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锁死,鼻子在他的脖子上蹭来蹭去,强行汲取那独属于陆清舟的清淡竹香。
  他的头微微仰着,一双空洞的眼眶对向了窗外的青天。
  青天之上,数道黑影渐渐浮现,竹林四周,也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响。
  陆清舟耳朵一动,忽然变作娇小的猫儿,在那大块头不及反应时,逃离了那让人窒息的怀抱,“嗖”地一下从窗户口跳了出去。
  “清舟!!”司空舜怒喝了一声,身上迸射出数道气劲。
  那好不容易才刚刚复原的竹屋发出了“啪啪”声响,彻底报废。


第54章 54二合一   让我来填补你的寂寞…………
  竹屋是用柔韧的竹子所筑,此刻,那些竹子却纷纷被劈作两截,整栋屋子四分五裂。
  司空舜从残骸下腾起,踏上高空,四周顿时掀起一阵阵血雾,洒下片片血雨。
  “老魔头,没想到,你竟然还没死透!”云雾散开,空中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临风而立,那头火红的长发像是肆意张扬脑袋的蛇群。
  “师尊,莫要伤害前辈!”竹林里,一黑衣之人从中钻出,仰着那滚圆透亮的光头,一脸满是忧心表情。
  四面八方,早有妖宗、魔宗弟子包围。
  这些弟子们面对着能叫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魔尊,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
  “清舟!还给我……”司空舜却并未注意面前的月归凝,也没去搭理地上的亲传弟子,他扭头在林中搜寻,忽然脚下一转,便像是一颗重弹直直地砸进前方的竹林中,掀起一片烟雾。
  陆清舟跳上了一棵苍竹,避开了魔尊这一扑。
  魔尊扭过头来,表情怪异地看着他。
  “别想……从本尊身边逃走……”他咧着嘴,露出了雪白森然的牙,这一幕让陆清舟头皮发麻。
  他不禁又想起当年,司空舜也是这般说道,并将他关在了那看不见天日的密室里。
  然后美其名曰……爱。
  开什么玩笑!
  陆清舟轻盈地飞于竹林上方,司空舜则宛如幽灵一般跟着他,而月归凝、无泪所率领的妖宗、魔宗弟子,则紧随其后,时不时攻击骚扰。
  虽然以赫连大长老为首的鬼修们各个都想收了魔尊这具强大的尸傀,为己所用,可若是这尸傀早已有了主人,显然不太妙!
  倘若那人还以魔宗为敌,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倒不如趁机……毁去!
  然而那魔头虽然早已没了神魂心智,却偏偏留下了战斗的本能,且就算受到了攻击,这强悍的躯体上也留不下几道伤来。
  陆清舟就像是一枚鱼饵,钓起一条大鱼的同时,还引来了无数想要分一杯羹的小鱼。
  人群如鱼般群涌,渐渐远离湖畔,远离了凡人们居住的城镇。
  眼看即将奔向竹林尽头,陆清舟又化作人形,取了一把灵剑,转身便向司空舜狠狠一挥!
  烈阳真火如同海浪,直扑司空舜,劈头盖脸!
  火海迅速吞没司空舜,将他本就破烂的衣衫尽数点燃,滋滋灼烧。
  可司空舜依然像是不受任何影响,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痛楚。
  他渐渐停下脚步,伸出双手,伸向陆清舟。
  “你竟敢不遵从我的命令?还不快抓回陆清舟……”他的口中,发出了一个奇怪而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竟不是司空舜的嗓音。
  “你是何人!”陆清舟意识到,这声音恐怕就属于那幕后之人。
  若能抓住司空舜,顺藤摸瓜找到那人,自然是好,可若是控制不住……
  “把他给我抓来!快!”那嗓音显得几分激动,司空舜的身子竟因此而震动,口中眼眶中鼻孔中耳洞中,纷纷冒出了漆黑的浓烟。
  那令人厌恶的黑烟,在空中渐渐成形,竟然有了人的模样。
  “抓住他!”黑烟手指陆清舟,歇斯底里地尖叫。
  司空舜的身子一顿,接着一个踏步,便冲向了陆清舟。
  陆清舟收剑出掌,将自己所有的灵力,全都汇聚于掌心。
  明亮的火焰变得更为耀眼而绚丽……
  “就让你我恩怨,全都汇于这一掌罢!”他轻叹一声,随即推掌,使出了自己的全身解数。
  既然无法控制住司空舜,便让他彻底摆脱束缚吧!
