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你呢?”胖老头又斜眼看向身旁的小白猫,“他说无情道是捷径,你要不要也选这一条?”
  陆清舟的目光从无情道上收了回来,轻轻摇了摇头。
  百里重山修的虽然是无情道,但最后却是破道而出,方才得以飞升。
  所以无情道,必然不是上选。
  更何况,如今的他心里有了羁绊,根本做不到真正无情。
  “我选这一条……”陆清舟用爪子拍了拍面前一块暖色石碑,那上面的字笔画圆润,看起来都透着一股暖意。
  “哦?”胖老头的目光顿时也软了下来,充满怜惜地看着陆清舟,“这条道不错,希望你也能成功,毕竟……”
  毕竟,当年妖皇所修的,就是这条——真情道。
  陆清舟拜别了老者,踏上真情道的盘云梯。
  经历了前世,他知道,单凭剑道、阵道并不足以让他踏上师尊的那重高度。
  能为天道看中,并铺设登天梯之人,必然心怀天下,看得见大道。
  哪怕是无情道,师尊也是一心向着天下公平而选择的,故而才会成为天道的谛听之人。
  选择这条真情道,一来是因为此道颇合他眼缘,符合他的性子,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他时时听见耳边有些动静,仿佛有人在他面前低声喃语,要他选择这一条道路。
  一路向上攀爬,却也没感觉到疲劳,只是越往上走,眼前便越发多了些匆匆人影,像是幻觉一样出现。
  “师尊……”忽然,有一只小手轻轻拉住了他。
  陆清舟向身侧垂首,只见一唇红齿白的漂亮小童,正怯生生地拉着他,眼中满是不安与慌乱。
  “师尊,不要把玄儿一个人丢下,好不好?”年幼的许子玄性子柔弱,说了不到两句,硕大的泪珠子便在眼眶里打起了滚,“不要讨厌玄儿,不要把玄儿逐出师门……”
  “许子玄……”陆清舟将手放在了小娃的头顶,触感一如当初温热,唤醒了早已沉眠的记忆。
  “当初决定收你为徒时,我便发过誓要好好教导你……”陆清舟在脑中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回忆着许子玄年幼时发生的一切,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见你荒废才能,尽使些不入流的手段,我确实非常气恼。但现在想来,你那时候年龄尚幼,本是孩童顽皮天性,是我过于严苛、过于固执了……”
  在看过宁倏一那么多手段后,陆清舟渐渐意识到,这些小奸小计或许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不堪,阴谋还是妙计,还得看施展的人本性如何。
  反而是他太过死板,不知变通,也不知当年为此平白遭了多少恨。
  就算许子玄真的因此痛恨他,或许也是他咎由自取。
  可许子玄却……
  “我从未想过要把你逐出师门,无论你是好是坏,你都是我唯一的弟子,也是为师的责任。”陆清舟轻叹一声,“但,你我只是师徒,我可以教你养你,却无法回应你的心意。”
  “师尊……你可是害怕被世人嘲笑?”年幼的许子玄抬起泫然欲泣的脸,模样渐渐发生了变化,变作了少年,又变成青年,渐渐有了如今的模样,“徒儿让他们都闭……”
  “不!”陆清舟轻轻揉了揉许子玄的脑袋,“为师早已不惧任何流言蜚语,但为师对你,始终只是师徒之情、父子之情。没有哪位父亲会爱上自己的儿子,更何况,这颗心早已给了别人,没有多余。”
  “是……是宁倏一?”许子玄问道。陆清舟没有回答,只是笑得温柔。
  “……弟子明白了,师尊,谢谢你……”许子玄轻叹了一声,就此渐渐消散,空中传来他若有若无的啜泣,“若能早些听见这些就好了……”
  “……”陆清舟目送许子玄离去,心中却是下定了决心。
  等从妖皇传承之境出去后,他得和许子玄开诚布公好好谈一谈,定要他分清孺慕之情和爱情……
  “陆清舟!你要逃到哪里去?”正念着,他的手忽然被人拉住。
  转身,那曾令他厌恶而惶恐的紫眸男人便出现在了眼前,依然那么凶狠蛮横。
  陆清舟猛地将自己的手从那人手心里抽出,甩开了司空舜的纠缠。
  “你不过是个消遣!不许违抗本尊!”司空舜的眼中迸射着怒意,上前一步,逼近眼前。
  “司空舜……”陆清舟眼睁睁看着那张熟悉而可怕的脸凑到面前,却不像过去那样回避,反而直直地望着那双紫眸。
  忽然,他轻笑了一声。
  饶是满口谎话的司空舜,这双眼睛却也骗不了人。
  他生前为何没有仔细地观察过,那双紫色眼眸中蕴含的,并不是什么凶狠杀意恨意,而是和他一样的惶恐不安。
  这地位崇高修为高深的魔尊,竟然也会有这种神色,也和他一般,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
  “司空舜,当初,若你能对我更坦率一些,我们俩或许不会走到这一步。”陆清舟含着酸涩,轻笑道,“你明知我对感情一窍不通,你不言明,我又怎能读懂你的意思?二十年啊……司空舜,在你眼里,我真的只是一个被你消遣了二十年的玩物吗?”
