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秘宝镇界铃相互抗衡。
  阵盘压在镇界铃之上,两样法宝相互较量着,时而产生激烈碰撞,冒出滋滋火光,谁也不让谁。
  可惜,作为镇界铃之主,陆清舟方才的灵力输入忽然中断,猛地遭受一波反噬,刚刚显露的妖丹立即产生了裂痕,神魂与身体双双受到重创,根本经不起两样法宝的威能波及。
  被阵盘余波一推,他吐了一口血跪倒在地,体内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天雷炙烤,痛苦不堪,几欲晕厥。
  此时,他仅凭最后一丝毅力苦苦支撑着,承受那阵盘带来的毁天灭地之能。
  脑中的意识几乎快要抵达崩溃的边缘。
  “是……诛灵阵……”他看清头上那害自己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露出一抹凝重与不甘。
  诛灵阵,是魔宗顶级法宝,也是昔日魔尊司空舜最强的武器,怎会到月归凝手里?
  “快停下!就算中断,你也得不到一丝半点传承!你这是坏我妖皇大计!”胖老头见状急得直跺脚,只恨自己现在只是一个魂体,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快给我住手!不许破坏妖皇陛下的传承!”
  “呵……妖皇?那早早飞升的老家伙偏心偏得很,只眷顾灵猫族,本王才不会顺着他的意!凡是本王得不到的,必定不会让其他人得到!”月归凝冷笑,径直向盘云梯上走去,一步步靠近陆清舟,“小美人,别怪我心狠,谁让你要来抢本王的……”
  忽然,月归凝的声音戛然而止,哽塞于喉。
  他停下了脚步,瞳眸瞬间扩张,湛蓝的眸子里,倒映出一张清秀的脸,与他日日夜夜所念的那副面容逐渐吻合。
  怎么会……不,是面具,一定是面具!
  “月归凝?”那人的声音也是如此熟悉,清冷,却透着陌生的凄凉,“你要杀我?”
  “咦?你……”胖老头也看清了陆清舟的容貌,顿时瞪圆了瞳孔,露出满脸诧异与震惊,“……不好!”
  此时,诛灵阵全盘激活!几道粗壮的天雷冲破了镇界铃的防御,狠狠劈向那白色单薄的身影。
  “陆清舟!”月归凝竭力嘶吼,身体反应比大脑还要迅速,“嗖”地一下,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冲上前去,猛地锁住了那副摇摇欲坠的身躯!
  “轰!”天雷如瀑落下,将两人的身影全部吞没。
  “陛下!!!”
  空中传来一声声惊雷炸响,粗壮如瀑的天雷落入云层。
  宁倏一停下脚步,双眸映着那滋滋电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宁师叔!都怪我……”黄包天一脸鼻涕一脸泪地顺着树干爬到宁倏一脚下,完全忘记自己此刻只是一只胖橘猫,抱着宁倏一的裤腿痛哭流涕,“我本想把小师婶送进传承之境躲一躲,没想到那该死的妖王也进去了……都是我的错!一定是那妖王阻碍了小师婶的传承……哇……”
  “再开一次秘境之门!”宁倏一一把拎起了胖橘,冷冷地命令道。
  黄包天两脚悬空,吓得心惊肉跳,就怕宁倏一下一秒就将他丢进云海之中。
  “师叔饶命啊!”胖胖的橘猫扭动着身子,乱挥四爪,急得毛都褪色了,橘色皮毛显得黯淡无光。
  “小的已经……已经试过好几次了,秘境之门在传承结束之前,都不可能再开哇……饶命啊……”
  “……”宁倏一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心中懊恼不已。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就不该故意放阿雪离开斗阵台!
  本想让阿雪接受那份隐藏的礼物,可没想会发生这种事……
  都是那该死的妖王!
  想到这里,宁倏一隔空打了个响指,“啪!”
  接着,黄包天惊慌地感受到,宁倏一松开了他的脖子!
  圆滚滚的身体直接从那高高的枝头上坠落,穿破云层,耳边风声鹤唳,吓得他挥舞着四肢和尾巴,想起猫族的本能,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
  “砰!”
  还没等他控制好,身体已经着陆。
  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高,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疼,地面似乎十分柔软……
  黄包天睁开眼睛,仰望上空的白云,劫后余生让他如获洗礼,心头的某些枷锁也彻底解开,心境猛然提升一大截……
  他猛地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落在了一团柔软而巨大的荷叶上。那片荷叶的边缘轻轻浮动,托着黄包天向上盘升,再次钻入云层,来到宁倏一的面前。
  “宁师叔……”黄包天两眼泪汪汪,整个身躯都黏在了宁倏一的小腿上,紧紧抱着宁倏一,就怕宁倏一再把他丢下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师叔……嘤嘤嘤……”
  “回去告诉你家老祖!我不管你们灵猫族有什么谋划,下次再算计到我家阿雪头上,别怪我不客气!”宁倏一冷哼了一声,扬腿将黄包天踢开,转而看向那荷叶,“你那边探查到什么?”
