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者能同时操控数个身躯,实现真正的“分|身有术”。而且,还可以特意培育出极为强悍的肉身,赋予其最强的天赋,一旦身死,便可从更高的起点重头再来,犹如凤凰涅槃一般经历一次次洗礼……
  “我们所行之事需暗中进行,”无泪拍了拍自己的法相,“届时,他会替我坐镇天魔宗,闭关修行,以掩饰我们的踪迹。我也能通过他获悉天魔宗的各方消息。”
  “你如此谨慎,难道天魔宗的人会阻挠你寻找司空舜?”月归凝无意间的一句话,让气氛直接凝固了。
  天魔宗暗中风起云涌,就连陆清舟都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无泪想了想,还是开口坦白:“据闻师尊当年带走了象征宗主传承的《天魔心法》最终卷,练就《天魔心法》最终卷之人,方能成为天魔宗真正的主人。所以天魔宗上下,都争着早一步找到师尊。他们各怀鬼胎,不值得信任。”
  “所以你也是为此去找你那老鬼师尊的吧?”月归凝不屑地道,眼神似乎含着几分嘲讽,像是在说:鬼才相信你是为了师徒之情!
  “这只是原因之一,若两位前辈能助我获得《天魔心法》最终卷,让我成为宗主,我会承认两位对天魔宗的功劳,前辈便不会再被大阵所阻,大可离开此地。”无泪坦言。
  他抛出的诱饵实在诱人,连月归凝也无话可说,只冷笑了一声。
  “原因之二,是陆前辈所要找寻的灵剑碎片,很可能也在我师尊身上。师尊当年过于伤心,一直将那碎片带在身上,不曾离身,怕是将碎片也当作陪葬之物了……”
  “哼!假惺惺……”月归凝忍不住唾骂,“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够了。”陆清舟蹙眉阻拦了月归凝,面色有几分不自然,“已是过往,就莫要再提了。”
  他从来不欠司空舜,所以他死后,司空舜要死要活,也与他毫无关系……
  只不过青灵剑碎片一定要寻回,而且……无泪说过,司空舜是当年最后一个接触自己尸|身之人,或许他的魂魄丢失也与司空舜有关。
  找到司空舜,没准就能直接找到他丢失的魂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无泪又道,“我师尊之前已是渡劫期的修为,哪怕身死,他所留下的肉身也极为彪悍。魔宗有不少擅长制傀的能人,若是……”
  “你是说,会有人拿司空舜的尸体炼制傀儡!?”这下,月归凝无法淡定了。
  一具肉身炼制极限的傀儡,可不亚于一名渡劫期修为的高手……倘若真被人得手,那这天下必定要面临一场大灾难!
  “必须阻止!”陆清舟十分笃定地道,双目炯炯,“无论他做过什么,逝者为尊,不能放任他被利用。”
  “小清舟,你……”
  “晚辈替师尊谢过前辈!”无泪微微一笑,向陆清舟恭敬一礼。
  礼毕,他又摸出两块玉牌,分别递给陆清舟和月归凝。
  “此乃我宗任务令牌,寻找师尊的任务早已是我宗最高等级任务。”他道,“携此令牌,滴血领命后,可在三十天内离开天魔宗。”
  “但是,若三十天没完成任务,必须回到天魔宗,解开与令牌的捆绑。否则……”无泪的目光在陆清舟身上扫过,略有些担忧,“就会遭到大阵反噬。”
  “贵派规矩还真多!”月归凝抢在陆清舟之前挪动一步,死死挡在了陆清舟的身前,伸手接过两块玉牌。
  可他忽然手中一滞,给陆清舟的那块玉牌竟然被无泪死死捏着,那双漆黑的凤眼中闪着幽暗的光芒。
  月归凝冷笑一声,略微使劲,硬生生将陆清舟的玉牌从无泪的指间抽走,心里泛起各种心思。
  这魔宗小兔崽子一看就不是好鸟,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他那看着小清舟的眼神,热切地就像是要把小清舟给吞了……幸好,小清舟素来迟钝,对此毫无察觉!
  当年他没能力,让司空舜老贼叼走了小清舟,如今他绝不会让魔宗小崽子再靠近小清舟半步!
  干脆,等这魔宗阵法解决后,直接干掉这只小魔头,也算是为天下苍生除害了。
  月归凝怀着异样心思,一路对陆清舟进行了层层保护。
  每逢无泪想要与陆清舟搭话,他便挡在两人之间,硬是挡住陆清舟的视线。
  久而久之,就连不太擅长感受他人气氛的陆清舟都瞧出了端倪。
  “你怎么了?”陆清舟低声问月归凝。
  “我……我无法信任这个魔宗小崽子。”月归凝凑到陆清舟耳边,低声道,“谁知道他按着何等居心!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这么傻,这么随意轻信他人?”
