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朝宁倏一抱拳行礼。
  “宁师叔,弟子也是奉家师和峰主之命,特意为先前的鲁莽负荆请罪,望师叔包涵!”另一边,却是那个之前眼高手低,看宁倏一不太顺眼故意使手段的剑凌峰大弟子王术。
  这两人一个出了名的纨绔,一个出了名的倨傲,可眼下却都一改往日作风,满脸严肃地堵在洞府门口,好像两名身负重任的死士,大有不完成任务就不回头的决心。
  另外便是,这两人的脚边,还趴着一团又一团的团子。
  团子们本是打着哈气看两脚兽的热闹,但在看见陆清舟后,立即起身,朝着陆清舟这边滚了过来。
  “小白!”
  “大佬!”
  “白老大!”
  一窝蜂的猫儿,汇聚成一股河流,险些要把当中站着的几人给冲倒。
  “你们怎么来了?”陆清舟疑惑地看着群猫。银刀第一个蹿到陆清舟面前,低头就想往他脖子上蹭:“喵,小白,听说你失踪了,我们都好担心你啊~”
  结果这脑袋还没凑上那雪白柔软的皮毛,银刀忽然感到脖子后一僵,视野变得晃荡起来——有人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了!
  “喵,哪个愚蠢的二脚兽,竟然敢这样折辱本大爷!”银刀扭头怒喝,却看见一双冰冷的眼睛在他的脖子上瞄了一眼。
  那感觉,就像是有人用冰冷的刀刃,割开了他的脖子,叫猫心寒!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宁倏一甩手将那大白猫丢了出去,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毛发飞扬,忍耐力几乎快要抵达临界值。
  薛悠平急忙接住了自家老爷子的心头宝,和王术对视一眼,两人皆给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敢怠慢,急忙你一言我一语地解释:
  “宁师叔,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事情还得追溯到头一天晚上,宁倏一一气之下,毁掉了洞府里几处百里重山飞升前留下的特殊阵法。
  此后,夜半时分,剑凌峰的李三九在峰顶冥想时忽然见到了百里老祖的虚影。
  他听得百里老祖的敦敦教诲,老祖责备他教人无方,误人子弟,要他将座下劣徒王术送到宁倏一身边狠狠磨炼。
  百里老祖的话,在剑凌峰乃至整个归元宗都是违抗不得的旨意。
  于是,李三九急忙给老祖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冲去弟子房舍,把还在睡梦中的王术拎着耳朵提了出来,训斥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便打发来了宁倏一面前。
  无独有偶,丹蕴峰的薛长老这天晚上也在炼丹途中受到天道感召,见到了百里老祖的幻象,教他将自己的后人送至宁倏一门下,言其可成就另一番大道。
  薛长老醒来后,也不炼丹了,熄灭炉中火,招来薛悠平,祖孙俩促膝长谈了一整夜。
  也不知两人都说了些什么,总之,第二天一早,薛悠平就被派来剑凌峰,到了宁倏一的门前,自请当一名“铲屎官”,专门照顾“小师婶”的起居。
  至于这群猫儿,则是在墙角偷听了薛家祖孙的谈话,知道陆清舟已经回到归元宗,连夜跑来洞府门前守着,等着他们的“王”驾。
  “岂有此理,当我这儿是幼儿园?!”宁倏一不用想都知道,这八成是百里重山故意报复他昨晚所为,故意要给他和阿雪添堵,自是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一脚登天,去找百里重山松松筋骨。
  “不行,我和阿雪的二人世界,岂能被你们打扰?滚滚滚,都给我滚回去!”宁倏一说罢就要撵人,可薛悠平和王术却如同木头人一般,一左一右恭恭敬敬地立在两旁,异口同声地道:“请宁师叔收留弟子!”
  两人还一起掀起衣摆,双膝跪地,恭敬地给宁倏一磕了一记响头:“请师叔收留!”
  “呵,仗着你们是小辈,觉得我不敢以大欺小?行,跟你们这些小辈不便动手,走,跟我找你们家长去!”宁倏一像是拎小鸡似的一手拎着一个,气呼呼地迈开双腿,一溜小跑下了山去。
  于是这天早上剑凌峰的弟子们便惊讶地看见,他们素来趾高气昂的首席弟子和素来仗势欺人的丹蕴峰恶少,齐刷刷地屁股挨着台阶,被狼狈地拖下了峰去,发出了猪一般的号叫。
  两人的心态崩得一塌糊涂,以手遮面,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们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群猫乐呵呵地看着两脚兽们上演相爱相杀的剧目,时而还给鼓鼓掌,在地上打个滚,冲陆清舟露出柔软的肚皮。
  “大佬,求舔毛!”
