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凝探出红舌,舔了舔嘴唇,脸上堆满了笑意。
  他一掌抚在炼丹炉上,炉中顿时燃起幽蓝色的火焰。
  陆清舟瞳孔一缩。
  那幽蓝色的火焰好像妖魔,在炉中摇曳扭摆,看似不太稳定。
  但是,这却是仅次于烈阳真火的幽冥寒火!
  陆清舟的烈阳真火虽然更为厉害,却过于霸道,不适合用来炼丹。
  而据说幽冥寒火不仅能被更好地控制,更有效地淬炼药材中的杂质,还能在丹成的瞬间冷却,加速丹药的凝练,提高丹药品质。
  可月归凝从未在与其交锋时暴露过他的幽冥寒火,是因为知道幽冥寒火不如烈阳真火,怕被吞噬?
  陆清舟摇了摇头,想要完全吞噬对方的火焰谈何容易,实际战斗中并无这份闲暇时间。
  所以,月归凝每每与自己动手时,都隐藏了几分实力……自己方才与其旗鼓相当?
  莫非这妖王每次找自己麻烦,却又不动真格,只是为了逗弄逗弄他?
  陆清舟顿时感到几分不爽,感觉自己似乎被人看低了。
  这一气,白毛乱翘,小小的猫儿顿时变成了白球。
  “噗……”月归凝轻笑了一声,一挥袖子。
  一股气流顿时扑向了陆清舟,覆在他的额头上,好像一只手,轻轻抚摸着……
  神念外放无形化物?陆清舟顿时骇然,毛发更是蓬张!
  短短十来年,月归凝竟然能凝练出神念外放?他的修为……怎么和当年的魔尊一样了!?
  “喵!”陆清舟惊叫一声,空挥着爪子,想要把这股不安分的气流按下去。
  可那无形的大手却越发放肆,竟然顺着他的后背……
  “啪”的一声,也不知是哪座炼丹炉爆出了火花,发出了一声巨响,惊吓到不少炼丹师。
  陆清舟顿时感觉到身上的大手消失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朝着月归凝望去。
  只见月归凝的神色变得凝重,眼眸变成了幽蓝色。
  他的目光飘向了斗丹台下,扫过台下众人,满脸狐疑与紧张。
  他释放出去的一丝神念竟然被人打散了?
  这天下,除了飞升的百里重山和失踪的司空舜,还有何人能够做到神念外放,且强度超过了他?
  莫非……司空舜那老贼回来了?


第41章 41二合一   弟子分明心悦于您啊!师尊……
  宁倏一暗暗垂下了手,看那月归凝的神色越发不耐烦。
  竟然敢仗着修为暗中对他的阿雪动手?
  他迟早要刮了这妖王,给阿雪炖高汤!
  “丹成!”
  斗丹台上,渐渐陆续有人炼出了丹药,也有人一不留神炸了炉,被台上的防御阵法挡了下来。
  薛长老依然纹丝未动,直到比试的最后一刻,他才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喝了一声。
  那鼎巨大的炼丹炉火光一收,打开了盖,一道道热气喷薄而出,在空中氤氲。
  薛长老一伸手,炉中丹药依次飞出,落于他掌心的玉器托盘中。
  数一数,恰巧五颗,各个圆润饱满,光泽夺目。
  “一口气炼制了五枚玉灵丹?!”
  台下众人无不惊叹,台上的炼丹师也有不少人俯首认输。
  旁人炼制一颗已是要耗尽全力,没想到薛长老竟然能一口气炼制五颗,且没有一颗是次品。
  这除了实力之外,得有多大的运气傍身?!
  不少人都抬头看向陆清舟,面露惊艳之色。
  这猫也不是薛长老原先那只白猫,看来此猫的灵性和血统更加高贵,所带来的运气也是得天独厚!
  “哎呀,真是多亏了小祖宗你啊!”薛长老看着自己的成果也颇为意外,喜上眉梢,一口一个“小祖宗”,把陆清舟夸得寒毛直竖。
  虽然交集不多,但是好歹……也曾为同门同辈之人,也曾喊过对方“薛师兄”。
  可这位薛师兄现在却喊自己为“祖宗”,这是不是乱了辈分?
  “快看,妖王陛下开炉了!”
  这时,又有人惊呼了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月归凝开启了那玲珑小炉的盖顶,炉子里顿时飘出一阵阵彩色烟雾,环绕于其周身,又冲顶而去,给那碧蓝的天空涂鸦上了五彩斑斓的色彩。
  “这……这是丹霞?”薛长老仰着脖子,不禁哑然,目光中流露出惊羡之情。
  “竟然出了丹霞?这已超出了天品丹药,突破了圣品啊!”
  “妖王竟然是炼丹圣师!?”
