用处一下减少了70%。
  一旦冰女阵亡,四打五也会直接被团灭一波,所以对面的打野和上单这时候只能跟着冰女进场,破釜沉舟强秒卡莎。
  小甜嘤挂在对面切入进场的打野身上,开大想跟一手控制。
  结果大招开反,视觉效果拉满。
  混乱的团战中,安昕攒了一个风,吹起对面打野和上单。
  卡莎开e隐身调整位置,AQW一套触发被动,打野血量直接见底,卡莎再补一发平A,带走打野。
  安昕一直站在卡莎身边保他,给盾、打断,有条不紊。
  对面打野被杀后,完整的防线被撕破一个口子,再没办法抵挡卡莎的攻势。
  .
  小甜嘤的队友都被卡莎杀完,她惊慌失措想跳回站在最后的小七身上,但小七为了不死直接一个闪现跑了,把她独自留在战场正中。
  卡莎一发平A收掉小甜嘤,接着W到小七,极限距离开大。
  卡莎大招名为猎手本能,可以直接飞到被她打中的对手身边。
  贴脸之后,落后两个大件的小七瞬间被秒。
  .
  “五杀”字样在屏幕正中出现时,最亮的星走到小七面前。
  他踩在小七尸体上,头顶亮了一个7级成就标志。
  -[所有人]峡谷最亮的星:你怎么躺地上了?
  -[所有人]峡谷最亮的星:站起来接着骂啊,废物。


第2章 啾咪
  小七当然不可能站起来。
  因为他被杀了,等复活时,他只能躺在地上。
  但小七确实接着骂了。
  大概是因为已经毫无尊严,他干脆就地撒泼,继续自己技术含量为零的污言秽语。
  不过这一次,根本不需要最亮的星回击,其他人已主动加入了互动行列。
  -自家中单:女枪,你刷刷牙再来打游戏吧。
  -自家打野:我们家下路在你俩的对比之下,简直像两个光芒闪闪的神。
  -对面中单:我家这下路就俩**,对线炸完了还互动。
  -对面打野:带妹妹回自己区炸鱼不好吗?自己也玩的不怎么样,纯恶心人。
  .
  其实小七有峡谷王者水平,打现在这个钻一局,水平游刃有余。
  说他“玩得不怎么样”,并不公正。
  但下路是双人路,小甜嘤挂在他身上,完全不消耗,偶尔从他身上下来,就直接被安昕和他AD抓住,打的只剩一丝血。
  他根本就是在一打三,而且对面两个也都是峡谷王者水平,他当然没办法玩。
  小七好想跟这帮人说,老子是那个主播阿七,就凭你们一群钻一狗,也配说我菜?
  但他也知道,要真被别人发现自己是主播,那他这波带妹喷人+嘲讽前搭档,才是真的身败名裂,他只能忍着。
  一边被安昕和他的AD骂,一边被队友骂,一边被小甜嘤埋怨,小七气得要吐血。
  .
  安昕心情倒是愉快的很,这波团打赢之后,他们直接一波结束游戏,终结了灾难般的21连败。
  退出游戏之后,安昕收到一条新的好友申请,意料之中,是峡谷最亮的星。
  对这个人安昕印象非常好,他立马通过好友。
  刚想拉人家来双排,对方已经先拉了他。
  进队,选好位置,安昕先打字说:刚那把谢谢。
  最亮的星说:小事,对面那俩太恶心人。
  安昕发了个颜表情,又说:你玩的很厉害。
  最亮的星说:主要是因为分段低。
  这句话属实凡尔赛,这可是峡谷钻一大师分段。
  拿到有段位播报的网吧,是能吸引一帮人站在他电脑后面站着看的水平。
  这人说“分段低”。
  但最亮的星水平确实超出分段,他说这个局“分段低”,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最亮的星问:语音吗?
  安昕回答:好。
  连进语音,安昕试探着说了句:“你好。”
  “你好。”最亮的星说。
  虽然id很中二,但最亮的星声音很好听。
  听声音应该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很年轻的一把嗓子。
  他声线有点柔和的沙,所以听起来不是那么元气满满,反倒带着丝丝慵懒,很有特点。
  “可以叫我星星。”最亮的星说,“他们一般都这么叫。”
  “好。”安昕说,“我叫……”
  “安昕。”星星笑了笑,“我知道。”
  .