  “老大,求么么哒!”
  “白老大,我要给你生崽子!~”
  看着满地的团子,素来喜清净的陆清舟心情与方才的宁倏一没什么区别,只想一手一只,将这些团子拍飞出去……
  忽然,林子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群猫停下了动静,一起朝着树林看去,就瞧见一只圆滚滚胖乎乎的橘色团子从两片灌木叶中滚了出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毛线球。
  那毛线球越滚越近,再仔细一瞧,可不是玄机峰那只胖墩墩的橘猫?
  眼看橘猫就要扑过来,陆清舟淡定地竖起一只爪子,一掌便将那橘球儿给抵住了。
  “大、大佬~~你可想死我啦~~”橘猫把一张大饼脸凑过来,喵呜喵呜叫着,两只爪子在半空中乱挥舞,可惜,短了点,够不着。
  “又是你这个臭小子!”银刀认出了这只橘猫,顿时火冒三丈,猛拍巴掌,“就是你,偷了薛老头请客用的灵食宴席,还嫁祸给我们!害我们被薛老头克扣零嘴!”
  “嗯?”陆清舟闻言瞟了那橘猫一眼,仔细把先前的事想了一遍,顿时明白了过来——当初他是上了橘猫的当,真把招待客人的宴席当作猫儿们的加餐了。
  怪不得自从他用鱼干换来一桌美食后,这些猫儿的待遇就直线下降了,原来中间还有橘猫的这一手笔。
  陆清舟觉得脸皮发烫,没想到自己重生了也还是个拎不清的,竟然会被一只猫蒙骗!
  这橘猫,可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老实憨厚……
  陆清舟爪上用力一推,便将那橘色的球儿又给推了出去。
  “你们在此不得喧哗,不得吵闹,若无大事,勿来扰我。”面对群猫的过度热情,陆清舟决意暂时缩回自己的洞府,不仅如此,他还关上了洞府的气墙,把一切声响都隔绝在了外面。
  眼看白老大竟然丢下他们不顾,猫儿们都有些傻眼。
  平日白老大再有不悦,也不会给他们吃闭门羹啊!
  想来想去,定是这最后出现的橘胖子惹了老大,老大只是在生这胖子的气!
  “哼,这小子,先前嫁祸我们,如今还敢惹小白生气!”银刀看着滚落在猫儿圈中的胖橘,顿时摩拳擦掌,露出了雪白的獠牙,“今天老天开眼,小白也不会再护着你,小的们,给我好好招待招待这位兄弟!”
  “喵嗷~!”猫儿们纷纷仰起头来,齐声叫道,叫得橘猫瑟瑟发抖,用肥嘟嘟的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大饼脸。
  糟糕,药丸,救命!QAQ~
  就在猫儿们朝着橘猫逼近之时,不远处的树林中,出现了几道淡淡的影子,融入了树木的黑影之中。
  他们蒙着脸面,露出一双不似常人的眼睛,警惕地打量着洞府门前。
  看着那白色的猫儿发出了一声号令,群猫便一起涌向一只球形物体,为首之人朝着几名手下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
  几道灰色身影顿时没入四周的草丛里。
  洞府门口的局面一片混乱,胖橘索性把自己滚成了一个球,朝着四面八方乱撞,以“实力”碾压群猫。
  “左边,给我围住他,堵住他!”银刀站在高处,高声冲着下面的小弟发号施令,指挥着猫儿们的行动,全然不知大祸临头。
  直到一道灰色的影子忽然从背后笼罩在了他的身上,他这才猛地向外跳了起来:“谁!?”
  四爪还未落地,整个身体被人掐住了脖后肉一把捞走,动作快得如同一阵疾风刮过,众猫只听见一声银刀的嚎叫,抬起头来时,却早已没了银刀的踪迹。
  “喵喵喵?”
  “银老大呢?”
  猫儿们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唯有那只被围堵群殴的橘猫一跃而起,扯开了嗓子大叫了一声:“不好啦!银老大被人劫持啦!”
  群猫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失声惊叫,在慌乱之中滚成了一团。
  “别慌!你、还有你、你、你……”胖橘跳到了高处,点了几个后腿结实,看起来很能跑的猫儿,指向那灰影离去的方向,“循着银老大的味道,追上那群歹徒!记住,追上后先沿途做记号,不要打草惊蛇!”
