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倘若他能有那份底气和实力,定要让师叔尝尝四十尺大刀的威力!
  “大师侄,这庐陵可是个好地方,特别适合小两口去……”宁倏一不但不能体会洛念山的气恼,还偏偏凑到洛念山耳边,用一副不着调的语气笑道,“改日你可以带着你那美人师尊,去那月神河边放个情缘灯,花前月下,卿卿……”
  “师、师叔!”洛念山耳朵发麻,再也听不下去了,他脚下一跺,那飞剑便像是抽了风似的,一路横冲直撞地冲向了剑凌峰峰顶。
  剑凌峰的弟子们抬起头来,便看见一道气浪冲向山巅,气势如虹,半空还隐约飘来几句浪人荤话……
  “哎,大师侄你慢点啊,男人不能快……”
  “师叔!”
  宁倏一这短短一路,把素来好脾气、温和待人的归元宗大师兄给逗得面红耳赤,七窍生烟。
  最后忍无可忍的洛念山径直将他往洞府门口一丢,便头也不回地御剑飞遁,片刻便飘远了去,避犹不及。
  “这么不经逗,无趣!”宁倏一暗自呸了一口,“像你这样,没我帮忙,得追人追到何年马月啊!注孤生!”
  狠狠吐槽完洛念山,他又想到在洞府里等着自己的“美人”,顿时心急火燎,转身就想钻进洞府。
  “阿雪,我们来把之前没做完的事做……”他话音未落,就听“砰”的一声,整个洞府都因为这猛烈的撞击震得晃动起来。
  “啊……”宁倏一的厚脸皮贴着一道气墙,四肢在气墙上划动了两下,方才弱弱地唤道,“阿雪,让我进去啊……”


第36章 36取悦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我都甘之……
  宁倏一先前得意过头,却不想刚一回来就吃了闭门羹。
  他在洞府门外敲了许久,后来干脆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差点惹来剑凌峰众弟子的围观,陆清舟怕脸丢大了,这才撤了洞府门口的禁制,放了他进去。
  一钻进洞府,便见陆清舟身着一袭白衣,高冷严肃地坐在桌前。
  一双秀眉几乎快要拧在一起,黑漆漆的瞳眸里透着阵阵怨气。
  “你可知错了?”陆清舟抬眼问道。
  “我错了!我错了!”宁倏一立即扑到了陆清舟的腿边,拉着那双略凉的手,极为认真地道,“那天我不该因为你变成了猫就停手,应当一视同仁,继续做完……”
  “闭、闭嘴!”陆清舟听了这话,顿时脸颊通红,急忙斥道,“怎可如此不知廉耻!”
  “那……阿雪可是怪我技术还不够好?伺候得不舒服?”宁倏一微微侧过头,一脸天真无辜善良平和,“让你难受了吗?”
  “你……”陆清舟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平心而论,宁倏一的手法极为巧妙,伺候得他理智断线,忘乎所以……
  可越是这样,清醒过来后,他便越不能接受事实。
  “你怎可……怎可在那种地方,做那种不知廉耻之事!”陆清舟气到声音发抖。
  他一世君子,修身养性,昔日便是连自。渎都未曾试过。倘若不是魔尊强迫,他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鱼水之欢是怎么回事。
  可哪怕是魔尊,也是将他藏在了阴暗的密室里,哪像宁倏一,竟然以天为席以地为庐以月为烛,对着他上下其手、随意胡来。
  更可气的是,这具身体也不知为何,竟然极为灵敏,被宁倏一随意摸了两下便……说出去,他陆清舟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原来阿雪不喜欢野,呀!”宁倏一一拍巴掌,恍然大悟,抬起头来冲陆清舟灿烂一笑,笑得浪里个浪,“那以后我们只在家里!”
  “谁要做这种……”陆清舟话音未落,就看宁倏一忽然蹿起来,抱住了他的月要,将他一下抱上了桌子。
  “做什么?放手!”陆清舟的心顿时怦怦直跳,宁倏一的手却顺着他脑后的发丝轻轻一滑,滑落到了他的衣领后。
  温热的手掌就像是千万只虫蚁过境,引得陆清舟无法控制得颤抖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阿雪,你已经不是那个极为内敛的烈阳剑陆清舟了。”宁倏一的眼眸中少有地含着一丝愧疚,“现在的你变成了一只猫,猫的敏感度和人不一样,只要这样稍稍一碰触……”
  他忽然凑上前来,一手抬起了陆清舟的下巴……
  陆清舟几乎支撑不住身体,软绵绵地靠在了宁倏一的身上,空气里尽是呼吸声。
  “看,猫族的本能可比人类难以控制。先前你情窦未开,我不敢逼你,但既然你已经认清了本心,我自然要帮你纾,解。倘若积压太多,我怕你在外失了控制……”宁倏一用着无比认真的语气,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着荤话,“万一你控制不住,扑了那群小母猫,咱们洞里得塞多少小猫崽?”