  眼看那雪白而削弱的身影即将迎上司空舜,跟随在后方的无泪和月归凝纷纷心中一紧,大喝一声,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痛,使出了绝招扑来。
  月归凝化作一条银蛇,无泪脚下浮现多多黑莲,齐齐冲向司空舜。
  就在三股力量即将聚拢于司空舜一身之际,司空舜浑身气势大涨,无数狂暴的风刃向着四周飞散,割破了陆清舟的道袍,割伤了月归凝的皮肤,碾碎了无泪脚下的黑莲。
  “蠢货,住手!”这时,一声熟悉的暴喝忽然从苍穹之上飘下,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火红的剑芒。
  那扭曲的黑烟抬头一看,忽然一怔,接着就想赶紧钻回司空舜的身躯。
  可那剑芒显然来得更快几分,如同一支燃烧着火焰的箭羽,划破云层,“砰”地一下直钻地底。
  带着热浪的气流将众人逼退了数米,陆清舟一边用袖子驱散开烟雾,一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过去。
  那声音……那身影……
  无不让他感到安心与怀念。
  是他,是阿宁来了!
  “阿……”陆清舟刚要唤出口,眼前的视野变得清晰了起来,就看地面上蓦然出现了一个天坑,就像大地忽然裂开了一张血盆大口,还冒着一丝丝热气。
  陆清舟走到坑洞旁,往里探去。
  坑里的土壁上,印着辐射状瓠纹,碎土散落得到处都是。在坑洞的中央,只见一白衣青年,正毫不客气地踩着司空舜的胸口,将那魁梧强壮的身躯,硬是踩进了深坑里。
  司空舜空洞的眼眶里似乎要喷出火焰,口中喷出一团黑色的血块,浑身肌肉绷紧,似乎正在运力挣扎,但……
  哪怕他的躯体已经练至巅峰,也经不住宁倏一这从天而降的一脚!
  见此一幕,月归凝、无泪等人的眼中无不闪过一丝惊讶,对宁倏一的真实境界更是无法估量。
  月归凝已是如今这天下修为顶尖的人物,可连他都无法看透宁倏一,那宁倏一岂不是……
  “阿宁!”全场,唯有陆清舟没被宁倏一的强者霸气震慑,他顾不上其他,直接从坑上跳下,直扑宁倏一而去。
  宁倏一微微一笑,伸出手,轻轻松松便接住了陆清舟,将人拖到自己怀中,贴着对方的脸颊,亲昵地蹭了蹭:“阿雪,可想死为夫了。”
  陆清舟的脸颊稍稍泛起一丝桃花,垂下眼,却看见宁倏一脚下的司空舜正怒气腾腾地瞪着他们。
  “阿宁,有人……”陆清舟刚想提醒,宁倏一却挥袖亮出了那柄神兵,朝着司空舜的脑袋上一剑挥去!
  “师尊!”无泪见他挥剑,出于本能地大吼了一声。
  可宁倏一的剑只是擦过了司空舜的头颅,仿佛砍断了什么看不见的丝线,司空舜身子一顿,就像是脱了线的木偶,忽然停下了挣扎,轰然倒地。
  他张开了四肢,仰望着头顶上碧蓝的天,眼眶中渐渐溢出了黑色的液体。
  “谢谢……”
  忽然,他开了口,音色沙哑,却显得十分沉静。
  “不客气!”宁倏一面无表情地收了剑,不屑一顾地看了他一眼。
  一想到就是这混蛋送了自己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宁倏一就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只可惜,这家伙早就是个死的……
  死者为大,本少不和你一个死人计较!
  宁倏一自以为大度,揽过陆清舟的腰,在陆清舟还没反应过来时,便趁机垂头小鸡啄米一般偷了个香。
  呕不死你丫的!
  “……”司空舜的脸上显出黑色的血管经脉,终于忍不住地又吐了一口血。
  陆清舟摸着自己滚烫的薄脸皮,狠狠瞪了宁倏一一眼,似在警告:别闹!
  宁倏一顿时噘嘴,脸上满是委屈。
  陆清舟叹了一口气,随即一手拽住了宁倏一的衣领,将他拖到自己的面前,直接贴上那双薄唇。
  宁倏一惊讶地看着陆清舟,目光变得越发柔和。
  阿雪这么主动……嗯,那他就再大度一点,不和这具尸体计较了!
  宁倏一眯了眯眼就,得寸进尺,还想继续好好品一品这主动送上门来的美味,可这时,陆清舟却忽然又松开了他。
  “司空舜,你我恩怨已清,如今与我在一起的……”陆清舟拽着宁倏一,就像是在宣示主权一般,“是他!”
