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踏出了防御阵法,手中烈阳真火熊熊燃烧,裹着灵剑,照亮了身边的竹林。
  “是,前辈!”无泪情不自禁地应了一声,快步追赶了上去,就像是一只听话无比的狗仔。
  月归凝狠狠捏紧了拳头,却也只得操纵着幽冥寒火,紧紧跟在了两人身后。
  竹林里,火光四射,剑影绰绰,那些行尸走肉发出了凄厉渗人的惨叫。
  陆清舟随着因果线,渐渐走到了一条溪流边。
  溪流原本是清澈见底的,可现在却变成了殷红色,像是血水般浓稠黏腻。
  溪流的上游,有一方巨石,约莫一人高,似是上古时代飞降此处的陨石,透着阴森寒意。
  整个千杀万劫阵,就是以此为阵眼排开。
  “这地方倒真是诡异,”到了陨石下,就连月归凝都感到一阵寒悚,“阴气逼人,还真是一个养尸的好地方。”
  “当年,我也是无意间逃到这里,被这阴寒之气侵身,才……”陆清舟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那块冰冷的陨石,“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才让我遇见了你。当年你害我毒发身死,今日便让我毁去了你,也算一报还一报……”
  一边说着,陆清舟掌中冒出了火光,烈阳真火的热度聚于掌心。
  要对付这块诡异的极阴陨石,恐怕天下也唯有烈阳真火可行!
  “砰!砰!”四周忽然蹿出一群尸傀,各个青面獠牙,凶猛无比,与先前的飞禽走兽完全不同。
  他们张牙舞爪地扑向三人,无泪与月归凝此时配合得相当默契,一左一右护住陆清舟,气势汹汹逼退群尸。
  一朵朵黑色莲花穿梭于尸傀之中,一条条枝蔓缠住了他们的双腿。
  一团团幽冥寒火飞扬在竹林之间,一片片刀光削断了尸傀的脑袋。
  尸傀们前赴后继,最初还只是一些筑基、金丹级别的虾兵蟹将,但渐渐地,尸傀大军之中竟出现了元婴,甚至化形期的统帅,带给月归凝和无泪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可恶,一群蝼蚁!”月归凝被气急,也顾不上妖丹的损伤,一跃而起。
  竹林间,忽然蹿出一条银色巨蛇,摇头摆尾地甩开了无数尸傀,动静极大!
  “呵呵,原来妖王陛下竟亲临我天魔宗,有失远迎,望陛下恕罪!”林子深处,忽然传出一个苍老阴森的声音。
  听见那声音,无泪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声音来源之处。
  只见一群天魔宗弟子从林子里涌出,而他们身后,站着一名黑袍老者。
  林间阴风肆意吹动,掀起老者的斗篷,斗篷下那张可怕狰狞的脸,早已没有往日的温和。
  “大长老!”无泪咬着牙,低声唤道。
  心里,似有什么东西彻底破碎了……


第52章 52二合一   他曾经在这里……
  “妖王陛下在妖宗忽然失去踪影,险些叫天下大乱。没想到,您却来了我天魔宗,不知所为何事?”赫连大长老并未理睬无泪,只是直面那条巨大的银蛇,淡定无比。
  “本王忽然想来天魔宗一游,大长老这欢迎的阵仗似乎有些太过热情。”月归凝一尾巴甩开依然不停涌来的尸傀们,将陆清舟和无泪严严实实地护住。
  “若陛下只是来天魔宗做客,老夫必当倒屣相迎,不过若是陛下想要干涉我天魔宗内务,还望陛下自重身份。”赫连大长老拱手一拜,“劳烦陛下交出少宗主。”
  “那可不行。”月归凝笑道,“你们少宗主对本王而言还有用处,让你们弄死了他,本王可上哪里去讨债?”
  “少宗主答应陛下的事,老夫亦可做主。老夫愿以道心发誓,只要陛下不插手,天魔宗上下任凭陛下索取!”
  “这话说的倒是大气……”月归凝又垂头看向陆清舟。
  这个大阵明显就是针对这魔宗小崽子的,眼下两人虽然一直服用玉灵丹,稳住了伤势,但实力却还没完全恢复,对付起赫连大长老略显吃力。
  若按他个人意愿,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将无泪那个小崽子丢出去,抛给大长老,任凭大长老处置,然后带着陆清舟远离是非,等恢复了实力后再做打算。
  可陆清舟必定……
  “大长老,你为何要……”这时,无泪走了出来,一脸凝重地看向面前这位敬重的长辈。
  “少宗主,不怪老夫心狠,而是你让老夫太过失望!”赫连大长老一挥衣袖,一双灰眼充满威严,死死盯着无泪。
  “老夫当年将天魔宗托付于司空舜,便是希望他能率领魔宗一统江湖,消灭那些所谓的正道。可那小子,为了区区一个正道弟子,竟将魔宗大业弃之不顾。他将你托付于老夫时,老夫曾暗自发誓,定要好好教导你、扶持你,让你代替他成为一代霸主。可你竟然也如胸无大志……”
  “喂喂喂,老头,别说的好像自己多么崇高,多么伟大。”月归凝听了这话,都未免看不下去了,摆了摆尾巴,不屑地笑道,“你不过就是希望他们能替你消灭正道,成为你的复仇工具吧?”
