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一种青色的果实情有独钟,很快就把自己面前的一颗抱着啃完了。
  一旁负责照顾猫主子的薛悠平见状,就不着声色地把自己的那颗推到了他的面前,又被陆清舟漫不经心地啃掉了。
  坐在他左侧的王术见状,也不甘示弱地把自己那份递了过来;而坐在他前排的洛念山见状,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巴结“小师婶”的机会……
  很快,归元宗的弟子们都发现,“小师婶”对那青色的果子情有独钟,来者不拒,一时间纷纷来投喂,直到黄包天跟着他师父敬酒回来,这才急忙阻止了弟子们。
  “要死了要死了!”黄包天用他那胖乎乎的身子咣咣挤开围着的人群,也顾不上什么长幼礼数,一把拎着陆清舟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若换作平日,陆清舟如此机警敏锐,怎可能让这咸猪蹄得手。
  可此时,他脑袋里昏昏沉沉,眼皮耷拉着,四肢麻木无力,整只猫都变成了一条猫毯,懒洋洋地趴在桌面上,被人拎起来,就像是一道白花花的布段子,屁股蹲儿往下赖,眼看着又要耷拉到桌面上。
  “小师婶,你可不能出事啊!你出事了,弟子们的小命可不保哇!”黄包天急忙叫人端来了水,咣咣往陆清舟嘴里倒,却一滴都塞不进去。
  陆清舟被他的无礼举动弄烦了,总算是有了点动静,一巴掌糊了过去,便抓得黄包天几道猫爪印。
  “黄师弟,小师婶怎么了?”洛念山也觉察出陆清舟不对劲,急忙关切地问道。
  “嗐!”黄包天一脸无奈,指了指桌子上被啃了半个的果子道,“你道那是什么玩意儿?那是樟灵果!”
  “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樟灵果?”薛悠平吓了一跳,目光呆滞地看向黄包天怀里乱扑腾的白猫,“……坏了!坏了!”
  看薛悠平也是这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洛念山更加糊涂了:“方才我等也有食用过那果子,并无大碍。这樟灵果到底有何不妥?”
  “对咱们而言,它不过是补充灵气用的灵果,不值一提。但是……”黄包天一边捧着耍酒疯的白猫,一边冲洛念山没好气地道,“对猫而言,那果子一颗就抵得上一盅百年佳酿,你们数数给小师婶喂了多少颗,就是灌了他多少盅,回头呀,就看宁师叔怎么收拾咱们!”
  “所以,小师婶现在是……”王术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自己的皮大概是发痒了,怎就记不住教训,总爱参合作死的事呢。
  “咱们的小师婶啊……”黄包天双手抖了抖白猫,把陆清舟晃得晕头转向,没了力气继续挠人,这才安心地将猫儿塞进怀里。
  “醉啦!”
  “阿雪喝醉了?”宁倏一一愣,这状况还真是他未能料及的,“怎么会?”
  他家阿雪素来自我控制力很好,对外人保持着警觉,自己不在他身边时,他尤为警惕,怎会不知克制地吃那么多樟灵果?
  “有什么不会的?”黄包天一噘嘴巴,摇头晃脑,“这猫啊,看见樟灵果就会心生欢喜,忍不住就去啃。此乃天性,是猫都如此!除非他能提前知晓,做好十足准备来抵抗樟灵果的诱惑……不过我看小师婶这大概是第一次遇见樟灵果吧,否则不会这样胡吃,而师兄弟们又不知道樟灵果的厉害,想哄着小师婶,所以就……”
  “哄?所以说到底,还是你们在觊觎我家阿雪!对不对?看来,你们是又想去爬山了……”宁倏一一眼扫向身旁众人,眼中寒气犹如隐藏着冰雪风暴,即将喷发而出,淹没众人。
  洛念山见状不妙,急忙夺门而逃:“师叔息怒,我得去师尊身边伺候着,不便久留,告辞!”
  “大师兄,等等我!”薛悠平也立即反应过来,立即拿出自己最快的身法,飞一般地逃离现场。
  王术不知爬山为何意,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结果就看头上白光一罩,人便没了踪影。
  “那个……”黄包天眼看宁倏一祭出了万山图,把可怜的剑凌峰首徒收了进去,急忙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求生欲,“师叔息怒啊,这事儿真的与弟子无关啊!弟子若是当时在场,绝不会让师婶吃这么多樟灵果。”
  “……”宁倏一冷眼看着他,似乎在问他: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乖乖自己进万山图里呆着去。
  “这樟灵果其实对猫族而言,也有不少好处。而且,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作用,师叔若是放过弟子,弟子必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黄包天抱着宁倏一的大腿,哭丧着脸求饶。
  “说!”宁倏一嫌弃地甩开他的胖手,冷声道。
  “哎,刚刚师兄他们在场,弟子不便开口。其实呀……”黄包天贼眉鼠眼地凑近过来,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嗓音,“樟灵果还有催情……”
  话还没说完,就看白光一闪,黄包天顿时没了踪影。
  宁倏一呸了一声,将万山图丢在了柜子上。
  “我当这厮要说什么,原来是催……”忽然,他一愣,思想中闪耀出一个小小的火花,啪叽一声,像是打开了血管的开关,让全身血脉都沸腾着涌向了头顶,“情?”
