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嚣张,“这里有本王就够了,你且退到一边看着!”
  说罢,他又一次蹿出去,游龙一般缠住黑影巨人。
  黑影巨人愤怒地咆哮,抬腿将银蛇一下踩踏在地上,地面都为之凹陷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深坑!
  月归凝终是吐了一口血来,却依然死死缠着对方的脚不放,身上的鳞片在遭受一次又一次捶打后,片片脱落,鳞片下的皮肤渗出了鲜红的血。
  “小清舟,趁现在,快走!”他竭力大吼着,将黑影巨人的脚缠得更紧。
  他在心里自嘲,数十年来他费尽心思提升实力,到头却连一个人都护不住。
  “小清舟,别管我,你先逃……”月归凝又挨了一记重锤,吐了一口血,却死死咬着牙关,不肯放松。
  只要能拖住这个大块头,给陆清舟创造足够的时间……那家伙应该能平安逃过这一劫吧?如果不行,他还可以自爆妖丹,与这大块头同归于尽!
  正当他打算暗自引爆妖丹之际,却见天空烧出一片彤彤火云,给这苍茫天地间,涂上了一抹艳丽的色泽。
  “烈阳……真火?”月归凝晃过神来,立即愤怒地大喊,“陆清舟,你特么不要命了!?”
  黑影巨人也被那火云吸引了视线,可他刚一抬头,就见无数颗巨大的流星从天而降,散落在他四周。
  骷髅们自是被这火云烧得惨叫连连,化作灰烬。
  那火擦过黑影巨人的身体,也让他那坚不可摧的身躯受到了灼伤,冒出了滋滋黑烟。
  黑影巨人痛呼哀嚎了一声,举起双手,向那片火云挥舞。
  这时,火云中忽然射出一道红光,直直地刺向黑影巨人的头颅。
  “咔……”刀光剑影在那双巨大空洞的眼瞳中一闪而过,一柄火剑狠狠扎在了他的左眼之中。
  “啊啊啊……”黑影巨人痛苦地挥舞着手,拍向自己的左眼。
  陆清舟来不及拔剑,只能弃了那柄灵剑,避开黑影巨人的攻击,落在了银蛇的身旁。
  灵力被一取而空,就连镇界铃一时间都无法迅速为其填补,只能干着急地在空中叮当作响。
  陆清舟捂着胸口,脸色苍白,握剑的那只手虎口震裂,鲜血淋漓。
  “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不逃走!”月归凝气恼地大骂,“白白浪费了本王给你创造的机会!”
  若是刚刚,月归凝缠住黑影巨人,陆清舟还能杀出这浩荡的骷髅大军,逃去远处。
  可现在,两人皆是动弹不得,怕不是要死在一起!
  “我不会逃。”陆清舟擦了擦嘴角的残血,站直了身子,“更不会丢下同伴,独自逃命。”
  “……”月归凝微微一怔,心里紧绷的弦渐渐松弛,目光粼粼,“是啊,你总是……总这么蠢……”
  虽说这人如今已经变了许多,可这正直得有些傲慢的性子,却是一点儿都没变。
  “好吧,能和你死在一起,本王也无憾了。”月归凝轻声道,用自己的身躯将陆清舟四周环绕起来,将人保护在最里面。
  “死在一起?抱歉,我可没这个打算……”陆清舟忍不住挑起了眉毛,手中又变出一柄天阶灵剑,一跃跳上了月归凝庞大的额头。
  “我答应过阿宁,往后今生相依为伴!”陆清舟迎着阴风呼啸而立,将手中灵剑指向那巨大的身影,眼中闪出一抹杀气,“我绝不会食言,丢下他一人不顾!”
  月归凝:……
  莫名吃了一吨狗粮,可还行?
  呼啸的冷风中传来黑影巨人凄厉的惨叫,他的左眼之中燃烧着烈阳真火,火势越来越旺盛,渐渐蹿出了眼眶,烧上他原本用来遮挡眼睛的左手。
  “啊啊啊!”他急忙松开手去,只见那偌大的眼眶中,滴落出黑色的血,好像一滴滴黑蜡,洒落在灰色的地面上。
  “杀了……杀了你!”他无法扑灭燃烧的烈阳真火,于是念叨着碎言碎语,看向陆清舟的目光中溢出了浓浓的恨意,“杀了你……”
  巨人朝着陆清舟和月归凝大步奔来,抬起巨大的脚,朝着两人身上狠狠踩踏!
  月归凝驮着陆清舟朝着一旁躲避,陆清舟的剑顺着巨人的脚踝切割,却溅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花——巨人的皮肤坚实得如同金属,根本无法割开。
  两人配合默契,灵活地在巨人脚下绕着圈子,只等那眼眶里的一团火焰灼烧到巨人的要害部位。
  “尔等鼠辈!”巨人看出了两人的意图,猛地捶打自己的胸口,然后蹲下身来,朝着地面“砰砰”两拳!