  “那岂不是天下唯一的炼丹圣师?”
  台下哗然,纷纷议论着。
  可反观台上,月归凝的脸色却显得不悦,眉头微蹙,像是对自己的成果并不满意。
  他反手一挥,炉中倒出三枚晶莹剔透的玉灵丹,每一枚丹药都映出了五光十色的霞彩。
  除此之外,炉中还倒出了一些残渣,被炉火烧得略微有些焦黑。
  “三枚……”月归凝随意将那三枚圣品丹药丢在了台子上,毫不怜惜。
  他的目光依然朝着台下,特别是魔宗所在的位置扫去。
  若非有人攻击了他释放的神念,他又怎会一不小心毁了炉中两枚丹药?
  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令他坐立难安。
  本以为百里重山飞升,魔尊失踪,他已是天下第一人,可以不必继续隐藏实力,站在顶端,威慑四海。
  可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竟然还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
  看来,他不得不加快步伐,尽快夺得妖皇遗留下来的传承,再次提升自己的实力!
  唯有站在绝顶之处,方能让世人不再小瞧了妖宗,不再小看了他月归凝!
  斗丹一战,妖王自是以三枚圣品玉灵丹夺得头筹,叫人心服口服。
  次日的斗法,妖宗派出了实力仅次于妖王的狼族族长,却不敌来自天魔宗的大长老。
  这位将自己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魔宗长老,看起来弱不禁风,一双□□的双眼似是什么都看不见,可术法高深莫测,且下手极为狠厉。
  黑色阴风在斗法台上猖狂,叫不少斗法的选手付出了血肉的代价,令人胆寒。
  这时候众人才恍然想起……
  在魔尊司空舜称霸魔宗之前,这位赫连大长老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大魔头,就连天魔宗也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听闻天魔宗大长老已很久未出江湖,这次怎会亲自前来?莫非……魔尊伤到无法起身了?”正道阵营中,还有些初生牛犊不怕死地揶揄道,却被自家师尊长辈狠狠地喝止了:“住口!”
  然而为时已晚,大长老只是冷哼了一声,那些暗自议论的正道弟子便是尸首分家,死相惨烈。
  “赫连大长老,手下留情!”月归凝急忙阻止,却见赫连长老露出了那张老迈而枯黄的脸,一双白眼对向了归元宗队伍中某个站没站像的年轻人。
  “老夫本不想来参与这些琐碎之事,然而听闻归元宗近来出现了不得了的小辈,自当前来会一会……”他面色冰冷,意有所指。
  宁倏一却坦然一笑,不以为意。
  不就是剁了天魔宗少宗主一只猪蹄吗?大不了,下次见面时,再剁一只送给大长老煨汤。
  妖宗、魔宗相继获胜,正道众人渐渐有些心浮气躁,但好在第三日的斗武比试中,战天云代表归元宗,出人意料地以梅花十三剑拔得头筹,扳回一局。
  “归元宗剑凌峰真是人才济济!”正道各门宗的首脑情不自禁地夸赞道。
  这战天云,此前名声不响,便是在多年前三大势力还在乱战时,也只是个默默无名之辈,名声还不如他的师侄碧波剑。
  但许子玄硬是将他推为归元宗剑凌峰峰主,众家掌门还为此笑话归元宗许久,不料这战天云竟是韬光养晦了数十年,今日一战,便成就了他梅花剑之名。
  只是这梅花剑称谓,与他这魁梧身材着实有些不太相称。
  “可不是,老夫记得五十年前,烈阳剑陆清舟惊才绝艳,以一人之力,独揽斗武、斗阵两大擂台魁首。”玄天门的李掌门摸着胡须,笑盈盈地看向许子玄,带着几分讥笑与猥亵,“令师尊当年可真是惊艳我等,不过,他那潇洒不羁的作风更令我等大开眼界……”
  许子玄自然听出了李掌门的弦外之音,脸色顿时变得乌青,手紧紧地握着剑柄,随时要让宝剑出鞘饮血。
  竟敢借当年之事,侮辱师尊?
  “哎,令师尊瞧着冷清,但也是英雄过不了美人关,毕竟许掌门生得这样……啊!”李掌门话还未说完,脸上已经狠狠挨了一记鞭抽。
  “什么人!”他大惊,退后了一步,才看清抽打他的,竟然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儿。
  那猫儿毛色光亮,目光冰冷,倒是与白衣剑客陆清舟的神色有几分相似。
  更诡异的是,这猫儿身形无踪,他都没看清猫儿是何时杀到眼前,抽打他的脸。
  可无论这猫儿是什么来头,竟让他在天下人面前,被一只猫儿抽了脸皮,这口恶气他又如何咽的下去?