  他咽了一口口水,同手同脚地走到床前,拉开帷帐,轻声问道:“阿雪,你……你没事吧?”
  细长的猫尾巴竖了起来,左右摇摆了两下,又垂落下去。
  猫儿蜷缩成了一团,呼吸平稳,就像是陷入了沉眠,怎么唤也唤不醒,被宁倏一挠烦了,还很不客气地甩了一下尾巴,然后换个姿势继续呼呼大睡。
  压根儿就看不出发……情的样子。
  宁倏一:……
  宁倏一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内心其实是有一点点小期待,此刻,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子,被那黄胖子狠狠耍弄了一把。
  他隔空冲柜子上的万山图点了点手指,将山势图改得面目全非,直接成了地狱模式。
  敢耍他,总得付出点代价!
  黄包天:QAQ冤枉啊~
  ……………………
  夜半三更,万籁俱寂。
  妖祖祭酒宴早已散场,山间灯火零星,唯有树祖身上时而洒落下一些柔和的荧光。
  陆清舟从熟睡中醒来,只觉得浑身燥热,口渴难耐。
  身体里像是烧着一把火,热度让他头晕目眩,本能地想要汲取微凉的空气。
  他从床上挣扎起身,四肢都没什么力气,软绵绵的,连支撑身体都办不到。
  “阿雪,你怎么了?”宁倏一觉察到了动静,一把扶住了陆清舟,却感觉手下的触感……滚烫。
  再看陆清舟,脸颊绯红,眼中水汽弥漫,身子软得像是一滩水,这状况分明就是……
  “阿雪,你……你没事吧?”宁倏一心里明白过来,黄包天并未说谎!
  眼看怀里这平日冷清孤高的人儿变成了一汪春潮,他的心也忍不住地怦怦直跳,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理智。
  “阿宁……我,我有些……有些难受。”陆清舟下意识地想要撕开束缚着自己的衣物,想要接触冰凉的空气。
  他夹紧双腿,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惶然无措。
  脑中蓦然出现那日在庐陵月下的一幕,想起当时宁倏一带给他的触感。
  “难受……这里难受……”他轻声道,语气略带着几分委屈,似乎怎么都没有当时那份爽快的感觉。
  “我,我帮你!”宁倏一一边堵住了几乎要喷出鼻腔的血液,一边覆上陆清舟那只滚烫的手。
  一时间,房间里只听两人越发加重的呼吸声,以及彼此的心跳。
  陆清舟几乎全都依靠在了宁倏一身上,双手环绕在宁倏一脑后,身子轻轻颤抖。
  “阿雪,感觉怎么样?”宁倏一偷偷瞄向陆清舟。
  衣袍大敞,香肩半露,水珠儿沿着曲线滑下,银丝一缕一缕垂落。
  那张素来淡漠的脸上缀着彤彤霞光,眸中流光盈盈,神色动人。
  如此模样的陆清舟,就像是一朵羞答答绽放开的花朵,青涩却诱人,怎能不让人心动?
  宁倏一全力克制着自己,不敢再多看那人两眼。
  可偏偏,身上这妖精却并不安分,竟主动贴近,在他耳边轻声诉求:“像……像上次那样,一起……一起可好?”
  “阿雪,但、但是……”宁倏一稍稍推开了对方,僵直着身子道,“你上次还为此生气,我要是再对你出手,你明早还不扒了我的皮?”
  “可我……难受……”陆清舟呼着热气,用无比委屈的目光盯着宁倏一,“阿宁,我难受……”
  宁倏一的鼻腔顿时冒出一股热涌!
  平日里,撒娇是他惯用的手段,可没想到,他家阿雪撒起娇来,更让人难以招架!
  光是这一声柔柔弱弱的“阿宁”,便要把他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宁倏一猛吸了一口气,一把拥住了对方,指尖深深陷进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之中。
  “阿宁……帮帮我……”
  “……”宁倏一的脸颊也滚烫了起来,仿佛全身都要融化在对方略微沙哑的嗓音中,理智岌岌可危。
  糟糕!他错估了对方的战力,这诱惑绝对是致命级的!
