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炎丹是怎么回事?你亲手炼制的丹药,中间是否经过他人之手?你再仔细想想!”
  月归凝也蹙着眉,努力在脑中思索了一番,脸上渐渐浮现疑云,似是想起了什么,却依然在苦苦与感性挣扎。
  陆清舟却也不太相信,疑惑地问道:“可……树祖并没有做这些的动机啊?他缘何针对于我?我不过是一名不足挂齿的小辈罢了……”
  “呵……大概是嫉妒?”宁倏一轻轻抚摸着陆清舟的长发,又没心没肺地调侃起来,“他一定是嫉妒我们家阿雪长得漂亮,而他只会渐渐变成一截枯树枝。”
  陆清舟:……
  远方的树祖:……
  “此事,本王定会回妖宗查明真相!”月归凝看那只摸着陆清舟的手分外碍眼,却又忌惮宁倏一的实力,只得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狠狠地要挟着,“在此之前,希望诸位莫要轻下判断,否则,便是与我妖宗为敌!”
  “哼!”
  “诸位。”这时,无泪从坑洞里一跃而起,落在了月归凝与宁倏一之间。
  他抬起变成了紫色的双眸,凝望着陆清舟。
  那双凤眼,还有那神情,让陆清舟恍然觉得,好像是司空舜又再次活了过来。
  “无论有什么要事,还是先请诸位回天魔宗一趟。别忘了,两位前辈可是有‘任务’在身的……”无泪脸上的表情十分柔和,看不出半点丧师之哀,他一挥手,一块透亮的玉牌悬于半空。
  陆清舟微微睁大了双眼,看清那玉牌背面刻着的文字。
  《天魔心法》终卷!
  数日后,天魔宗少宗主忽然带着自己的嫡系亲卫和妖宗部队,杀回天魔宗。
  天魔宗弟子猛然察觉,少宗主的实力竟然已经变得高深莫测,而且还练成了天魔宗历代掌门才会施展的天魔心法。
  就连赫连大长老都不是少宗主的对手,被少宗主反制于人,关在了天魔宗地牢里。
  那些瞧不起无泪,不安分守己之人,被无泪一一诛杀,血流成河,倒让众人想起来昔日司空舜魔尊的风采。
  是以很快,天魔宗上下便对无泪俯首称臣,不敢再小觑这位少宗主的手段。
  得到宗主之位,无泪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兑现诺言,为陆清舟和月归凝消除了天魔宗大阵烙印。
  月归凝归心似箭,一心要赶回去洗刷妖祖的嫌疑,故而次日便告辞离去。
  而陆清舟却没急着离去,他向无泪借了一处清静之地,闭关融合他的三片青灵剑碎片,无泪极为大方,索性便把天魔宗禁地借给了他。
  青灵剑渐渐合一,附着在上面的剑灵也慢慢成形。
  只是,这过程有些漫长,倒是花费了陆清舟一番时间。
  而在他专心融合之时,镇界铃却飘了出来,在上空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响,释放出一丝丝灵力,继续融入陆清舟体内,修复那颗“妖丹”。
  陆清舟将剑身扶正,便抵抗不住镇界铃的“催眠”,昏昏沉沉闭上了眼。
  脑中的画面,就像是舞台上的戏剧,又一次运转起来,继续演绎着宁倏一与白衣妖皇的故事。
  七日之约,很快便到了最后一日。
  白衣妖皇拿出自己亲手酿造的琼浆,与宁倏一喝了个痛快淋漓。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些醉意,宁倏一的脸蛋微微泛了红,而白衣妖皇却打了个酒嗝儿,忽然仰天长啸了一声,如同发泄一般,吼出了日积月累出的烦闷与愁绪。
  “多谢……”吼完,妖皇向宁倏一举杯,轻笑一声,“让你见笑了。”
  说罢,他举杯畅饮,晶莹的液体溢出唇角,顺着优美的线条滴落,在那雪色肌肤上蜿蜒。
  宁倏一也倒了一碗酒干尽,然后丢了酒碗踉踉跄跄地走向妖皇,最后干脆往妖皇身旁一歪,慵懒地靠在他身上:“不过陪你说了几句话,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有多少年没和人说过话了?”
  “……”似是被宁倏一这一句无心调侃触动了内心,妖皇微微一怔,捏着酒杯的指尖轻轻颤抖着。
  “是啊……多少年了呢?”忽然,一滴热泪直直掉落,打在了宁倏一的手背上。
  “多少年了?我……我已经记不清了。”妖皇抬起头,看向屋外那白茫茫的一片,“这里自我来了后一直如此,没有春秋,我亦不知今夕是何年……”
  “……”宁倏一也看了一眼窗外,眸子里映着幽幽光芒。
  “我舍弃了一切,失去了一切,可最终获得的不过是如此一个囚笼。或许我一直在等一个能取走我性命之人,将我从这牢笼中解救出来。”妖皇垂眸,落下两行清泪,“可……我怕你也会被困在这里……”
  “困在这里?”宁倏一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三千世界,能困住小爷的,恐怕还未诞生呢!”
