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年身边出现的人,除了司空舜外,似乎都是一些虚像,根本不曾存在于现实。
  那些记忆,就好像是被人为刻意地种植在脑海中的……
  “我已不知……自己到底是谁。”无泪抬起头,苦涩地笑问,“前辈你在天魔宗时,曾有听说过有关我的事吗?”
  “我……”陆清舟怔了怔,又急忙道,“虽不曾听闻,但那时我与你师尊关系紧张,不知也……”
  “陆前辈……你确实很善良。”无泪低笑了一声,轻轻掠起一抹银色长丝,让那顺滑的发丝从指缝中绕过。
  指间,好像受到了月光的洗礼,触感令人无比眷恋,也无比惆怅。
  他这样居心叵测,又来路不明的人,真的可以碰触如此纯洁善良的人吗……
  “?”陆清舟见他面色异常,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狐疑,“你怎么了?”
  怕惹陆清舟更加不喜,无泪急忙收回了手。
  他捂着胸口站了起来,指向不远处的那张玉石床:“前辈可否扶弟子去那儿?”
  “你在幻境中也曾帮过我,我自当尽力助你恢复。”陆清舟未曾犹豫,伸手拉住了无泪,扶着他走向那张熟悉的玉石床。
  一眼望去,他也难免触景生情。
  他曾被困在那张玉石床上两年之久,如今玉石床犹在,只是当初捆绑着他的那些银色锁链已经不见踪影,整张床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无泪在陆清舟的搀扶下,盘膝坐在了玉石床上,闭上双眼,四周的灵力便渐渐流动起来。
  它们像是一股紫色的洪流,卷成了漩涡,汇聚于玉石床上,又猛地一下倾泻而下,直冲向无泪的天灵。
  “唔……”无泪忽然皱起了眉头,手指紧紧捏成拳,手臂上凸显出条条青筋,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楚,连身体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无泪?”陆清舟见状,心道不妙。
  就看无泪“噗”地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染红了胸口。
  “无泪!”
  ……………………
  此时,另一边,天魔宗宗主寝宫前的深潭里。
  一片片荷叶遮蔽着天光,荷叶下,一道白影“嗖”地游了过去,穿梭于茎叶中。
  月归凝心中焦虑,几次想要跳出水面去找寻,却又担心陆清舟回来后找不到他,两人走岔了地。
  可左顾右盼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寻,倒是听见寝宫外传来几名天魔宗弟子的议论声。
  “骨长老本来只想杀了那只猫,挫挫那小子的锐气,可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这么看重他的猫儿,竟然与骨长老动起了手……”
  “什么?那骨长老不是正好可以废了那小子?”
  “唉,哪有那么容易!谁知道那小子身上竟然藏了无数高阶符纸,哗啦一下撒出来,连骨长老都吃了暗亏,教他逃进了禁地。”
  “禁地可是天魔宗宗主的修炼之处,万一让那小子得了什么机缘……”
  “呵,放心,骨长老说了,禁地的灵力十分霸道,就凭无泪现在的状况根本吃不消。恐怕等大长老回来,就只能给他收尸了……”
  “哈哈,那还省得咱们自己动手了……”
  猫?符纸?天魔宗禁地?
  月归凝把几个关键词拼凑在一起,略加思索,便把整件事的经过完整地脑补了出来。
  哼,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敢诱拐了他的小清舟,还劳得小清舟为他损耗了那么多符纸?
  很好,天魔宗禁地他还真没去过,倒要去拜访一下,留点到此一游的痕迹!
  月归凝越想越生气,一下子钻进了水底,然后摇摆着尾巴,蓄力向上窜起,想要借着势头一跃跳出水面。
  可就在他即将突破水面之际,前方忽然漂来一截黑丝,缠住了他那短小透明的鱼鳍,险些刮伤了他娇嫩的鱼皮。
  “什么鬼玩意儿!”月归凝恼火地扇动鱼鳍,要将那截不明物体甩开。
  好在那黑丝柔韧又光滑,很快就被他挣脱开,像是墨汁般散在水中。
  “这到底是何物?”月归凝好奇地朝着那黑丝飘来的方向望去。
  水下世界本就光线昏暗,前方朦朦胧胧,模糊不清,只能看见一株株粗壮的荷茎,扎在一团黑黢黢的小山包上。
  那山包看起来,既不像是淤泥块,又不像是巨大的藕,倒像是一尊佛像的粗胚,被一条条黑丝缠绕着,包裹着。
  黑丝在水中张牙舞爪,好似妖魔的触手,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月归凝又凑近了些,却发现那黑丝下,还藏着极为白净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宝物。
  好奇心害死鱼,哪怕是妖王也禁不住这等探知的诱惑。
  于是月归凝扭摆着身子游上前,钻进了黑丝缝隙之中,用身体拨开了一层层的黑丝,就像剥开蛋壳似的。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随着那黑色的蛋壳被层层剥落,蛋壳下,竟露出了一张如玉般光泽的……脸!
