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附近,竹条被烧焦了些许,此时已经看得不太明显。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盈盈光亮。
  这不是什么仿造品,而就是当年他们俩合力搭建的竹屋,这篱笆上的剑痕,便是当年他练剑时不小心留下的。
  竟然有人将这座竹屋搬到了这地下洞穴里……
  想来,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干。
  “他曾经在这里……”陆清舟轻声道,上前推开了门扉,走进竹屋。
  屋子里的摆设一如当初,简单无华,无泪跟了进来,在竹屋四处绕了一圈,觉得有些不解,“前辈,这里是……”
  这屋子看起来并不像是能住人的,特别是师尊……那样一个“奢靡”的天魔宗宗主,很难想象他会在这种家贫如洗的简陋之所落脚。
  陆清舟知道他心中所想。
  当初他以为余长空也和他一般,对这些身外之物没什么追求,但后来见识到天魔宗宗主寝宫的奢华,他才晓得,余长空的“无欲无求”只是装出来的罢了。
  “没什么,只是我感应到青灵剑碎片应当就在这附近……”陆清舟收敛起所有的回忆,集中注意力翻找起来。
  他此行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青灵剑罢了。
  “小清舟,这屋子几乎一眼就能看过来,你确定青灵剑碎片会在这里?”月归凝东瞅瞅,西望望,随手翻翻床上落满了灰尘的铺子,结果掀起满屋子灰尘,呛得人双眼通红,忍不住打喷嚏,“阿嚏——”
  妖王陛下这一喷嚏,打得竹屋微微一晃,床头挂着的一幅画卷轻轻摇摆,引起了陆清舟的注意。
  画?当年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在床头挂这么个东西……
  他上前去,轻轻掸了掸画上的落灰,仔细一看。
  那画卷上,一白衣之人坐在一块黑漆漆的巨石下,闭着双目,面色平静。
  上方暖日高照,白云缥缈,可那人的脚下,万物凋零,冰霜千里,寸草不生。
  画卷落款处,仿佛是一人的血印,血迹渗透进了画卷,留下了清晰的烙印——“清舟”。
  “小清舟……”月归凝也见到了这幅画,很快就明白了画中内容,担心地拍了拍陆清舟的肩膀。
  “没事,至少我死得还挺庄严,就是自己看自己的遗照,总觉得怪怪的……”陆清舟淡淡一笑,手指离开了“清舟”那两个熟悉的笔迹。
  突然,那画上的绳子毫无预兆地断了,整幅画卷轻飘飘地落了下来,露出其后竹墙上镶嵌的一块玉石。
  “机关?”三人围绕着那玉石,却不知玉石机关到底要如何运作。
  月归凝将那玉石来回摆弄,可玉石纹丝不动,不像是可以转动的,也不像是可以取出的。
  “让晚辈试试看!”无泪将手贴在了玉石上,运作天魔心法,玉石还是毫无反应。哪怕他拿出了天魔宗代理宗主的玉牌,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玉到底是什么做的!”月归凝敲了敲玉石,那玉石通体透亮,不见一丝杂质,品质极高,“这好像是通灵玉啊……清舟,你来试试!”
  “通灵玉?”陆清舟将信将疑地站在了玉石前,咬破了手指,将自己的血滴落在通灵玉上。
  关于通灵玉,有一个传说,说有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在即将结为道侣之际,其中一人远赴沙场,从此杳无音信。被留下的青梅熬白了头,耗尽了年华,最终香消玉殒,留下了一块玉佩,命人镶嵌在其墓碑上。
  后来,那失踪依旧的男子终于回到了家乡,却受不起恋人已经消逝的事实,悔恨懊恼,跪在恋人的墓碑前哀嚎了三天三夜,泣出了血。当他的血落在玉佩上时,奇迹出现,恋人的坟墓竟然向他敞开了门。男子喜出望外,一头扎进墓室里,从此世上便多了一段美谈。
  但这毕竟是传说,陆清舟也没抱太大希望。
  可当他的血没入那玉石中后,竹屋底下突然响起了机械的“咔嚓”声响!
  “砰”的一声,原本摆放床铺的地方突然朝着一边移动,地上显露出一个幽暗的地道,一丝丝寒气从地道口蹿了出来,在空中雾化为白烟。
  陆清舟手中生出了一把火焰,驱散开这冰冷的寒气。
  他正打算走下地道,月归凝却忽然拉住了他:“等等!”
