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吩咐下,里三圈外三圈地将那红木桌包围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护着阵眼。
  如果不一次性解决掉所有人,他就算拿到青灵剑也很难脱身。
  看来,不得不借用一点宁倏一的小手段了……
  陆清舟神念一动,从储物项圈里取出一物,捏在掌中。
  “阿雪,没必要什么事都亲自动手,费了力气,还脏了你的手。”宁倏一将此物塞给他的时候,还在他耳边轻声叮嘱过一番,“只要将它悄悄地……”
  陆清舟将手中之物拔掉了塞子,丢在了地上。
  那白瓷瓶子滚啊滚,便滚进了侍从们的包围圈。
  “什么东西?”注意到地上多出来的古怪瓶子,一名侍从正要弯腰去捡,却忽然看见那瓶子里冒出了一股白色的浓烟,“哇!”
  “有人偷袭!”青林大喝一声,抽出剑来,可猛然察觉自己竟然使不出力气!
  四肢软软绵绵,像是布条,眼皮也变得沉重不堪,上下打架。
  再一看四周,银发侍从们都一个一个瘫软在了地上。
  “何人……”青林扶着红木桌,咬牙切齿想要坚持,却不敌那白雾带来的催眠效果。
  在他即将合眼的瞬间,他看见,一名银发侍从从地上晃悠悠地爬了起来,拍了拍灰尘朝着红木桌的方向走来。
  “你……”青林还想挣扎,那人却直接扬起了手,一下将他敲晕了过去。
  “砰”!青林倒在了地上,彻底晕厥。
  陆清舟挥了挥周围残余的白雾,不安的心才稍稍停歇。
  以前他一直不齿这些小手段,可跟着宁倏一久了,他的道德底线似乎一降再降,连素来看不惯的伎俩都用上了。
  他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这是为了救人……
  陆清舟朝桌子上伸出手去,桌案上摆着一张金属阵盘,中央祭着的,的确是一截青灵剑的碎片。
  见到他,那碎片像是被唤醒了,亮起幽幽荧光,同时陆清舟的脑海里传来了一声:“主人,小心!”
  他下意识地收回了手,远离红木桌一步。
  就听“咚”的一声,一座挂满了铁链的银色牢笼从天而降,仿佛一张张开的蛛网,直接将那红木桌笼罩了进去。
  陆清舟下意识地变回了猫形,一个翻滚落地,就听上空传来一声充满了讥讽的冷笑。
  “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小猫儿就上钩了……”
  是月归凝!
  陆清舟猛地抬起头,就看月归凝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高高的悬梁上,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他认出他了?!
  瞬间,陆清舟有几分紧张。
  “从那天在月神河边第一次看见你,本王便想着要把你抢过来。现在看来,你贴上那层人皮的样子,果真远胜他人……”月归凝从悬梁上跃下,火红的长发好似一抹从天而降、落入凡尘的烟火。
  “心魔阵发,那姓宁的小子必定能猜到是本王在背后操控一切,必定会派你前来破坏阵眼,本王也就顺势为你做了一个漂亮的笼子……”月归凝摸了摸巨大的铁笼,笑道,“不过看来,你不是很喜欢。宝贝儿,若是你愿意待在本王身边,帮助本王打开妖皇传承之境的大门,本王必定好好疼爱你……”
  听他这番话,陆清舟松了一口气。
  很好,看来他的真实身份还没曝光,月归凝只是把他当作一只灵猫罢了。
  这次还得多亏这厮够变态,把身边人都弄得和他一模一样,才让他能够以真乱假,混淆了月归凝的视线。
  眼下……
  陆清舟心神一动,转头便跑,施展出轻功,速度宛如一道白色闪电。
  月归凝正欲追去,却听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再朝那红木桌上望去,发现放在阵盘中心的青灵剑碎片竟然不翼而飞!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目光显得狠毒冰冷。
  “来人,给我追!”


第43章 43二合一   他真能不求回报地帮着你?……
  陆清舟顺利收回了青灵剑碎片,来不及融合,便匆匆逃离月归凝的寝宫。
  以他现在的身手,还不足以与功力大涨的妖王抗衡,也不敢将这大怒的妖王引去宁倏一身旁,只得漫无目的地在树祖身上跳来跳去,向上攀爬。
  “在那边!”妖族侍卫追在陆清舟的身后,不远处更是飘来了月归凝的幽冥寒火,像是鬼魅一般缠着他。
  “小东西,坏了我的好事,可别指望就这么一走了之!”月归凝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幽幽响起,“乖乖替我打开传承之门,然后作我的暖床,我便饶你一命,可好?”
