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清舟身上飘来的淡淡血气,发誓般道,“既然我认出了你,就绝不能再让你死第二次……”
  当时天雷倾巢而出,他根本来不及收回阵法,无法保证陆清舟的安全。
  所以他身体快于头脑,直接将对方护在了自己的怀抱中,不想让这个人再受伤害……
  月归凝怀着一腔浓情,微微抬眼,便看见陆清舟漂亮的下巴,隐约可见脖子上泛红的可疑痕迹……
  他的心顿时像是被人用冰锥猛地一敲!
  先前太过惊喜,他倒是没想起来,如果陆清舟就是宁倏一身旁那人,那先前在月神河上见到的岂不是……
  想到某些旖旎画面,月归凝的心扑通乱跳,目光无处安放,到处乱飘。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体温不会因为心情而快速飙升,让陆清舟觉察到。
  “这又是为何?”陆清舟极为不解,一脸困惑,“我若是死了,你便少了一个敌人,岂不是……”
  “敌人?在你眼里,你我就是这种关系!?”月归凝不满地大声喝道。
  “虽说当年也多亏你出手助我逃离魔爪,但……”陆清舟怔怔地望着他,“你我交手多年,你处处为难于我,却……不是将我当作敌人?”
  “我……”月归凝险些咬碎自己的满口银牙。
  年幼时,他曾得陆清舟相救,免于一死。
  后来他得到树祖垂青,拼命修行,加上本身天资卓越,短短二十来年便修炼成人,成了妖族修炼速度最快的佼佼者,一切都是为了尽快再见自己的救命恩人。
  可当他满怀期许站在陆清舟面前时,陆清舟却早已将他忘记。而那时,陆清舟的身边有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孩童,时时刻刻缠着他,夺走了陆清舟所有的注意力。
  那个孩童的名字就叫……许子玄!
  他只是不满陆清舟忘记了他,还把所有的关注都转移到了许子玄身上,才会故意挑衅,故意触怒他,想以此引来他的更多注意。
  他从未对陆清舟下过狠手,还刻意隐藏了实力,让陆清舟以为自己和他旗鼓相当,能多与他进行一些“肢体”上的交流……
  可这一切,原来在对方眼中,只是“敌对”行为吗?
  妖王陛下感到一阵心塞,一阵无力,他不知道,到底是他做得太隐蔽,把心思隐藏得太深,还是陆清舟……
  根本就是个迟钝的傻子?
  “更何况,你若不是以我为敌,对我恨之入骨,又怎么会恨屋及乌,出手对付许子玄?”陆清舟完全不知自己在月归凝心口上捅了几把刀,又给对方的伤口上添加了几把盐,“还是处心积虑,用如此恶毒之法,要逼他在众人面前走火入魔?莫非……你想毁了归元宗,进而……”
  陆清舟仔细思考,思路竟越来越野,最后野马脱缰,得出了一个惊天结论!
  “你要称霸天下?”
  说完,他自己都被这想法震惊了,正错愕间,眼前一道火红光影闪过,一只大手向他伸了过来。
  妖王要灭口!?
  陆清舟惊起,可他此时也是强弩之末,怕是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又如何斗得过月归凝?
  冰凉的大手捂上他的嘴唇,口中被塞进一物,圆滑适口,带着一股浓郁的药草香气。
  月归凝那双蓝眸紧逼上来,两人近在咫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唔?”陆清舟眼眸睁大,他能感受到,那颗丹药所传来的温和之力,正滋润着他的肺腑经脉。
  是玉灵丹!?
  目光瞥向一侧,果然看见方才他拿过的药瓶,正握在月归凝另一只手上。
  “笨蛋!蠢货!”月归凝忍不住低声骂道,“你真是本王见过的,最笨最蠢的一个!”
  陆清舟:???
  “你可知,本王之所以对许子玄出手,”月归凝戳着陆清舟的心窝,一字一字地说了个清清楚楚,“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陆清舟皱起眉,疑惑地看着月归凝,“此话怎讲?”
  月归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当年若非那臭小子,你也不会众叛亲离,被迫离开门宗。更不会被司空舜那个老混蛋……”月归凝没有继续说下去,眼角微微泛红。
  当年他实力不足,无法将陆清舟从漩涡里救出来,故而在听闻陆清舟死讯后,他便发誓总有一天要站在这世界的顶端!
  到那时,凡是害过陆清舟的人,他一个都不放过!
  “你是为我报复?”陆清舟皱着眉,不解地看着月归凝,“这与你何干?”
  “你!”月归凝气得差点没吐血。
  若是可以,他真想掏出陆清舟的心来,看看这人的良心是不是已经坏透了!
