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上,走过之处,弟子们全都匍匐在地,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于是跟在司空舜身后的他,也就只能看见一片片黑压压的脑袋。
  而眼下,这位魔尊的亲传弟子,显然并未被人放在眼里。
  “少宗主请留步!”忽然,前方两名弟子持剑拦住了无泪。
  “怎么?”无泪的音调依然平静,不见一丝气弱。
  “此处为天魔宗禁地,非宗主和代宗主不得入内。”弟子们义正词严地道。
  陆清舟抬起头,才发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站在了天魔宗禁地的门口。
  天魔宗禁地,曾是他最不愿回忆起的地方。
  在那幽暗的密室里,他受尽了折磨与羞辱,让他不堪回首。
  可经历过玄天秘境后,他方才知道,当年司空舜将他安置在密室里,原来并不是为了羞辱玩弄他,而是为了天魔宗的灵力灌顶……
  天魔宗密室的灵力灌顶,可压制他体内的寒冰剧毒,也可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因此,他才提议让无泪也来此处修复养伤,只是现在看来,这禁地恐怕不太容易进去……
  “此乃代理宗主名牌,”无泪掏出一块玉牌,挂在两名弟子面前,“放行!”
  “这……”两名弟子面面相觑,却依然堵在门口。
  “少宗主,莫要为难这群弟子了。”这时,一名老者带着数名弟子出现在长廊上,面色阴冷地笑道,“以少宗主如今的实力,实在难以担任代理宗主之位,光有名牌可没什么用途。”
  “此乃师尊交由在下的代理之权,骨长老有异议?”
  “呵呵,宗主之令,谁敢不从?但我等怀疑少宗主这名牌来路不明。若少宗主执意执行此令,还请将宗主迎回,当面向我等传达旨意!”骨长老微微拱手,轻轻点了点手里的拐杖,露出一张虚伪至极的笑脸。
  陆清舟的爪子不由得亮了亮,冲那骨长老直瞪眼睛。
  这是料定了司空舜回不来,开始打压欺负少宗主了?
  魔宗之人,果真毫无道义,厚颜无耻至极!
  觉察到陆清舟的恼火,无泪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陆清舟以作安慰。可骨长老在看了一眼这怒意腾腾的猫儿后,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视线:“少宗主,听闻这只猫儿擅闯了宗主寝宫?”
  见他目光不善,无泪立即把陆清舟塞进了怀中护着,语气变得冰冷了不少:“你待如何?”
  “宗主寝宫和天魔宗禁地同样重要,非宗主亲许,任何人或畜生皆不得入内。身为少宗主,理当熟记本宗各项门规吧?”骨长老冷笑道,“还烦请少宗主交出这只猫儿,让我等拿去剥了皮抽了骨,挂在宫前以儆效尤!”
  “请少宗主交出猫儿,以儆效尤!”骨长老身后的弟子们也纷纷应和,歹毒的心思几乎全部显露于脸上。
  “大胆!有本事就试试!”无泪冷喝一声,伸手一挥,抽出腰间那漆黑的佩剑,指向骨长老一行人。
  “少宗主,何必为了一只猫逞能?”骨长老阴险地笑道,“少宗主如今这身子骨可大不如前,伤及根骨金丹,就算有天魔宗禁地的灵力灌顶,也未必能恢复。为了区区一只猫与我等为敌,实乃不智。少宗主若是真心喜欢这猫,大不了,属下抽了它的骨后,将其做成傀儡,送来给少宗主解闷可好……”
  “放肆!”无泪忍无可忍,大喝一声,黑剑上噌噌冒出了火光。
  “强弩之末,何足畏惧!”骨长老退后一步,指向无泪,“给我拿下!”
  “是!”众弟子大声应道,各个摩拳擦掌地上前来。
  按照他们的盘算,能拿下无泪固然是好,大可直接彻底废了他,断绝他任何生路。
  即便不能拿下,也要让他的金丹破碎得更进一步,彻底沦为废物,任人揉捏!
  “受死!”
  宫墙上映着刀枪剑影,杀意汹涌,可无泪却依然死死抱着猫儿,满怀歉意地低声道:“抱歉,前辈,是弟子连累了你。待找到机会,前辈就……”
  一剑杀来,无泪奋力抵挡,黑剑上蹭出丝丝火光。
  他一脚踢在来者的胸膛上,转身一跃,张开臂弯,扬手就把陆清舟送上墙头:“前辈,跑!”