  “孽畜!”李掌门怒气冲天,正欲起手捉猫,却见人影一晃,宁倏一已是杀入眼前,两道寒芒犹如电光,似是下一秒,便能叫他横卧当场。
  “住手!”月归凝见状,急忙拨开众人,飞至台上,挡在了宁倏一与李掌门之间。
  站稳身形,他自己都有些诧异。
  身体快于大脑做出了反应,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堂堂玄天门掌门,会不敌一个小辈?
  “李掌门,”许子玄拦下了宁倏一,将他推到了陆清舟的身边,自己迎上前去,脸色冷漠,音色低沉,“在下不才,阵法一道不及师尊万分之一。但如今师尊下落不明,在下便替师尊向李掌门讨教一二,明日的斗阵大比上,还望李掌门不惜赐教!”
  “许掌门盛情邀约,老夫怎能不应?还望许掌门明日手、下、留、情!”李掌门抱拳笑道,毫无惧意。
  许子玄冷哼了一声,便领着宁倏一等归元宗弟子退了出去。
  李掌门见自己的激将成功,喜上眉梢,忍不住看向身旁的月归凝,似是邀功。
  可瞧见的,却是月归凝一记冰冷无比的目光。
  若那目光能化作实体,怕是早已有无数把刀子戳在李掌门的身上,将他千刀万剐!
  李掌门顿时冷汗涔涔,也不知他刚刚说的哪一句得罪了妖王……
  宁倏一搂着气呼呼的白猫,跟在许子玄的身后,回头看了两眼李掌门,小声提醒道:“掌门师兄,我看那李老狗是故意激你,没准是有什么圈套!”
  “事关师尊声誉,哪怕他布下刀山火海,身为弟子也必须挺身而战!”许子玄微微仰起头,望向天边火烧卷云,“当年我太过弱小,没能护住师尊,如今,我不会再退让一步!”
  陆清舟看着眼前的许子玄,微微有些发愣。
  这样的许子玄,似乎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那个孽徒,贪图虚荣名利,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何时会把他这个师尊的名声看得如此重要?
  当年不正是他对他下药,害得他声名狼藉,被众人当作衣冠禽兽,逐出了师门?
  陆清舟记得清清楚楚,自己被逐出归元宗的那一天,许子玄只是低垂着头,不愿与他四目相对,更不曾再唤他一声“师尊”。
  他当时便明白,许子玄其实心里早就厌烦了他这个总爱指手画脚,脾气还差劲的师尊。
  而那一日,自己被拉入泥潭,从此以后,便不会再有人对他那些狠厉的手段加以制止、严厉斥责了。
  这正是如了他所愿,彻底放了他自由……也彻底寒了陆清舟的心!
  次日的斗阵,便是妖祖祭最后一场比试。
  斗阵比试上,魔宗之人的人数明显比前三场少了不少。
  毕竟,阵法一学除了天赋外,还需耐得住性子,静下心来参悟天道。
  除了归元宗连续出了陆清舟和许子玄两个天赋异禀的鬼才之外,能在阵法一道上有所成就者,无不白发须眉,垂垂老矣。
  而这样缓慢的修行之法,与魔宗以身锻魔、以提升速度为优势的修炼法则背道而驰,故而魔宗很少有阵修,除非是一些修不下去而转为修魔之人。
  相较而言,妖宗修阵之人倒是比魔宗多了一些。
  妖族本身寿命较长,人类修士觉得漫长的年岁,对妖宗而言,只不过是他们妖生的一小段。
  但妖族不仅身体成熟得晚,灵智成熟得也晚,对天道的参悟灵性始终不如人修,否则也不会全宗上下只有十来名阵法大师。
  各方都派出了自家阵法师,许子玄一身素色道袍,手捧铁盘,缓缓登上斗阵台。
  清风拂面,阳光普照,润色着那道略显清瘦的身影,让许子玄的背影竟有了几分模糊。
  陆清舟忽然没来由地心中一揪,隐隐有种不祥预兆,可是放眼望去,那斗阵台似乎并无半点异常。
  “斗阵大法,以阵比试,被破阵者为败!”
  台上一声令下,近十名阵法大师同时布阵,很快便亮出了各种色泽。
  许子玄手上的动作飞快,十根手指灵活地在铁盘上拨动,便是陆清舟见了也挑不出毛病。
  看来这孽徒这些年,倒也没生疏了手艺,忘记他往日的教诲。
  很快,许子玄手中出现了第一重阵法,碧波荡漾,向四周扑去。
  “掌门将碧波剑的剑意融入了推灵阵法,”归元宗玄机峰的一位长老向众弟子骄傲地解释道,“这一招看似温和,但那碧波之中却处处凶险,杀敌于无形,足以以一当十!”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