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老子跟你们拼了!”银刀眼看小弟惨遭毒手,立即挣扎起来,伸长利爪朝着前方直捞,却毫无杀伤力,白费了力气。
  “灵猫怎么这么弱?”拎着银刀的灰衣人提起手里的猫儿,疑惑地问,“不会是弄错了吧?主人要的是……”
  “白猫!”一人道,又指了指银刀的皮毛,“是白色的。”
  “宁倏一身边的。”另一人斜眼看了下银刀,肯定地说,“的确是在宁倏一洞府前抓来的。”
  “灵猫……这只猫的气味和其他猫不太一样,应当是灵猫的独特之处,”最后一人动了动鼻子,“或许灵猫一族早已没落,落到主人手里,也只能任其玩弄……嘿嘿……”
  那人笑得猥琐,银刀浑身一抖,尾巴都变得僵硬了几分。
  “昔日皇族,如今只能沦为玩宠,倒还不如我等,哈哈哈哈……”几个灰衣人都大笑起来,气得银刀浑身炸毛,而躲在树荫中的橘猫也忍不住地伸出了利爪。
  “至于你们,连被主人玩弄的价值都没有,就用来满足一下我等吧……”其中一人走到了小猫们的面前,亮出锋利的爪牙,勾起一抹冷笑,“虐杀昔日贵族的滋味儿,应当很爽吧?”
  “住手!”银刀血往头上涌,毛发向外蓬起,胸前那银灰色的弯刀也愈发明显。
  与此同时,橘猫也几乎快要按捺不住胸中的气愤,身形渐渐起了变化,脚爪上的毛发脱落,四肢变长,树干因为陡然增加了重量而发出了“嘎吱”声响……
  “放开他们!”空中,忽然飘下一声冷冷的猫叫,打断了橘猫化形。
  “又来一个找死……”那逞凶的灰衣人得意地仰起头,却见一黑影笼罩在其头顶。
  “老三!”拎着银刀的灰衣人忽然大惊失色,大叫了一声,“快闪开!”
  那叫老三的灰衣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从天而降的巨大飞禽狠狠压制在了地上。
  “啊!”他惨叫了一声,陷入地石,全身骨骼发出了“咔嚓”声响,似乎被压碎成了粉末。
  “雕神!白老大!”众猫顿时兴奋地叫道,眼中满是欣喜。
  灰衣人抬起头来,才发觉那金雕的身上还有一只猫。
  那是一只全身雪白,气质高冷的猫儿,他那双漂亮的猫眼中,似乎含着无尽深渊,让人一眼望不透,隐隐有着王者之气。
  “看来是我们弄错了!”灰衣人立即明白过来,眼前那只体型比银刀小了一圈的白猫,才是他们此次前来的真正目标。
  可棘手的是,目标身下的这只金雕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手下,给手下一记眼神,接着便拎起了银刀,忽地转身,朝着那悬崖纵身一跃。
  与此同时,他的灰衣手下则顺手捞起地上的小猫,往另一边的林子里冲去。
  “雕兄!”陆清舟急忙跳下金雕,大呼了一声,“追!”
  金雕会意立即展翅,掠过悬崖,俯冲而下,去追那为首之人。
  与此同时,一直躲在一旁的橘猫也突然蹦了出来,势如炮弹,一头撞进跑在最前面的灰衣人怀里。
  那灰衣人只觉胸前像是挨了一记敲钟棍,喷了一口血,整个身子都向后倒飞,直直砸在了其他两名灰衣人的脚边。
  “谁?”另外两名灰衣人险险躲过,正低头看去,却忽然听见一阵树叶声响,双双仰起头来。
  只见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踩着其中一人的脸,将其一脚踩下去半截,又借力弹起,飞扑向另一名灰衣人,一掌生风,扇得那人头歪向了一旁,身子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三名灰衣人直接跌坐一团,心里无不掀起了惊涛骇浪……
  攻击他们的,是猫!是灵猫!
  “喂……”橘猫冲着那三名灰衣人亮出了尖利的獠牙,低吼着,“刚刚是谁说我们猫族只能沦落为玩宠?”
  灰衣人的目光情不自禁地飘向了其中一人,那人吓得一个哆嗦,急忙给同伴使眼色。
  “情况不妙,赶紧撤!”
