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促成,可当时的他却没思考那么多,只想趁机得到师尊,却不想成了他人伤害师尊的帮凶……
  “唉……”许子玄轻叹,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师尊!”洛念山紧张地抬起头,深怕许子玄将他逐出师门。
  “下去吧,明早还有妖祖祭庆典大比,需养精蓄锐。”许子玄轻声道,音调恢复了往日的威严与冷静,“不是你想这些糊涂心思的时候。”
  “可师尊,弟子心里……”洛念山见许子玄并未继续责骂,心里莫名生出了一股希望,想要就此将自己的一腔浓情统统抖落出来。
  可许子玄却伸手阻止了他。
  “为师当年也与你一般,抱着一腔热情,以为有了这赤诚之心,便能金石所开,感动天地……”许子玄缓缓道,眼中闪耀着粼粼波光,“以为有了能力有了地位,便能堵住天下人之口,杀光所有敢指责于我之人。但……”
  “感情之事,只是一人心热却还不够。我忘了,他心中并无我,无论我做多少,他也不会因此多看我一眼。后来我方才知晓,我做得越多,便是将他推得更远……”许子玄看向了窗外夜空,轻叹道,“有我这前车之鉴,也给你提个醒。你那份心意,你自作打算,而我这心,没有人能够左右得了。你可明白?”
  “弟子……弟子明白……”洛念山垂下头去,脸色变得比月色更为苍白。
  这份感情注定得不到结果,而他唯一能庆幸的是,许子玄并未因此而与他恩断义绝。
  可如此一来,往后天天看见这张令人无法忘怀的脸,才更让他难熬!
  窗外月明星稀,夜风阵阵。
  数里之外的妖祖祭祭坛上,一袭火红的红袍垂至地面,一头火红的长发披落腰间。
  “明日比斗可都准备好了?”月归凝接过侍女递来的酒杯,朝着面前之人虚晃一下,似是在敬酒。
  红唇抿了一口美酒,舌尖舔过唇边,看起来竟有几分妖冶。
  “在下自当尽全力!”他前方不远处,一人拱手而道,“定不让陛下失望!”
  “我妖宗也会助你,你明日便依计行事……”月归凝弯了弯蓝色眼眸,低声提点了几句。
  “但凭陛下吩咐!”那人听闻,大喜过望,拍着胸膛保证道,“有陛下相助,在下定要归元宗声名扫地!”
  “你且去吧……”月归凝挥了挥手,让侍女将那人带领出去。他的目光转而落在了远处那一排排安静的客房小院里。
  手指轻轻摩擦着酒杯的杯缘,月归凝勾起了唇角,轻笑一声:“许子玄,是该算算我们的陈年旧账了……哼……”
  次日清早,陆清舟在一阵酸痛中醒来。
  身体像是被拆散了架,沉重无比,四肢酸麻得几乎动弹不得。
  后面倒是贴着一温暖的暖炉,修长的手臂还环着他。
  两人还以无比亲密的姿势相互依偎,让陆清舟的脸皮瞬间变得滚烫。
  他一抽身离开,宁倏一便觉察到,自然也就醒了。
  揉了揉惺忪睡眼,宁倏一下意识地伸手揽住对方,将陆清舟又塞回了怀中:“唔,阿雪……别动,再睡一会儿吧……”
  热气喷在陆清舟的耳后,惹出了一片红晕。
  陆清舟轻咬贝齿,脑中满是昨晚发生的一幕又一幕。
  说来也怪,他明明是喝醉了,但那些春光乍泄的旖旎片段却依然清晰地保留在他脑海中,此时翻看出来,真叫人羞愧难当,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唔,阿雪,你怎么了……”宁倏一觉察到怀中的温度似乎在悄然上升,于是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明知故问,“没发热啊,你怎么耳朵都红了?”
  “我……我没事……”陆清舟轻声道,“起来吧……”
  “额头不烫,脸却很烫啊……”宁倏一的手顺着额头滑下,摸到了陆清舟的脸颊上,滑落到下巴上。
  大手有点粗糙,手心里都是茧子,但动作却无比轻柔,挠得人心痒痒。
  “唔……”陆清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被挠了下巴竟然会变得这么舒服,这果然是猫族本能。
  “阿雪,我挠得舒服吗?”宁倏一坏笑了一声,下足了功夫认认真真地撸猫。
  “别……别乱摸!”陆清舟终于意识到,宁倏一是在趁机占自己便宜,心里一恼,就想甩尾巴扇他一脸。
  可是……他心神一动,身体却还是人形,并未变作猫,尾巴却从尾巴骨那儿冒了出来,狠狠给了宁倏一一抽!
