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头又降下一片熊熊火光。
  “没错,不过是一具尸|体,尘归尘土归土吧!”陆清舟大喝一声,使尽全身解术,烈阳真火声势浩大,劈头而落。
  树祖被两头夹击,急忙唤出条条藤蔓根须,织成一张大网,将那扑头盖脸而来的火海阻隔。
  可这方还未布置好,下方宁倏一的剑气又粘了上来,叫他一时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几个翻身滚向一旁,落在月归凝不远处。
  他眼中精光一闪,伸手抓住了月归凝的胳膊,狞笑道:“老夫养你多年,该你反馈老夫了!”
  只见瞬间,四周弥漫出一道红雾,雾中传来月归凝凄厉的惨叫:“啊!”
  陆清舟上前,挥剑驱散了红雾,却见树祖完好无损地立于空中,月归凝和无泪就像是两个人偶,被树枝吊起,挂在树祖身后晃荡,好不凄惨。
  尤其是月归凝,他的一条手臂,就像是被人吸干了血肉,变得干瘪枯瘦,轻轻一捏便能捏断。
  “你……”陆清舟皱着眉,握紧了手中佩剑。
  “你们若敢伤老夫一根毫毛,老夫便吸了他们的血肉……”树祖一挥衣袖,冷声笑道。
  陆清舟怒不可遏,无泪却忽然大喊了一声:“前辈!”
  “别管我们!”他咬着牙,握住了一根刺入体内的根刺,狠狠拔了出来,“先杀了这老妖!”
  “那便看看是你们先被老夫杀死,还是他们先被老夫吸干!”树祖轻轻打了个响指,两道根刺又一次狠狠扎入无泪的脊背,根刺附近又一次弥漫出可怕的红雾。
  “呵呵,瞧,多么旺盛的生命……嗯?”树祖的目光突然朝着无泪射去,却见那红雾渐渐消散,根刺上却盘绕着一丝丝黑丝,一直朝着树祖所在的方向漫朔。
  “你是……”树祖脸色一变,立即收回了两条根刺,可那黑丝却藕断丝连,死死缠绕着根刺不放,竟让树祖的动作为之一滞!
  就这一刹那,一道红光映照在树祖苍白的脸上。
  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了火红的光芒,宁倏一的剑已经近在咫尺!
  树祖堪堪避开了这一剑,银发被斩断了一缕缕,令他心生莫名的惧意。
  他不敢置信,自己怎会畏惧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本事别躲呀!”宁倏一面露讥讽的笑意,比先前的树祖更甚。
  “伤了我,你就不怕我吸干他们?”树祖想做垂死挣扎,可宁倏一却又一剑劈头盖脸地杀来,速度极快,毫不留情,完全没把人质放在眼里。
  甚至,不妨说,他那一剑的目标,似乎原本就是树祖身后的无泪。若非无泪出于直觉,在剑气扑来之际稍稍错开了身子,便险些直接被他劈成两半!
  无泪:……
  “抱歉,手滑!”宁倏一嘴上说着抱歉,可表情却显得有几分遗憾。
  难得铲除情敌的机会,竟然没把握好,真是失算!
  树祖:……
  宁倏一的这一剑,劈断了无泪身上的根刺,无泪反手便是一剑刺去,直把树祖逼向了死角。
  陆清舟趁此机会一跃而起,刷刷两下,将月归凝也救了下来。
  “师尊!”月归凝满头红发下,露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偶,朝着陆清舟挥了挥手臂,“是徒儿!”
  “许子玄?你怎么在这里?”
  “来不及解释了!师尊,千万小心!”许子玄焦急地道,“那树祖不仅占据了师尊的躯体,他还融合了师尊的残魂!”
  “……”陆清舟的脸上并无多少诧异,反而以眼神封住了许子玄的嘴。
  在见到树祖之时,青灵剑的器魂已经觉察到了。
  若对方只是控制了自己的残躯,只要毁掉这躯体便好,可若是一不小心将他那丢失的一魂一魄也给消灭了,那他也必然受到影响。
  但,就算神魂受损,他也不愿让自己的残魂变成众人的软肋!
  月归凝失血过多,脸色一片雪白,陆清舟塞了他一口丹药,将他丢给了许子玄。
  “我心中有数,你只管看顾好他。”
  “师尊!”许子玄急切地唤道,可陆清舟却头也不回地飞上空中。
  宁倏一和无泪正齐齐攻向树祖。
  两人你一招我一势,看似在共同御敌,却又像是在相互较劲,招式偶尔还会撞在一起,擦出火花。
  树祖本想找机会渔翁得利,却始终没找到机会出手,反倒被两人的狂暴攻势压制。
  “这怎么可能!”树祖心中骇然。
  他早已是渡劫修为,若非寻不到道的入口,本该早就一步登天。
  放眼看天下,哪怕是之前飞升的百里重山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可他现在,却被眼前两个年轻人压制得无法动弹?