  本以为只要对付一只灵猫,他们三个应当足以应付,才故意让老大引开了那只厉害的金雕,想引诱那只白猫走进他们的包围圈。
  可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另一只灵猫,且……
  两只灵猫的战力比先前那些猫儿高了不知多少倍,一出手便将他们打蒙了,他们这才明白,自己距离这些妖皇后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现在,他们已经不寄希望于绑架一只灵猫回妖宗,只希望他们能够全身而退,将这条消息带给主人。
  “去死吧!”灰衣人各自将怀中的小猫儿们朝着悬崖的方向抛去,陆清舟见状,立即扑过去,尾巴一勾,将那只伤势最重的黑猫勾了回来,直直飞向橘猫。
  橘猫用自己柔软而圆滚滚的肚皮接下了黑猫,稍稍松了一口气,再一抬头,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几只小猫被丢出了悬崖,那白猫也跟着一跃而起,跳出了悬崖峭壁。
  “大佬!”橘猫大惊失色,也顾不上再继续追那几个灰衣人,甩开短小的四肢,蹿上悬崖高处向下望去。
  脚下云卷云舒,一片白茫茫的云海,却不见几只猫儿踪迹。
  “大佬!”
  就在橘猫焦急不已,大声呼唤之时,那厚厚的云层忽然凸起,一丝丝白雾如同泉涌一般飘散,一道白色身影,拨开云海,扶摇直上。
  一袭白衣恍如仙子,一头银发映着日华,一张清秀的脸庞显露着一丝温柔。
  他的怀中,还抱着几只喵喵惊叫的小猫儿。
  “哇,白老大变成人了!”
  “白老大原来是真正的灵猫!”
  “老大不愧是老大……”
  陆清舟抿唇轻轻一笑,倒又迷倒了一群小猫儿,一个个不分雌雄都嚷着要给白老大生崽子,浑然忘了方才的惊险。
  陆清舟捧着猫儿,将他们带上了山崖,交托给橘猫。
  他又把那只受了伤的黑猫捧起,从项圈里找了些灵丹妙药,小心翼翼地喂给了黑猫服用,动作轻柔,神色温和,暖得黑猫双眼湿润,亮闪闪的:“白老大……”
  “安心养伤,有雕兄在,银刀必定不会有事。”陆清舟轻轻抚摸着黑猫的皮毛,转头却发现那只胖橘正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
  橘猫圆溜溜的眼睛里映着他那白色的倒影,脸上的神色也不似往日,显得有几分庄重。
  “您……您真的是灵猫一族吗?”
  “我不知道……”陆清舟微微摇了摇头,颇为无奈,“你们别把我当作妖怪就好。”
  他本来就不是猫,而宁倏一也从未说过这白猫原本是什么品种,亦不知为何这白猫化人形后会变成他陆清舟的样子。
  到底是灵猫一族的缘故,还是因为他这残魂,也不得而知……
  “不,不会,能变身为人的,定是灵猫一族!”橘猫两眼放光,立起了身子,两手放在胸前,像是要作揖,“其实……”
  他话还未说完,就听高空传来一声啼鸣。
  就看金雕从天而降,沾了血的爪子紧紧蜷缩,爪子的缝隙中,可以看见银刀那一袭白色的皮毛。
  众猫无不紧张了一阵,直到那爪子间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猫头,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嚎叫:
  “兄弟们,我银刀,又回来啦……”
  见他这么活泼,陆清舟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雕兄爪子上的那些血,应当是那个为首的灰衣人留下的。
  雕兄带回了银刀,却未能带回那灰衣人,看来那灰衣人应当是负伤逃离了。
  能从金雕手里逃走,那人恐怕的确是妖王身边的鼬一族。
  妖王……月归凝,那可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狡诈之徒!
  “阿嚏!”
  数里之外的碧波上,一艘高大的楼船里传来了一阵喷嚏声。
  几名侍从手忙脚乱地捧着脸盆、茶盏在走廊里飞奔,及时赶到一扇红木门前,各个紧张地提起了气,低声问道:“陛下?”
  “无碍,”房间里传来了一阵慵懒的声调,窗纱上透着一道黑影,向他们挥了挥,“都滚吧。”
  “是……”
  门口的侍从退开了去,屋里又传来一声怒骂:“不是让你们都滚吗!?”
  “是,是,奴婢这就滚,陛下息怒!”
  一息之间,几名银发美人衣不裹体,狼狈地推开屋门逃了出来,个个脸上都染着红晕,羞愧地化作原型逃遁而去。
  屋子里,那宽大的软塌上,一只雪白的手臂探出了被窝,又猛地蜷缩了回去。
  “唉,”月归凝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在被窝里略带委屈地嗅着鼻子,“大陆北边怎么这么冷!”