  陆清舟暗呸了一声,后悔自己当年怎么一时心软,没有一剑戳死这妖孽。
  眼看几朵火云飘近,陆清舟琢磨着自己此时跳下树去,安全着陆的可能性能有多少。
  “大佬!这边!”
  突然,不远的树枝上,传来一声令人意外的叫声。
  陆清舟抬起头,便瞧见那无比熟悉的身影——胖乎乎的橘猫。
  “你怎么在这里?!”陆清舟可不记得同行的玄机峰弟子有谁带了猫儿来,这胖橘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以后再说!快走!”胖橘毫不含糊,扭头就跑,蓬松的尾巴直直地竖着,像是在给陆清舟指明方向。
  陆清舟跟着胖橘,跳上树祖的另一端树枝,越爬越上,渐渐入了云霄之中。
  四周白雾弥漫,水汽氤氲,已是看不清下方局面,只能看见两团幽火始终尾随着他们,穷追不舍。
  “啧,该死的妖王!”胖橘不耐烦地骂道,“没半根毛也想得到妖皇传承?做梦!”
  “你是灵猫族?”陆清舟恍然大悟,脑海中一人一猫的形象渐渐重叠吻合,一样的圆滚滚,一样聒噪,也一样精明狡猾!
  “你……你不会是黄包天吧?”
  “嘿嘿,小师婶,没错是我!”黄包天得意地边爬边道,“你放心,我已经让王师兄去给宁师叔通风报信了,宁师叔一定会赶来救我们的。”
  黄包天无比庆幸,幸好之前他和王术一起被宁倏一丢进了万山图。
  两人在万山图经历了一番地狱模式的折磨,最终,他总算找到了一丝生机,逃出了阵图,而那时,斗阵台上已经乱作一团。
  他本打算找一找破解心魔阵的方法,寻到妖王寝宫,却发现陆清舟已经先一步进了宫,而没多久,那妖王也折返回来。
  他怕陆清舟出事,便让王术赶回去报信,自己则潜伏在附近,以防万一,故而这时才能挺身相助。
  “多谢!”陆清舟认认真真地道了谢,“是我成事不足……”
  “小师婶不必过谦,若非小师婶出手,光凭弟子,可没那个能耐解除这心魔阵呢!”胖橘费力爬上树杈,指了指前方笔直的树干,“小师婶快跟上,沿着这条枝干,可以绕到咱归元宗的地盘。师婶放心,有宁师叔在,那妖王也算不上什么!”
  “哦?看来,本王被人小瞧了?”
  树梢下,飘来月归凝一声嗤笑。
  一抹红光跃上枝头,正堵住两只猫儿的去路。
  “小小小师婶,你先逃……”黄包天双腿发抖,却还是挡在了陆清舟的前面,只是压抑不住身体本能的恐惧。
  哪怕他是妖皇后裔,有着上等血统,对上月归凝这实力深不可测的凶残大妖,也毫无胜算。
  他只希望自己能争点气,给小师婶多争取一点保命逃走的时间!
  黄包天难得这么大义凛然舍己为人,可陆清舟却毫不领情——他的道义中根本不允许自己用同伴当挡箭牌!
  他越过黄包天,乌黑的瞳直直盯着月归凝,脑中计算着战胜对方的可能性……
  但,冷静的头脑告诉他,如今的月归凝今非昔比,便是当年全盛时期的自己,恐怕也很难斗得过他。
  只能想法拖住月归凝,让黄包天逃走。
  毕竟,月归凝此时的兴趣在自己身上,而黄包天……才是真正的灵猫血脉!
  “逃!”陆清舟向黄包天发出了一声冷喝,这一声,宛如王者发号施令,充满威严,黄包天下意识地就想遵从命令转身逃亡。
  但见陆清舟浑身冒出一股白烟,似是打算去和月归凝拼命。
  “不可!”黄包天没等他化形,忽然从背后一个猛冲上来。
  陆清舟只觉得后背被巨大的钟杵狠狠捣了一击,脚下一绊,便从那高高的枝头摔落下去,直直坠向云海。
  黄包天飞快地给了自己一爪子,挠出道道血迹,将血液洒向空中。
  他口中默念有词,双目瞪圆,眼中迸射出一缕缕金丝。
  “那是……”月归凝见此状况,忽然勾起了唇角,“原来如此!”
