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下的奴隶……”
  “你休想!”陆清舟强行挣扎,仍由蔓藤荆棘在身上留下道道血痕。
  “我劝你放弃挣扎!”树祖狞笑,逼近陆清舟,“你如今实力大跌,又少了一魂一魄,你是解不开我的神念的。乖乖被我吞噬吧!”
  “做梦!青灵!”陆清舟怒道,额头上的花钿燃烧起真的火焰,生出一股火苗,瞬间将他全身笼罩。
  “你想自爆元魂与我同归于尽?”树祖惊诧,急忙退后一步,却见陆清舟身上飘出一段碧绿的细线,缠住了他的身子,将他直接拉至陆清舟的眼前。
  “放开老夫!”
  陆清舟的魂体,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带来灼热的温度。
  树祖被青灵剑的器魂缠绕,一时间无法脱身,只能奋力挣扎。
  可他越是挣扎,青灵缠得越死,眼看危险近在咫尺,树祖拼了一口气,运气集中于掌心,朝着陆清舟的天灵火焰狠狠拍了下去!
  “给我灭!”
  掌风威压已叫陆清舟无从抵抗,猛地吐了一口血,仅凭坚韧的意志保持最后的清明。
  眼看那可怕的一掌即将拍碎他的脑袋,陆清舟提气大喝:“镇界铃!”
  “叮当!”镇界铃飘然而出,直直撞在了树祖的额头上,发出了一阵浑厚的钟响,震荡着整个神识脑海,连原本平静的湖面都被震荡开了层层涟漪,像是煮沸了一样翻滚起波浪。
  陆清舟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看见树祖摇摇晃晃跌坐于地,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脑中一片空白……
  许久,一些画面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就和之前几次一样。
  他看见天穹之上有一座古铜色的大门,大门敞开,里面一团乌黑。
  妖皇雪帝走上天梯,推门而入,却见那黑暗之中亮起无数双血色的眼睛,四面八方透来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嘿嘿……杀了他!”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黑暗的角落里响起,四周杀意叠涌,无数巨大的黑影出现在视野范围内。
  “自古天道之权便掌握在我等巨神一族手中,想要登天掌权者,便与我等一战!”
  “陛下!”身旁的族人焦急地唤了一声,雪帝持剑而立,冷冷喝问:“莫非之前飞升的前辈,都……”
  “没错,他们都死在了我等手中!”巨神族露出了他们狰狞的面容,个个身材巨大,嘴路雪白獠牙,“胜者为王,败者……唯有死!”
  “好狂妄的口气!”雪帝身旁的灵猫怒道,“先前飞升的前辈多为独身一人,你们以多欺少,尤不知耻!我们灵猫族便替他们讨回公道!”
  “陛下!我等愿为陛下一战!”
  “陛下!天道失衡,想来便是这些巨神族从中作梗,我等皆愿为陛下、愿为天下苍生死战!”
  灵猫族的勇士们将雪帝团团围住,单膝下跪,眼中灼烧着熊熊战意,毫无畏惧。
  “也罢。”雪帝挺直了身躯,抽出自己的佩剑,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但……”
  他忽然转身,朝向那蜿蜒而上的天梯狠狠劈了一剑!
  天梯传来“咔嚓”轰鸣,随即从中一断为二,碎屑如同雪花一般飘洒下去。
  “陛下!?”身处天梯另一端的灵猫们惊讶地叫了起来。
  “尔等乃凡间希望之种,倘若朕遭遇不测,尔等勿忘继承朕的遗志,定要与这黑天斗到底!”雪帝将剑指向了前方的巨神,大喝一声,“杀!”
  “杀!”
