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个小药瓶,每一个药瓶上都留着歪歪扭扭的字迹……
  “阿雪泡澡用、玫瑰型”
  “阿雪护指甲用”
  “阿雪毛发护理、茉莉型”
  ……
  陆清舟在各种瓶子里翻来找去,挑出了两三瓶,拔了盖子拍到后方。
  那瓶子咕噜噜地转着,等转到月归凝眼皮子底下,月归凝才看清上面写着:
  “阿雪的口香糖、玉灵丹”
  “口香糖是何物?”月归凝不由得好奇。
  “这里面的玉灵丹有股特殊的薄荷香,能让人满嘴生香,故而叫口香糖。”陆清舟解释道,将瓶子竖起,倒出一枚丹药。
  “薄荷香味的玉灵丹?真是闻所未闻!”月归凝半信半疑地游走到丹药旁,那丹药外层倒是有些焦黑,可嗅着味道却有几分芬芳,所释放出来的灵气也极为充沛。
  月归凝明白,不管这是不是玉灵丹,都必定是能够补充灵力修复身体的大补之物。
  他不再犹豫,张口就咬!
  药入口中,一股暖流洗遍全身,他本受到重创的妖丹,也被这股暖流包围了起来,开始修复。
  “这到底是哪家炼丹师制作的!?”他不由得大惊,“这分明超出圣品,赶得上仙级、神级了!”
  “我也不清楚……”陆清舟刮着自己微烫的脸皮,轻飘飘地道。
  糟糕,他忘了……
  他自己早已习惯宁倏一的出手必定不凡设定,对这些仙级神级的法宝丹药都麻木了,可他忘记这些东西在外人眼里,有多么惊世骇俗!
  若再告诉月归凝这些丹药都是宁倏一随手炼制的,就怕给宁倏一添了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世间坏人多,还是低调些为好……
  陆清舟全然不知外界发生的事,更不知自家阿宁早已和“低调”挂不上任何关系。
  他给宁倏一打着马虎眼,只道丹药都是宁倏一讨要来的,便哄着月归凝赶紧去炼化。
  “我一人知道也就算了,”月归凝看了看那满地的瓶子,不免多了几句嘴,“以后,你切莫再在外人面前暴露出这些。身怀巨宝,易遭人觊觎……”
  “嗯。”陆清舟把瓶子都收了回去,没敢告诉月归凝,这些容易遭人觊觎的宝贝,他有好几箱……
  “你总是这样对人掏心置腹,怎能让人放心……”月归凝叹了一口气,“哧溜”一声钻进池塘里,荡起一圈圈涟漪。
  陆清舟撇撇嘴,听不明白对方最后的话意。
  难不成,月归凝是在担心他?良心发现了?
  见月归凝沉入水塘去修炼,陆清舟也服下了一颗玉灵丹,在那佛像前坐直了身体,按照过去的方法引导药力。
  曾经他以为自己成了猫儿后就无法再修炼,为此还懊恼过很久。
  可不想,被那妖皇灵力灌顶后,这身子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奇怪的机关,竟然自动吸纳了体内的灵力,将之团聚于丹田。
  这一切,就好像是身体的本能似的。
  也多亏于此,他才能察觉到,宁倏一给他准备的玉灵丹,的的确确是世间少有的品质,高效又温和,比先前服下的月归凝炼制的那一枚“圣品”要好太多!
  有玉灵丹相助,陆清舟体内的内伤很快得到了修复。
  睁开眼,池塘里依然没什么动静——月归凝的伤势比他重得多,估计需要更长的时间才会重新出现。
  陆清舟也不着急,便在这偌大而空旷的屋子里转悠,细细观赏着佛像和壁画。
  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觉得这佛堂里有哪里不太对劲。
  是佛像?还是壁画?又或者……
  他看向池塘里那一片黑黢黢的莲花,眼中倒映着那诡异的荷塘,瞳孔顿时放大了许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月归凝重新钻出水面时,就看见那白猫死死盯着最靠近岸边的一株莲花,时不时还伸爪拨弄两下,却又因为惧怕水,不敢靠得太近,很快就缩回爪子,十分有趣。
  “你是当猫当久了,彻底沾染上四脚兽的习性了,”月归凝忍不住揶揄,“还是心性变小了,成了顽童?”
  “都不是!”陆清舟收回了爪子,看向漂浮在水面的月归凝,“你方才在水下,有没有注意到水下有什么?”
  “你怀疑这池塘有问题?可我在水下并未遭受什么攻击……”
  “你不觉得奇怪?”陆清舟指了指那株生机盎然的黑色莲花,“诛灵阵内,怎么会有……生灵?”
