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亮光,看起来并不像是普通的雷电,倒像是……
  “全体,结阵!”宁倏一忽然起身,大声喝道。
  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银袍弟子们就像是被打开了开关,齐刷刷地站起身来,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随着他们功法的运行,一道道银色的丝线接连起彼此,最终形成一个球形网络,向龙舟外层膨胀。
  这时,几道各色的光线击穿了乌云,聚焦于龙舟之上。
  龙舟最外层的防御很快就被击碎,船头巨大的木雕也被狠狠劈断,坠落下去。
  然而球形网络却恰到时机地撑开了,团团护住龙舟的核心船体。那些诡异的光线投射在球形网络上,便如同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何方鼠辈,敢在此埋伏我归元宗?!”孙长老一步踏上半空,大喝一声,将四周的乌云都吹散了。
  乌云后显露出数艘飞舟,分布于四方,将归元宗的龙舟团团围住。
  飞舟上人影晃动,仔细探查,皆为金丹期以上级别的修士。
  看他们准备得如此充分,想来是专门候在这里,等着归元宗送上门来的。
  “何方宵小,报上名来!”孙长老怒不可遏,就像是一头被冒犯了的狮子,气势汹汹地吼道,“别以为多了几个金丹期就能吓唬住老子!”
  “老孙,许久未见,你还是这么个暴脾气。”忽然,对面传来一个阴冷而沙哑的声音,“我知你早已突破了元婴,但——”
  一股强大的威压忽然从天而降,狠狠撞击在归元宗的球形阵法上,震得龙舟上下颤动,每个人都像是抖筛子一样。
  “是你!?”孙长老也释放出灵力,与对面冲撞一起,这才让龙舟上的“地震”减缓。
  “是我!”一道灰色身影飞上高空,与孙长老遥相对视,斗篷下露出了半面狰狞的脸,“没想到吧,老夫不仅没死,修为还突破了元婴巅峰,对付你这元婴初期的,绰绰有余。”
  是他!?陆清舟仰着头,睁大双眼。
  他不是已经被许子玄斩杀了吗?
  “萧……”孙长老刚要说出那老者的名字,忽然眼皮底下闪过一道炽热的白光,异常耀眼。
  一道雪亮的剑忽地直破云霄,亮如白昼,气势汹汹。
  灰衣老者急忙丢出一件镜子状的法宝,将那剑光反射回去,冲向龙舟。
  “哈哈,蠢货,早知你们阵法的厉害!就让老夫看看是你们的防御强,还是你们的攻击强吧!”
  眼看剑光要折回,龙舟上忽然跃出一道身影,佩剑一挥,那剑光便再一次扭转了方向,射进了前方不远处的飞舟。
  顿时,爆炸声起,惨叫不断,两艘飞舟冒着滚滚浓烟坠向地面。
  “什么人!?”灰衣老者怒目圆睁,斗篷彻底被风掀开,露出那张布满刀疤的脸,在白光映射下格外瘆人。
  龙舟上半天没有人响应,气氛仿若凝固了,显得几分尴尬。
  灰衣老者微微眯眼,目光落在那龙舟上,却见一极为奇怪的方形铁盘忽地从龙舟上飞了出来,铁盘上还立着两道身影,一人高挑,一人圆润……
  “宁、宁师叔,咱们能不能不要飞那么高啊,怪可怕的……”黄包天哭丧着脸,一边操纵着自己的法宝,一边乞求道。
  “怕什么?难不成你恐高?”宁倏一持剑立于他身后,拍着他的肩膀催促道,“快,再高一点,别让我再继续仰视那个老头!”
  两人跌跌爬爬地飞到高空,孙长老忍不住叱喝了一声:“胡闹!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给我滚下去!”
  “孙长老,那么多艘飞舟围着咱们,还都是金丹期修士,我们的防护阵法可坚持不了太久……”宁倏一凑到孙长老面前低声道,“我这儿有不少法宝可以暂时拖住这老儿,您不如趁着时候把这些飞舟给收拾了……”
  “这倒是……”孙长老闻言蹙眉问道,“你能拖住他多久?”
  “一炷香左右。”宁倏一自信地回答。
  “那好!宁小子,你可千万不要硬撑,若是承受不住,便将这块玉牌捏碎,可抵挡一次元婴期的攻击……”孙长老往宁倏一手里塞了一块玉牌,这才火速离去。
  “一炷香?”灰衣老者哈哈大笑,指着宁倏一和黄包天道,“就你们俩?一个炼气三重还不会驾驭飞剑,另一个也不过筑基圆满,你们合力能抵挡住老夫一炷香时间的攻击?”
  “嗐,实不相瞒,我说的一炷香时间并不是用来拖住你这老头的!”宁倏一把剑一横,忽地从那铁盘一跃而起,脚下生出两股风,推着他冲向灰衣老者。
  “是用来取你狗命的!”