  除去那个用莲藕法相之身的魔头,这名叫宁倏一的小子更让他感到忌讳莫深。
  对方似乎大有来头……他带给人的压迫感,远超百里重山,甚至有几分天威浩荡之感……
  天威?!
  树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
  但很快,他又松开了眉头,得意地勾起了唇角。
  “住手!”眼看宁倏一的招式逼近,树祖大喝一声,“你想毁了他的残魂吗?”
  听得此话,宁倏一果然收手,脸色阴沉无比。
  “哼,你以为我只是控制了他的尸|身吗?”树祖心下得意,散乱的银发在脸侧乱飞扬,“别忘了,他还缺少的一魂一魄,只有我知道……”
  “老妖伏诛!”话音未落,一旁的无泪又一剑直直刺树祖。
  树祖并未动弹,只是扭头朝他露出了自信的一笑。
  一道红芒闪过,无泪的剑竟然被硬生生挡下!
  “宁倏一?你做什么!”无泪看清挡住自己攻势之人,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宁倏一挑开无泪的剑,将他一掌推开,双眼死死盯着下方之人,眼神冰冷到极致,似是进入了冰窖。
  “他融合了阿雪的残魂,不能杀。”
  “!”
  “哈哈哈!你们舍得伤他魂魄吗?瞧瞧,一个是他姘头,一个是他前任……”树祖奸计得逞,猖狂而笑,手指指向宁倏一,又画向一旁的无泪,最终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划,“怎么样?他的滋味儿不错吧?否则……”
  “你!”无泪忍不住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宁倏一拦住。
  就听树祖的声音变得越发冰冷……
  “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们喜欢?”
  “你和阿雪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何要三番五次陷害他?”此时的宁倏一反而很冷静,挡住了无泪,正面直视树祖,显得正气坦然。
  “为什么?”树祖微微仰起头来,看向头顶。
  窟窿里透出了一片银光,外面怕是已经入了夜。
  月色清冷,将一切笼罩在银色之中,就如那一夜……
  “当年,妖皇许诺,一旦飞升便会带领我等一起登天……”树祖的思绪,似乎飞到了千年之前,眼中映着那雪白的月色。
  几千年前,天道失衡,天灾不断,劫掠苍生。
  凡间民不聊生,生存极为困难。
  哪怕是修真界,修行也极为困难,能飞升之人少之又少,每一个飞升者都承载着为苍生改变天道命途的重任登天,却总是一去无返。
  他与妖皇相伴近千年,是妖皇最为信任的属下、挚友,他们约好无论是谁先一步登天,定不会把对方单独留在世上,要一起为天下苍生争得天道之力。
  妖皇天赋异禀,早早修得正果,而他,身为树妖,灵智本就开得晚,自然比不过妖皇。
  他心心念念要跟随妖皇登上仙界,也一直相信妖皇不会抛下他们。
  那一日,妖皇飞升,他们簇拥着他登上了天梯,从夜半月下,一直攀到旭日初升。
  东方红日破晓,霞光万丈,眼看天庭大门近在眼前,所有人的心里都满怀激动,眼看就要踏入那一扇门,就要从此摆脱了困难疾苦与天齐寿,再也不惧生死艰险。
  可忽然,一道天雷闪过天际,一道冰冷的剑光横扫前方路途。
  那蜿蜒的天梯被一剑砍断,从空中坠落。
  他和少数灵猫族也因此从高空摔落,各个身负重伤,险些一命呜呼。
  从此,他的道心溃散,妖丹受到极大损伤,修行变得更为艰辛、困难,他不得不利用自己的灵果当诱饵,吸引来众多人修、妖修,渐渐控制住他们的心神,再用极为阴毒的方式吸收他们的血肉修为,弥补自己的妖丹。
  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用这种方法,暗算了无数大能。
  但也因此,他像是受到天谴,再也无法化作人形……
  “我会变成如今这模样,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树祖面色狰狞,尖尖的手指用力刮着雪白的脸颊,刮出了一道道红印,“他毁了我的道,毁了我一生,我便要他众叛亲离,就算我抢了他的身躯,这也是他欠我的!”