  “……”月归凝经他这么一点,顿时也起了疑心。
  诛灵阵,本是为了彻底诛杀敌人而设,生灵被吸入阵内,便会被间歇袭来的天雷一次又一次清理,变成一具具白骨和一缕缕亡魂。
  这本该是一个毫无生机,不该有任何生命的地方,却偏偏出现了一座能够庇护众多亡魂和生灵的地宫?
  而这地宫之内,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佛堂,开着如此繁茂的黑色莲花?
  这感觉,就好像有人故意为这诛灵阵……留下了一道生门!
  “如此看来,这些莲花的确有些诡异!”听陆清舟这么一番解释,月归凝越发赞同他的观点。
  世间阵法千万种,有时候,为了避免误伤等意外情况发生,阵法师会故意在自己的大杀阵里留一个秘密的生门,以随机应变。
  这生门,可以是任何一个细小的细节,一般也只有阵法师自己知晓。
  按陆清舟的推断,这诛灵阵中本并无生门,却被某一任阵主擅自更改,所以才会出现这座地宫,出现这些本来根本无法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黑莲。
  “或许,这些黑莲就是生门!”月归凝弄清了始末,立即钻进了池塘里。
  陆清舟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不安地挠着爪子。
  等了许久,才等到月归凝重新从水面冒出头,欣喜地高呼着:“找到了!我找到疑似出口的地方了!”
  “出口在……水下?”想法成真,陆清舟并未觉得轻松,两眼瞪着那黑幽幽的水面,爪子磨得越来越亮堂。
  原本的自己水性也不算好,如今变成了猫以后……
  “怎么?莫非你怕水?”月归凝不怀好意地看着他,蓝眼睛里闪出一丝狡黠。
  槽!陆清舟看出对方的意图,立即转身欲逃。
  可谁料月归凝忽然伸长了身子,一尾巴拍上岸边,将他那小小的身躯一卷,直接丢进了水里。
  “!!!”陆清舟身子僵直,无法呼吸,心里直骂自己大意了,竟让对方知晓了他的致命缺陷!
  这时,眼前闪过一道长长的黑影,他的身子突然直直地掉落,像是失去了水的浮力似的。
  四周撑起一层透明的屏蔽,裹着大量的空气,这才让陆清舟又一次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能这么狼狈!”月归凝化作人形,拎起陆清舟,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助他吐出呛到喉咙里的水。
  “你……”陆清舟抹了抹嘴角,眼中冷光四溢,“你莫不是还想杀了我?”
  “怎么会呢!”月归凝将猫儿抱进怀中,柔声笑道,“我怎么舍得杀你。你且看看外面……”
  陆清舟一尾巴横扫妖王脸面,从他怀中跳出。
  他走到屏蔽前,透过透明的气墙向外看去。
  两人此时正渐渐沉入池塘深水中,也不知这池塘究竟有多深,向下竟然看不见底,只能看见黑漆漆的一片。
  黑色莲花的茎随着水深越发粗壮,时而交织在一起。待到了深处,几株粗壮的茎梗便聚拢到了一起,深深地扎在池塘底的淤泥里。
  陆清舟和月归凝渐渐沉底,陷入那松软的淤泥之中。
  四周变得漆黑一片,看不见一丝光亮,也听不见一点儿动静。
  渐渐地,他感知不出方向,甚至不知自己是在向下沉还是在向上升起。
  五官像是集体失去了功能,一阵莫名的压抑感袭上胸口,令人呼吸都变得缓慢而绵长。
  “滴——答……”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滴水从高处落下的声响。
  头顶渐渐亮起冷冷的白光,像是一片清冷的月色。月影破碎在水面的层层涟漪中,一道道水波,在两人的身上落下了一条条縠纹。
  “嗯?”月归凝仰头看着那片明亮,疑惑地皱起了眉,“我们一直在向上走吗?”
  两人所在的屏蔽是月归凝所设的法术,他分明感知到自己一直在向下钻,可现在却……
  “此处,似乎有空间扭曲之像。”陆清舟仔细观察四周,这里的水比先前清澈,能看清一条条粗壮的莲花茎叶,向上通天。
  “呵呵……”
  这时,原本幽静的水下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像是在笑话他们此时的无知和窘迫。
  陆清舟和月归凝同时僵直了身子,齐齐朝着声音来源之处望去。
  那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前方的水中,渐渐显露出一道黑影。
  上方的冷色光芒照射进水层,落在那黑影之上,照得他半张脸惨白而阴森,一只眼睛透着紫色幽光。
  “司、司空舜!?”月归凝大惊失色,不由得退后了一步,“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头来看向陆清舟:“小清舟,你别再信他!”