  “我并未轻信过谁,无论是你还是他……”陆清舟被他莫名堵得心头一窒,声音也冷了下来,“别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是谁造成的!”
  “……”月归凝理亏,哑口无言。
  经历了那些事,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能随意相信别人的陆清舟。
  虽然他一如既往的善良,一路并未对他们恶言相向,甚至还为他们疗伤救治,但他压根就没完全相信过他们两个——无泪也好,他月归凝也好,都是不可信任的“他人”。
  只是眼下局面让他不得不冒险,一旦事情结束,他必定离他们俩远远的,形同陌路……
  想到这里,月归凝的心里泛起了苦。
  若当初能护住他,不让他遭受那些折磨,保持他率直天真的天性,哪怕是有这样那样的缺陷,却也不会像今日这般,彻底将他隔离在了心房之外,把他当作一个“他人”。
  “两位前辈,前面就是我得到的线索中提及的竹林……”这时,无泪恰到时机地走了回来,打破了两人的僵局,“前辈?”
  “竹林?这里果真是……”陆清舟狐疑地看向月归凝。
  他们都觉察到了,无泪带他们所走的这条路线,似乎就是当初月归凝为陆清舟逃离魔宗所规划的那一条!
  陆清舟趁着司空舜前往妖宗求取更多阳炎丹之际,在月归凝安插的人手帮助下,偷偷打扮成了魔宗的仆从,沿着这条道路翻越了天魔宗的后山,眼看着就要离开天魔宗地界。
  可没想到,半途寒冰剧毒忽然发作,他最终未能走出这片竹林……
  所以,前方的竹林,便是陆清舟的埋骨之地!
  “前辈,前面可有什么不妥?”无泪不知内情,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走,去看看……”陆清舟收敛了心思,迈步向前方走去。
  这片竹林生得茂密,四周环山,静谧如画,本该让人心旷神怡。
  然而,越深入竹林,陆清舟却越来越觉得压抑与沉重,而那些翠绿的竹叶,不知为何,竟然变得锈迹斑斑,泛黄枯萎,到了深处,竟然还有直接被染成了黑色的枯叶。
  “这里似乎有瘴气!”无泪伸手画了一圈,一串佛珠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他口中念念有词,身上的魔气大增,头顶忽然飘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
  莲花一转,四周的景致起了变化。
  本是静谧无声的竹林里,传来了鬼哭狼嚎,阴风凄凄。
  一团团黑紫色的幽魂在暗中涌动,并不断向他们投来一丝丝黑烟。
  “这些黑烟有毒!”月归凝鼻子尖,立即护在了陆清舟的身前,“小心!”
  陆清舟却不慌不忙,从项圈里取了几个瓶子,直接丢给月归凝和无泪:“服下!”
  月归凝接过一瞧,上面写着——
  “阿雪的去火药,清毒败火,一次一粒。”
  清毒败火?能对付瘴气?
  他将信将疑地将丹药放进口中,丹药品质极好,入口即化,药香顿时充满了整个口腔和鼻腔。
  身为炼丹圣师,月归凝自是第一时间就辨别了出来:“万毒丹!?”
  万毒丹,可解世上万毒,乃天下第一炼丹阁的秘药,一年仅出一炉,一炉最多三四颗,每一颗都被放在拍卖行里卖出了仙器的价格。
  所以他这一口,即相当于把一柄让世人抢破脑袋的仙器吞下了肚,让人如何淡定?
  “万毒丹?”无泪也惊讶地停住了口,仿佛嘴里含着的不是丹药,而是什么无价法宝。
  先有成把抓的高阶符纸,又有宛如家常便饭的天价丹药……
  陆前辈出手怎会如此阔绰,比他这堂堂天魔宗少宗主还土豪,以后还怎么让他“孝敬”前辈啊!
  “没什么,赶紧服下!”陆清舟挠了挠脸皮,心虚地看向了别处。
  他的项圈里还有各类高阶品级的丹药、法宝,高阶以下的东西都被宁倏一当破烂卖掉换成了灵石,所以他现在手里有的,还都不是什么大街货,随意翻翻都是极品。
  “多谢前辈!”无泪也不继续纠结陆清舟的阔绰,一口吞下了丹药。
  万毒丹可解万毒,亦能在一定时间内增强抗毒性,是以这竹林中不断飘出的紫色毒气便再也侵染不了他们半分。
  三人又深入林中,忽听“嘎嘎”之响,几只古怪的乌鸦飞上了竹梢。
  那乌鸦看起来凄凉无比,全身羽毛脱落得几乎能看见……骨头!森然白骨!