  可没想到的是,那雪白的猫儿在空中扭转了身子,没有飞上墙头,反倒勾住了无泪的手臂,顺着他的胳膊又攀爬回了他的手中。
  与此同时,无泪的手心里多出了一叠厚厚的符纸。
  无泪不及多想,直接用灵力催动了一张符纸,向即将扑过来的天魔宗弟子一丢。
  就听“轰”的一声,惊天动地!
  熊熊火光瞬间从那群天魔宗弟子之间喷涌而出,将周围的弟子统统吞噬。
  “这是……高阶火云符?”骨长老见状,微微眯了眯眼,“看来,少宗主手里宝贝还不少……”
  无泪也没料到他随意丢出的一张符纸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品阶竟然如此之高。
  高阶火云符,相当于元婴期的火系灵修一次全力攻击,但由于符纸制作工艺过于复杂,此物有市无价,一般只有归元宗、天魔宗这样规模的大门大户,才能用门派贡献点数兑换到。
  而无泪手里……
  他摊开手掌,推开那一叠厚厚的符纸,符纸就像是纸扇,随意摆动还能扇出风来,粗略估摸得有二三十张。
  这得是多少门派贡献点?!
  “少宗主好大的手笔!”骨长老也看见了无泪手里的“符纸扇”,除了气恼之外,还生出了浓浓的妒意,“竟能有这么多高阶符纸!”
  无泪用眼角余光看了看陆清舟,可陆清舟却显得漫不经心,摇着尾巴,似乎一点儿都不慌张,一副稳超胜券的模样。
  这些符纸,都是宁倏一之前用薅羊毛薅来的门派贡献点,在归元宗玄机峰兑换来的,放在他的项圈里以备不时之需。
  先前在诛灵阵里,对付那些亡灵大军,这些符纸还派不上什么用场。可对付眼前这些天魔宗的虾兵蟹将,这些符纸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这些符纸过于危险,还是由老夫替少宗主保管为好!”骨长老看着那一张张价值连城的符纸,眼红得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以一面古怪的扇子驱散了火焰,亲自飞上前来,一手抓向无泪:“拿来吧!”
  无泪急忙退后一步,几张符纸“嗖嗖”飞了出去。
  “呵,老夫可不怕火系法术!”骨长老大手一挥,整只手臂都燃烧起古怪的黑色火焰,火焰所到之处,那些冒着红光即将放出招数的符纸便软软地熄了火、消了势。
  他伸手将那些符纸一把抓在手中,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感到胳膊一阵酸麻,“砰”地一声没了知觉,血花四溅,泼了他满脸。
  “骨长老!”四周的弟子们眼看骨长老瞬间变成了血人,吓得收住了脚步,不敢再上前一步。
  “万雷咒……”骨长老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残臂上冒出的滋滋电光,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说好的高阶火云符呢!?为什么中间还夹杂着一张更高级的万雷咒!?
  “哼!”无泪冷哼一声,趁着弟子们退却的机会,转身奔向禁地。
  “追、追!”弟子们大喝道,但看过刚刚那一幕,知道无泪手里还有数枚高阶超高阶符纸,他们那里还敢上前找死?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泪带着一只白猫,用代理玉牌打开了只有宗主才能进入的禁地密室,就此消失于密室门口。
  “给我守在这里!”骨长老捂着伤口,凄声怒道,“派人去妖宗,看看大长老何时回来!”
  “是!”
  ……………………
  另一边,密室的石门放下后,无泪才敢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吊着的心。
  身体一放松,他便忍不住地吐出了一口暗血,依靠着石门坐了下来。
  就算使用符纸,也得以他自身的真气来催动。刚刚用了那么多高阶符纸,他的灵力早已被挥霍一空,原本就受到损伤的金丹更是岌岌可危。
  一道白影在眼前晃过,无泪抬起头,露出虚弱的笑容:“多谢前辈相助。”
  “你这身伤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陆清舟皱着眉,又给无泪把了把脉,脸色变得更是凝重,“莫非在玄天秘境遇到了什么凶险?”
  “……”闻言,无泪脑中闪过的,是宁倏一抱着眼前之人,一剑斩断自己手臂的一幕。
  论凶险,这世上恐怕还真没有什么能比宁倏一更凶险的存在。
  “与玄天秘境无关,是弟子操之过急,练功时不小心走火入魔,伤了经脉。”无泪并未说出宁倏一之事,他的自尊不许他在陆清舟面前示弱,特别是……比那个表面只有炼气三重的家伙弱。
  “难道你师尊没有教导过你,修炼之事当循序渐进,不可急功近利?”陆清舟一脸严肃,仿佛真在责备小辈,但他手里却一下多出了数个药瓶,直接塞进了无泪的手里,“你且看看这里的丹药对你是否有用?”