  陆清舟不知月归凝为何这么激动,现在就算真正的司空舜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再有太多情绪。
  更何况,眼前的司空舜就和他之前在秘境以及妖皇传承之境里遇见的一样,只是一个幻影而已,大概只是司空舜留存在这儿传递信息的虚像。
  “能在诛灵阵里存活下来并找到这里,本尊不得不承认,你很幸运,也是个能人。”前方的魔尊虚像背负起双手,仰头长叹一声,“相信你也有所察觉,此处乃本尊故意设下的‘生门’……”
  “本尊的道侣身中剧毒,为了为他换取一线生机,本尊请妖王为本尊炼制阳炎丹。但妖王提出的交换条件便是这诛灵阵以及……”司空舜缓缓道来,“本尊的两成功力!”
  月归凝的脸色变得难看,双手紧紧捏成拳头,颤声道:“不,小清舟,你听我解释,其实当时我只是想趁机教训……”
  一只猫爪子堵在了他的双唇上,猫儿的眼神透露着一丝愧疚。
  怪不得司空舜的最强法宝会落在月归凝手里,而且月归凝的实力竟能猛涨这么多,原来是进行过这样一场交易。
  他从不知道,原来司空舜竟然愿意为了他,牺牲这么多。
  或许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那个男人。
  可笑的是,司空舜付出了这么多代价换来阳炎丹,却不知那阳炎丹被人动过手脚,结果反而令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
  “身为人夫,本尊不得不割舍诛灵阵来救心爱之人;但身为天魔宗宗主,本尊也不得不防备妖宗利用此阵,反过来对付我魔宗上下,故而,本尊特意在此设下生门……”司空舜轻轻一挥手,他的身后立即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漩涡。
  “经由此生门,可逃出诛灵阵,到达天魔宗。但本尊要提醒一句,经此处出去,便是承了我天魔宗一份人情,因此唯有为我天魔宗做出一定贡献,获得天魔宗宗主的认同,方能走出天魔宗的宗门大阵。”司空舜狡黠地冷笑道,“道友若是被妖宗陷害进入此等绝境,出去后可也别忘了报复回去……”
  “狡诈老贼!”月归凝怒气腾腾。
  能让他不惜用诛灵阵诛杀的对象,哪里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一旦让这些家伙逃了出去,妖宗便要面对他们的疯狂报复。
  若非他陪着陆清舟进了一趟诛灵阵,还不知道当年司空舜竟然给妖宗暗中挖了这么一个大坑!
  事到如今,他还敢厚着脸皮在这里装得大义凛然深情万分,骗取陆清舟好感,当年若不是他,陆清舟又怎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这老贼狡猾阴险,活该五雷轰顶、天诛地灭!
  “小清舟,你别生气,那老贼害你不浅,我当时只是想趁机教训教训他……”
  “我并没生气。”陆清舟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他只是扭过头淡淡地道,“站在你的立场上考虑,你并未做错什么。”
  “你……”月归凝的嗓子眼像是被什么堵塞了,一股酸涩苦楚弥漫在胸口。
  这时候,他反而希望陆清舟能生气,气他拿他的性命换取好处,气他置他的生死不顾……
  那样至少说明,自己对陆清舟而言,不是什么泛泛之交,不是一个永远只会找茬的对手,不是一个做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他注意的路人。
  “小清舟,你是不是从未考虑过我……”月归凝无比沮丧,“你为何不想想,为何我总是处处针对你?你们正道修士不乏年轻才俊,可为何我只单单对你这般不同?”
  “……”陆清舟侧头看着月归凝,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为什么?”
  “我本以为,你忘了我,忘记当年救过一条小泥鳅,所以才故意挑衅,想要引起你的注意……”月归凝苦涩一笑,“可现在我才知道,你全都记得,你只是从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所以,也从未把他月归凝放在心上。
  “为什么……”月归凝垂下头,双手轻轻颤抖着,“为什么你总是关心着许子玄,为什么你能为司空舜那老贼不顾生死……他们分明害过你、骗过你、伤过你,你怎么能那么蠢!你为什么那么蠢!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我才是真心喜欢你……”
  “够了!”陆清舟急忙高声打断了月归凝。
  他的头皮微微发麻,全身寒毛直竖。
  最近这种话,他听得有点多……
  那个曾经害得他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