  一张英俊的年轻的脸!
  天魔宗禁地内,紫色的霸道灵力此时变得温柔起来,缓缓于上空浮动。
  玉石床上,两人面对着面,互相抵着双掌。
  他们周身环绕着两种色泽的灵力,一道紫色一道纯白,在空中相互追逐、交织缠绕,像是两条调皮的小龙。
  “前辈?”无泪微微睁开眼睛,露出一抹虚弱而满足的笑意,“多谢……”
  “别说话,运转功法!”陆清舟轻声斥道,继续运转自己的烈阳真火。
  天魔宗灵力灌顶之法过于霸道,无泪的身体很难承受,稍有不慎,他那早已千疮百孔的金丹就会彻底粉碎!
  于是陆清舟便将多余的灵力转到了自己的身上。
  可没想到,那些天魔宗灵力竟然引起了镇界铃的共鸣。
  镇界铃发出了“叮铃”的声响,里面封印着的灵力也被诱导出来,与天魔宗灵力交融在一起。
  有了这股来自妖皇传承的灵力,那紫色的天魔宗灵力顿时就变得乖巧而温顺了,两种灵力一起涌入两人的躯体,浇灌着他们枯竭的丹田。
  陆清舟丹田内的那颗“妖丹”,顿时生出了璀璨光彩。
  他的脑海里,渐渐又浮现出一些画面,似乎还是接着上一次的……
  “我叫宁倏一,”苍茫雪色中,披甲戴盔的人族战士扬起了高傲的头颅,眼中涌现着无穷的凶狠杀意,“是来要你命的人!”
  “你是下一任天道?”身披白袍,被一群猫儿簇拥着的男子轻声问道,口中呼出的热气在冰雪中很快变作白雾。
  陆清舟看不清那白衣之人的面容,但却觉得对方莫名有几分熟悉。
  这会是谁?
  下一任天道?
  下一任天道,指的莫非是宁倏一!?
  “天道什么的我可不管,我只是前来杀你的人!”那个表情陌生的宁倏一握紧了剑柄,微微屈膝,蓄力而发,“准备接招吧!”
  “等等!”
  “刺啦”一声,白衣之人的道袍破开了一道口子。
  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抹红,脚边的雪地里绽开了几朵红梅,猫儿们见状都喵喵叫唤起来,像是十分担忧白衣人的安危。
  宁倏一挽了个剑花,将剑插在地上,冷声问道:“你要怎么样?”
  “我……”白衣人想了想,低头对猫儿们说了些什么,猫儿们先是不情不愿,后来又不得不遵从他的命令,缓缓退了去。
  等猫儿们走远,白衣人才重新看向宁倏一,道:“我的命可以给你,但是,在那之前,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怎么这么麻烦!”宁倏一皱起眉,不耐烦地咕哝,“明明打一架就能解决……”
  陆清舟忍不住地笑了,由此看来,这画面中的宁倏一的确是他家阿宁没错了。
  这厌烦嫌弃麻烦的懒散表情,实在真实!
  “七天!”这时白衣人急忙道,“就七天!我想请你陪我七天,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七天后,我的命便任君处置。”
  “……”宁倏一上下打量着那白衣人,忽然吹了一声口哨,收起了手中剑,“好吧,那就七天。你要我陪你做什么?”