  荷叶上下浮动,像是在应诺。接着,从那荷叶底露出一道红色印痕,一道红光射出,钻进了宁倏一的袖口。
  “嗯……不错……”宁倏一按着自己的手腕,微微点了点头,转而看向身旁这棵顶天立地的巨大古木,眼中闪耀着幽幽的暗火,压低了嗓门警告道,“管你是什么树祖妖祖,若在本少面前耍什么花招,就做好被本少劈去当柴的准备!”
  闻言,树祖全身树叶哗哗响,也不知是因为被小辈要挟而震怒,还是因为对强者的恐惧……
  此时,陆清舟沉浸在一片黑暗里。
  之前传承被中断,但却有不少画面,像是某人的记忆碎片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当周围都变得安静下来后,这些强行灌入脑海里的画面,又一张张浮现于眼前。
  他看见一群妖族簇拥着一人,登上长长的天梯。
  天梯尽头,旭日东升,暖暖的日光洒在所有人身上,连陆清舟都感受到了温暖。
  被众星拱月的那人,穿着一身雪白的道袍,披着一件白色大氅,满头银发像是镜子般折射着光芒,耀眼夺目。
  那人身姿挺拔,步伐稳健,那日光落在他头顶,光芒四射,犹如为他戴上了一顶金色冠冕,令其充满王者威严。
  长长的天梯尽头,一扇古铜色的大门缓缓开启,从门缝中望去,里面却是漆黑一片……
  很快,画面又一闪,满目雪白,落雪无声。
  画面中看不见一棵树、一座山、一栋屋子,只有雪花寂静地飘落,在地上堆积成厚厚的白色地毯。
  还是那一尘不染的白衣王者,那一头沾满雪花的银发早已长得拖在了雪地上。
  他的步伐缓慢而茫然,但走在雪地上竟然没有半点声响。
  他的身前身后倒是跟着一群用两脚站立的猫儿,前呼后拥,像是护卫着王者的侍卫,不停地在他四周窜来窜去,严防戒备。
  “咔嚓!”忽然,这寂静的画面中传来了一声极为不协调的声音,让所有的猫儿一起停下了脚步,仰起头来朝着前方望去。
  陆清舟也循声看了过去,只见雪白的天地间,忽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点。
  随着那黑点由远及近,那“咔嚓咔嚓”踩碎细雪的声响也越来越清晰,彻底破坏了画面的静谧感。
  走到近处,方能看清,那是一个浑身披甲的人族战士,戴着银灰色的头盔,手持一柄极为古怪的透明的剑。
  那剑看着有几分眼熟,陆清舟恍然想起,那不是在玄天秘境里,他为宁倏一找来的极品神器吗?竟然会在这幅画面中出现,看来果然不是什么凡品!
  那面前这高大的人族战士,或许就是这把剑的前任主人……他到底是什么人,来自何方?怎么江湖中从未有过此人的传说?
  “看来我要找的人就是你了……”人族战士忽然将剑对向了白衣王者,口中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凝结成了冰雾,化作细碎零星的冰渣飘散。
  陆清舟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
  怎么觉得这声音……也有几分耳熟?难道……
  正当他疑惑之际,那人族的战士抬起头来,露出了头盔下那张极为熟悉的脸。
  依然是那么英朗潇洒,可他脸上的表情却阴冷得让陆清舟感到陌生。
  “我叫宁倏一,”他冷笑道,眼中闪现着凶狠的杀意,“是来要你命的人!”
  陆清舟:???