  “这下面还不知道有什么,还是我走在前头靠谱。”月归凝一把将陆清舟挤到了身后,径直走下了台阶。
  陆清舟正要跟上,却又被无泪拉住了。
  “前辈方才受了伤,还是晚辈搀扶前辈一道下去吧。”无泪一本正经,一手扶住陆清舟,一手持剑警惕着四周,将陆清舟护得严严实实。
  “啧!小鬼,有你的!”月归凝咬牙切齿,再回头看向地下密室,忽然停下了脚步,“这不会是……”
  陆清舟也朝着密室里望去。
  这是一间清冷的墓室,四周点着长明灯,中间凸起一个巨大的四四方方的碧石棺材。
  那棺材上刻画着龙凤,约莫能装得下两个人,看起来应当是一处合葬。
  “我有一种预感……”月归凝忍不住头皮发麻,走到那棺材前,轻轻摸了摸棺材盖板,“你说这下面,不会是……”
  他欲言又止,但陆清舟已经知晓了他的意思。
  当年是司空舜带走了他的尸身,或许,这棺材下就是他与司空舜的遗体。
  不,不是或许,是肯定!
  因为,他分明感应到,青灵剑已经近在咫尺!
  “到底有什么,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陆清舟沉着气,用灵剑插入棺盖缝隙,使劲推启那棺盖。
  棺盖又沉又重,无泪和月归凝也上前来帮忙,三人合力,好不容易才将那不知什么材质的棺盖缓缓推开,露出了底下的棺材。
  “砰”随着棺盖开启,棺材里冒出了一阵白烟。
  当白烟渐渐散开时,依稀可见里面似有人影。
  陆清舟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他就怕开启后,里面是司空舜抱着自己的姿态,让他这老脸往哪里搁!
  “啊,是,是师尊!”无泪驱散开白烟,惊叫了一声,立即跪了下去,“徒儿不是有意冒犯师尊,望师尊见谅!”
  陆清舟目光有几分呆滞,怔怔地望着棺材里的人。
  司空舜……
  那个他曾经一心为之付出,又一心痛恨厌恶之人!
  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男人,那个霸道蛮横,冷血残酷的男人……此时,却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地躺在棺材里。
  他没有穿着象征魔尊身份的黑袍,只着了一袭白衣,那是曾经他为余长空置办的道袍。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无悲无喜,但是双手却呈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像是侧身搂抱着什么,可他的怀中,分明空无一物。
  “主人,是我的碎片!”这时,青灵剑忽然雀跃起来,指引着陆清舟向司空舜的胸口看去。
  陆清舟伸手一挥,那片碎片便从司空舜的胸口飞了出来,落入了陆清舟的手心。
  碎片像是被擦拭了无数遍,全身程亮,原本锋利的刀刃都被磨钝了。
  陆清舟双目酸涩,饶是早已心死如灰,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泪眼模糊。
  或许老天让他重新以“阿雪”的身份回来,就是要让他再看一看,看看这蠢笨的家伙的最终下场……
  “我来,只是为了这一片青灵剑碎片。”他轻声道,手中冒出丝丝火光,“物归原主,你我尘缘已尽,你好生上路罢。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决不让心怀叵测之人利用你的尸身为非作歹……”
  “心怀叵测,说得莫非是老夫?”这时,赫连大长老的声音忽然飘入了密室,阴冷无比。
  一道寒芒直冲陆清舟,逼得陆清舟正面相迎,远离那巨大的棺材。
  “原来,他在这里……”大长老拄着拐杖走下台阶,出现在众人眼前,“托你们的福,老夫总算是找到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了。”


第53章 53二合一   清舟……是我的……不放………
  “休想碰他!”陆清舟咬紧牙关,运起烈阳真火,拼尽全力将那团火焰推入司空舜的棺材里。
  既然是因为他打开了密室之门,引来了觊觎司空舜尸身之人,他便要为天下苍生负起责任,为司空舜负起责任,绝不能让司空舜再被人利用!
  “住手!”大长老见状,也急忙运气,一枚枚骨针从斗篷下飞了出来,直扑陆清舟。
  无泪与月归凝颇有默契,将那棺材盖猛地掀起,落在地上,挡住了这一枚枚骨针。
  “无泪小儿!你可知他放火烧的是什么!”大长老气急败坏地跺着脚,“你非但不杀了那欺辱你师尊的人,反而还帮着他,心存何意!?”
  “对不起,大长老,弟子绝不能让您利用师尊!”无泪死死抵着棺材板,“您住手罢!”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大长老命天魔宗弟子们冲在前面,与无泪、月归凝缠斗在一起,他自己也拼出了全力,一丝丝黑雾从他身体里喷涌而出,在密室屋顶上形成狰狞而恐怖的魔爪。
  “看看是你先烧毁了他,还是我先踩扁了你!”大长老一声大喝,那黑色魔爪瞬间翻下,气势汹汹地拍向陆清舟。
  “前辈!”