  他也从那树梢跳了下去,脚步踏空,紧紧跟上坠落的陆清舟,脸上毫无惧怕之色。
  就在两人即将穿透云层之际,云层中张开了一张巨大的阵盘,阵盘中心画着一张猫脸,张开大口,一下将两人吞了进去。
  “小师婶!”黄包天大惊失色,再低头去看,那阵法上的猫已经闭上了嘴巴,还满意地打了个嗝儿,冲他微微一笑,便带着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小师婶!!!”黄包天不见陆清舟踪影,一屁股墩儿坐在了树头,害怕地哆嗦起来,不停摸着自己胸口压惊。
  “哎妈呀,老祖可没提过这妖皇秘境能一次进去两个,还能进不是灵猫族的!小师婶啊小师婶,你可千万别被那厮逮着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宁师叔非得扒了我的皮!”黄包天深吸了几口气,又圆咕隆咚地爬起来,迈开了小短腿,“对,还有宁师叔!我得赶紧去告诉宁师叔!”
  ……………………
  陆清舟本以为自己的身子得降落很久,还特意调整好了猫形态,准备随时摆尾翻身,借助猫儿的本能自救。
  可没想到,不到片刻,他便落在了软绵绵的棉花堆里。
  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还没走一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的碎响,于是他立即跳开了去。
  “小东西,还挺机灵。”月归凝轻笑一声,长长的指甲轻轻滑过自己的脖侧,“不过还是得感谢你,若不是为了救你,那只灵猫也不会开启妖皇传承之境。”
  “这里是妖皇传承之境?”陆清舟诧异地向四周望去。
  若非月归凝提醒,他还真没看出来,这白茫茫的一片,竟然和传说中那位飞升上届的妖皇有关。
  “身为灵猫,你竟然不知道?”月归凝一抬眉,湛蓝的双眼灵动地转来转去,“你到底是什么人?”
  “咳咳,没想到,那帮小子这次竟然送了两个候选进来……咳咳……”突然,前方的云层下忽然凸起一个鼓包,露出了一个光光的大脑门儿。
  “老夫是什么人?呵呵,老夫是这传承之境的看守,你们叫我老白就行了。”那光头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晃晃悠悠地从云层里钻了出来,竟是一个又胖又矮的小老头。
  小老头额头凸起,满脸皱纹,却生得慈眉善目,手里拄着一根拐杖,看起来就像是年画里的寿星翁。
  只是他的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蓬松的棕色尾巴。
  “嗯?竟然还有非我族类?”胖老头走到了月归凝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这莫非是机缘巧合?你小子和妖皇有什么关系?”
  “前辈,在下月归凝,乃当今妖族之首。”月归凝满脸堆笑,虚情假意地道。
  “妖族之首?那又如何?”胖老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传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
  “前辈,听闻三千年前妖皇留下此传承给后人,却至今尚无一人获得?”月归凝忍着一口恶气,继续装作恭敬地笑道,“那不如让晚辈来试试,或许能另有机缘呢?”
  “就你?”胖老头瞥了月归凝一眼,眼里满是傲慢。
  “前辈为何不让晚辈试试?莫非前辈是怕晚辈真能获得传承,让灵猫族脸上无光?”月归凝趁机使出了激将法,那胖老头闻言,倒也真的冷笑了一声:“好!既然你这么自信,你们两个便一起接受试炼吧!”
  “多谢前辈!”月归凝激将成功,喜上眉梢,收敛起眼底的杀意,冲那胖老头拱手一拜,“那不知这试炼该如何进行?”
  “喏,你们且看好了……”胖老头随手一挥,前方的白色云雾渐渐消散,显露出一条条盘云梯。
  这些盘云梯,名副其实,真正是在云中盘旋。
  每一条盘云梯下方,都竖立着一座石碑,上面似有刻字。
  陆清舟对妖皇传承本没什么兴趣,但冥冥中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促使他好奇地凑上前去一瞧……
  “无情道”“修罗道”“阵图道”“丹色道”“剑心道”……
  一座座石碑上刻着不同的文字,放眼望去,那些道法林林总总,密密麻麻,反而像是一座座墓碑,竖立坟头。
  “这里的每一条盘云梯,都代表着世间人们所修行的一条道。选择你们想选的一条,顺着走上去,无论选择为何,只要能够一直走到顶端,便能获得妖皇寄托于此的传承。”胖老头用拐杖指着前方的三千大道,“顺着你们的本心,去选择你们的道吧!”
  “择道?”月归凝一边走,一边游览石碑,在众多石碑之前,有一块纯白色的吸引了他的眼球。
  “无情道?”月归凝双眼一亮,站在了白色石碑之前,轻声嘀咕,“百里重山修得无情道,以不过五百岁之躯便飞升上届,看来这无情道的确是条捷径!”
  “本王便走这一条吧!”心里有了打算,月归凝向胖老头告了一声辞,便头也不回地踏上了那无情道的盘云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