  天地变色,四周阴风阵阵,黑烟袅袅。
  这场激烈的战斗也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最后,天庭如同一片被大火焚烧殆尽的荒原,满地都是尸|体,有猫儿的,也有巨神,到处都是血污。
  厮杀之声渐渐平息,被寒冷的风啸替代。
  雪帝用尽力气,将佩剑从一尊高大的人族尸|体胸口抽出,丢在了一旁。
  他垂头,看了看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背影显得格外凄凉与绝望。
  他又左右张望,轻声唤着族人的名字。
  可这片战场上,早已没有其他生命,更没有人能回应他。
  天上飘下洁白无瑕的雪花,落在他的肩头,落在这战火降息的沙场,预兆着新的天道执掌者诞生。
  可身为新任天道的雪帝,却忽然仰天长啸,痛哭流涕,哀声嚎啕。
  那哭声凄厉而揪心,飘入陆清舟的耳朵里,竟然让他的心都跟着痛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阻滞,仿佛吸入鼻腔的不是空气,而是刀剑针扎……
  画面静止在了雪帝哀嚎的那一幕。
  耳畔,忽然传来宁倏一那熟悉的声音。
  “那就是你挑中的人选?看起来好像很弱啊……”
  画面又变回了那一望无际的银色世界,宁倏一拥着雪帝,前面摆放着一个奇怪的金属盒子,盒子上竟然映照出了百里重山的身影。
  只是,这画面中的百里重山显得更加年轻些许。
  “嗯,他修了无情道。无求无欲,处事公平,又不失正义,是继承天道的最佳人选。”雪帝轻笑,“三千年前,我在人间留了一份传承,至今依然无人继承,想来那些孩子是不愿传承落入非我族类之手,特意保护了起来。我想借你这法宝一用,将我的镇界铃传到下届,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早日登上天庭。”
  “是不是他飞升了后,你就能跟我走了?”宁倏一挑了挑眉毛,“那我现在就能让他……”
  他的唇被雪帝轻轻捂住,眼中倒映着那清冷之色。
  “不可拔苗助长。”雪帝道,“我也只是让镇界铃将我飞升时的遭遇和感悟传于他,他是否能够悟道登天,非你我二人能左右。”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我看这小子笨得很,等他上来,咱俩没准娃都生了一大堆了!”宁倏一握住了雪帝的手,坏心地啃了一口。
  雪帝微微一怔,随即一尾巴毫不客气地扫了过去:“说什么荤话!”
  宁倏一捧着那雪白的猫尾巴,绕在自己的脖子上,来回蹭着,笑眯眯地道:“嘻嘻,这个世界不行,咱们去别的世界。在我去过的好几个世界,有的是高科技弄出孩子,只要你想要……”
  猫尾巴一卷,又一松,把宁倏一给掀起,甩远了去。
  雪帝望着那盒子上方的百里重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忽然一本正经坐直身体,缓缓道:“在他飞升之前,我……还想去一趟凡间,你能帮帮我吗?”
  “不行!”宁倏一立即从远处又爬了回来,捧起雪帝的脸颊,“天地两隔,你身处上届,天道早已屏蔽你耳目,便是要将你隔绝孤立于此,想下凡谈何容易!”
  “可你说过,只要找到合适的肉体,将神魂附于……”
  “那样太过危险!”宁倏一急忙喝止,“神魂入世,将会被封住所有的记忆和修为,万一受损,即便是我都没办法救你!”
  “可……”雪帝垂下眼眸,满怀心事,“当年飞升过于仓促,我斩断了天道之梯,也不知那些被我砍断了路途的族人和亲友如今是否安好……我若不看看他们,又怎能安心与你一道离去?”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那些亲朋好友早该死、呃,我是说早该遁入轮回了!”
  “可我只想看一眼,知道他们安好就走……”雪帝想了想,似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用无比希冀的目光看着宁倏一,“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宁倏一习惯性地挑着眉,张着嘴,却很难说出一个“不”字。
  他哑口无言半天,最终狠狠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重重地叹了一声:“真是拿你没辙!容我想想办法吧……”
  经受不住雪帝恳求的宁倏一在铁盒面前坐了一个月,借助他丟掷到下届的【7451】当天眼,真为雪帝寻找到了一个适合的躯体——刚刚遭到灭门惨死的陆家男婴。
  他接替了雪帝的天道之责,将雪帝之魂护送下届。
  “谢谢你,阿宁!”临走,雪帝轻声谢过,起身在宁倏一的额头上烙下一吻,“我保证会完好无损地回来,与你远走高飞……一定!”
  “早去早回!”宁倏一就像是送丈夫上班的全职太太,乖巧地点了点头,开启了通往凡间之门。
  雪帝将自己的神魂从身体上剥离,附着在镇界铃上,被宁倏一一道送入了门中,置入下届。
  然而,此时的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下界等待着他的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布局!