  “但天道法则……”
  “我能救你。”宁倏一忽然凑到妖皇的面前,鼻尖几乎抵达对方的眼底,他勾着唇角,无比自信地道,“我能帮你摆脱这该死的桎梏……”
  “我能帮你……”他的一只手指,轻轻戳在妖皇的胸口,“填补这里的空虚。”
  “……”妖皇略微抬头,彼此的气息喷洒在彼此的脸颊上,酒气微醺,晕染出了暧昧的气氛。
  “相信我……”宁倏一垂下眼眸,伸手捏住了妖皇的下巴,“我不会让你再感到寂寞……”
  “呵……”妖皇轻笑一声,豁然释怀,伸手揽住宁倏一的脖子,道了一声:“好……”
  宁倏一也弯了弯唇,低头吻了下去。
  妖皇最先还有些挣扎犹豫,但很快便忘乎所以,紧紧抱着宁倏一,让气息融入彼此的呼吸中。
  双方交战,自是用足了全力,待宁倏一松开口时,妖皇已是气喘吁吁,浑身乏力,恨不得软在宁倏一怀里。
  “放心交给我吧!”宁倏一捧着对方的脸颊,亲昵地蹭着对方的额头。
  “这……这不是,不是这样……我们……”妖皇的思维都被宁倏一打乱了,原本清冷无比的人,却变得口齿不清,有几分笨拙。
  “交给我吧……”宁倏一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低头在他耳边,用充满了诱惑力的嗓音,轻声低语,“让我来填补你的寂寞……”
  “……”妖皇被他撩得心猿意马,终是没有作声,任由对方为自己宽衣解带。
  作为旁观者,陆清舟都觉得脸皮子发烫,手指嵌入了皮肉。
  恬不知耻!恬不知耻啊!!!
  虽然预感到两人之间有些暧昧,可陆清舟真没想到,这妖皇传承竟然会把他和宁倏一的这么一段私密,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这么个现任的面前!
  可无论他想要怎么避开眼前所见,哪怕是闭上双眼,这传承的记忆却还是直接在他脑海中呈现着不堪的画面。
  就在那一方小小的屋子里,两人的衣物乱飞,铺得到处都是。
  那可怜的酒桌直接变成了床铺,咯吱咯吱摇晃,发出了凄惨的声响。
  本该好好品尝的天仙玉露,被胡乱地洒在妖皇身上,再被一点点地收拾干净。
  本该清冷的声音,此刻却显得有些娇弱,混杂着急促的呼吸。
  无法回避,陆清舟只能咬牙切齿,坚强地忍耐着自己脑袋上长出一片草原。
  虽然明白这应当是千年前发生的事,自己只是一个后任者,又或者那个宁倏一并非自己的宁倏一……无论如何,他似乎不该有这么大的怨气。
  可是无论怎么以此说服自己,他还是……气到炸毛!
  妖皇陛下你还能不能要点脸啊,宁倏一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嗯?”画面中,正在活动的某个“孩子”忽然怔了一下,身子略微一僵。
  妖皇喘着气,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我忽然想到,我竟还不知你的名字……”宁倏一低头啄了一下,妖皇的嗓音顿时变得破碎了。
  “唔……我……名啊……别……”他断断续续地,跟着宁倏一的动作节奏回答着,眼角都变得红润了,“我名为……啊……雪。”
  “阿雪?真是个好名字!”宁倏一故意坏笑,也不再给妖皇解释的机会。
  在赛车冲向云峰时,他才拥着妖皇:“记住,阿雪,你的男人,名叫宁倏一!”
  陆清舟:……
  那让人窘迫而愤怒的画面终于中止,陆清舟觉得自己脑袋上已是波澜壮阔的绿。
  可是……阿雪?
  他猛地睁开双眼,呆滞了好久,久久不能回神。
  虽然想把画面中的宁倏一想成别人,或者是宁倏一的前世,可……
  那人的音容相貌,语气说辞,无不在向他宣告……那就是宁倏一,是他的宁倏一。
  宁倏一平时一口一个阿雪阿雪地唤着,他本以为那只是宁倏一戏弄他成了习惯,又或者是当初那只猫儿原本的名字就是阿雪。
  可如今看来……
  雪,是早已飞升上天的妖皇的名讳!