  “哼,竖子猖狂!”灰衣老者念动术法,手中亮出一串佛珠,一道手掌形的佛印从中而生,飞快地扑向宁倏一,“杀你,仅需一掌!”
  就看金光四射的掌印正面撞上宁倏一,却被那透明的剑刃破开一道口子,接着便碎裂开来,化作流星尽数落下,绚烂夺目。
  “还有点本事,再试试这一招!”灰衣老者双手合十,大喝了一声,空中顿时显露出两只巨大的手掌,从左右两侧向宁倏一袭来,像是要将他夹成肉饼。
  “师叔!”就连黄包天都看出此招凶险,情不自禁地大喊了一声。
  两只手掌“砰”地合拢,灰衣老者哈哈大笑:“哈哈哈,小子,下辈子投胎,记得投成虫蚁……”
  话还没说完,笑容却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就看那双掌之间透出一道光亮,宁倏一钻出佛掌,还借着佛掌之力,再次一跃而起,速度更快地扑向灰衣老者。
  “你这身体倒是结实得很!”灰衣老者冷哼了一声,一把扯断佛珠链子,将那佛珠撒落于半空。
  佛珠咕噜噜地转着,一颗颗悬浮于灰衣老者面前,忽然齐齐喷发出小型飞剑。
  万剑如同鱼群,飞速涌向宁倏一,看那势头,像是要将他万箭穿心!
  宁倏一却毫无惧意,剑尖依然对准灰衣老者,不减来势。
  飞剑“乒铃乓啷”地扎在他的身上,就像是砸在了一块万年玄铁上,纷纷弯折,从空中掉落下去。
  灰衣老者没料到宁倏一的身体竟然能让万剑折腰,不免大惊失色,然而此时,宁倏一的剑却呼啸而至眼前。
  “轮到你了!”
  “区区炼气……”灰衣老者刚要开口,却忽然感到一股死亡气息,不由得骇然,立即跳开。
  宁倏一的剑在电光火石之间,擦过他的左肩,顿时削去一大块血肉,让他的肩膀变得鲜血淋漓。
  “啊!可恶!”灰衣老者捂着受伤的肩膀,胡须炸起,他眼中迸射出两道黑色闪电,飞快地朝着宁倏一扑去,“试试这个!”
  他心里料定,如此近距离的攻击宁倏一必定躲避不开,于是这一用足了他十成的威力!
  元婴巅峰期的全力攻击,能叫金丹修为之人粉身碎骨,哪怕是魔修中的炼体之人,也万万抵挡不住。
  两条黑龙凶猛地攀上宁倏一,缠绕在他的躯体上,灰衣老者见状高声大笑:“先前老夫的确没料到你有这份能耐,现在,去死吧!”
  “老头子,”宁倏一咧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教你一句——”
  他身体下落,脚面踩在刚刚好飞到此处的铁盘上,又一个跟头腾空翻滚,忽地没了身影。
  灰衣老者急忙放出神识四下探查,却突然感到背后毛发怵张。
  还未来得及转身,身子便被人牢牢锁住了。
  “你!”
  “反派死于话多!”宁倏一紧紧攀着灰衣老者的身子,那黑色闪电也哔哩啪啦地传到了老者身上。
  “不……等等!”半空传来老者一声惊叫,伴随着轰隆的炸裂声响,一颗冒着黑烟的“流星”直直地坠向地表。
  剩下的金丹修士见状,正想前去营救,却见一道火光从天而降!
  “吃老夫一棒!”孙长老舞着自家本命武器,狠狠砸向其中一支飞舟,飞舟上顿时鸡飞狗跳。
  “船上只有归元宗的年轻弟子,杀光他们!”一名金丹修士大喝了一声,修士们纷纷弃船,飞向归元宗的龙舟。
  然而就看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儿站在船头,英姿飒爽地仰着头,尾巴向上翘起,忽然指向某个方位。
  与此同时,一道炽热的白光从归元宗的龙舟上喷射而出,射入飞来的人群中,顿时灰飞烟灭!
  “定要让他们死在这里!”看着眼前惨状,一名金丹修士心里生出了一股恐惧。
  萧禾递来的消息没错,若是让这样一群归元宗小辈活下去,日后这天下……便没了他们玄天门和萧家的位子!
  “要谁死在这里?”就在此时,一柄流星锤染着火焰追赶而至,顿时将那名金丹修士砸向地面,鲜血泼洒得漫天皆是。
  萧家阵营,惨叫声不绝入耳……
  约莫半个时辰后,乌云散尽,天空泛着诡异的红。
  萧家此次前来阻击归元宗弟子,派出的皆为精锐,然而光是抛尸现场的就有三四十人,剩余仓皇而逃的也多为重伤,可谓元气大伤!