  因为自身本体特殊,他特别畏惧寒冷,就算晚上找了这么多人来给他暖床,一夜之后依然让他手脚发凉。
  他无比怀念几十年前的某一夜,在那人温暖的怀抱里熬过最艰难的时刻,那人恰到好处的体温,令他无比眷恋。
  可……那人已经不在了。
  他找了无数替代品,甚至还找了能与变异火灵根媲美的火龙血统,却依然温暖不了他这冰冷的身躯。
  他忽然想起前不久在那庐陵的月神河上望见的一幕,月色下暧昧不清的两道身影,还有那银发面具之人所呼出的热气,不知为何,竟让他莫名心动,产生了一丝热度。
  若把另一人换作是自己……光是想想,他就浑身发热。
  “嗯……”月归凝忽然睁开了湛蓝如空的眼睛,闪过一抹流光。
  “小美人,你在哪里呢……”他忽然轻笑,方才的暴躁也瞬息烟消云散,直到……
  “陛下!不好了!”门外,又传来侍从们惊慌的叫声。
  “怎么了?”月归凝皱起眉头,从被窝里探出了身子,火色长发顷刻披落至地面。
  “鼠由将军回来了,身负重伤!”
  “陛下!”这时,门外传来鼠由略显虚弱的声音,“属下办事不利,未能将那灵猫带回,请陛下降罪!”
  “哦?莫非你们被归元宗察觉了?”
  “启禀陛下,并未被归元宗察觉,但那灵猫确实狡猾……”鼠由提着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不着声色地将自己逮错了猫的罪责,转移嫁祸给了对方。
  不是我等太粗心,而是对方太狡诈,竟然使用了替身,而且还不止一只!
  “呵,有意思。”月归凝蜷着自己的火发,轻启红唇,在嘴角挂上一抹浅浅的笑意,“让紫嫣去一趟归元宗。”
  “陛下是要?”
  “妖祖祭近在眼前,让紫嫣将本王的请帖送至归元宗。树祖他老人家也对这个宁倏一很感兴趣,本王倒是要亲自会会他,还有他的猫……”月归凝低笑,松开手,又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事情都办完了,赶紧回妖宗吧,本王片刻都不想待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地方!”
  “是……”鼠由将军低声应道,心里却不免犯起嘀咕。
  不是陛下您自己不顾劝阻,非要跑来北边散心的吗?
  怪谁呢?
  归元宗很快就收到了妖宗的请帖。
  妖祖祭,每五十年一次,为妖宗树祖庆贺寿辰。
  树祖是当今世上年纪最大的长者,曾是妖皇的左膀右臂,也是妖宗最大的靠山。
  哪怕是当年修真第一人的百里重山,也得对妖宗树祖恭恭敬敬,行小辈之礼,以显尊重。
  在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眼里,从不分人族妖族,天下苍生一视同仁,所以每到生辰时,他便会拿出恰好成熟的灵果来款待众人。
  树祖灵果可以滋润经脉,提升修为,只是每五十年才结二十多个果子,极为珍稀。
  故而每次妖祖祭,只会邀请每个势力权位最重之人品尝灵果,其余随同前来的则不在灵果宴邀请名列中。
  然而,这一次妖王亲笔书写的请帖中,却把宁倏一也列在了灵果宴名列中,着实让人惊讶。
  “我族素来敬佩强者,此次玄天秘境,若非宁师叔相助,我妖族子弟怕是第一关便很难过得去。若非宁师叔和归元宗众位师兄竭力厮杀,也不会让那巨鼠伏诛……”
  作为妖王的代表,也是亲眼所见宁倏一的强悍,紫嫣在宁倏一面前,自是恭恭敬敬:“陛下特意命我前来,邀请宁师叔一同参与妖祖祭,分享树祖灵果。”
  “师弟,你怎么看……”许子玄将请帖递给了宁倏一,宁倏一接过请帖,眉毛情不自禁地向上翘起,略带深意地瞥着紫嫣一行人:“妖王这么好心?”
  那日洞府前所发生的绑架,他已经从陆清舟那儿听说了,心里自然清楚妖王打得什么鬼主意。
  但,他又怎么会怕了妖王?敢打他家阿雪主意,他自然要去剁了那妖王的爪子——哪怕他没有爪子。
  而且,妖族境地内,不是还有一样东西要给阿雪拿回来?
  “那就多谢妖王陛下垂青了。”宁倏一垂眼浏览了一遍请帖,各般情绪都隐藏在垂下的眼眸之中。
  “在下定不会叫他失望!”
  一个多月后,一艘更为气派而华丽的龙舟自归元宗上空缓缓而升。
  “莫长老,有劳坐镇门派了!”许子玄向前来送行的一干人抱拳,郑重托付。
  此次前往妖祖祭,除了宁倏一与许子玄外,还有战天云、薛长老等各峰重要级别的人物。
  毕竟,参加妖祖祭,可不只是为了去吃吃喝喝,观赏美丽的妖族舞姬华丽的舞蹈。
  更多是的为了那祭典上正邪各大门派相互的角逐较量!
  天下正道第一门派,自然不能输给魔宗、妖宗!
  除了各峰骨干之外,洛念山、黄包天、薛悠平和王术等一帮小辈之中的佼佼者自然也随着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