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下办事不利!”骨长老满头冷汗。
  虽然之前已经派人去给赫连大长老送信,但却并未说得太详细,只说少宗主打伤教众,擅闯禁地。
  他怕让大长老知道,他堂堂天诛门骨长老,竟然会被一个身负重伤,境界跌落到筑基以下的毛头小子重伤,只怕还没收拾了少宗主,他就要被当做废物清理出去了。
  但大长老眼力了得,一眼便看出了原委……
  “大长老,少宗主也不知从何处得来高阶符纸,属下一时不察……”骨长老还想再挣扎,却感觉一阵阴风扑面而来,同时,还有大长老的一声怒喝:“废物!”
  “咔嚓”一声,骨长老颈骨折断,就此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在场之人全都消了声,甚至屏住了呼吸不敢喘气。
  “少宗主,乃宗主离开前钦定的代理宗主。”赫连大长老目光横扫众人,冷冷地道,“你们敢对少宗主不敬?”
  “弟子不敢!”天诛门众弟子吓得齐齐跪在了地上。
  “凡是对少宗主动过手的,自己去刑罚堂领罚。”赫连大长老摸了摸胡须,拄着骷髅拐杖,转身向天魔宗禁地的方向走去,“敢对少宗主动手,呵……”
  “该说你们胆子大,还是命大?”


第50章 50长老   你们不了解那个男人的可怕………
  天魔宗禁地密室里。
  陆清舟早已变回了猫,趴在玉石床上,双眸锁定前方正在练功的无泪。
  无泪不愧是司空舜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天魔心法、天魔剑、天魔法相……基本上司空舜傍身的绝学,都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无泪。
  假以时日,无泪必定会承接了司空舜衣钵,成为第二个“大魔头”。
  所以,陆清舟稍稍留了一个心眼儿,在和无泪“双修”的闲暇之时,以帮助无泪压制心魔为借口,又传授给他一套正道的《清心术》。
  这《清心术》本是佛门之法,对压制心魔的确有所作用,当年他因为阳炎丹而走火入魔后,也是凭借这一心法死守灵台,才能至死都保持着清醒。
  除了压制心魔外,《清心术》的另一重作用,就是消除过多的杀念和妄念。
  无泪本就极为佛性,几乎一点就通,长期修炼下去,应当就不会随意杀戮,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
  只要他没有被什么人控制的话……
  “少宗主!”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老夫……”
  “大长老?”无泪辨别出了声音之主,正要起身开门,却忽然想到身旁的陆清舟,便又缓缓坐了下来,“弟子正是紧要关头,不便相迎,待弟子出关,再去向大长老请罪!”
  “无妨。老夫得知先前那些不成气候的冒犯了少宗主,怕少宗主意气用事,反而伤了身体,特意来看看。不过现在看来,少宗主并无大碍,老夫也放心了。”赫连大长老轻叹了一声,欣慰地道,“少宗主若真能恢复,对我天魔宗而言,实乃大幸!此时,正是我魔宗子弟杀回中原,一统江湖的大好时机!”
  “?”陆清舟觉得不对劲,扬起了头,却见无泪也皱着眉,不明所以。
  “此番妖祖祭上出了些乱子,呵呵……”大长老似是听见了他们的疑惑困顿,缓缓解释道,“妖宗妖王失踪,而归元宗掌门在斗阵大比上神魂受创,此时心智倒退成了一个稚童,玄天门掌门又被归元宗弟子宁倏一斩杀,而且,整个门派高手都被此子杀尽……”
  陆清舟:!!!
  “此时妖宗无暇顾及其他,正道的两大门派互相敌对,两方掌门又死的死伤的伤,正道早已乱作一团,群龙无首,正是我魔宗崛起的大好时机!”赫连大长老笑道,“待少宗主出关,便可率领我等众人,杀正道一个措手不及!我魔宗,必将一统天下,千秋万载,盛世辉煌!”
  “……”听着大长老越来越激昂的表演,陆清舟露出了一脸不屑。
  一统天下?做梦了吧……
  不说归元宗原本最强的也不是掌门许子玄,还有战天云、莫长老等一帮高手,光是一个宁倏一,只怕就能让魔宗头疼许久。
  若是小看了正道,魔宗只会自取灭亡!