  “啊?”安昕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直播,你之前打过这个号。”星星说,“听到声音就更确定了,你声音很好认。”
  “哇。”安昕很惊讶,“这么一说让我感觉自己好有名啊。”
  “确实。”星星笑了笑,问,“要不要打大号?我有个和你分段差不多的号,可以一起排。”
  “没问题。”安昕说。
  .
  安昕大号是峡谷最强王者600分,差不多国服前200的水平。
  听到星星说有个差不多的号,他并没觉得奇怪。
  因为星星的上单和ADC在峡谷钻一局游刃有余,足以说明他有超出分段的实力。
  两人约好等下星星来加安昕好友,就各自换号。
  结果安昕换上自己的大号以后,没等到好友申请,倒是好友列表里弹出一条新消息。
  -等星星:是我。
  这ID让安昕惊得卧槽了一声,刚才听到“星星”这个称呼的时候他还没往那想。
  但是“等星星”这个id,安昕可太熟了。
  .
  等星星,国服最强路人ad之一。
  他不是职业选手也不是主播,但在主播圈里,有个外号叫“峡谷代中代”。
  代中代,指代练中的代练王,水平高于当前分段,是稳定carry位。
  很多大主播随着年纪增长还有事业逐渐安逸,水平会不可避免地逐渐下滑。
  这时候他们就需要一个稳妥的双排队友,保证他们直播整活的同时,能够继续留在高分段。
  等星星就是可靠的大腿之一,他最擅长ADC位,对线凶如猛虎,打团稳如老狗。
  跟他双排过的都说,他有LPL一线选手水准,还给了他一个尊称,叫星神。
  安昕没跟等星星双排过,但他久仰此人大名。
  他赶紧把星星拉进队:“是你啊,星神。”
  星星笑了笑:“叫星星就可以了。”
  说着,等星星把预选位置选好了下路和上单,只要安昕把自己的预选位置也点好,就可以开游戏了。
  可安昕看着等星星的ID,心里突然浮起一丝犹豫。
  因为他知道,等星星很贵。
  .
  安昕听说过,等星星带主播的价位是几百块一个小时,如果马上掉段了救场还要加钱,一个月下来,他收入几乎能和中型主播持平。
  可是现在他拉安昕双排,没有跟安昕要钱的意思。
  以目前他表现出的性格来看,也不太可能干出打了一晚上才突然跟安昕说要收费这种事。
  如果是跟路人双排,或者跟粉丝双排,安昕没问题。
  可是跟一个很贵的、圈内公认的大腿双排,他会觉得自己在占人家便宜。
  .
  “怎么了吗?”看安昕迟迟不选位置,星星问。
  安昕没立刻回答,斟酌着自己该怎么说。
  “不想跟陪玩打游戏?”星星又问。
  确实有些主播会有这种顾虑,他们感觉跟代中代打了游戏,仿佛自己的分就变成别人带上去的,实力也有了水分。
  “没有没有。”安昕赶紧否认,“这没什么的,我又不是自己没打上过千分。我就是觉得……你是收费大腿哥,我这是不是在白嫖你啊?”
  “不会,我又不是每把游戏都收费。”星星说,“我是你粉丝。能和偶像一起玩,我很高兴的。”
  “真的吗?”安昕问,“星神是我粉丝,这感觉挺不真实的。”
  “这有什么不真实的,你直播很好看啊。”星星说。
  看安昕还是将信将疑,星星直接开始讲他的直播细节,用以自证:“你大号叫我见你时日落,小号叫相信队友带的动我,每天下午四点播到凌晨,直播间女孩子很多经常逗你,你还有一次跟她们说……”
  “够了够了,我信了。”安昕赶紧伸出尔康手。
  跟粉丝说过什么他一点儿都不想听星星复述,因为在粉丝面前他特别放飞自我。
  星星轻轻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看得出来,他被摁回去的那句话确实很放飞自我。
  “那来吧。”安昕有点儿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怀疑什么,星星有必要骗自己吗?
  而且,峡谷代中代看自己直播,还挺……受宠若惊的。
  安昕选好辅助位:“希望打完之后你别脱粉。”
  “不会。”星星笑着说,“我有你11级粉丝牌,没那么好脱粉的。”
  虽然已经接近深夜,但正是网瘾少年活跃的时间段,所以排队非常的快。
  一分半钟,他们俩排进去。
  刚加载出选人界面,星星“啊”了一声:“我补位了。”
  安昕也“啊”了一声,“那太糟糕了。”
  .
  英雄联盟的排位赛可以预选自己要打哪个位置,每人能选两个位置,比如等星星是ADC和上单。
  但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