  地面彻底裂开,碎裂四散的飞尘走石犹如无数把利剑,“嗖嗖”飞向四周。
  “不好!”陆清舟急忙挥动灵剑,将射向他和月归凝脑部的碎石弹开。
  而被碎石击中的骷髅则瞬间散作一堆。
  “嘶嘶……”月归凝深吸了一口气,悄悄将被碎石击伤的部位隐藏了起来。
  他不由得苦笑:“要是这大家伙再来一次,本王今日就要变成一盘生切鱼片了!”
  陆清舟闻言,脑中忽然想起宁倏一之前逗他时说过的笑话,不假思索地接了一句:“那我定要去找点醋。”
  “……”月归凝一愣,险些没躲开黑影巨人的踩踏。
  天……他是不是听错了?
  那个古板严肃不苟言笑的陆清舟,竟然会拿别人开涮了!?
  这还是陆清舟吗?
  就在他错愕之间,黑影巨人再次大吼,两拳带着火光,眼看就要落下来!
  “尾巴!”陆清舟眼角余光瞥见,月归凝虽然身体要害部位躲过了攻击,可他的尾巴还未逃出巨人的攻击范围。
  就算月归凝的身体够结实,可这一招似乎是这巨人的杀手锏,威力不同先前,光是砸出来的碎石都让他们如此狼狈,若是直接挨了这一拳……以后妖王陛下岂不成了断尾的石龙子?
  这时,四周忽然变得一阵惨白,一道粗壮的电龙在上空游走而过。
  “轰!”惊雷炸响,乌云滚滚,电龙在云间到处乱窜。
  巨人听见这一声响,攻击的节奏明显阻滞了一下,只砸中了月归凝的尾梢。
  “唔!”即便如此,月归凝的身体也遭受了极大伤害,尾巴末梢被砸的血肉模糊,连骨头都几乎要弯折起来。
  “快走!”他也顾不上痛,卷起陆清舟便溜向骷髅最稀少的一边,可速度明显慢了不少。
  “等等!”陆清舟看向天空,眼中倒映着阵阵白光,“天雷……又开始了!”
  “啊啊,雷……撤退!”黑影巨人忽然大喝一声,那千军万马的骷髅顿时散成碎片,钻回了土里。
  大大小小的黑影簇拥着巨人,向着远处逃去。
  “追上去!”陆清舟灵机一动,起身欲追。
  “还追?你真不要命了?!”
  “这些黑影也很惧怕天雷,但他们能在这里生存,必然知道躲避天雷之法!”陆清舟指了指正在仓皇而逃的黑影。
  他们就像是知道目的地,全部朝着同一个方向逃遁,汇聚成一股黑色巨浪!
  “跟着他们,方有生路!”陆清舟一跃而起,尾随在黑影们身后。
  “口口的!这诛灵阵真口口狠毒!”月归凝一边游走,一边忍不住大声骂骂咧咧,掩盖着他的痛楚。
  一路留下了他蜿蜒的血迹。
  伤了尾巴,无法掌握好平衡,他本就跑不快。
  再加上他身上早已体无完肤,行走一步都犹如针扎,万分痛苦。
  更何况,他体内还有严重的内伤,未跑多远就累得气喘如牛,喉头咳血,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视野中,只能依稀看清陆清舟那白色的身影,恍恍惚惚,即将消失。
  这一幕,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让他感到无比压抑和绝望,每次都浑身冷汗地惊醒,然后在冷冷的月色下独自哀痛。
  现在,虽然珍宝失而复得,可这一场噩梦已经无法醒来,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
  “小清舟……”月归凝渐渐停下了游走,身体软软地倒在了血泊里。
  只有巨大的额头还微微仰着,目光一直怔怔地望着前方,充满沮丧与哀伤。
  这次,还是没能和他一起走……
  “别逞能,变回原型!”突然,他的耳边传来十分熟悉的嗓音,又唤醒了他几乎快要溃散的意识。
  “你……你知道?难道你……”
  “莫再耽误时间,快!”陆清舟催促。
  月归凝漂亮的眼睛里变得湿润,他几乎本能地顺从了对方的命令。
  巨大的银色身影扭曲蜿蜒着,渐渐缩短,渐渐变细。
  背部和身侧的红色鳞片化作薄如蝉翼的赤色鱼鳍,尖尖的唇吻左右伸出了纤细短小的胡须。
  原本一条又长又粗又扁平的漂亮银蛇,竟然变成了一条又短又细又滚圆的丑陋泥鳅。
  与众不同的是,这是一条通体白化的泥鳅,长着一双变异的蓝色眼睛。
  变回原型后,月归凝便彻底晕厥了过去,陆清舟未作他想,直接将他塞进胸襟,只留了一截小小的脑袋挂在外面。
  “这里找不到水源,你可别死了。”他一手护着怀中之物,一边施展出追月步,朝着那群黑影退去的方向,一路飞奔。