  “阿雪……”他掩着狼狈,音色沙哑地唤道,“你要记得,这是你开的口……”
  “嗯?”陆清舟刚刚回应了一声,转瞬便被推倒在了床铺上,仰面朝天。
  银丝散乱,神色迷离,两人之间忽然拉开的空隙让他无所适从,心里蓦然生出一股失落感,故而本能地伸出手,想要勾住宁倏一的脖子,红唇轻启,喃喃唤着“阿宁”。
  “阿宁,抱着我……”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眸,映着他火热的本心,“阿宁,我要你……”
  见此情景,宁倏一脑中的那根弦“啪”地一声就断开了!
  他手腕红光一闪,一只小药瓶就出现在了手上。
  “那……这可是你自找的!明早可别怪我!”他狠狠咬开瓶盖,倒出了瓶中冰凉的液体。
  真是没想到,玄天秘境最终的馈赠,竟然还真派上用场了!


第40章 40二合一   你不能吃干抹净就不认账啊……
  “啪!”
  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
  只是这次不是宁倏一脑中的断弦之声,也不是为爱激烈的鼓掌,而是传自隔壁的客房。
  客房内,灯火阑珊,显得有几分幽暗。
  地上长影晃动,好似鬼魅魍魉,耀武扬威。
  洛念山额前碎发披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却遮不住那半边红通通的脸颊。
  “师、师尊……我……”洛念山的声音颤抖,肩膀也忍不住地轻轻颤动着,双手紧紧捏作一团,不安地垂于身侧。
  “滚!我没你这样的徒弟!”许子玄坐在床榻上,披着一件睡袍,满脸怒意。
  那双惹眼的红唇,几乎要喷出火来。
  “师尊,徒儿知错!求师尊不要赶走徒儿!”洛念山跪着爬了几步,拉住了许子玄的裤脚,用一种从未有过的低沉哭腔,哭诉祈求着,“徒儿是情不自禁,徒儿对师尊……”
  “闭嘴!”许子玄急忙大喝,制止洛念山继续说下去。
  他一点都不想听自己的亲传弟子对自己倾诉爱慕。
  欺师灭祖,离经叛道之人,有他一个就够了!
  “师尊……”洛念山无比绝望,拉住了许子玄的裤脚便不肯松手。
  这一夜本可安生无事,可偏偏他从宁倏一那屋回来后,看见他师尊在床上入定冥想。
  他守在许子玄身边,可许子玄一直闭着双眼,倒像是入了沉睡状态。
  昔日那冷漠平静的脸颊,染着两抹红晕,好似天边朝霞;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紧紧闭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颤动;那红润饱满的唇,更是透着诱人的光泽,微微开启……
  洛念山本想给自家师尊盖上一层毛毯,却忽听师尊口中弱弱地念叨着。
  他凑近一听,只听许子玄口呼“师尊”,不停乞求着对方别走别离开,甚至,还求着对方抱抱自己……
  听见师尊口中冒出如此有违常伦大逆不道之词,洛念山却不觉得意外。
  许子玄平日虽然一直隐藏着心思,可跟随在他身边这么久,看着他一次次为了那个人入魔,洛念山早已明白。
  许子玄对陆清舟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师徒之谊。他的心早已被烈阳剑陆清舟独占,根本装不下别人。
  可他,却偏偏与许子玄走上了同一条不伦之路,爱上了自己的师尊……
  “师尊……你醒醒,看看我,我不是师祖啊……”洛念山俯身凑近,细看那张绝美容颜,心里狂跳不已。
  他已经不想继续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守在师尊身边了,也不想继续压抑着心底的感情。
  至少,给他一个尝试的机会,哪怕会被拒绝……
  洛念山垂下头,轻轻覆在那双朝思暮想的红唇上,只觉得那唇瓣柔软温暖,品尝起来十分美味,便不由得入了痴迷,越发投入……
  可谁想,许子玄竟忽然睁开了眼睛,猛地推开他,起手便是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打得洛念山口中满是血腥气味,心里慌乱,于是拉住了许子玄不放。
  他自知,只要今日放开了手,师尊便再也不会理他半句……
  莫说是感情得到回应了,就是连往日的师徒之情都不复存在。
  许子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渐渐冷静了下来。
  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脚踝不放,满脸欲哭表情的洛念山,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另一幅画面。
  同样也是在这妖宗的客房里,他当时不也抱着同样的心情,想要去吻一吻师尊,抱一抱师尊,彻底占有那个雪白的人……
  当年事情过于复杂,非他一人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