  “哇!”宁倏一被吓了一跳,伸手一抓,将那雪白细长的猫尾巴握在了手心里,仔细一瞧,不由得乐了。
  陆清舟此时扭转身子看着他,一条弯弯的尾巴甚是漂亮。
  “放开!”被人捏住尾巴的感觉并不好,陆清舟低声喝道。
  “就不放!谁让你抽我?”宁倏一拿捏着毛茸茸的猫尾巴,轻轻抽打着陆清舟的后背,一边用怨妇腔开口埋怨,“喝醉了发酒疯就缠着人家不放,现在清醒了就想把人家踢到一边,阿雪啊阿雪,你怎么能这么没良心!”
  宁倏一的话戳中了陆清舟的软肋,陆清舟想了想,发现自己这样好像真的很负(ba)心(diao)薄(wu)幸(qing),顿时又焉了几分。
  可要他为了此事道歉,他又觉得抹不下面子,一时有些踌躇,却听宁倏一的腔调越发不可收拾。
  “昨晚分明是你先动的手,可怜我一黄花大童男,就被你糟蹋了……”
  “好嘛,因为是你我才肯从的,毕竟你是我最爱的阿雪嘛,但是你不能吃干抹净就不认账啊……”
  “你要对我始乱终弃,我可怎么活啊……”
  “嘤嘤嘤……”
  陆清舟想了想,还是默默起身,把尾巴从对方手心里抽了出来,然后……
  “哇,阿雪,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别抽,别抽了!”
  房间里,顿时又变得鸡飞狗跳……
  在屋里闹腾了一会儿后,宁倏一还是神清气爽地出了房门,虽然顶着一张印着红杠杠的脸,却无法掩饰他的意气风发。
  相较而言,许子玄却显得憔悴几分,似是一夜未能好眠。
  “归元宗的各位,烦请走这边……”妖宗派紫嫣前来接待,紫衣少女笑眯眯地打量了宁倏一一番,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宁师叔昨晚可有好好休息?”
  “当然是一夜翻云……咳咳,一夜好梦!”宁倏一只觉得自己的头皮被狠狠揪着,急忙改口。
  紫嫣看了一眼盘在他头顶的白猫,那白猫渐渐松开了爪子,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各位师兄还是第一次来参加妖祖祭大比,我一路给你们说说情况吧……各位,请这边走。”紫嫣急忙撇过头去,转而向众年轻弟子介绍起来,心里却好生奇怪。
  怎么没看见那个胖胖的家伙?是睡晚了没起床吗?
  妖宗妖祖祭的比试,按照宁倏一的理解,就是一场典型的奥林匹克。
  来自妖宗、魔宗、正道修士三个阵营的选手,将会在此进行丹、法、武、阵四类比试。
  在这大比上获胜,便是彰显了自家门派的实力,奠定门派在江湖中的地位。
  故而参赛选手不再只是各门派世家的小辈弟子,而多为门派骨干,甚至一门之首、一家之主有时也得下场迎战。
  第一日比试的是丹,归元宗出马的,自然是丹蕴峰的薛长老。
  鉴于薛长老已是炼丹宗师,故而不用一开始就迎战,等到下方的炼丹师们角逐出了头筹,薛长老等各家重量级选手才下场。
  薛长老下场去没多久,场上忽然起了一阵惊叫。
  陆清舟抬起头,便看见妖宗方阵划开了一条道路,两边如云的侍女排开了阵势,在中间铺上了彩色云毯。
  一头火色耀眼的长发出现在众人眼前,各方的惊叫声便如同波浪一般,一波一波袭来。
  “妖王?”
  “妖宗今年竟然派出妖王来比丹?!”
  “妖王会炼丹?”
  妖宗素来以法术见长,妖族之王更是法力无穷、实力雄厚。本以为妖王会留在斗法比试上,没想到第一场竟然就下场了,比试得竟然还是……丹?
  台下众人无不惊讶地张大了嘴,陆清舟却并无半点诧异。
  月归凝虽然人品不算好,却也是个惊才绝艳的天才,聪慧异常,法、丹、阵皆有涉及。
  知道月归凝会炼丹这件事的人寥寥无几,可他未死之前便通过司空舜知晓了——月归凝不仅仅是会炼丹,且还是一名顶级的炼丹宗师,其炼丹造诣天下无人可及。
  因此,当年司空舜才会想到找他来炼制阳炎丹。
  如果不是司空舜在阳炎丹上动的手脚,那么月归凝便是最大嫌疑人。
  只不过……
  月归凝虽然总是处处针对他,可与他并无深仇大恨,没有非要置他于死地的理由,甚至还曾向他伸出援手,故而陆清舟一直没有怀疑过月归凝。
  “本王对炼丹之道也略知一二,见此盛况不免技痒,就想与各位切磋切磋,还望各位不要嫌弃本王才疏学陋、班门弄斧!”月归凝拱手一拜,一挥袖子,朗声道,“各位,请!”