  “……”赫连大长老的脸色顿时一黑,目光转而盯着月归凝,似是在怀疑月归凝怎知他底细。
  “轰!”此时,一直藏在月归凝掩护下的陆清舟手中发力,烈阳真火熊熊燃烧,竟真的将那天外飞石灼烧得产生了裂缝!
  粗壮的裂缝从巨石顶部顺势而下,就像有人用巨斧狠狠劈开了巨石一般。
  那明亮而绚烂的火焰,顿时侵入裂缝,将整块石头炙烤得通红。
  “烈阳真火?!”赫连大长老这才注意到,妖王庞大的身躯旁,竟然还有一人,还有一个令他深恶痛绝,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之人。
  “不,不可能!”看清那人的身形,赫连大长老厉声叫道,“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早就死了!当年,老夫亲自看见你断气……”
  “嗯?”月归凝眼中凶光一闪,一道寒冥幽火从口中喷射,直直喷向大长老,“你说什么?”
  赫连大长老急忙扬起手中拐杖,一道道黑雾喷射出来,将那寒冥幽火包裹住,飞快吞噬。
  “呵……不错,当年就是老夫特意在此处设下了圈套,以阴寒之气逼得他毒发。陆清舟,被一点点冻住血脉的滋味儿如何?看着你孤苦伶仃地坐在那儿,绝望地等死,一点点断气,真是赏心悦目啊!”
  “你!”月归凝怒气冲天,射出一片片尖锐的鳞片。
  大长老一挥手,尸傀们便护在了他的身前,替他挡住了鳞片,被打得四肢残落。
  “你毁我魔宗大业,罪大恶极,死有余辜!”赫连大长老双目染得通红,表情变得疯狂,“老夫见你一次,便要杀你一次!倒要看看你还能再活过来多少次!”
  说罢,他竟不顾性命地直扑而来。月归凝急忙以身躯和寒冥幽火抵挡,但他此时修为也只堪堪恢复到大乘初期,与早已大乘圆满的大长老正面抗衡,实为不易。
  一击之下,月归凝身形不稳,被打落巨石缝隙里,吐出一口血。
  “哈哈哈!原来陛下现在的修为,也掉落得如此厉害,真是天助我也!”大长老站在高空,俯视着地上的三人,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兴奋。
  “月归凝,若你此时愿意收手,老夫还可放你一马!”
  “放你的狗屁!”月归凝好不容易从那巨石裂缝里爬了起来,仰天便是一口寒冥幽火。
  大长老不屑一顾,一挥袖子,道道黑雾便如同蛟龙一般扑向月归凝。
  而此时,一道鲜艳的红芒绕开那幽暗的火光,直冲向他的脚底。
  看清那火焰,大长老面色一凝,急忙闪身避开,却还是被烧焦了衣摆。
  天下火系最强功法,烈阳真火,绝非浪得虚名!
  “找死!”看清下方那人的脸,大长老立即召唤出各方幽魂,齐齐攻向陆清舟,可陆清舟却毫不在意,手中烈阳真火如同泼水一般洒落出去,就像是在空中绽放出了一朵朵烟火,叫那些妖魔鬼怪魂飞魄散!
  虽然修为不及大长老,但陆清舟的烈阳真火,却正好是鬼修们的克星!
  “哼,不过尔尔!”大长老一边指挥着幽魂与尸傀,一边暗中念动口诀,一柄柄巨大无比的骨剑忽然环绕在其周身,浑身闪耀着黑光。
  “去!”
  骨剑飞快地射向陆清舟,陆清舟挥剑相迎,可那些骨剑每一剑都携带着强大的能量,每一次冲击,都给陆清舟的身体带来了无法承担的伤害。
  终于,陆清舟抵抗不住,从空中摔落,径直撞向巨石。
  “前辈!”
  “小清舟!”
  无泪和月归凝见状,急忙扑过去,无泪抱住了陆清舟,月归凝以尾巴拦住了两人。
  可没想到这骨剑的威能如此巨大,纵使三人合力,也无法阻挡它的冲力,于是三人一起撞在了巨石上,狼狈不已。
  “噗!”陆清舟首当其冲,受到的冲击力最大,立即吐了一口血,怕是内脏都受到了破坏。
  他的四肢也伤痕累累,手臂被血浸染透,一滴滴鲜血洒在了巨石上,看着触目惊心。
  “小清舟!”月归凝心焦不已,却又无法脱身,只能将满头恼火发泄在扑过来的尸傀上,“啊啊啊,你们都给我死!”