  “一群死物……”月归凝厌恶地丢出一片片幽冥寒火,将那些死气沉沉的乌鸦变作一团团灯火,在林间飘荡。
  瞬间,竹林中传来一阵哀号,叫人毛骨悚然。
  一只只走兽,踏着枯枝败叶,渐渐围拢过来。一只只飞禽,掠过林间树梢,犹如乌云盖顶。
  陆清舟抽出了佩剑,目光朝着竹林深处探去,沉声问道:“你确定你师尊会在这里?”
  “有人曾见到师尊走进竹林,且再未出来……但若师尊执意隐藏行踪,这就只是一个幌子,需要我等排查后判定。”无泪回答,却听月归凝轻笑了一声:“有人见到你师尊进去?就你师尊的身手,来去无踪,还能被人瞧见?”
  “前辈的意思是……”无泪皱起眉头,黑色的眼珠子微微一动。
  “这里变成如今模样,必有原因。”陆清舟从项圈中取出一方阵盘,手指灵活地拨弄着,不消片刻就撑起了一座防御阵,将所有的死物都抵挡在了外缘。
  他又低头细细查看了一株枯死的竹子,又抬起头来向着竹林深处望去。
  双眼之中,因果线交叠相汇,处处透露着杀机与死气,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这里被大宗师设了阵……”寻思片刻,陆清舟判断道,“这是千杀万绝阵,非死者不能入阵。”
  “这是何人所设?我魔宗上下,并无阵法宗师!”
  “不,有一个。”陆清舟十分断定地道,“天魔宗大长老——赫连雄。”
  世人皆知天魔宗的赫连大长老是一名鬼修,擅长炼制尸傀、操纵亡灵,双手沾满鲜血,刀下皆是亡魂。
  可无人知晓的是,赫连大长老并非天生魔修,他出身于一个阵法世家,曾经是家族给予厚望的阵法宗师。
  然而,阵修过于强悍,难免遭人记恨,他所在的家族树敌太多,趁着他们家老祖仙逝之际齐齐攻来,将他的族人斩杀殆尽。
  而那些所谓的正道同盟,畏惧敌方势力,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他们家族覆灭。
  自那一刻起,赫连雄便发誓,定要正道同盟和敌人付出代价!
  他假死逃遁,自毁容貌,从此顶着一张可怕的狰狞的脸,化名为“赫连雄”,修起了鬼道,成了一名魔修。
  不到二十年,他便闯出了名头,一手创建了天魔宗,为他死去的族人报仇雪恨。
  只是自从他抛弃原本姓氏的同时,他便发誓再也不使用阵法……
  “大长老的过往,还是当年从你师尊口中听来的。”陆清舟道,“而且这千杀万绝阵需要大量死物亡魂,正是大长老所擅长。”
  “可……”无泪脸色一片雪白,微微咬着拇指。
  “你的线索也是从赫连雄那儿得来的?”月归凝一看便知他心中疑虑,幸灾乐祸地戳着他的伤口,“哈哈,少宗主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指不定这就是大长老给你设下的埋伏!”
  “不……不会……”无泪不敢相信,目光有些茫然。
  师尊失踪后,一直是大长老照顾着他、教导着他,也是大长老替他稳住了那些野心勃勃的下属们,让他坐稳了天魔宗少宗主的位置。
  哪怕是他走火入魔,修为倒退,大长老待他都和往常一样。
  大长老必定不会害他!
  假如大长老要害他,直接动手就可以了,何必费尽心思指引他来此处,摆出如此大阵,倒显得杀鸡用牛刀?
  看着无泪那一脸纠结,陆清舟微微摇头。
  被最信任的人欺骗、算计的滋味儿,陆清舟自己尝过,自然理解无泪现在的心情。
  最初必定无法接受,觉得对方一定有什么缘由,还会努力去给对方找借口……
  不敢轻易相信自己被背叛了,因为那就像是被人从身后狠狠捅了一刀,扎进了心里,在那小小的地方扎出了成千上万个孔来!
  但,就算是痛,就算是怨,也得让自己保持清醒,早日打破自欺欺人的困境,不然很容易被心魔吞噬,让仇者快亲者痛。
  “我能替你找到破解此阵的生路,但前方或许还会遇到其他凶险。你打算如何?”陆清舟看似冷漠地道,“是就此打住回头,装作若无其事,亦或继续前进,找出事实真相?”
  “我……”无泪垂眸想了想,再次抬眼时,眼中的不解和困顿皆已消散。
  “我选择继续前行!”他抽出佩剑,坚定地指向前方,“我的直觉告诉我,必须向前。”
  “那便走吧!”陆清舟二话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