  在群猫无首的状况下,对于橘猫的强势崛起,猫儿们几乎本能地顺从,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他们的银刀老大的性命安危。
  猫儿们抛开一切成见,领命便钻进了树丛,飞快地在林子里跑开了。
  “你们,跟我一起叩开大佬的门,把大佬召唤出来!”胖橘又招呼着剩下的猫儿,一起聚拢在了陆清舟的洞府门前,齐刷刷地对着那透明气墙拍打叫嚷。
  一时间,喵喵声此起彼伏,不绝入耳,仿佛春天来临了一般。


第38章 38二合一   在下定不会叫他失望!……
  陆清舟本独自在洞府里闭目养神,却忽然听得外面喵声一片,气墙被挠得“咯吱”“咯吱”,发出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刺耳声响。
  他微微蹙起了眉头,起身走了出去。
  “老大不好啦!”
  “大佬,快,出事啦!”
  猫儿们见得白猫气定若闲地走出来,急忙围了上去,一张张猫儿脸被那气墙压得变了形,各个都成了猫饼。
  “怎么了?”陆清舟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些猫儿素来乖巧安静,很少这样集体闹腾。
  再加上,猫群里竟然没了银刀的身影……
  陆清舟立即预感到,出事了!
  “银刀被抓走了!”橘猫一边拍着气墙,一边气喘吁吁地叫道。
  “什么?”陆清舟急忙打开气墙,跳到橘猫身旁,“什么人干的!?”
  “我也不知道,那些人速度极快,根本看不清。但是……”橘猫动了动鼻尖儿,无比笃定地道,“我觉得他们不像是人,因为我在他们身上嗅到了一股黄大仙的骚臭味儿!”
  “黄大仙?莫非是……”陆清舟眼眸微睁,脑中闪过几个可疑人物的身影。
  那几人都是当今妖王的得力手下,擅长藏匿,更擅长逃跑……
  但是他们来做什么?归元宗和妖宗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抓一只普通猫?
  不对!陆清舟忽然想起,银刀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是灵猫混血!
  妖王的目标莫非是灵猫族?难道他想得到传说中的妖皇传承?
  想到这里,陆清舟踩着橘猫的大饼脸,一跃而起,跳上门口的高大山石,仰天喵呜嗷嗷叫了几声。
  没多久,就听上空传来一声鹰唳,似是在回应着他。
  接着,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扇出的风儿将小猫儿们吹得东倒西歪。
  “雕……雕!”众猫看见了天敌,各个吓得瑟瑟发抖,躲进了树丛,却又不放心地盯着陆清舟和橘猫,不敢走远。
  可他们发现,陆清舟不但对金雕毫无惧意,竟然还和那只可怕的猛禽交流了起来,着实让一群猫儿又一次对陆清舟生出了无比的崇拜之情。
  竟然能将此等猛禽当作奴仆使唤,白老大不愧是白老大,简直是猫中王者,说什么也得给他生一窝两窝三四窝猫崽子!
  陆清舟把事情的经过简单交代了一番,金雕立即让他爬上自己的后背,打算载着他起飞。
  橘猫也想跟着蹭飞,可他刚想跳上金雕后背,就被金雕掀起的一翅膀扇飞了。
  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他委屈巴巴地抬起头来,却看那金雕看向他的目光冰冷,透露着一番杀意,似乎在说:
  汝,找死乎?
  “那个……大佬,请您和雕前辈自由地飞!”橘猫也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为了自己这条重于泰山的小命,急忙自觉地滚到了远处,“小的在下面为两位带路!”
  说罢,他一骨碌钻进了草丛里。
  金雕自是满意地啼鸣了一声,载起了陆清舟,拍着翅膀,在剑凌峰的竹林上掠过。
  橘猫在竹林里灵活地穿梭,就像是一个橙色的球,飞快地向前滚动。
  先前派出去的猫儿沿途留下了不少气味,橘猫也一路跟踪,一直跟到剑凌峰后山,几乎快要逼近悬崖。
  “喵了个咪,放开老子!”前面不远处传来了银刀的挣扎声,还有几只小猫的痛呼惨叫。
  橘猫心道不妙,将自己隐藏于一片树荫蒙蔽之中,弓着身子,探出脑袋。
  只见几名灰衣人立于悬崖边,其中一人拎着银刀,冷眼看着眼前几只毫无战斗力的猫团儿。
  而另几名灰衣人,则将那些小可怜团团围住,眼中满是得意,显得有几分诡异。
  “这就是猫啊……”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将几只小猫踢到银刀面前,“妖皇后裔,就是这么些不成气候的玩意儿?还敢跟踪至此,当真以为我们察觉不到你们?”
  “放开银……银刀老大!”一只黑猫努力向银刀伸出了爪子,却被那人狠狠地踩在了地上,踩得骨骼咔咔作响。
  “猫族不是向来自诩高贵,不屑与我等同伍么?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那人高声笑着,能将曾经的兽中贵族踩在脚底,他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扭曲的餍足感,“真是落魄啊!怕是连人类小儿,都能拧断你们的脖子!”
  “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