第58章 58结局   陆清舟终于想起了全部始末。……
  记忆在脑中渐渐复苏,陆清舟终于想起了全部始末。
  三千年前的飞升,导致他的族人全部战死,他成了天界唯一的幸存者,被赋予了掌管天道职责的重任。
  可天道规则却不允许他私自窥探下界,唯一能让他感应到的,只有两千多年后一个名叫百里重山的青年。
  但,他也只是能感应到对方而已。
  一个人在空旷的天界实在太过寂寞,他用自己的灵力变化出族人们的样子,装作他们还陪在自己的身旁,如此日复一日麻痹自己,直到宁倏一的出现。
  宁倏一,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穿越者,与雪帝这天道执行者完全相反,他是一个天道破坏者,被天道刻上了“灭世者”的印记。
  “灭世者”的使命,便是游走穿梭于各个世界,消灭存在于每个世界的“天道”以及它的执行者和守护者。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个世界,“天道执行者”和“灭世者”竟然相爱了。
  他答应了宁倏一,与他一起“私奔”,可临走却提出了那个任性的请求,又蠢蠢地落入他人陷阱,结果便是害得自己神魂散落,无力归天……
  宁倏一或许也是感应到了他的危险,才冒着生命风险,强行下届,被天道规则变成了一个孩童。
  “对不起,阿宁……”陆清舟轻轻叹了一声,想起一切后,他越发懊恼愧疚,可现在,他的神魂已经四分五裂,恐怕很难再恢复了。
  答应宁倏一的事,终究还是要食言……
  “陛下……”耳边,忽然传来另一重愧疚的哭腔。
  陆清舟睁开眼,便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环绕在自己周身,轻轻地拢着他几乎快要散开的神魂意识。
  “是老夫错怪了陛下……”树祖鼻音浓厚,泣不成声,“老夫被仇恨蒙蔽了心,造成如此大错,老夫无颜面对陛下……”
  “与你无关,这都是天道的诅咒。当初我不想你们参与此战,只怕自己胜不过巨神,想给灵猫族和世人留下些种子……或许,也是我的这份怯懦,导致了今日的局面。你无缘无故被我毁了修道之途,恨我也是应当……”陆清舟又缓缓闭上了双眼,意识几乎溃散,就听树祖在一旁大声叫唤着。
  “是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害得陛下神魂分裂……不,陛下,醒醒!老夫还有办法救陛下!”
  “陛下!”
  陆清舟恍惚间,似乎看见了一棵青翠挺拔的参天大树。
  树上细叶繁茂,朵朵花苞渐渐绽放,露珠挂于花瓣,折射着温暖的阳光,令人陶醉,也越发困倦。
  “阿雪!阿雪!”
  忽然,耳畔似乎响起了宁倏一急切的呼唤。
  陆清舟的意识瞬间又清醒了不少,猛一睁眼,果真看见一张焦急慌乱的脸。
  昔日那神气活现自信十足的神色全然不见,只剩下仓皇无措,在看他睁眼的瞬间,又差点喜极而泣。
  “从未见你如此狼狈……”陆清舟轻笑了一声,“阿宁,我……”
  话音卡在了嗓子眼里,陆清舟忽然想起,自己的神魂不是快要散尽了吗?怎么还能看见宁倏一呢?
  他细细一探,发觉自己的神魂又合拢在了一起,而神魂上还显露着一丝丝绿色的斑纹,像是一条条神念化作的细线,将一个破碎的玩偶重新拼贴了起来。
  是树祖……树祖的神念化作了魂丝,补救了他的魂体。
  陆清舟睁大眼睛,发现树祖的本体就呈现在眼前,原本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木,如今却化作了一堆光秃秃的枯枝,落叶被风儿吹得四处飘零,在不周山四周扬起了金色的“雨”。
  虽然树祖所为咎由自取,但一想到当初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谦谦温和的君子,如今却落得这副萧瑟,陆清舟的眼中顿时充溢着热泪。
  因果轮回,爱恨纠结,对错难断,唯有珍惜眼前人,才不枉此生。
  他吸了吸鼻子,缓缓勾住宁倏一,轻声道:“阿宁,我回来了。”
  “嗯!”宁倏一破涕为笑,狠狠咬了上去。
  …………………………………………
  数月后。
  魔宗、妖宗、正道的领头之人,齐聚于不周山树祖遗体下。
  无泪、月归凝和恢复了神智意识的许子玄仰头凝望,只见天穹之上画出了一道天梯,两道身影迎风而上,渐渐消失于世人眼中。
  “清舟(小清舟、师尊),等我飞升!”三人都在心中暗暗发誓,抬头看了彼此一眼,又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宁倏一拥着陆清舟,打开天梯尽头的那扇大门。
  门里,早已有人恭候。
  “宁前辈、妖皇陛下!”百里重山拱手而礼,虽然是朝着两人行礼,但他的目光全数落在了陆清舟的身上,从上而下,像是在认真确认其完好。
  陆清舟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唤对方。
  唤他百里小友?可他是自己这一世为人的师长,这么喊似乎有些不太尊敬。
  唤他师尊?可是百里重山比他年幼了数千年,也是他亲自挑选的天道接替人,这么唤好像又有点不合适。
  就在陆清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