  “呵。陪我……说说话吧。”白衣人轻笑了一声,而对面的宁倏一却微微一愣。
  那神色,除了诧异之外,竟然还含有一丝惊艳。
  陆清舟的心里顿时泛起了一丝酸意。
  也不知这白衣人长得到底何等天人之姿,竟然能让平日素来目不斜视不为美色所动的宁倏一动容。
  可无论他怎么调整位置,调整自己的视觉角度,他始终看不见那白衣人的脸。
  他看着宁倏一陪着那白衣人在这纯白的世界游山玩水,看着两人在林间畅谈人生。
  这空寂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他们俩,连称呼都用不上。
  而宁倏一的脸,从开始的麻木木讷,到渐渐产生了兴致,到最后已经彻底放松耍起了无赖。
  短短七天一瞬即逝,陆清舟不知道宁倏一最终还能不能对这位“七日之交”下狠手。
  一方面,他私心希望宁倏一达成所愿,不会被那白衣人扰乱了心思;而另一方面,他却又希望宁倏一能手下留情,因为那个白衣王者看起来,真是太寂寞了……
  或许,他早已想要以死来逃离这寂寞的世界,所以才会向宁倏一提出了“七天之约”。
  画面忽然消失,空留给陆清舟一个巨大的悬念,和一份怅然若失。
  “前辈,你醒了?”耳旁,传来无泪略带惊喜的呼唤。
  陆清舟睁开双眼,发现身边的灵力已经消退,而两人的手还紧紧地贴在一起。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纳,收回了雪白的手。
  “前辈的气息与方才全然不同,可是修为有所增进?”无泪问道。
  陆清舟经他这一提醒,方才感知,自己的修为竟然已经恢复到了分神期,已经和现在的许子玄差不多境界。
  看来,妖皇传承并未彻底消失,而是被镇界铃暂时存留封印了起来。
  只要有足够的引诱条件,镇界铃就会一点点释放出修为和灵力,助他恢复境界。
  或许,他还能重新踏上曾经的高度,甚至更高……
  可伴随着修为、灵力一道释放的那些画面,又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难道……
  陆清舟仔细一想,顿时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能性——那白衣王者,很可能就是当年的妖皇!
  所以他所看到的画面,都是妖皇传承中含杂的记忆片段。
  可妖皇的记忆里为什么会有宁倏一?宁倏一,到底是什么人……
  他真的是天道?
  “陆前辈?”无泪见陆清舟像是还没睡醒,有些恍惚的样子,又轻声唤了唤。
  陆清舟这才收敛了心思,转头将手搭在了无泪的手腕脉搏上。
  无泪的经脉被修复得很好,金丹……
  “你也突破了?”
  无泪原本是金丹巅峰,受内伤后金丹破损,实力大跌,不想被天魔宗灵力修复后,因祸得福,竟然一下突破到了元婴!
  丹田里的金丹,化作了一个小小的元婴,坐在莲花法座上,安稳得很。
  若不是有宁倏一,此子真是年轻一代中当之无愧的魁首!
  “若非前辈,弟子绝无可能修复修为。当时情况如此凶险,前辈竟……”无泪心中无比感激,也心有余悸。
  他没料到,陆清舟竟然会在那种情况下出手相助。
  灵力灌顶极为凶险,若是稍有差池,便会连累陆清舟一道被那霸道的灵力重创。可陆清舟还是奋不顾身地冲上来了,而且还……
  无泪素来淡漠的脸上,忽然有点发烫。
  刚刚他们俩在玉石床上,双手相抵,一同运行了功法。两人的灵力互相交融,不分你我,这似乎就是……就是大家所说的“双修”?
  他与陆前辈“双修”了?
  一时间,无泪心中思绪混乱,大脑缺氧窒息,连陆清舟唤他都听不见。
  “无泪?”陆清舟不知眼前这小子为何忽然面红耳赤,平日明明是个颇为稳重老成的人,此时却像是一个毛躁小子,他只得轻声提醒,“你先别激动,再入定巩固一下修为,我从旁助你……”
  “这怎好继续麻烦……”无泪清醒,拱手向陆清舟一拜,口中虽有推辞,但心里充溢着无法诉说的轻快与喜悦。
  等等!为何要推辞拒绝?
  大家都说双修不但能相护增进修为,更能增进感情。若是把陆前辈留在这里,一直陪着他双修,到最后,他是不是也可以请陆前辈当自己的道侣?
  师尊未能给与陆前辈的幸福,由他这个弟子来给与,也未尝不可吧!
  想到这里,无泪急忙收回方才的话,改口道:“不过弟子感觉境界不太稳定,斗胆劳烦前辈……”
  “嗯,你且坐下吧。”陆清舟完全不知自己的这番行为被误解了,他也着实高估了天魔宗少宗主那一方面的见识程度。
  他心无杂念,让无泪坐在自己的面前,两人又一次双掌合拢,开始了又一次持久的“双修”……
  十几日后,一艘飞行法宝驶入天魔宗的门宗大阵,降落于空旷的广场上。
  赫连大长老披着一身黑袍,率领一帮天魔宗的精英,从那飞行法宝上缓步走了下来。
  天魔宗上下皆前来相迎,呼声热切。
  赫连大长老环视一周,没看见无泪,面色微凝。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断了一臂的骨长老身上。
  “小骨头,你这是怎么了?”赫连大长老冷笑,“终于舍得把你那没什么用的残肢拿来炼器了?”
  “大、大长老,是属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