  “你我非亲非故,连朋友都算不上,你又何来替我复仇的理由和立场?”陆清舟目光笔直地盯着月归凝,“更何况,你可敢发誓……当年那一切算计之中,难道就没有你月归凝的手笔?”
  “我……”月归凝猛然一怔,眼中闪过百般情绪,想起自己过去所做的种种。
  虽然本意是为了得到陆清舟,却最终成了害他丧命的帮凶……他不能放过的人之中,倒也有他自己一份。
  难道,陆清舟早就知道了?
  月归凝不敢撇清这些罪过,一时间的恍惚暴露了他心底的心虚。
  陆清舟见他这般,心中莫名有些淡淡的失望。
  司空舜骗他辱他,却言他只是不懂怎么爱他;许子玄害他身败名裂,却说是因为心悦于他;月归凝处心积虑铲除敌对,却道是替他报仇。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把他当作肆意胡为的借口罢了。
  可他又何其无辜!
  陆清舟推开月归凝,努力支撑起身子,站直起来,目光冷淡。
  “你与他们有何区别?”
  “小清舟,我只是……”月归凝急忙拉住了陆清舟的胳膊,想要多做解释,却忽然听得一声尖利的嚎叫,融在阴风之中,叫人毛骨悚然……


第45章 45二合一   我绝不会食言,丢下他一人……
  听到这可怕的叫声,两人顿时提高了警惕,向四处望去。
  诛灵阵中的世界一片灰蒙,当空只有一轮发暗的黄日。
  除了黑灰土黄,这里便再也没有其他颜色。
  这本是一个毫无生机,不该有任何生命的地方,可是那嚎叫声却不绝于耳,凄厉悲凉,像是在诉说冤情,令人头皮发麻。
  “此处不太对劲!”月归凝从地上爬起,本能地护在了陆清舟的身前,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小清舟,我们暂时和解,可好?”
  “……”陆清舟心里虽然不乐意,但也没一味矫情。
  眼下,他们共处这陌生的诛灵阵图中,还都重伤未愈,联手行动可比单打独斗要好得多。
  脖子上的银色细链(项圈变的)微微一亮,他的手中多了一把符纸。
  月归凝仔细一瞧,那全是一些有市无价的高阶符纸,陆清舟全身上下虽然有些狼狈,可就这一把符纸,便让他充满了壕气!
  “你此时不宜动灵气,还是暂且退后吧!”陆清舟绕开月归凝,反而站在了月归凝的前面,手持符纸,目光犀利地望着前方。
  他的身形不算魁梧,背影却显得坚强又可靠,在地上映着一道颀长的黑影。
  “嗯?”月归凝看那黑影,忽然觉察不对,猛地将陆清舟向一旁拉开。
  只见一只利爪从黑影中破土而出,白森森地,看着渗人。
  陆清舟毫不犹豫,借着月归凝的臂力腾空而起,一脚将那快要冒出头来的白骨踢飞了出去。
  四处土地皆发出了沙沙声响,就看无数白骨从地下钻了出来,有人形的骷髅,也有动物的骨架,其间还有两脚悬空飘忽不定的黑影,在左右摇摆。
  这看起来,就像是一支亡灵军队!
  “诛灵阵曾是上古大能为统一天下而制的战争法宝,据闻那大能以诛灵阵强行吸纳成千上万的各族修士。”月归凝道,“那些修士被吸入阵图后遭受天雷灌顶,神魂俱灭,却留下了一具具骸骨,以及一丝丝无法散尽的怨气。故而……”
  “这些骷髅,便是古时那些被诛灵阵吸入而丧命的修士?”陆清舟一脸凝重,眼观四周,忽地朝前面的骷髅撒出去一大把符纸,仿佛那些不是价值连城的法宝,而是不值钱的冥币黄钞。
  前方闪耀起五颜六色的光芒,火焰冰霜雷电风云大招乱窜,将骷髅们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那些破碎的骨头又很快从地上爬起来,自动找回自己的残件,重新拼接成不死军团,又一次向他们缓慢靠拢。
  “还是别浪费你的符纸了,”月归凝忍不住提醒,“这些家伙是杀不死的……”
  “不劳陛下费心。”陆清舟不冷不淡地回应,手中一转,取出一把灵剑。
  这把灵剑虽然不及青灵,却也用得十分顺手,是宁倏一从某个门派里夺来的镇派之宝。
  有剑在手,陆清舟心中略安,他双眼看向了某个方向,射出一道寒芒。
  “走!”他大喝了一声,身影犹如一道利箭,“嗖”地刺了出去。
  这箭飞掠之处,可怜的骷髅们纷纷碎裂,散作灰烬,散落一地,却并未复原。
  月归凝抿唇一笑,也急忙跟上了陆清舟的步伐。
  他倒是忘了,陆清舟的成名技可是烈阳剑!