  “前辈,你可知……”无泪瞥了一眼那些看起来便价值不菲的丹药瓶,心里忽然一热,撑起身子,凑到了陆清舟的耳边,轻声道,“弟子为何这般急着提升境界?”
  陆清舟抬起头,便见那双漆黑发亮的凤眼凝望着他,眼眸中似乎含杂着什么复杂的情绪,隐隐有种熟悉之感。
  “莫非是因为……他?”


第49章 49二合一   他与陆前辈“双修”了?……
  “莫非是因为他不在,天魔宗宗主之位空悬,群龙无首……”陆清舟没有留意到身旁人的表情,微微咬着手指,一边思索一边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魔宗素来以强者为尊,你这少宗主想要登上那个宝座,得有足够的实力,所以你才会……”
  他又蹙着眉,用一种无比惋惜的目光看着无泪:“你已是新秀榜的榜首,假以时日必有所成就,又为何非要急于这一时?”
  “呵……”无泪垂眸,敛去眼中的热切光芒。
  为何要这么心急?
  的确是为了“他”,但那个“他”却并非是师尊……
  自从玄天秘境相遇起,陆清舟陆前辈便深深烙在了他的心里。
  他曾经对此人有诸多埋怨,觉得是他勾引、连累了师尊。可经历了幻境后,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渐渐走上了师尊的旧路,被这人一点点地吸引,一点点地陷入进去,渐渐满心想着的,皆是他的身影。
  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如果是为了陆前辈,他也可以放弃一切……
  他在不知不觉中,对陆前辈产生了朦胧的情感,甚至有了一丝莫名的独占欲,完全不受理性的控制。
  在宁倏一带走他时,他的心里充满了不甘与屈辱,只想将那人抢夺回来。
  可是,在宁倏一面前,他却毫无还手之力……
  “前辈可有过这般经历……当你想要追求某个人或某样东西,迫切想要得到他,而他却在比你更为强大之人手中?”无泪问道。
  “这……”陆清舟想了想,记忆中他似乎还真没有过这种经历。
  身为天道宠儿,又有百里重山那样的师尊在,他不曾有过短缺,也从未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人或东西。
  若说有,那便是宁倏一。
  但宁倏一可会被强大之人抢走?
  陆清舟摇摇头,不存在的,怕是这世上都找不出能强过宁倏一的,只要宁倏一自己不想走,谁都别想撼动他。
  对于自己的道侣,陆王婆清舟就是这么自信。
  “前辈,弟子有……”无泪偷偷看向陆清舟,手指向着那片雪白微微动了动。
  “弟子无时无刻不想触碰到他,想要得到他……但是眼下他却不属于我。”
  “以你现在的状况,的确很难得到。”陆清舟不擅长说谎,自是直言不讳。
  在他看来,无泪所求的“它”,必定就是司空舜留下的宗主之位。
  而从方才一系列事情看来,司空舜失踪太久,底下人已经蠢蠢欲动,按捺不住野心了。
  就算无泪无意于那个位置,新上任的宗主,也未必敢留下他。
  难怪无泪会这么着急、迫切地想要提升修为,这不只是手中权利得失,而是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了……
  “可,你又怎么走火入魔了?”陆清舟蹙眉,“据我观察,你并不是能轻易输给心魔之人,怎会……”
  在玄天秘境的幻境迷雾中,当他被心魔左右之时,总是无泪从旁冷静提醒,几次要将他拉出心魔的控制。
  在他看来,无泪应当是一个极为冷静且理性之人,他的心不会那么容易动摇,更不会被心魔扰乱了思绪。
  “那是因为……”无泪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不安分的手指,缩成了一团,“我对我所处的世界产生了怀疑。”
  “?”
  “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无泪苦笑了一声,“我可能并不是我所了解的我。”
  他曾以为那些幻境都是凭借陆清舟的记忆构建而成,在那幻想出来的世界里,没有他这个天魔宗少宗主的存在也很正常。
  但离开秘境回来后,他又仔细一想,自己的的确确没有师尊和陆清舟结为道侣那天的记忆。
  他为此询问了从小照顾他的大长老。大长老说他生了一场病,把很多事都忘了,可对于这场足以要他命的病,无泪却找不到一丝线索和痕迹。
  他以此为点追查下去,却发现在天魔宗,有关他无泪的信息,似乎都是从他十二岁开始。
  十二岁以前,他就像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
  他脑中有关十二岁之前的记忆,所有的大事件也如同一串字符,留在记忆中,却无半点细节。
  而在他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