  “……”陆清舟难堪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怪不得,他本是一个清欢寡欲之人,那天竟然会那么容易就失了神智,让宁倏一在外面对他胡作非为,还一不小心……
  “再说了,那天你不是也有爽到嘛!你我两情相悦,又能让彼此舒服,干嘛要这么排斥?”
  待陆清舟回过神来之时,发觉自己的衣领已经被扯松散……
  “等等……”
  “阿雪,我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忍得好辛苦啊!”宁倏一轻轻吻了一下陆清舟的脸,在他耳边委屈地低声喃喃,“你还要我继续等多久?我好难受……”
  “……”一听宁倏一这撒娇般的语气,陆清舟就没辙,甚至忘了他本是打算教训宁倏一一顿,让他不要再那么放肆的。
  宁倏一对陆清舟的脾气拿捏得正好,他微微勾起唇角,不断说着撒娇埋怨的话,同时逗弄着对方,让陆清舟逐渐丧失思考的能力。
  “你……”
  陆清舟也不知自己是何时,又是怎么被放倒在石桌上的,背后传来的冰凉触感,又让他理智回魂了片刻。
  眼中所看见的,是宁倏一温柔的神色,仿佛在对待一件珍宝,小心呵护着。
  于是,一切想要责备、训斥的话,便又吞回了肚子里。
  喉头微动,眼角微微有几分湿润。
  “我这样的身体……”他犹豫着,踌躇着缓缓开口,用无比轻微的声音叹道,“真的能取悦你?”
  就算此时这具身体不曾被魔尊强迫,可那些往事却深深印刻在脑海中,让他无时无刻不想起,自己曾经屈从于人的羞耻模样。
  就他这破败又残缺的魂魄,也不知到底哪里能吸引宁倏一。
  若换做他人,不是早该嫌弃了吗?
  宁倏一万万没想到陆清舟会藏有这般深重的思虑和自卑,不由得愣住了片刻。
  在他心中,他的阿雪本应是个骄傲的高岭之花,怎会……
  “当然能……”随即他低头亲吻陆清舟的眼皮,在他耳边低声喃呢,“只要是你,哪怕只是一个眼神,我都甘之如饴。所以,不许妄自菲薄……”
  “嗯……”陆清舟忽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眼皮上下打架,宁倏一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模糊。
  纵使他一度挣扎,却也无法抗拒这股莫名的睡意。
  “阿雪,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阿宁……”
  听着宁倏一在耳边轻语,陆清舟轻轻唤了一声,终是不甘心地闭上了双眼。
  宁倏一将陆清舟从桌上抱起来,用衣服完完全全地包裹好,拥在怀中,又用手指轻轻抚平他皱着的眉头。
  直到陆清舟那股莫名的愁绪消散,渐渐陷入沉眠,宁倏一这才抬起头来,看向空荡荡的洞顶,音色忽然变得清冷无比:“看够了没?”
  “……”空气中一阵尴尬的宁静。
  “若是让你的徒子徒孙们知道,为人师表的百里老祖竟然是个喜欢偷窥自己徒弟闺房隐私的老色鬼,不知该作何感想。”
  “哼……”空中传来了一声冷哼,浮现出一道模糊的人影,“分明是你这登徒子,想占我徒儿便宜。”
  “我和阿雪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两情相悦,何来占便宜一说?”宁倏一瞥了那影子一眼,“那你窥探我夫夫行房事,算不算占我们便宜?”
  “你……”
  纵使是修了大半辈子无情道的百里老祖,也险些被宁倏一这张不饶人的嘴气得走火入魔,就此崩了天道。
  “就知道你这老小子送洞府没安好心!哼,原来是在这里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宁倏一抬眼望向四周,放开神识,笼罩住整个洞府,冷冷地道,“给我滚罢!想窥探本少爷,你还不够格!”
  “宁倏一,你休要……”没等百里重山说完,就看宁倏一扬手一挥。
  洞府几处暗藏的阵法忽然崩裂,当空那百里重山的身影也维系不下去,渐渐消失。
  “你休要得意!”空中,传来老祖的一声怒吼,充满了不甘与耻辱。
  “呵呵,老小子,要你管事的时候你不管,现在上去了倒是想负起责任了?想得美!好好干你的活儿吧!”宁倏一挥了挥衣袖,驱散了最后的一丝残影。
  百里重山彻底消失后,洞府又变得安静无声。
  宁倏一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之人放松的睡颜,略带苦涩地轻声一笑:“你还会怕我嫌弃?你根本不知道,你让我独守空闺多少年……你这个大骗子!大猪蹄子!花心大萝卜!”