  “陛下过于自谦了!”薛长老急忙回礼,与众家炼丹师代表一起目送月归凝登上斗丹台,又转身走向宁倏一。
  “宁师侄,妖王临时下场,怕是来者不善。老夫想向宁师侄借猫一用……”薛长老微微红着脸。
  他本以为自己身为炼丹宗师,想要获胜不算太难,再加上之前刚刚发生过银刀绑架事件,故而此次他并未带猫出来助威。
  可面前的妖王却让他直觉不妙——妖王必定不会第一场就亲自砸了自己的场子,敢来斗丹定是稳操胜券!
  故而,他也必须做好万全准备。而眼前,可不是正好有一只猫?
  “那怎么……”宁倏一正想拒绝,头上却忽然一轻。
  就看头顶一道白光飘过,陆清舟已经跳到了薛长老的肩膀上,并向他投来了一记目光。
  他想上台去,近距离仔细观察一下妖王月归凝如何炼丹。
  “哎,既然薛长老开了口,我怎么可能拒绝呢!”宁倏一立即改口,又再三叮嘱了一番,这才不情不愿地送薛长老和陆清舟离开。
  有猫在肩,薛长老总算是添了几分底气和信心,跟在炼丹师队伍的最后,上了斗丹台。
  斗丹台高出地面数米,台上隆起一座座长方形座台,供炼丹师们放置炼丹炉。
  薛长老高喝一声,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盅约莫人高的巨鼎,“咚”地一声放在座台上。
  “那便是薛氏一脉祖传的狸丹鼎?”
  “听闻此鼎可提高极品丹药的产率,并减少炸炉几率……”
  四周的炼丹师们交头接耳,向薛长老投来了无比羡慕的目光。
  薛长老得意地哼了一声,便开始专注地向炼丹炉里注入真火,开始暖炉。
  陆清舟趁机打量了一番这尊沉重巨大的炼丹炉,只见青铜炉壁上,雕刻着一只只长毛长尾、尖耳长须的……猫!
  陆清舟:……
  所以,薛家的猫痴症,原来是祖传的!
  “快看!那是什么?”这时,又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叹。
  陆清舟循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那披着深红衣袍、故意坦露着胸肌的红发男人祭出一朵银色的花朵,花瓣四散,飘出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
  一鼎极为玲珑的小炼丹炉从那花朵中露出头脚,轻飘飘地落在了月归凝的手心。
  那是一尊通体银色的小炉鼎,陆清舟眯了眯眼睛,看清那炉壁上雕刻的,竟是一条条细长之物——蛇。
  蛇毒为毒,又可为药,对炼丹师来说,也算是不错的预兆。
  只是这小鼎不过巴掌大,按众炼丹师往日经验来看,体积越小,灵气循环越难疏导,炸炉的可能性就越大。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纳闷,莫不是妖王临时起意来参加比试,都没准备个什么像样的鼎?
  “诸位,请!”月归凝向众人一抱拳,毫无妖王的架子,客客气气地道。
  他抬起头来,湛蓝的眼睛扫过周围一圈,最终落在了陆清舟的身上。
  漂亮的唇轻轻一勾,蓝光流转,让陆清舟浑身一个寒战。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野兽暗中盯上了似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今日丹斗,题为——”
  一道卷轴从斗丹台上落下,上面铁钩银画着三个大字——玉灵丹。
  “玉灵丹?可与玄天门九曲金丹相媲美的疗伤圣药玉灵丹?”台下观战的炼丹师们各个面露凝重。
  玉灵丹,唯有炼丹宗师方能炼制得出。由此看来,台上的比斗最终会成为炼丹宗师们的比拼,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一时间,所有炼丹师都屏住了呼吸,目光全都朝着台上飘去,恨不得突破了界限,飞到斗丹台附近一睹为快。
  斗丹台上倒是鸦雀无声,安静异常。
  知晓了题目,炼丹师们无不聚精会神,挑选药材,开炉炼丹,不敢有一丝松懈。
  便是薛长老这样的大能,也秉着小心谨慎的态度,让陆清舟坐在一旁,自己便着手开始炼丹。
  陆清舟看不懂炼丹之术,只能四处张望,却又与那双湛蓝的犹如水晶珠般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灵猫?”月归凝像是对炼丹毫不在意,随意丢了几片药材进了小小的炼丹炉,目光一直在陆清舟身上打转,用唇语说着喃喃私语,“看来那日在庐陵见到的,便是你了。”
  庐陵?陆清舟顿时提高了警惕,爪子不安地摩擦着地面。
  他看到了什么?
  月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