  “……”司空舜目光怔怔,被人戳中心事后,他暗藏着的恐慌彻底展露在了脸上。
  惶然无措……
  “我一颗真心待你,你当真没有一点动容?”
  “清……清舟……不是……”司空舜语无伦次,紫眸中渐渐有了粼粼波光,“我……我不是……不是这样!”
  “那一晚,若许子玄没有先一步揭发你的身份,你可真要与我结为道侣?”陆清舟抬头问道,黑眸透亮。
  “清舟,我是真心要与你成亲!是真的!”司空舜脸上的虚假面具终于裂开,他就像是一个孩童般,言不择词,不知如何表达清楚心中的苦闷。
  “我本打算当晚便告诉你一切……就算这份感情最初确实是场骗局,但二十年过去,我早已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可是我害怕……” 司空舜捂着脸喃喃道,“你嫉恶如仇,眼中容不下一粒沙,我无时无刻不再担心,怕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会对我弃之如敝履,逃离我的身边……所以我才会囚禁你强迫你,我不是真心要伤害你,那绝非我本意……”
  “……”陆清舟长舒一口气。
  自从在玄天秘境遇见了无泪,又除去了心魔后,他也时常冷静去思考无泪的话,思考当年司空舜是不是真的对自己那么无情。
  亦或是,两人都不擅长表达,最终造成了无法化解的误会……
  “如此说来,那阳炎丹也不是你动的手脚?”
  “什么?”司空舜满脸错愕,“阳炎丹?”
  “没什么……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不提为好。”陆清舟道,同时转过身去,再次向那盘云梯上攀登。
  “清舟,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我们重新来过好吗?”司空舜死死拽着他的衣袖,苦苦哀求,“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我一定会好好待你……”
  “不必了,司空舜。我俩有缘无分,你也已经是我的过去……”陆清舟没有回头,只是一步一步拖着魔尊向上走,步伐竟越来越轻盈。
  过去的就过去了,死去的心无法唤醒。
  如今就算知道司空舜当年的真实想法,也无法再激出他一丝情绪,除了一切皆空的释然。
  “阿雪,你可别走丢了。来!”甩开司空舜没多久,前方,传来宁倏一熟悉的嗓音。
  陆清舟抬头一看,只见宁倏一的背影,以及他伸向自己的一只手。
  陆清舟习惯性地伸手,在指尖触及宁倏一的一瞬间,宁倏一转过头来,对他露出了一抹陌生的冷笑:“笨蛋!”
  “你真以为,本少会喜欢你?”宁倏一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鄙夷和讥讽,“喜欢上你这么个又蠢又笨的老男人?”
  “……”陆清舟微微一怔,心中隐隐有种被针扎了的痛楚,伸出的手停滞在了半空。
  “哦对了,还是被人玩弄过的破鞋……”
  陆清舟的脸顿时煞白,嘴唇都被咬的没了血色,手指蜷缩,又收了回来。
  “少爷我不过是出来历练历练,看你有趣,才逗着你玩儿的。”宁倏一松开了握着陆清舟的手,双手交叠于后脑,没心没肺地吹着口哨,“瞧你这假正经的样子!明明早已被人上过,还自持清高,装作金贵,平日碰都不让人碰一下,最后还不是乖乖顺从了本少?”
  “阿宁……”陆清舟难堪地唤着,“你,不对,你不是他……”
  眼前的,不过是自己的幻觉,是这真情道给予的磨炼罢了!
  “你想的不错,这的确是真情道的磨炼,但这也是你心底最为畏惧的……”宁倏一凑近过来,用手指狠狠戳着陆清舟的胸口,“你敢说,你从未害怕过?从未想过我也和那魔尊一样,是装出了样子来骗你?不会嫌弃你?”
  “……”陆清舟看着那根雪白的手指,心底的某种感情渐渐复苏,唤醒了往日的记忆片段。
  那总是与他十指相扣的修长手指,那时刻温暖着他身心的灼热体温,那不断在他耳边缭绕的温柔低语……
  “阿雪,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这些回忆,就像是一粒粒种子,此刻从心间萌发,滋生出足以支撑起整个世界的力量!