  陆清舟浑然不知,呼吸平缓,睡得香甜。
  “但是,”宁倏一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眼眸下隐着无尽的温柔,“无论多少年,无论你是什么模样,我都会等你……因为你是我的……”
  “唔……”陆清舟微微皱眉,又习惯性地面朝里,把脑袋塞进了宁倏一的怀里,没多久便再次陷入了沉睡。
  陆清舟自是一夜好梦,也不知这一夜,归元宗几大峰上却是风起云涌,鸡飞狗跳……
  “听说,宁小子带着那一位回来了……”玄机峰上,莫长老一手抚摸着桌面上的古董阵盘,微微垂下头来,原本浑浊的老眼中射出了一缕精光,“你确定,你当时没有看错?”
  “老祖,您还不信弟子嘛……弟子的眼力什么时候差过?”黄包天蹲在莫长老身边,一手戳着地上的小毛球,“那东西一出现,弟子就知道是它。如今它就挂在小师婶的脖子上,不信您自个儿看去。”
  “当年妖皇飞升,为妖族留下了传承,可这份力量过于强大,无人能够承受。百年前玄天秘境问世,我族前辈测得玄机,算出玄天秘境里的镇界铃,可助我等接受妖皇传承。”
  “镇界铃事关我族兴亡,事关天下安宁,决不能落入心怀叵测之人手中。”莫长老沉思了片刻,“不过,天下唯有我族能将镇界铃炼化,收为己有。宁小子身边那一位,莫非是我族中人?”
  “老祖,这不可能!”另一名弟子抱拳道,“全天下的族人皆在族谱上,几千年来未曾有所疏漏,不会莫名其妙多出一名。依弟子看,那白猫不像是我族中人,也未必知道镇界铃的真实用途,我等不如将之取回!”
  “卢师兄啊,想从宁师叔那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手里抢东西,那可比撅一根老祖的屁股毛还难啊!”黄包天翻了个身,肚皮朝天,冲卢师兄翻了一道白眼,气得卢师兄脸色涨红:“胡说!你撅一根老祖的屁股毛试试?”
  莫长老老脸一红,给一人头上赏了一巴掌。黄包天委屈地揉着脑袋:“我只是打个比方,又不是真要……”
  刚要说下去,就听莫长老在上面轻咳了两声,黄包天这才乖乖闭上了嘴巴。
  “我们对那一位的认知太少,摸不清对方底细,镇界铃放在他手里,老夫心中也不太放心,但又不宜与宁小子动手……”莫长老摸着自己的胡须,想了想,又一动脚尖,把脚边的黄包天给挑了起来,“小胖子,这事儿还得你去!”
  “老祖,我不想被宁师叔拔光毛啊!”黄包天哭丧着脸,跪地嘤嘤嘤啜泣,“你是不知道宁师叔有多可怕!”
  “我要你待在他身边,替我们看着那一位。若他是我族中人,且品行皆佳,便领他去试试能否获得传承;若他非我族类,或品行不佳,便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镇界铃给盗回来。老夫倒是真心希望他能胜任,毕竟…………”莫长老长叹一口气,按了按手底下的阵盘,摸着上面熟悉的纹路,眼中闪耀着灼灼光华。
  “已经三千年了啊……”


第37章 37偷袭   我和阿雪的二人世界,岂能被……
  次日,阳光正好,温度适宜,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青草香气。
  陆清舟懒懒地醒来,只觉自己神清气爽,无比轻松,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睡意渐消之际,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努力回忆一番后,他恍惚想起,昨天晚上亲亲热热时他好像不小心睡着了……
  再仔细感受一下身体,却发现宁倏一也没有趁机对他做些什么。
  陆清舟伸手往塌边一摸,却发现本应缠着自己一道入睡的宁倏一不知去向。
  阿宁不会是……生气了吧?陆清舟略有些不安,可谁让那小子脑袋里总装着那么些事儿呢。
  “都给老子滚回去!!!!!”忽然,洞府外传来了宁倏一的一声暴喝,怒气腾腾,简直像是气到极致,火山爆发。
  陆清舟还从未见宁倏一如此暴躁,急忙变为白猫,跳下床去,轻手轻脚地钻出了洞府,结果就看见……
  “宁师叔,弟子是奉祖父之命行事,恕难从命!”
  丹蕴峰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纨绔薛悠平薛大少,此刻一脸正经,挺直了身子站在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