  黑影们匆匆赶路,完全没觉察到自己被人尾随,或者说,就算察觉到,他们也没有时间再搭理陆清舟这个不速之客。
  天上的雷声电光越发凶猛,一些细碎的电光已经从云端溅射,落在地上,落在一些不走运的黑影身上。
  那些略显透明的黑影,顿时惨叫着化作青烟消散。
  壮硕的黑影巨人大步飞奔,可他眼眶中的火焰却依然熊熊燃烧着,也正是这团火,仿佛一盏明灯,给陆清舟指明了方向。
  “可恶……”巨人大叫了一声,猛地挥舞着手,却无法熄灭眼中的火光。
  “咔嚓!”一道巨雷忽从空中而降,被插在巨人眼中的灵剑吸引了过去,白光瞬间将那巨人吞没,连带吞入巨人身旁的无数黑影。
  “可……恶……”
  黑影们痛呼哀嚎,天上的雷电也下得越来越猛烈,一道又一道,就像是蛮横冷血的匕首,随意收割着黑影们的性命。
  白与黑,光与影,在这苍茫的世界中交织,却始终以黑影的消散而终,直到……
  残存的黑影们忽然加快了步伐,原本凄厉的哀嚎也变成了兴奋的叫喊。
  陆清舟顺着黑影涌动的方向望去,只见天地之间,电光威慑之下,一座黑到极致的四方城堡出现在视野中。
  陆清舟从未见过如此深沉,如此纯粹的黑色,像是没有半点星光渲染的天幕,又像是永远吸不进光的深渊。
  天空耀武扬威的雷云到了黑色城堡这里,便各个收了声势,环绕一周,不敢靠近,只是不停地朝着黑色城堡丢掷他们的“长枪箭矢”。
  黑影们一个接一个跑到了黑色城堡外围,直接钻进了城堡的外墙里。外墙上荡起圈圈涟漪,就好像落入了一颗颗石子的水潭。
  陆清舟蹙着眉,在城墙外停下了脚步。
  他不知道,自己若是撞上去,会不会落得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会不会一进去,就被那种黑影巨人团团包围?毕竟,这城堡里恐怕到处都是那种怪物!
  “咔嚓”!一道电光落在陆清舟前面不远处,直直劈中了城墙外壁。可城墙却纹丝不动,像是把那电光直接吸入进去了似的,只是荡漾着点点涟漪。
  陆清舟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触碰在那黑色墙壁上,想探一探这面墙壁究竟有何蹊跷。
  可没想到,他的手刚刚贴在墙壁上,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
  好像有人在里面拉了他一把似的,竟直接将他拉入了墙壁之中,身体穿墙而过。
  视野变得一团漆黑,但是识海里却像是被人点亮了似的,闪过一个古怪的名字:天魔地宫。
  …………………………
  月归凝沉浸在一场梦境中。
  梦中的他,弱小又可怜。
  那时,无人知晓他是一条稀有的白灵玉鳅,因为浑身白化,他从小就遭父母亲族嫌弃。
  那一年的冬季特别寒冷,泥塘结了冰,所有的族人都早早筑好了冬眠之穴,躲了进去,却不给他留一席之地,反倒将他逐出族群,任由他自生自灭。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一跃而起,跳出泥塘。然而,池塘边也早已白雪皑皑,虽然水汽十足,却冻得他几乎无法动弹。
  就在弥留之际,雪地里传来沙沙声响,他挣扎着睁开眼,只看见一抹银丝垂落于面前,一只雪白好看的小手伸向了他。
  “师尊,这里竟然有一条白色的小蛇!”上方传来一个孩童稚嫩的声音。
  “那不是蛇。”另一个声音极为冷清,毫无感情,“一条稀有的泥鳅罢了。”
  “它看起来好可怜,徒儿能不能……”小童充满怜悯地摸了摸月归凝冰冷的身躯,他所碰触的地方,竟然生出了一阵阵暖意。
  月归凝几乎下意识地缠住了小童的指尖,只想靠近这个孩子,汲取一些温度。
  孩子受到了惊吓,手指猛地一缩,却并未喊出口。
  只听他那冷漠的师尊叹了一句“生死有命,随它去罢”,之后便转身离去。
  “哦……”小童子乖巧地应了一声,月归凝的心顿时一紧,想要紧紧裹在对方的小手上,不让对方弃自己而去……
  他不想再被丢弃第二次。
  可谁知,那小童并未将他甩开,而是偷偷地将他放进了自己的胸襟。
  小童那略高于常人的体温,彻底温暖了月归凝。
  就像是被放进了暖泉中,被冻僵的身体渐渐解了冻,变得灵活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