  “清舟,你是不是还未气消?我……我知自己所犯的过错已无法挽回,但还是想你知晓,我其实……”司空舜结结巴巴,嘴唇哆嗦着想要解释清楚。
  想要解释清楚,当初明明早已对陆清舟动心,却因为一时气盛,觉得自己堂堂魔尊,不该为一正道弟子乱了心思,故而一直麻痹自己,说那只是一场游戏,延误了解释的最佳时机。
  后来陆清舟竟为了他自毁灵根,他终于无法欺骗自己,想等两人结为道侣后就立即坦白,却不想阴差阳错,被许子玄提前揭发了真面目,让两人的误会变得越来越深。
  “我早已……”司空舜想要将那一句“心悦于你”说出口,却忽然感到喉管一窒,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气息无法出口,发不出任何声音。
  再看陆清舟身边之人,正警惕而愤怒地瞪着自己……
  司空舜:……
  “一切皆过去了,司空舜。”陆清舟俊秀的眉毛微微挑着,“我恨过你,怨过你,但你我之事,非一人所致,便是我也有错。既已无缘,不如放手,我只愿你无牵无挂,遁入轮回,来世再寻良缘……”
  本尊不要什么来世良缘!
  司空舜又挣扎起来,想要吼出声,却什么像样的音色都发不出口。
  见他如此,陆清舟只当对方已是明白自己的意思,轻叹一声,拂袖而去。
  宁倏一提起脚,松开了对司空舜的压制。
  他警告般瞥了司空舜一眼,在嘴唇上比划了一个“闭嘴”的动作,随即跟在了陆清舟的身后:“阿雪,等等我呀!”
  待两人的身影消失,司空舜感觉到那卡着自己喉咙的的桎梏也随之消失。
  他刚想要愤怒地大吼,却见上方又飘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的眼睛顿时一亮。
  “师尊!”无泪眼里满是犹豫和困顿,仿佛踩进了泥淖的小鹿,“徒儿……”
  “无泪,过来……”司空舜的身体无法动弹,却向无泪转了转脖子,勾了勾手指。
  无泪不明所以,上前一步,跪在了司空舜的身侧。
  “幸好还有你……幸好啊!”司空舜鼻音浓厚,眼眶里忽然冒出一串紫色的火焰,看起来极为诡异。
  无泪惊慌无措间,却忽然被司空舜紧紧拉住了手:“过来!”
  “师尊!”他握住了司空舜的手,瞬间,一股澎湃的灵力从司空舜的身上传递而来,直冲他的紫府。
  与灵力同时汇入的,还有司空舜留给他的一道神识,融入了他的识海里,仿佛给他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揭开了一只封印在他识海里的某些传承。
  “这……”无泪睁大了双眼,那双漆黑的眸子中闪出了耀眼的紫色光芒,竟渐渐化作了与司空舜无异的紫色。
  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他感受到自己的修为正在突飞猛进,同时,那些让他困惑不安的问题也由此全部释然,让他变得豁达空明。
  原来是这样?!自己竟然是……
  “他就交给你了,保护好他,别像为师一样……”司空舜的嗓子眼里冒出了沙哑的声响,灵力的传送也渐渐变得断断续续,最终枯竭。
  他又转过头去,看着站在坑洞上缘,正怜悯地看着自己的那道身影。
  陆清舟还是没有狠心直接离开……
  能再次看到他活得好好的,司空舜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释然,手指张开,伸向半空,像是要紧紧握住陆清舟的身影。
  然而,他身体却开始溃败,皮肉渐渐消退,显露白骨,白骨再化作灰烬,一点点在空中消散开来,像是落败的烟火。
  就在他即将化作灰烬而去之际,他却忽然又用尽全力,吼出了足以让周围人都听清楚的声响。
  “当心……妖祖!”
  当心妖祖?
  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司空舜最后的嘶吼。
  妖祖,便是妖宗的树祖,顶天立地,几千年来一直默默地守护着妖宗,也看护着整个大陆。
  在众人心目中,树祖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将这片大陆上的一切生命看作自己的孩子,一视同仁。
  可司空舜为何临死之时,要牵扯到树祖?
  宁倏一握着陆清舟的手腕,眉头渐渐皱起:“果然那个老家伙……”
  陆清舟不明所以,任由宁倏一握紧自己的手,目露困惑:“树祖做了什么?”
  “我早就怀疑了,那个老东西藏身在妖宗背后,或许当年陷害你、在阳炎丹上动手脚的事他都有插手。”
  “休得胡说!”一旁的月归凝怒不可遏,立即否定,“树祖他老人家心系天下,待人和善,不可能做这些事!”
  “这人能在妖宗地盘上神不知鬼不觉地陷害阿雪,还能偷偷以心神之念引来萧云飞等人,甚至能将魔尊炼制成尸傀,能办到这些的,在你们妖宗能有几人?”
  “这……”月归凝一愣,不说别的,光说将司空舜炼制成尸傀这一条,除了像赫连长老这样有些特别手段的鬼修外,便是连他全盛之期都无法办到。
  “我再问你,当年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