  陆清舟忽然感觉到心脏传来了一阵刺痛,逼他红了眼眶,面无血色。
  莫非自己又一次……成了别人的替代物?


第55章 55二合一   陆清舟……是我的孙子…………
  妖宗,树祖禁地。
  月归凝支开了所有的仆从,独自一人,走进了树祖空旷的树洞深处。
  记忆里,当年他便是听从了树祖的建议,在此炼制阳炎丹,一切炼丹材料,也是由树祖直接供给。
  在此之前,他对树祖不曾有疑,毕竟,他可以算是树祖亲手养大。
  当年,被陆清舟救下“放生”后,他便被树祖捡回了妖宗。树祖用上等的灵液喂养他,帮他修炼妖丹,助他登上妖王的王位……
  树祖待他,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孙儿,他从未想过树祖会处心积虑谋害他最珍爱的人。
  甚至,他一度认为司空舜其心可诛,他的将死之言未必是善意。
  但……心里到底还是生了一股子疑心。
  当年妖祖祭所发生的事,也处处透着古怪与蹊跷。有人能在自己这个妖王的眼下布局,除了树祖,他真想不出第二个人。
  而且,树祖似乎也藏着什么秘密,就藏在这树洞深处的一个密室。
  那密室埋在古木深处,树祖不许任何人靠近,连他这个妖王都不得入内。
  月归凝似乎听见了一个声音,告诉他,他所想知道的一切就藏在那里!
  于是月归凝独身一人,还用了妖宗顶级法宝隐匿了踪迹,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古木,找到那间被荆棘枝条遮掩的密室。
  好不容易拨开了枝条,密室露出了古朴的石门,月归凝却发现,那石门上刻着极为复杂的阵盘。
  月归凝对阵法一道虽也略同一二,但面对如此繁冗的阵法,他还是毫无办法。
  正当他束手无策之际,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浮动,轻轻拉扯了一下他的裤脚。
  月归凝大惊失色,差点跳了起来。
  低头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一片泛着红边的荷叶。
  “……”月归凝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装模作样地打算起脚踹开那荷叶,“去!此地怎是你这等小妖能来的地方?”
  “我若不来,你又如何破阵?”这时,荷叶却忽然开了口,声音竟然还颇为熟悉!
  “你……”月归凝又被吓了一跳,急忙蹲了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那荷叶。
  这时,他才发现,荷叶上还坐着一个小小的泥人。
  那泥人面色刷白,唇红得像是饮血怪物,脸侧还涂抹着两坨红晕,看起来十分渗人。
  “许子玄?”月归凝用手指捡起那小泥人,一脸嫌弃,“你怎么会在这儿?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不是说许子玄心智倒退,成了一个傻子吗?
  “为了师尊,我什么都能做,分裂一点神魂算什么!”小泥人许子玄淡淡地回答。
  月归凝顿时明白,想来是许子玄抽了些许神魂附在这泥人上,所以剩下一半神魂……可不就成了个傻子?
  他顿时想笑出声来,捏着那泥人,来回搓揉:“呵,许子玄,你也有落在本王手里的一天。现在,我只要用一点力,就能让你粉身碎骨!”
  “那你便试试!”许子玄显得十分淡定,两只小黑点眼睛朝着月归凝不屑地瞥了瞥,“大不了,我损失这一丝神魂。但是你,休想入了这密室!”
  “你能打开这密室?”月归凝捕捉到这一信息,急忙追问。
  “这阵法虽然复杂,但也不算难解……”许子玄指了指阵盘,用命令的口吻指挥道,“往前一点,让本掌门好好看清楚!”
  “哼!都是为了小清舟!”月归凝虽不满对方的态度,此时也只得压着脾气,将许子玄送到了石门前。
  许子玄不愧是阵法宗师,他的双眼在那密室石门上来回巡视,脑袋飞快地运作,只是一个时辰,便让他看出了破绽。
  “你来,将这石门右上角那个点破坏掉!”他指了指高处,月归凝运气一指,那石门发出了一声闷响,被戳出了一个窟窿。
  “接下来,左二指位……右四指……”
  许子玄一道道命令发出,月归凝一指一指,在那石门上戳出了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小孔。
  当他戳完最后一个孔洞,就看那密室里忽然透出一片光芒,穿过那些孔洞。那些小洞眼就像是天穹上的一颗颗明星,石门上浮现出暗红的纹路,将这些明星连接一线。
  当最后一颗星星连接上时,石门发出了“隆隆”声响,向内两侧打开。
  一股寒气从密室里透了出来,吹得月归凝浑身冰凉。
  他与许子玄相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
  将小泥人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