  归元宗这方倒是没什么太大损失,只有些许弟子受了外伤,已接受了救治。
  另外便是,攀着那灰衣老者而去的宁倏一消失了踪迹,弟子们找寻了附近,都没找到他的踪影。
  担心弟子们再遭暗算,孙长老不敢在此多耽搁时间,便派了些执法堂干事留下继续搜寻,自己则率领众人先一步回归元宗。
  “啊,小师婶不见了!”飞舟升空之际,黄包天惊呼了一声,众人这才发现,原本一直待在那破损船头的白猫不见了。
  “糟了,等宁师叔回来,发现我们弄丢了小师婶……那……”黄包天满头冷汗,众弟子的脑海里都浮现出在万山图里的一幕幕,不由得冷汗浃背,气虚盗汗。
  “小师婶~~~~你在哪里~~~”
  陆清舟早已跳下了龙舟,钻入了附近的丛林里。
  此处是大陆中央的一片森林,荒无人烟,只见绿荫覆盖,地表几乎照不见日光,显得黑黢黢的,搜寻起来十分困难。
  猫儿的瞳孔变得又圆又大,在黑暗中泛着金光。他的胡须轻颤,鼻尖时而耸动,一双耳朵高高竖起,收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
  渐渐深入森林,能嗅到一股树叶腐烂的味道,以及各类动物尸体发出的腐臭。
  陆清舟忍着恶臭,攀上一棵古木,在大树的树干上找到了蛛丝马迹——树皮被微微烧焦变了形,向上卷起,似是当时那灰衣老者释放出的黑色电流造成。
  他寻着痕迹一路搜找,淌过一条不算宽阔的溪流,终于嗅到了一丝血腥气味。
  这味道不像是动物的,但和人类的血气又有些不太一样……
  陆清舟收敛了所有气息,悄无声息地穿过灌木,终于听见前方传来宁倏一熟悉的嗓音,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下一秒,他听见宁倏一冷声质问:“萧云飞,老实交代!”
  “当年,你是怎么伙同许子玄,一起诬陷烈阳剑陆清舟的?”
  闻言,陆清舟的身子顿时一僵。
  那件事因为过于耻辱,他从未仔细给宁倏一说过,只道是许子玄处心积虑构陷于他,让他身败名裂。
  更何况,当年他也认定此事是许子玄一人所为,而这萧家长老萧云飞不过是事发后落井下石,一口咬定他的罪名,可宁倏一竟能想到是两人联手……
  怎么宁倏一知道的,似乎比他这个当事人还多?
  “你休想从老夫口中知道什么!”萧云飞怒喝,“老夫当年能从许子玄手里逃得生天,自然也不会怕你这个黄毛小儿!”
  “能从许子玄手里逃走,自然是因为你手里有什么秘宝,可以承载元婴。一旦身死,便能借助此法金蝉脱壳。”宁倏一伸出两只手指,捏住剑刃,“噌”的一声,给剑刃镀上了一层火焰,“但如今你这具身体,若我没猜错的话,恐怕是木头变化的吧?既然如此……”
  他手起刀落,直接斩去萧云飞的一只手臂,萧云飞顿时痛呼起来:“啊啊啊……”
  “怎么……怎么会!”萧云飞不敢置信地扭头看着自己的伤口,看着那火焰一点点灼烧着他的断臂处,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皮肉。
  他已是元婴巅峰的修为,当年虽然借着元婴金蝉出壳,但却因祸得福,得到了号称最为结实不易燃烧的黑铁木重塑身形。如今这躯体堪比分神期体修,怎会被这炼气三重的青年逼到这般境界?
  而且,这烈阳真火竟然能燃烧黑铁木?!想当初,即便是烈阳剑陆清舟也做不到啊!
  “许子玄只想杀你,才给了你假死逃脱的机会。但是我不同……”宁倏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叫人心生寒意,忍不住便要打起寒战。
  “我只想让你……生不如死!”


第34章 34二合一   以后都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烈火灼身之痛,让萧云飞冷汗湿衣,脸色苍白。
  宁倏一不慌不忙,又是一剑朝他的另一边胳膊上斩去,就像是在切割一块木头。
  “啊啊啊!别!别砍了!我说我说!”被砍断双臂,遭受焚身之罪的萧云飞急忙大叫起来,“当年……当年其他人证皆是我弄虚作假买通好的,但在妖祖祭上,我真的是被人引到陆清舟房里去的,那人告诉我陆清舟和他那好徒儿正在咳咳……正在行不知廉耻之事!”
  “是什么人?”宁倏一立即卡主了他的下巴,厉声问道,手被气得微微颤抖。
  “我也记不太清……啊啊!”萧云飞眼看宁倏一又举起了剑,急忙惨叫,“别,我是真的记不清,那人是通过…