  无泪看了一眼陆清舟,急忙打断了大长老的即兴演说:“大长老,此事不可操之过急。”
  “如今正道和妖宗虽然群龙无首,但……”无泪的头脑素来冷静,稍加分析便得知此事不宜,“妖王只是暂时失踪,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归元宗虽然少了掌门,但还有门下各峰的精英长辈,以及那个人……”
  “你说宁倏一?”大长老道,“那小子确实深不可测,是个变数。但眼下,归元宗群龙无首,那小子得收拾残局,自顾不暇。只要我等抓紧机会,强势进攻,等那小子得到消息时,这正道同盟已经被我们拿下了大半!他们气数已尽,称霸天下之道,便指日可待!”
  “弟子觉得此事不妥。”无泪直接反驳,气得大长老嗓音一颤,憋了半天气,才缓缓吐出了一句:“为何?”
  “虽说对方失去了两大掌门,但……我宗何尝不是缺少了宗主?”
  “就算宗主不在,我等皆可为少宗主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还不够!”无泪握紧了拳头,虽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现实,“不够!”
  站在顶尖的人,妖宗有月归凝,归元宗有个看不透的宁倏一……可他们魔宗有谁?
  大长老?大长老的修为虽已是大乘期,可放眼天下,正道中未必没有大乘期能人,甚至数量很可能还比他们预计的要多……
  “少宗主!”大长老怒道,“我魔宗之人怎能如此畏惧不前?吞并正道,是我魔宗历代首领的夙愿,你究竟还要老夫再等多少时日?你可万万不能走上你师尊的旧路,万劫不复啊!”
  “大长老……”
  “当年,宗主横空出世,强悍霸道,老夫自认不如,便把天魔宗宗主之位拱手相让,希望他能率领魔宗,完成我等多年的心愿,可谁知……”赫连大长老长叹一声,带着万般痛惜,“谁知他竟然为了一个正道弟子,弃魔宗大业于不顾,最后还……少宗主,你千万别学你师尊,可千万别再被那陆清舟迷惑了心,你要记住我魔宗的霸业还在等着你完成啊!”
  “大长老,弟子只是觉得眼下时机不妥……”无泪无法反驳,也无法向大长老发誓。
  毕竟自己已经对陆前辈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而且他知道,若让他在陆前辈和魔宗霸业中选择一个,他必定会和师尊做出同样的选择……
  “弟子无能。”最终,无泪只能闭上了嘴,低声叹道。
  门外,传来赫连大长老一声长叹:“唉!天道何时才能眷顾我魔宗……”
  脚步声响起,又渐渐远去,透着深深的失望。
  他缓步走出天魔宗禁地,一旁的亲信立即上前来:“大长老,少宗主他……”
  赫连大长老伸出一只手,轻轻摆了摆,□□的眼睛里闪着一丝阴冷。
  “大长老!”属下有些着急,“我们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少宗主年轻不懂事,依属下看,倒不如直接……”
  “住嘴!”赫连大长老跺了跺拐杖,脸上竟少有地露出了一抹敬畏,“那可是宗主的……”
  “宗主失踪已久,少宗主虽然是宗主亲传弟子,但若他无心宗务,我等岂能眼睁睁看着天魔宗就此败落……”一人壮着胆子上前一步,在大长老的面前双膝下跪,认真地道,“属下斗胆,还请大长老重新主事!”
  “我等斗胆,请大长老重新主事!”属下们纷纷应和,跪了一地。
  “唉,你们不了解那个男人的可怕……”大长老微微抿唇,动了动胡须,似是在斟酌思量什么。
  属下们面面相觑,不知大长老口中的“那个男人”是指谁。
  只见大长老独自沉思了片刻,忽又拄着拐杖向前走去:“少宗主所言也有道理,我天魔宗的确需要一个强悍的战力……抓紧时间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与此同时,留在密室里的一人一猫,气氛也显得颇为尴尬。
  “前辈,弟子绝不会让他们去进攻正道的……”无泪偷偷看向陆清舟,小心翼翼地道。
  “嗯,天魔宗发展至今日也不容易,若毁在你手里,你师尊怕是要从棺材里跳出来。”陆清舟说得轻描淡写,倘若不知他为人,只怕要误会他是过于猖狂。
  可即便知道陆清舟所言是真话,无泪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太服气。
  三十岁之前能突破元婴之人,寥寥无几,他的潜力无限,本是天下最为优秀的年轻一代,可偏偏出现了一个宁倏一,一个看起来只有炼气期,却照样吊打他们的十几岁青年。
  “前辈可知……宁倏一宁师叔,他究竟是什么修为?”
  “大概是炼气三重……”陆清舟直言,“他是个另类,无需与他比较。”
  若宁倏一当真是天道,不管他是何等境界,这天下能有几个斗得过天的?