  “陛下说笑了,他们都是已死之物,早就死透。”大长老阴笑着,手持拐杖一挥,空中又出现了一柄柄骨剑,“包括这骨剑,都是用上古时期渡劫期巅峰的妖兽遗体所炼制,虽是死物,却也威力惊人。”
  “老匹夫,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月归凝挡在了陆清舟身前,昂着头高声呼喝,“有本事冲我来!”
  “陛下一心求死,老夫又岂能不从?不若这样,回头老夫也收了陛下的尸骨,炼做蛇尸,定是相当漂亮!”赫连大长老的目光贪婪地在月归凝身上扫荡,“拥有了陛下这身躯,老夫自己便可横扫天下,到时候,还能去妖宗多掳几具妖尸,炼成宝贝!”
  “岂有此理!”月归凝气急败坏,正要上去找大长老拼命,忽听一阵地动山摇,身下的大地竟然晃动了起来。
  “嗯?”大长老站在高处,看得比几人更为清楚。
  那巨石不知何时,竟然像大门一样向两旁打开,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穴。
  四周的死物们望着那洞穴,忽然瑟瑟发抖地跪了下去,完全不听大长老的指挥。
  “主人!”陆清舟的耳边,传来了青灵剑雀跃的声音,“我感受到了!它在召唤我们!”
  “难道……”陆清舟看了一眼那黑漆漆的洞穴,顿时也感受到了一丝心神的共鸣。
  那下面……有青灵剑最后一片碎片!
  “走!”陆清舟一把拉住了无泪,又冲月归凝大喝一声,“快来!”
  月归凝见状,立即缩小,变作人形,跳到了陆清舟的身后,护着他们进了洞穴。
  “哪里跑!”大长老在空中怒吼了一声,一道道骨剑射向洞穴口。
  可奇怪的是,那洞口就好像有什么护盾,竟然抵挡住了连月归凝都无法承受的攻击。
  “给我追!”大长老指使着亡灵们,但死物们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尊尊雕像,极为虔诚地跪在地上,完全不理会大长老的命令。
  “废物!”大长老双脚落地,拍了拍手,林子里顿时钻出无数天魔宗弟子。
  “都跟随老夫一起进去看看!”
  “是!”天魔宗弟子们立即越过尸傀亡灵,涌入那巨石缝隙里。
  然而没过多久,便听见洞里传来了轰鸣爆炸,以及弟子们的惨叫声,气得大长老歪了眉毛,拄着拐杖冲了进去。
  陆清舟三人早一步进入洞穴,自当做好了准备,沿途设下大大小小的陷阱,足够让天魔宗弟子们吃上一壶。
  随着渐渐深入内里,道路变得繁杂乱起来,陆清舟也不再乱丢法宝,以免反倒让赫连大长老追着踪迹赶上来。
  他凭借着心里对青灵剑的感应,选择了一条逼仄幽暗的小道,越往下行,便越能听清溪流潺潺的声响。
  水声渐渐作大,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水汽氤氲。
  前方透出幽蓝的光芒,小小的水珠儿扑面而来,犹如细细蒙蒙的小雨。
  陆清舟抬起头来向前望去,不由得愣住了。
  那里看起来,似乎和他记忆中的某个地方一模一样!
  中原以南,介于妖宗和魔宗之间,不周山附近,有一个依山傍水、风景如画的古镇。
  古镇恬静祥和,一条涓涓细流贯穿整个镇子,在近郊汇入一汪无边无际的宽阔湖海。
  湖边,曾有一片漂亮的花田和竹林,风吹起时,从能掀起层层叶浪,卷起阵阵芬芳。
  与“余长空”相伴的第十四年头,两人一路南下,来到了这座古镇。
  陆清舟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座古镇,喜欢上了湖边的竹林和花海,于是两人撸起袖子,亲手在湖边搭起了竹屋,围上了篱笆。
  偶尔去镇子上找点事做做,闲暇时就一道在湖上泛舟,日子过得畅快无比。
  陆清舟本以为,自己会在那湖边竹林里安度余生,却没想到后来竟会发生那么多事端。
  而眼前,在这洞穴之中,他竟看见了一座与那古镇湖边一模一样的竹屋。
  空旷的洞府里,瀑布如幕般挂在墙头,哗哗水流拍打着礁石,涌成一汪深深的水潭。
  水潭之水,又沿着石头缝隙流淌出去,不知会从哪个泉眼喷涌。
  那竹屋就静静里矗立在水潭岸边,破旧的篱笆围绕着竹屋一圈,看起来像是一个破落的农户。
  陆清舟上前一步,伸手触摸着那发黑的篱笆,却发现篱笆条上,残留着一道剑痕,剑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