  被这陌生的宁倏一浑身煞气惊吓到,陆清舟全身一颤,意识飘出识海,倒是从昏迷中清醒了。
  四肢酸痛发麻,且身体很沉,就像是被什么压着,几乎要让他喘不过气。
  他缓缓睁开眼,便看见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发心还翘着几根呆毛,被烤焦了尾梢,显得有些蜷曲。
  “月归凝?”陆清舟挣扎起身,推开趴在自己胸口的男人。
  “唔……”月归凝呻吟了一声,蹙起一双秀眉,显得十分痛苦。
  陆清舟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位堂堂妖界之主,此刻竟浑身像是被人烧烤过,冒着黑烟,衣衫褴褛,狼狈至极。
  他的双手环绕着陆清舟,哪怕意识不太清醒,却也不松手。
  陆清舟恍惚记起先前发生的事,自己即将接受妖皇传承之际,这混蛋跑出来拿司空舜的看家法宝诛灵阵砸他的脑袋,结果害得自己被灵潮反噬,妖丹遭受重创,无力抵抗诛灵阵的天雷。
  可不知这家伙出于什么考量,居然又变了主意,就在他即将被天雷炸得粉身碎骨之际,突然冲了出来,将他护在了怀中,替他挨了九成的天雷,又陪着他一道被吸入诛灵阵阵盘。
  于是,诛灵阵的使用者反而被诛灵阵吞噬……也意味着,没有人能把他们从这阵图里放出去了。
  想到这里,陆清舟就觉得尾巴痒痒,很想扇对方两记耳光。
  但见这混蛋此刻痛苦的样子,陆清舟还是忍下了心头恶气,朝着月归凝身上摸去,探入衣领,想看看对方身上可有什么疗伤之物。
  “唔……”月归凝低声呻吟,微微睁开湛蓝的眼眸。
  见到面前之人那冷漠如初的脸时,蓝眸变得温柔似水,红唇不由自主地向上扬起。
  他摁住放在自己胸口略显冰凉的手,还握着那只手在自己心窝上揉了一揉,故意皱着眉沙哑地道:“小清舟,你要对本王做什么?本王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摸的……”
  只见一对目光锐利的眼睛瞥了过来,让月归凝乖乖闭上了嘴。
  同时,他胸口上那只手猛地缩了回去,十分干脆,还顺带捞出了一个瓷瓶。
  陆清舟揭开瓶盖轻轻嗅了嗅,看向月归凝:“这就是你制的玉灵丹?”
  记得那天月归凝当众展露了一手炼丹神技,炼制出的,应当就是这瓶子里的三枚。
  月归凝点了点头,就看陆清舟倒出一枚,放到他嘴边,毫不留情地一巴掌塞进他嘴里,连口水都不给。
  “吞下去!”陆清舟冷冷地命令道。
  月归凝只得干咽,一口将那丹药吞进肚子,双眼却委屈巴巴地瞪着陆清舟。
  玉灵丹与玄天门的九曲金丹齐名,都是疗伤圣药,但略有不同。
  九曲金丹更偏向于外伤,传言其能医死人肉白骨,重伤之下,只要头没被砍掉,都能救得活命,重新长出残缺的肢体。
  而玉灵丹则更偏向于治疗内伤,经脉受阻、灵力反噬……哪怕丹田被炸毁,以玉灵丹滋润生养,也能渐渐复原,只是时间要耗费得多一些……
  如今两人虽然没缺胳膊少腿,但各自的妖丹都受了不轻的内伤,特别是月归凝。
  诛灵阵为天下第一攻击阵图,其中天雷蕴含着天地最为纯正的能量,哪怕是渡劫期大能,若是被拖入这天雷灌顶中,也怕得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司空舜之所以能迅速称霸魔界称霸天下,正是因为他手里有这样一件大杀器。
  即便是陆清舟的师尊百里重山,也对这件法宝极为忌惮。
  如今,哪怕月归凝的修为已经和当年的百里重山、司空舜一般,触碰到了天境,可在接受了九成天雷后,恐怕妖丹都快要破碎,伤势可比陆清舟之前所受的严重得多。
  所以,他到底为何要护着自己?他不是来杀他的吗?他想利用他……做什么?
  带着满腹心事和疑虑,陆清舟仔细查看了月归凝的脉搏。
  月归凝也不挣扎,任由他把脉,一双漂亮的眼睛始终定在陆清舟严肃的脸上,映着心中的欢喜与欣慰。
  果然是他!他回来了!
  虽然不知他用了何种方法借着一只灵猫起死回生,但只要能再见到他,再听见他的声音,再感受到他的温度……
  管他是人是猫是灵猫呢?
  “你的妖丹……”探完对方的伤势,陆清舟皱着眉,不便直言,只能沉声道,“近期还是别再动用灵力,好好养伤吧。”
  “嗯……”月归凝轻声应道,身子却向陆清舟倾斜,将头靠在对方肩膀上,“借个肩膀靠一靠……”
  陆清舟只觉肩头沉重,且一侧头就能感受到对方的热度,好不自在。
  但看见月归凝那失了血色的苍白脸蛋,还有额头上因为痛楚而泌出的层层冷汗,他还是默许了对方的放肆,只是忍不住问道:
  “你既要杀我,又何必救我?”
  就算月归凝本身就是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行事古怪的家伙,就算他是出于某种目的忽然改变了主意,但只要收了诛灵阵便是,为何要护着他冲进来……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该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这似乎并非妖王一贯的作风,陆清舟都快要怀疑眼前这人是忽然被别人夺舍了。
  “我若知道是你,绝不会出手害你。”月归凝忍着痛,嗅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