  “那以前辈所见,晚辈有朝一日,可能胜过那宁师叔?”无泪又追问,却见陆清舟抬起头,一双大大的猫眼冷冷地盯住了他:“你要听真话?”
  “……”无泪想了想,还是摇头作罢。
  不管何时才能战胜,宁倏一都是他此生必须除去的大敌!
  “前辈,你应当是陪宁师叔参加妖祖祭的吧?可怎么又独自来到天魔宗?妖祖祭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无泪换了一个话题,之前陆清舟没有答复他,此时他更是好奇了。
  宁倏一不是片刻不离陆前辈的吗,怎么会让陆前辈单独来此?
  “此事说来话长……”陆清舟想了想,把能说的大致说了一遍。
  不能说的,他并未多言,他可不敢告诉无泪,妖宗失踪的妖王此时就在你师尊卧室前面那口池塘里待着呢!
  他省略了妖皇传承的部分,只言自己和一名妖族被妖王手里的诛灵阵吸入,在诛灵阵又找到了司空舜留下的生门,才来到了魔宗。
  “你师尊说,要为天魔宗做出一定贡献,获得天魔宗宗主的认同,才能走出天魔宗的宗门大阵。可他必定没料到自己会失踪,而你们天魔宗到此时都没新一任宗主诞生。”陆清舟不满地晃着尾巴。
  “那前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只能一边寻找我本命剑的碎片,一边寻找契机。”陆清舟道。
  青灵剑的最后一片碎片,留在了魔宗,但到目前为止,他尚未感应到碎片的存在。
  他将项圈里的一片碎片取了出来,放在无泪的眼前,轻轻拍着那片碎片问:“你可有见过这样的碎片?”
  “倒是曾经在师尊手里见过,自师尊离开后就……”无泪忽然一愣,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前辈要找此剑碎片,还要获得天魔宗宗主的认同?”
  “?”
  “那……弟子有一个提议!”无泪道。


第51章 51二合一   心里,似有什么东西彻底破……
  “所以……你要和这小子联手,去寻找司空舜那老贼?”
  寝宫前,月归凝化作一名白发红眼的少年,一脸不耐烦地瞥着陆清舟身后的黑袍青年。
  和陆清舟最初对无泪的印象一样,他看无泪也感到极为不顺眼。
  不只是无泪身上同时散发出佛性魔性两种矛盾的气息令人感到莫名违和,还因为无泪的眼神和神态,特别是站在陆清舟身后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觊觎自己宝物的臭虫……
  这与当年的司空舜如出一辙!
  更何况……
  月归凝想到先前在水下看到的一幕,浑身寒毛直竖,一把抓住了陆清舟,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低声警告:“这小子浑身透着古怪,没准是什么妖魔变的!”
  “妖魔?”陆清舟哭笑不得,堂堂妖王,竟然害怕妖魔,“你自己不就是个妖?”
  “这不一样!你知道我在这水下看见了什么?”月归凝用手比划着,“这荷花都长在一尊尸体上!那尸体,和这小子长得一模一样!”
  先前,他被水下那黑丝缠绕的白净面庞吓了一跳,还以为司空舜坏事做尽终于被人沉塘了,可后来他壮着胆子仔细一瞧,发现那竟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
  那青年无声无息,却又不像是正常的被水泡烂的沉尸,说是尸体,更像是一尊用雪白的嫩藕雕刻的艺术品。
  可没想到,这件艺术品竟然能和天魔宗少宗主撞脸,其中缘由恐怕……
  “前辈莫慌,这位妖宗前辈所说的,大概是我的莲花法相。”无泪拍了拍手,水潭之中顿时泛起了涟漪。
  波浪正中,冒出一个浑身上下被黑色发丝和荷叶枝蔓缠绕的人,笨拙地爬上岸,水淋淋地站在三人面前。
  仔细看,那张脸确实与无泪没什么不同,只是有些苍白,显得毫无生机。
  “我天魔宗的天魔法相秘法,与修炼元婴很像……”无泪掠去遮挡着法相脸面的黑丝,一边解释道。
  修道之人,等修为突破了元婴后,便可修炼出如同自己分|身一般的元婴。危及性命时,就像萧云飞那样,元婴脱壳,另觅适合的肉身。
  而天魔法相,既可以让修炼者以法相化形,就像当初司空舜那样,将自己全身的气息改变为正道中人,让人完全看不出破绽;又可以直接修炼出另一尊肉|体分|身。
  但这分|身只能接受修炼者的神魂记忆,却无法承载修为。若是修炼者本体死亡,借助法相重生,那就会变成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只能重头修炼。
  不过,借助天魔法相,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