  “胡说八道!”无泪忍不住骂道, “妖皇飞升已是三千年前的事,你这旧账如何能牵扯到他身上……”
  “呵呵……”树祖淡淡地扫过无泪,又看向宁倏一。
  只见宁倏一蹙着眉头,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树祖倒是又有了几分诧异。
  “莫非你知道?”树祖很意外,对宁倏一的身份更是有了猜测,语气变得笃定起来,“你必定知道!”
  “他就是妖皇!他就是当年那个背信弃义、斩断天梯害了我等的小人!”
  这一声怒喝,在空旷的地洞里闯荡,几乎每一个人都听见了那满含恨意的回声,一时间四处静谧得令人窒息。
  “他回到凡间的第一时间我便觉察到了!他借着陆家死婴而生,被百里重山抢先一步带走……”树祖不甘心地道,“从此,我便只能暗中等待机会,那次妖祖祭便是我报复他的开端……我要夺走他重视的一切!我要让他尝尝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痛苦!这些,都是他当年赐予我的!我要找他全数奉还!”
  “所以,你就处心积虑毁了他一生?”宁倏一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手中的【7451】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渐渐泛出耀眼红芒,透着无尽杀机。
  “是又如何?我早已融合了他的魂魄。你若杀我,便是杀他!”树祖张开双臂,得意冷笑,“若不在乎他的生死,大可来试,不想他死,就乖乖……”
  没等他说完,“噗”的一声,一道血光自树祖胸口射出。
  树祖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前。
  心口被人从背后一剑贯穿,碧色的剑体忽然燃起熊熊火焰,绚烂夺目。
  火焰烧灼着那具身躯,渐渐自胸口弥漫。
  “你……”树祖的眼珠转动向后方,看清一张清秀而布满了寒冰的脸,“你就不怕……死吗?”
  “自然是怕。”陆清舟面无表情,灵力澎湃地涌向树祖,“但我不会让你以此为要挟,伤害到阿宁。”
  “呵呵……你这小人,竟也能如此仗义?”树祖冷笑,陆清舟却淡漠地回道:“我不是你口中的妖皇,我只是借了这具身躯……”
  “你是!”树祖怒吼,“你的灵魂,我绝不会认错!”
  “……”陆清舟抬眼看向了前方的宁倏一,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他不是什么妖皇的替身,而是妖皇转世??
  似乎看出了陆清舟的万般困惑,宁倏一微微点了点头,肯定了树祖的说法。
  陆清舟的手微微一抖,心中竟产生了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并不是什么替身,庆幸宁倏一至始至终所爱的,是他本人……
  可是,他又越发的困惑。
  妖皇不是飞升上天了吗?怎么会投入轮回,重新转世呢?
  而且,如果他是妖皇,以他的性格又怎会做出树祖所说的那些事?
  “小人!今日我便杀了你!”树祖大叫一声,身躯化作一团火焰,从高空坠落。
  与此同时,宁倏一和无泪都高声大喝:“当心!”
  陆清舟从疑惑中清醒,就看一道黑烟扑面而来,钻进了他额头上的火焰花钿中。
  一股强大的神识冲入他的脑海,令他头痛欲裂。
  他再也听不见其他声响,只能看见无泪和宁倏一面露焦急,朝着自己的方向奔来。


第57章 57前因   我保证会完好无损地回来,与……
  “哈哈哈哈!”脑海里,充斥着猖狂的笑声,夺走他所有的注意力。
  他的意识沉入神识之境,睁开眼,发现自己被藤蔓五花大绑吊在半空,脚下是一望无垠,如同镜面一般的湖泊。
  “雪帝,你也有今日。”一道黑影自前方空旷的湖面上浮现,全身漆黑,唯有那张脸还与他有些许相似。
  他凑了过来,附身触摸着陆清舟的脸颊:“无论是当年的你,还是如今的你,都有这么多蠢货围着你,被你耍得团团转……你这看似高傲正直,内心却早已腐败透顶的灵魂,到底有什么值得大家尊敬和喜爱的?嗯?”
  “你想做什么!?”陆清舟别过脸,甩开了树祖的手。
  “原本你实力强悍高高在上,我无法动你一二,可偏偏你不知是不是坏事做尽遭了天谴,竟然重新投回凡间,实力大跌……”树祖一把卡住他的下巴,逼得转过头来正视那张相似的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你瞧……”
  湖面上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那是宁倏一和无泪,皆是一脸焦急,仿佛在大声呼唤,想要将他唤醒。
  “我已经融合了你的一魂一魄。”树祖笑道,“只要我再吞了你剩下的魂体,你便永远只能成为我的一部分……放心,我会用你的身份好好去疼爱他们几个,让他们成为我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