  陆清舟稍稍勾起唇角,挺起了胸膛,长长舒了一口气,无比笃定地道:“他不会!”
  他的确曾经为此畏惧宁倏一的靠近,也曾为了自己那些不堪的过去,产生愧疚自卑之心。
  但,每次不安之时,只要他抬起头去寻找,总是会发现宁倏一那双温柔的眸子紧紧锁定着自己。
  “我的确又蠢又笨。”陆清舟眉头渐展,神色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但幸得阿宁从未嫌弃,我唯一能回报他的,只有坚定不移地相信他……”
  “你可思考过,他真能不求回报地帮着你?当真没有别的企图?”
  “如果他真想要什么,哪怕是这条性命,我也必定会竭尽全力奉献给他。”陆清舟捂着自己的胸口,轻声叹道,“阿宁给了我一切,而我也唯有以这颗真心回报,我……不会后悔!”
  “大道无情天有情!汝之真心可动天地……”云霄之上,传来一声朗朗男音,旭日金光破云而出,洒在陆清舟的身上,为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袈裟。
  一股汹涌澎湃的灵力从云端倾泻,直冲陆清舟的天灵,涌入他本来枯竭的紫府丹田。
  同时而来的,还有一道颇为霸道而强悍的神念,遁入他额头那火焰印记中。
  一些莫名的画面犹如走马灯似的在眼前呈现,画面中人声鼎沸,但他却看不清那画面中的人影。
  “唔……”陆清舟身子微微颤抖,额头像是要被撕裂一样痛苦不堪,脑中不断回旋着吵闹的声响。
  没想到这妖皇传承竟然会这么霸道,几乎要将人撕裂!难怪三千年来都没有人能够得到它。
  “给我安静!”陆清舟咬紧牙关,握紧双拳,拼尽全力抵抗这股神念带来的冲击。
  他额头上那道火焰忽然一亮,随即一物自动飞了出来,在空中轻轻摇晃。
  “叮……”
  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铃声,陆清舟脑中那些嘈杂忽然消失了,那股要撕裂他的痛楚也被减缓了大半。
  涌入丹田的灵力犹如春泉,在其中绕了一圈,丹田中渐渐显露出一颗灰色的丹体。
  陆清舟这才察觉,这身体里竟然早已有一颗被封印的金丹,哦,不是金丹,而是一颗妖丹,毕竟他是一只猫。
  陆清舟仰起头,只见空中悬浮着一盏小铃铛,抵挡在他身前,将从云端泻下的灵力收入其中,再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他。
  铃铛上,那漂亮的猫形琉璃中渐渐折射出五色光彩,绚烂夺目。
  妖宗境内,众人皆看见了碧空上漾起的七彩霞光,好似一道通往天穹的长虹。
  “是……妖皇传承!”妖宗的长老们见状,纷纷惊呼着跪拜下去,显得极为虔诚。
  宁倏一抬头仰望,心里却没来由地生出了一股不祥预兆。
  “宁师叔!” 此时,王术正巧赶到,一眼便从混乱中找到了宁倏一的位置,大喊一声,“小师婶有危险!”
  同时,晴空忽然一声霹雳,惊雷炸响!
  那彩色的长虹仿佛被这雷声吓退,在空中渐渐消散开来。
  “阿雪!?”宁倏一心中一紧,丢下许子玄和洛念山,直奔天雷落下之处而去……


第44章 44二合一   他们不过是把他当作肆意胡……
  妖皇传承境内,胖老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吓得脸色苍白,连脑袋上的耳朵都冒了出来。
  “传承……传承竟然被打断了!这、这怎么可能……你……你都做了什么!”
  “本王若无完全准备,怎敢轻易进入妖皇传承之境?”一道火红的身影落在胖老头的面前,身上比之前狼狈了许多,但神色却比先前更是嚣张,更为自信。
  他伸出手,露出一截长着嫩芽的树枝,晶莹剔透,折射着淡淡光彩。
  “这是那截老木头?”胖老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能从无情道逃脱!原来那老木头在后面帮你!可老木头为何……”
  “我可不止有树祖老人家的帮忙,”月归凝笑着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本王还有它……”
  言罢,那打断妖皇传承的罪魁祸首顿时放大了数倍。
  胖老头瞪圆了眼睛仔细看去,那是一张通体乌黑,上面隐隐显露着雷云电光的阵盘,一看就不是凡品,竟然能与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