  “小清舟!”
  无泪与月归凝焦急地大喊,可他们谁都没办法从一堆天魔宗弟子中抽出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黑色魔爪“砰”地拍打在地面上,激起层层灰土。
  就在两人焦急万分的目光之中,一道小小的白影忽然从黑影的指缝中蹿出,一跃闪到了棺材壁上。
  他身上原本雪白的毛,此刻沾染上了些许血液,看起来有几分落魄。
  “猫?”大长老看清那白色身影,不由得愣住,“你……你到底是何物!”
  陆清舟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尾巴一甩,又看向司空舜。
  司空舜的肉身的确极为强悍,哪怕是烈阳真火,在他身上也变成了温吞小火,烧了半天,却连衣服都还没完全烧破,倒是把司空舜那满头黑发烧焦了些许。
  “你是人也好,是猫也罢,都不能妨碍老夫血洗正道,称霸天下!”大长老张口喷出一口心头血,以心血为契,又一次念诵咒法。
  “大长老,您不能再强行催动这法术了!”一旁的亲信见状,急忙劝道,却被大长老狠狠推开。
  “滚!”大长老冷眼看着前方的三人,冷笑道,“待我收了这尊尸体,日后,就算成为一个废人也不碍事!”
  “大长老!”
  “莫要再劝!”大长老伸手扬起拐杖,四方黑雾翻涌而起,就连密室外的毒雾都被他吸收了进来。
  各种阴秽死气聚拢在一起,凝聚出一条凶猛的长龙。
  长龙腾空飞跃,然而在这逼仄的密室中,它似乎有些施展不开手脚,只能气恼地到处乱抓,密室的石壁被它抓得碎石飞溅。
  “去!给我把那几个碍事之人统统吞掉!”大长老朝着前方的两人一猫遥遥一指,那长龙立即张开血盆大口,冲向了陆清舟。
  “轰!”长龙直接扑上了玉石棺材,黑色浓烟喷射而出,把待在棺材壁上的陆清舟冲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几圈,最后幸亏月归凝将他接住。
  即便如此,他也被撞得头晕眼花,内脏受损,几欲晕厥。
  无泪和月归凝躲得也很狼狈,各个灰头土脑,被那黑浪推翻在地,爬不起身来。
  而那墓室当中的玉石棺材,却被长龙一口吞下,悬浮于黑色长影之中。
  “哈哈哈!好!他终于是老夫的了!”大长老兴奋地叫道,一边挥舞拐杖,指挥着长龙将棺材送回。
  长龙慢悠悠地转身,可突然,那颗巨大丑陋的脑袋竟然“咚”地一下直坠向地面,将墓室的地砸出了一个深坑!
  “怎么了?”大长老急忙上前,却见那坑里,黑色长龙扭动着身躯,拼命挣扎着。
  而它的脑袋,却像是被钉子死死地钉在了地面。
  “起!给我起!”大长老大喝道,那长龙又顺势挣扎了两下,突然张口痛苦地长啸了一声,接着它的身躯便化作雾气,一点点消散了。
  那口沉重的棺材再次落地,四面棺材壁纷纷破裂,朝着不同方向轰然倒下,扬起一片尘埃。
  灰尘之中,渐渐显露出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长发飘然,影如鬼魅。
  “你……”大长老不敢置信地瞪直双眼,脚步却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却,“你……你怎么……”
  烟雾潇洒,众人朝着正中望去,无不哑然失色!
  “司空舜!?”月归凝大惊,急忙将陆清舟紧紧地抱着,就像是怀抱着宝物,不想让别人抢走。
  “师尊?”无泪看清那人熟悉的面容,又惊又喜,急忙跑上前去,想要搀扶司空舜的胳膊。
  可谁料,司空舜忽然挥手,猛地一下将无泪甩飞了出去,丢进了他身后的棺材碎片中。
  “噗……”无泪吐了一口暗血,从棺材里挣扎着爬起来,眼中满是震惊,“师尊……”
  “不对,他不是你师尊……他只是一尊毫无思想的走尸罢了!”大长老咽了一口口水,紧张而局促,“竟有人先我一步,将他炼成了尸傀!”
  “这不可能!”无泪和月归凝几乎异口同声。
  除了大长老,天下还有谁敢把主意打在魔尊身上?
  更何况,进入墓室必须靠陆清舟,除了他们,还有谁能进得来?
  “是谁!”大长老素来苍白的脸瞬间充血,情绪无法控制,“是谁抢了老夫的尸傀!是谁操纵着他,给老夫出来!”
  “咔嚓”一声,起尸的司空舜忽然动了下脑袋。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