  烈阳真火是天下火系法术之最,也是最阳最刚之火,又何惧这些阴晦之物?
  这些亡灵遇到他,真是遇见天敌了!
  只是陆清舟身负重伤,月归凝有些不放心,怕他伤势加重。
  不过,陆清舟并未使用太多灵力,仅仅是在灵剑外镀上了一层烈阳真火,便砍得骷髅们魂飞魄散,硬是在这白花花的骷髅大军之中,砍伐出了一条白色的埋骨之路。
  两人飞快地奔走,但却不知这条路要通往何处,何时才能是个尽头。
  若路无尽,敌兵无穷,那对两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陆清舟在妖皇传承中所获得的灵力因为被强行终止,不少都被镇界铃吸走封存了起来,剩余给他的并不多。
  “嗷……”远处又一次传来那凄厉的吼叫,大地也跟着颤动起来。
  阴云遮蔽了黄日,苍茫的天穹之下,立起一道灰色的粗壮身影。
  骷髅身旁的黑影见状,统统飘浮起来,涌向那身影,与那道影子融为一体,使他变得越发粗壮。
  “何人……前来……打扰吾等……沉眠……”
  半空,竟然传来了人语声,操着一口古老的口音。
  “是你们吗?”
  忽然,空中出现了第二轮黄日!目光直直地罩在两人身上。
  陆清舟仔细一瞧,发现那不是什么太阳,而是……一只巨大的人眼!
  “这恐怕是传说中的古代巨人一族……”月归凝道,手心渐渐泌出了冷汗,“他们骁勇善战,且嗜杀成性,不好对付。”
  陆清舟心道,这何止是不好对付,对目前状态的两人来说,这分明就是无法战胜的存在!
  “主人……”脑海里,传来青灵剑器魂的提醒,“镇界铃姐姐说可以暂时释放一部分灵力……”
  陆清舟心神一动,镇界铃便从项圈里钻了出来,罩在两人上空。
  暖暖的灵力流动,向着陆清舟的身体汇入,滋润着他快要枯竭的丹田。
  火焰在灵剑上熊熊烧起,灼热的温度让灵剑微微有些变了形。
  “你要做什么!?”月归凝见状大惊,急忙拉住了陆清舟,“现在还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动用灵力?不怕死吗?”
  “若不拼尽全力,我俩必死无疑!”陆清舟狠狠瞪了月归凝一眼,“松手!”
  “不!”月归凝斩钉截铁地道,“我来!”
  “你?”
  陆清舟诧异间,却见月归凝化作一阵寒烟,向四周退散,冻住了一群刚刚追上来的骷髅。
  烟雾散开,又是一庞然大物出现在了陆清舟的眼前,通体浑圆雪白,但背部和身侧长着些许火红色鳞片,看起来就像是妖冶的火焰,或者是巨龙的鬃毛。
  这是一条……巨大的银蛇!
  “怎么样?”忽然,银蛇的眼瞳动了动,转向陆清舟,还得意地吐出了红色的杏子,“本王的原型是不是帅气无比?”
  “伤得那么重,又何必逞能?”陆清舟的态度依旧冷漠,但还是好奇地多看了几眼银蛇坚硬的火红色鳞片。
  月归凝见陆清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便浑身充满了力量,露出獠牙,扭动身躯,那一身银色的鳞片就像是一面面镜子,折射着淡淡的日光,显出五彩斑斓的色泽。
  “看本王咬碎那大块头!”银蛇一闪,绷紧身躯,向那巨人弹射而去。
  原本数丈长的庞大蛇身,到了那巨人面前,却也显得纤细而渺小,仿佛只是巨人腰身上绑着的腰带。
  那黑影巨人仰天大吼,一掌抓向银蛇,可银蛇扭动着身子,极为灵活,避开了他的手掌,沿着他壮硕庞大的身躯向上攀爬,目标直指对方的喉头。
  可黑影巨人双手抵挡,一把扯住银蛇,猛地一拉!
  若非月归凝的肉身也早已炼至巅峰,恐怕就得被这大块头撕成两半。
  见无法将银蛇扯断,黑影巨人气急败坏,将银蛇在空中甩了几圈,狠狠丢向骷髅大军里。
  “砰”!四周的骷髅被从天而降的巨蛇砸得灰飞烟灭,碎骨乱飞,地上扬起一层灰蒙的沙土。
  “月归凝!”陆清舟持剑跃起,四周的骷髅却涌了过来,堵住了他的去路。
  “放心,本王无碍!这点小伤……还奈何不了本王!”银蛇再次扬起三角形的头颅,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